既然不是去齐燕家的,那又是会去哪里呢

    农村的路上并没有路灯,因此,在没有月亮的晚上,很难看得清楚脚下的路,更别提分辨出路上的人影是谁了。.

    苏锐也只是本能的感觉到有点不对头,因此才拉了柯凝出来跟着。

    他从拿出两万块钱看到这嫂子的反应之时就已经确定,这个女人绝对不是甘于寂寞的那种,自己的老公在外面打工,她对婆家又不满意,如果不搞出点事情来,也对不起她这种性格。

    陈丽萍自然没有任何的反追踪经验,没有现身后的苏锐和柯凝,不过她倒也还算谨慎,出门朝南走了一段路之后,绕了一圈,又朝北边走了过去。

    甚至,这女人还把帽子口罩都戴上了,一般人还真认不出来她是谁。

    “既然不是去齐燕家里,那么她又能去哪呢”柯凝有些疑惑的说道。

    苏锐并没有回答,反而停下了脚步:“柯凝,咱们还要再跟下去吗”

    很显然,苏锐这是怕再跟下去,会现一些对柯家不好的事情。他基本上能够判断出来,这个陈丽萍鬼鬼祟祟的是要去干什么了。

    恐怕,柯凝大哥的头上,已经有着绿色的帽子在飞了。

    柯凝也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对于她而言,遇到嫂子这样做,心情自然不怎么好。

    “我们继续跟着吧,这些事情,总是要弄个水落石出才可以?!笨履膊幌胱约旱募胰撕锖康谋徽飧稣叛锏纳┳痈媾?。

    只是,她已经开始有点心疼自己的哥哥了。

    苏锐点点头:“好,那咱们就继续跟着,但是,一会儿你不要冲动,如果生了什么事情,那就交给我?!?br />
    柯凝轻轻的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了,夜色之下,她的眉头紧紧皱着。

    两个人尾随着陈丽萍走了好一段路,一直走到了村子的最东北角,展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大院子,院子里面耸立着三层小洋房。

    这房子盖的十分洋气,完全不同于其他村民的那种三层楼房,而是和大城市里的别墅一样,透过镂空的院墙,还能看到院子里面的假山和池塘。

    要是放在村里的其他人家,这么大的院子,肯定都用来种菜了,谁会有闲情逸致来弄个假山如果柯智在这里的话就会知道,这是村支书的儿子白英俊的家。

    白英俊今年三十岁,离过一次婚,并没有孩子,所以一个人住在这里,此人的口碑非常不好,传说经?;嵊写謇锩娼峁榈男「九厦爬凑宜?,甚至有人传说,那些丈夫在外打工、在家寂寞难耐的女人们,都曾经被他那啥过。

    有些时候,乡村里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并不会比城市里少,甚至有些时候会有过之而无不及。男人都在外面打工,一年到头也就回来一次,这种情况下,女人也会或多或少的产生一些蠢蠢欲动的心思。

    陈丽萍站在这院子的外面,掏出了手机,说了句什么。

    紧接着,门就打开了,看来这土豪还挺洋气,装了个电动门。

    “我们进不进去”苏锐问道。

    柯凝一咬牙:“我想进去。鬼鬼祟祟的,肯定没干好事?!?br />
    电动门已经关上了,他们如果想进去,只有翻墙了。

    透过镂空的院墙,柯凝分明看见,这小楼的大门打开了,一个胖子出现在了门口,然后一把将陈丽萍给拉了进去。

    接下来会生什么事情,几乎是显然的了。

    “进去也行,我把你背过去?!彼杖裾驹谠呵角懊嫠档?。

    柯凝却摇了摇头:“不用,我自己可以?!?br />
    说着,她抓住院墙的上沿,脚在栏杆上面一蹬,整个人便轻巧的翻了过去,落在地上都没出什么声音。

    苏锐哑然失笑,他倒是忘记了,柯凝曾经是都军区里面技战术最优秀的女兵,这点镂空的院墙对她来说,实在是没什么难度。

    只是,看着一个大美女这样翻别人家的院墙,为什么感觉会有点违和呢

    苏锐双手一撑,连脚都没用,直接翻过来,随后拍了拍柯凝,说道:“我先过去看看,你在这里等着?!?br />
    若是论起侦查的能力,苏锐可是要比柯凝强大的太多了,后者点点头,轻声说道:“你要小心?!?br />
    其实没什么好小心的,苏锐的人身安全并不需要担心,而且,以他的身手,这小洋楼的主人几乎不可能现。

    苏锐轻手轻脚的走到了门口,耳朵贴着门缝,轻轻的听了一会儿,然后才挪到了窗户跟前,这里的窗帘虽然是拉上的,但是里面的灯已经亮了起来。

    很显然,这一男一女估计在这里要做出什么不太好的事情了。

    大门是锁上的,苏锐担心强行撬开门会惊动里面的人,因此后退了两步,然后一个助跑,右脚顺势就踩在了一楼的窗台上,用力一蹬。

    一蹬之下,苏锐的身体随之腾空而起,抓住了二楼的窗台,再度一撑,单手扒开了开了一条缝的窗户,整个人便翻了进去。

    在下方的柯凝看来,苏锐这一连串的动作简直是行云流水,似乎比泥鳅还要滑一些,她的眼中也露出了微微的迷醉之意。

    女人都是会对能力强大的男人心生向往,更何况苏锐这种身手,几乎是先天就配备了主角光环。

    苏锐翻了进去之后,不由摇头感慨了一下,现在乡村里的防盗意识都不怎么强,家家户户都不会去安装防盗窗,如果是放在城市里面,这翻墙入户的,少不得要多花上一番功夫。

    如果是大户人家的别墅,那就更麻烦了,说不定院子里面都是安装有红外线警报器的,稍有个生人踏进来,整个院子就会铃声大作。

    打量着二楼的空间,苏锐也不得不感慨,这户人家真的是个土豪。

    抛开装修的华贵,仅仅是这每个房间的红木家具,恐怕加起来就得有上百万了吧,而且,茶几上摆着几个小玩意儿,苏锐拿起一个看了看,也都是些价值不菲的小古董。

    心下,他对陈丽萍的选择倒是理解了不少,这个女人自从嫁进了柯家之后,就一直不甘心,嫌柯家钱少,如果不找个有钱的主儿,那才是奇了怪呢。

    他身在二楼,已经听到了一楼传来某些不太和谐的声音。

    “真是少儿不宜?!?br />
    苏锐摇了摇头,顺着楼梯走了下去,来到了一楼的客厅。

    一楼主卧的门并没有关上,或许在这白英俊看来,绝对没有人能随随便便进入自己的家,因此,他也放肆胡来起来。

    此时,陈丽萍躺在床上,上半身的衣服都已经被脱掉了,白英俊在上面埋头乱啃着。

    抱着白英俊的脑袋,陈丽萍出一阵阵叫声,显得极度快乐。

    “又来秀演技?!彼杖衿擦似沧?,他自然能够判断出来,这个陈丽萍只是为了迎合这个胖子,才表现出这么快乐的模样,事实上,还差的远呢。

    “怎么了又痒了吗”白英俊嘿嘿笑道,已经顺手解开了陈丽萍的皮带。

    “别说话,快点来?!背吕銎家部贾鞫训舭子⒖〉囊路?。

    看这两人的模样,做这种事情也绝对不是一次两次了,完全就是轻车熟路。

    两个人完全不知道,就在距离他们两米之外的门口,一个男人就这么堂而皇之的看着他们上演着这一处毫无廉耻可言的大戏。

    苏锐摇了摇头,走到了客厅门口,毫无顾忌的把门打开了。

    这防盗门的质量却还不错,连一点声音也没有出来,苏锐站在门口,对柯凝招了招手。

    看到这情形,柯凝差点笑了出来,连忙轻轻的进入客厅。

    结果,她刚刚进去,便听到了让人脸热心跳的声音

    柯凝虽然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但是傻子也知道这声音代表着什么。

    她的脸色登时就变了

    尽管早就想到嫂子陈丽萍可能会做这种事情,但是想到和听到完全是两回事,此时此刻,柯凝只感觉到一股火苗直冲脑门

    自己的哥哥在外面辛辛苦苦的打工,为了娶这个媳妇,整个家都被掏空了,可是娶来之后呢白天在家里当太后,晚上出来给哥哥戴绿帽子

    苏锐却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乱说话,而后拉着她,走到了卧室门口。

    一男一女正背对着他们,做着某种最原始的动作。

    柯凝的脸顿时就红了起来,这倒不是因为羞的,而是因为气的

    陈丽萍还在喊着:“快来,快来再快一点我马上就”

    “嘿嘿,今天晚上要不让你**个七八次,我也不是白英俊了?!?br />
    白英俊嘿嘿一笑,更加加快了冲刺度。

    “白英俊”听到这个名字,柯凝顿时就明白此人是谁了

    苏锐真的很想咳嗽两声,看着柯凝通红的脸,他就知道,这个姑娘已经处于爆的边缘了。

    果不其然,就在白英俊和陈丽萍即将双双达到高峰、叫声也更加不堪的时候,柯凝终于忍不住了。

    她重重的一拍门,喊道:“陈丽萍白英俊,你们两个真无耻”

    由于两个人正处于激情燃烧的最重要关头,结果突然来了这么一声怒斥,差点没把两人吓得魂飞天外,尤其是白英俊,瞬间就委顿了

    自己的房子里面,怎么会有别人

    偷情的时候被别人叫破了名字,身上的快感已经变成了无限的恐惧,陈丽萍转过脸来,满脸都是难以置信之色:“柯凝怎么是你”

    .999wx.,sj.999wx.,。999w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