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的话,苏锐并不想把这些票子甩到茶几上面,而是想直接甩到陈丽萍的脸上。┞┞┞要╟看书╟

    在他看来,这种方式才更有效,更解气。

    如果这个女人真的有“骨气”,那么她就不会捡起苏锐扔下的钱,更不会露出这种怔怔模样。

    两万块钱,就把你吓住了吗

    苏锐嘲讽的一笑,索性靠在沙上面,摆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看着陈丽萍会作何反应。

    后者一见到那一千块钱,几乎没有任何的停顿,坐下就把钱收起来,然后装在了羽绒服的口袋里面。

    “这是定金?!彼杖衤朴频乃档?,“如果接下来表现的让我满意,那么接下来我这手包里的两万块钱都是你的?!?br />
    陈丽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要我怎么做,你才能满意”

    于是,苏锐嘴上的嘲讽笑容更加浓烈,他也丝毫不掩饰这种情绪,如果这陈丽萍敢继续指着他的鼻子破口大骂,那么苏锐倒也不会像现在这样鄙视她了。

    “你做好心理准备了吗”苏锐微微一笑,“我的要求可能会很过分?!?br />
    “你不妨说说看?!?br />
    陈丽萍在说这话的时候,还瞥了一眼苏锐的手包。

    看这样子,苏锐真的毫不怀疑,如果他提出“睡觉”之类的要求,估计陈丽萍都不会有任何的反对,为了这两万块钱,她还真是豁出去了。┝┝┢要┢看书╟

    当然,苏锐肯定不会提出这种要求来,他的品位不至于低到这种程度。

    “接下来我会在柯家住两天,这两天的时间里,如果你能好好表现,多干家务,对柯凝父母孝顺,贤惠一点,我想,我会把这两万块全都给你的?!?br />
    “你这是说我不贤惠吗”听了这话,陈丽萍差点又怒了,声调不禁提高了一分。

    苏锐毫不客气,嗤笑道:“你这何止是不贤惠,简直就是个母老虎,真难得遇到这么一个自己认不清自己的人?!?br />
    陈丽萍腾的一下站起身来,指着苏锐的鼻子吼道:“你说谁是母老虎呢”

    苏锐拍了拍他那装满了钱的手包,慢悠悠的说道:“对我吼接着吼啊,钱不想要了”

    陈丽萍瞬间就迟疑了,然后坐下来:“你就在这里呆两天”

    “就是两天,我还怕呆的久了,你不乐意呢?!彼杖衩凶叛劬πζ鹄?。

    于是,到了午饭时间,这个陈丽萍简直像变了一个人。

    “爸,你多吃点肉,补一补身子?!?br />
    “妈,你多喝点这个汤吧,来,我给你盛一碗?!?br />
    “柯凝,你那么久没回来,是不是都忘了咱爸妈的手艺了可得多吃一点”

    陈丽萍殷勤的要死,嘴巴甜的跟含了糖块一样,就连柯智都没放过,主动帮忙夹了满满一碗菜。╟┠要┡╟看书..╟

    于是,除了事先知情的苏锐之外,柯家的所有人都跟见了鬼一般,他们实在是不适应陈丽萍的这种转变。

    柯老三两口子面面相觑,往日那个张扬跋扈的儿媳妇,今儿这是怎么转了性了

    不过,这老两口心思简单,平日里受尽了儿媳妇的白眼,此时此刻竟是觉得幸福无比。

    柯凝笑着看了苏锐一眼,她虽然不知道嫂子为什么会生这种转变,但是她可以肯定,这种转变和苏锐有关。

    “苏锐,你第一次上门,也多吃一点吧?!背吕銎蓟拱岩慌套尤馀苍诹怂杖衩媲?。

    苏锐笑着夹菜,也不说话,看来,这个陈丽萍也是个颇具演技的人物,只是不知道她能撑过多久。

    “嫂子,你没事吧”柯智终于忍不住,这个满面春风的嫂子实在是让他太不习惯了。

    “我能有什么事”陈丽萍心中暗骂柯智笨蛋,但是脸上还是挂满了笑容:“来,柯智,再多吃一点,你正在长身体的时候呢?!?br />
    说罢,她又给柯智夹了一个鸡腿。

    “我都二十一岁了,还长什么身体”柯智更加纳闷了:“嫂子,你脑子进水了”

    噗

    柯智话还没说完,苏锐一口茶水差点就喷了出来,他捂着额头侧过脸去,笑的浑身颤抖。┞┟要┞┢看书1.┢

    真是其乐融融的一顿午饭啊。

    看着苏锐的笑容,陈丽萍在心底咬牙切齿,不过她还是忍下来了,一天一万块呢,只要忍过这两天,等钱到手,管他呢

    吃过之后,又是陈丽萍率先站起身来,主动收拾起碗筷来。

    她一边收拾一边说道:“爸,妈,你们坐着聊聊天,这交给我来收拾就好了?!?br />
    在收拾那些油腻的碗筷之时,苏锐明显看到她的动作有些迟疑和生疏,这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女人,估计从小到大刷碗的次数还是个位数吧。

    没有白雪公主的命,却得了白雪公主的病。

    恶人还需恶人磨,这种女人也只有苏锐收拾的了她。

    饭后,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坐在一起聊着天,而陈丽萍刷完了碗,又开始拿起笤帚扫她吐出来的瓜子皮。

    其实,人不是不能改的,苏锐相信,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绝对能让这个陈丽萍改头换面,可是,他又哪来那么多的时间留在沂州呢哪怕现在短暂的改了两天又怎样这可不是长远的改观。

    想要让柯家安宁祥和,陈丽萍这问题是一定要解决的。

    其实,想到这儿,苏锐都有点想要吐槽了,柯老三两口子就那么担心自己的大儿子找不到对象,非得娶个这样的进门恐怕柯原的心里也很憋屈吧

    下午,柯凝还在和父母聊着天,苏锐也没打扰这一家人,钻进给他临时准备的卧室里面,美美的睡了一觉。┝┝┢要┢看书╟

    等他醒来之后,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还没来得及开灯,柯凝就轻轻推门走进来。

    苏锐干脆闭上了眼睛装睡。

    柯凝在床边轻轻坐下,静静看着苏锐的样子,也不说话,只是,从她的眸子里面,流露出一种很复杂的神色来。

    有欢喜,有不舍。

    苏锐忽然睁开眼睛,笑着说道:“这样看着我干什么”

    柯凝倒是被吓了一跳,面庞之中不禁带上了微微的羞意:“你在装睡”

    “没有,我只是刚刚醒过来而已?!彼杖袼档?,他坐起身来,伸了个懒腰。

    “你是不是明天就要走”柯凝还是说出了心中的想法:“如果有时间的话,我想让你在这里多过两天?!?br />
    美人相邀,可是某人却不解风情。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明天?!?br />
    苏锐靠在床头上,轻轻的叹了一句:“其实,我在等那个人冒头,他那么沉得住气,让我的心里也有点惴惴不安的?!?br />
    听到苏锐这个时候还在为自己的事情考虑,柯凝的心中大为感动,不过她还是劝慰着说道:“这两年我在南阳的时候,他就从来没有出现过,因此,我在想他是不是已经对我彻底放弃了?!?br />
    苏锐摇了摇头:“除非他遇到了什么事情,否则没道理这样做的?!?br />
    说着,他看着柯凝漂亮的侧脸:“追了你那么久,换做是我,我也不会放弃的?!?br />
    听了这句话,柯凝的脸顿时就红了,她看了苏锐一眼,眼神之中带着微微的娇嗔意味。

    这也是柯凝不经意之间所流露出来的女儿风情,却让苏锐看的心头突突一跳。

    “对了,我还没问你,你是怎么让我嫂子做出这种改变的?!笨履涣烁龌疤?。

    她虽然在昨天晚上对苏锐献出了初吻,但是现在两个人还跟什么都没生过一样,纯洁的要死。

    “我给了她一千块钱?!?br />
    苏锐笑了笑,还是没有说出两万块的事情,再者说了,这两万块,他本身就没打算给陈丽萍。

    “一千块”柯凝愣了一下,然后摇头笑着说道:“你这有点浪费钱了,在我看来,给她一百块都嫌多?!?br />
    “我只是做个试验,看一看她是是只喜欢钱,还是真没脑子?!彼杖袼档?。

    “那这试验的结果是什么呢”

    苏锐一摊手:“她既喜欢钱,又没脑子?!?br />
    柯凝扑哧一声笑开,如满园春色在房间里面绽放。

    等吃过了晚饭,陈丽萍仍旧主动的收拾碗筷,柯老三两口子还想帮着收拾,却被苏锐给拦了下来。

    “叔叔,阿姨,你们歇着,嫂子既然想要干活,那就给她一个表现的机会吧?!彼杖裥Φ?。

    陈丽萍心里那个咬牙切齿,可是还得做出一副贤惠的样子。

    柯老三似乎有点过意不去了:“丽萍,你把碗放厨房就行了,晚上你就找齐燕她们串串门,今天也累了一天了?!?br />
    累了一天

    苏锐摇头,暗暗叹息,就柯老三这老好人脾气,再贤惠的儿媳妇也得被他惯上天。陈丽萍之所以能变得如此嚣张跋扈,柯老三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好,爸,妈,那我刷完碗就去找齐燕串串门?!背吕銎既崛嵋恍?。

    这笑容让柯老三夫妇觉得极为不真实,要知道,这个儿媳妇自从进门那一天,就从来没给过他们好脸色

    等到陈丽萍刷完碗,便出了门。

    苏锐见状,随口问了一句:“那个齐燕家在哪里”

    柯智随口答道:“齐燕家在村子的南头,南边那唯一一栋四层楼就是她家,这是嫂子的同村,两人嫁过来之后,经常一起打麻将?!?br />
    “我们也出去走走吧?!?br />
    苏锐对柯凝说着。

    “好?!倍杂谀芎退杖裆⒉?,柯凝自然一百个愿意,满怀欣喜便出了门。

    可是,走了一段路,柯凝现了有点不对劲:“你在跟踪嫂子”

    苏锐点了点头,指了指前方的身影,小声说道:“这并不是往南,她也不是去齐燕家?!?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