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柯凝回到家,和父母相见之后,自然又是一番感人场景。..

    对于女儿的回来,老两口显然难以置信,愣愣的站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柯老三什么话也说不出来,眼泪倒是一下子涌了满脸。

    “我的姑娘,你终于回来了啊”

    柯凝的母亲使劲用袖口擦了擦眼睛,然后便紧紧的抱住了女儿,说道:“回来了就好啊,回来了就好啊?!彼坪醭苏饩浠?,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看着头已然花白的母亲,柯凝的心里说不出的酸楚,才刚刚五十来岁的母亲,看起来就像是六十几岁的老人一样,要知道,曾经的她也是十里八乡的大美人。见到此景,柯凝的眼泪也止不住了,紧紧抱着母亲,娘俩哭的让人心疼。

    苏锐知道,这种情况下不需要他多说什么,于是干脆走到了门口,把空间留给久别重逢的一家人。

    柯智现在一旁,看着姐姐和妈妈的恸哭模样,一边咧着大嘴笑,一边抹着眼泪。

    等到娘俩哭完了,柯老三才问道:“闺女,这次回来,还走不走”

    在问出这句话后,柯老三的心情无比忐忑,他生怕女儿只是暂且路过家门。无论如何,他是不想看到柯凝再离开,这些年,自己这个女儿已经受了太多苦了。

    “爸,我不走了,以后都不走了?!笨履恋牧成下抢崴?。

    “不走了好,不走了好?!闭飧鍪焙?,柯老三看了看苏锐,问道:“柯凝,这位小伙子是”

    “柯老三,没脑子吗既然闺女都把人家小伙子带回家来了,肯定是咱家女婿了”

    柯母瞪了柯老三一眼,她倒是更加直接,女婿俩字都直接喊出来了,这话把一边的苏锐弄的脸红了。网,.

    柯凝也是微微红着脸,解释着说道:“爸,妈,苏锐是我的战友,这次就是他帮助我解决了问题,以前那些事情,已经结束了?!?br />
    真的结束了吗苏锐在心中叹了一口气,如果那个背后的神秘大少不现身的话,那么这件事情永远不可能宣告结束。

    “都结束了”柯老三先是震撼了一下,然后满脸惊喜。

    多年的忧虑和担心终于消失,柯老三等待这一天已经太久太久,此时女儿的事情能够永久解决,也让他心中的一块大石头落了地,因此,老柯同志对于苏锐也是自内心的感谢。

    不过,接下来让人意想不到的情形出现了,柯老三走到苏锐的面前,竟然直接跪下了

    “叔叔,使不得,这个可使不得”

    苏锐被这大礼给吓了一跳,连忙伸手去扶柯老三??墒?,柯老三却阻止了苏锐。

    甚至就连柯智和柯母都没有拦着,前者反而说道:“姐夫,我爸说过,谁要是能帮我姐解决问题,谁就是我们家的大恩人,我爸他就要给恩人磕头”

    “小伙子,柯智说的没错,你就是我们全家的恩人”

    柯老三说罢,重重的给苏锐磕了一个头。

    柯凝的眼泪再一次涌了出来。

    “叔叔,快起来?!碧拍峭凡孔驳氐拿葡?,苏锐可不敢再让柯老三给自己磕头了,连忙把他扶起来。

    这个时候,从楼梯上传来一道带着微微嘲讽之意的声音:“只见过女婿给老丈人磕头的,老丈人给女婿磕头,真新鲜?!?br />
    这个声音自然是陈丽萍出来的,她一边嗑着瓜子,一边随意的把瓜子皮吐在楼梯上。

    她的话让整个场面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真是的,怎么我上门的时候没有这种待遇啊,我看呀,你们老柯家的人都偏心眼?!背吕銎己吡艘簧?,也不管有没有人答话,自顾自的走到沙旁边坐下来:“都几点了,饿的前心贴后心了,还不开饭吗”

    说着,她翘起二郎腿,把手里的瓜子壳扔到了茶几上面。

    这几乎是老柯家每天都会上演的场景,柯凝的父母都是好脾气软性子,这一辈子都很少跟别人红过脸,因此,绝大部分时候都是选择忍气吞声了。

    柯智同样不爽,但是大哥不在,他也不方便对嫂子火,转身去了厨房。

    由于这是别人的家务事,因此苏锐并没有开口,他好整以暇的坐下来,同时拉了拉柯凝的胳膊。

    柯凝转过脸,正好看到苏锐在使眼色。

    “我去帮忙做饭?!?br />
    柯凝瞬间就明白了苏锐的意思,她虽然不知道这位假男友要干什么,但是对于苏锐的选择,她都是无条件支持的。

    柯老三老实惯了,也不知道该怎么招呼苏锐,于是说道:“苏锐,丽萍,你们聊,我去忙活?!?br />
    陈丽萍报以一声冷哼。

    相比较之下,苏锐的反应就让人舒服多了:“叔叔,你去忙吧,我跟嫂子聊聊天?!?br />
    他也没有假惺惺的要去抢着做饭,反正柯老三也不会让他这个“女婿”忙活,并且,苏锐现在对坐在对面的这位嫂子更感兴趣。

    “你是叫苏锐吗”陈丽萍倒是先开口了,这位“妹夫”明显既年轻又多金,比她那位老公看起来可顺眼多了。

    “是的?!彼杖裥ψ糯鸬?。

    陈丽萍点了点头:“不过,你这名字虽然挺土的,但是人看起来还挺洋气?!?br />
    苏锐有些愕然,他不禁有了一种翻白眼的冲动。这还是头一次遇到别人说他名字比较土的??墒?,“苏锐”这名字再土,还能比你“丽萍”俩字土吗

    “是的,嫂子你的名字比我的可好听多了,跟明星似的?!彼杖裥α诵?,这女人还真有点女主人的觉悟。

    “平时做什么工作一年能挣多少钱”陈丽萍一边嗑着瓜子,一边问道。

    苏锐道:“做点小生意,一年也挣不了几个钱?!?br />
    他这一次倒是改变了策略,没像往常一样把自己说成是医药代表。

    陈丽萍似乎也没把苏锐想象成很有钱的主,毕竟对方只是开着一辆汉兰达,在她看来,这种日本车最贵也不过三四十万,如果苏锐开着的是一辆同价格的宝马三系,恐怕陈丽萍的眼神就会灼热起来了,至少,那蓝天白云的标志她是认得的。

    “我跟你讲,这个家里可是一点钱都没有,你要娶了柯凝,这家里也不会陪嫁一分钱的?!背吕銎颊饣袄锍渎颂嵝训囊馕?,那意思很明显这家里所有的钱都是我的,连陪嫁都不行,你可不要动这方面的念头。

    对于这种说法,苏锐淡淡一笑:“说实话,这点小钱,我还真不在乎?!?br />
    “这年头,口是心非的人可多了去了,嘴上说着不在乎,暗地里不知道使什么阴损法子呢?!?br />
    如果这陈丽萍知道苏锐的真正身份,不知道她还能不能说出这种话来。

    苏锐也算是彻底看透了,这个陈丽萍完全就是个自以为是到极点的人,她甚至不知道人际关系为何物,整天就是想着怎么把公公婆婆的钱抠出来,装进她自己的腰包里面去。

    对于这种人,用不着客气。

    “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日子,不打算出去工作吗”苏锐问道。

    “工作女人都是要靠男人来养的,让自己女人出去工作的男人都是没用的?!?br />
    这陈丽萍就跟个刺猬一样,说起话来每个字都带着刺,让人听着极不舒服。

    苏锐也只是问一下,他并不奢望一个初中毕业就闲在家里什么也不干这种状态一直持续了近十年的人愿意主动出去工作。

    换句话说,她愿意去工作,老板还不想要呢。她能干什么

    “你很缺钱”苏锐淡淡一笑。

    “钱是好东西,当然越多越好,不过,柯家倒是很缺钱,到现在还欠了我家一辆车呢?!背吕銎甲砸晕堋扒擅睢钡幕卮鹆苏飧鑫侍?,把矛盾转移到了柯家的身上。

    “整天就想着公婆家的钱,你觉得你如果一直这样的话,和柯原能过多久”苏锐眯了眯眼睛:“早晚都得离婚?!?br />
    陈丽萍出人意料的并没有被激怒,而是嘲讽的笑道:“你都还没娶柯凝呢,倒先教训起嫂子我了那我也不妨实话告诉你,柯原这种要啥没啥的男人,我还一直都看不上,如果真离了,呵呵,我巴不得呢?!?br />
    苏锐心想,要是真离了,你到哪里找能这么惯着你的一家人

    说来说去,无非都是因为钱罢了。

    如果这个陈丽萍知道,柯凝的账户里有一千两百万的话,不知道她又会作何感想。

    “那你既然想离,为什么不离还在赖家里白吃白喝”苏锐嘲讽的说道。

    “你说我赖在这儿要不是这老头老太太天天求着我,你以为我想呆在这里”

    陈丽萍腾的一下站起身来,对苏锐怒目而视,经过苏锐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她的怒火终于要喷出来了

    “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也敢来教训我我知道我该怎么做,不需要你来指指点点”陈丽萍一踢茶几,气急败坏的说道:“这里不是你呆的地方,给我滚”

    “看起来还挺有霸气的,个子不高,长的不好,脾气倒不小?!彼杖裎⑽⒁恍?,并不把陈丽萍的怒火放在眼中,换而言之,他追求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娶了这样的母老虎,想必柯凝的大哥也很受罪吧

    “让你滚你就给我滚,死赖在这里做什么”

    陈丽萍听到苏锐那句“个子不高长的不好”时,头皮都气的麻了。

    就在她从地上拎起一箱补品,准备砸向苏锐的时候,整个人却怔住了。

    因为这个时候的苏锐把自己随身的手包拉开,露出里面厚厚一沓红色票子。

    “想要吗”苏锐问道,目光里面带着一丝嘲讽。

    陈丽萍当然想要。她整天闲在家里,连一毛钱的收入都没有,而这包里的钱,少说也得有两万吧

    两万对于现在的陈丽萍而言,无疑已经是一笔巨款了

    “看着你的表情,我就已经知道了答案?!彼杖裎⑽⒁恍Γ骸敖酉吕?,好好表现,只要让我满意,这些钱都是你的?!?br />
    说着,苏锐顺手抽出来十张票子,甩到了陈丽萍面前的茶几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