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不其然,和苏锐料想的一样,这女人正是柯凝的嫂子。要看╟╟┟┝书..┡

    她叫陈丽萍,今年也只有二十七岁。

    “来,姐,我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是咱嫂子?!笨轮堑牧成匣故锹冻隽艘凰啃θ荩骸吧┳?,你猜猜谁来了”

    陈丽萍把手里嗑剩下的瓜子放回羽绒服的口袋中,带着狐疑之色走过来,当她看到穿着光鲜长相漂亮的柯凝之时,不禁感觉到自己的眼睛都被照亮了,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顿时涌上了心头。

    不过,女人之间都是喜爱攀比的,就像男人不会喜欢别人长的比自己帅。

    “柯智,这是”陈丽萍问道。

    她已经看到了几乎摆了半间屋子的礼品,眼睛不禁亮了一下。

    柯凝尽管心中对这个嫂子略微反感,但毕竟是初次见面,脸上挂着微笑:“嫂子,你好,我是柯凝?!?br />
    “你就是柯凝经常听柯原提起你?!背吕銎伎戳丝履谎?,看起来挺热情:“怎么现在可以回来了事情都解决了吗”

    柯凝的事情在附近并不算是秘密。陈丽萍自然也清楚。

    “已经解决了?!笨履Φ溃骸吧┳诱嫫??!?br />
    “你别夸我,我和你可不能比,早就听说妹妹你漂亮了,今天一见,真是,啧啧?!背吕銎加肿蛄怂杖?,这么一个帅小伙还挺养眼的。

    “这是你男朋友吧”陈丽萍笑眯眯的说道。┡╟要看┝┝书┢

    柯凝的脸庞微红,并没有做过多的解释:“他叫苏锐,送我回家的?!?br />
    “那就是男朋友了,不然也不会带进家门的?!背吕銎伎雌鹄创悍绾挽?,不过也没有多少和柯凝再多聊的意思,说道:“柯智,你去收拾做饭去,柯凝,你们先在这里坐着,我得抓紧上楼歇一会儿,在齐燕家打麻将打了一上午,我眼睛都快花了?!?br />
    柯凝和苏锐面面相觑。

    妥妥女主人的节奏。

    柯智撇了撇嘴:“嫂子,今儿又输了多少钱”

    “看你怎么说话的,就跟我打麻将一定会输钱一样?!背吕銎嫉挠镅源盼⑽⒌某胺恚骸暗故悄?,也老大不小了,抓紧攒钱娶媳妇吧,不然都没有媒人愿意上门,还得给女方家里写欠条,多尴尬啊?!?br />
    这话语中明显带着影射的意味,让柯凝的心里有点不舒服。她不喜欢别人这样说自己的弟弟,这样嘲讽自己的家人。

    父母都在务农,弟弟在外面打工,这样一个家庭,拼凑出来几十万来结婚,已经是相当的不容易了,几乎是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了。

    陈丽萍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话会给柯凝带来什么样的心情,当然,就算她意识到了,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在这种新时期的农村媳妇看来,这实在是太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毕竟,每个女人都想风风光光的嫁出去,如果婆家有钱,那么自己在娘家也有面子。┝┝┢要┢看书╟家里的几个姐姐都比自己嫁的好,每次回娘家都能开着车,因此,陈丽萍心里一直不舒服。

    陈丽萍说完,便要转身上楼。

    不过,在转身的时候,她瞥见了苏锐放在地上的一箱酸奶。

    礼品有很多,这酸奶倒算是最不值钱的那一样了。

    “哎呀,我最喜欢喝这个牌子的酸奶了,我先拎一箱上楼喝?!?br />
    说着,她拎起箱子,还对苏锐笑了笑,说道:“一看妹夫就是有钱又多金的那种,门口的车好歹也得三四十万吧柯凝,你的运气可真不错,你这个男朋友可比你大哥强得多了?!?br />
    这话说的,夸苏锐的时候,又贬低了一下柯原,让柯凝和柯智听了实在是不开心。

    当然,这陈丽萍可不管那么多,在她看来,自己就是这个家里最大的主儿,拎着一箱酸奶,扭着就上了楼,留下客厅里面面相觑的三个人。

    紧接着,楼上便传来了电视剧的声音,很大。

    苏锐苦笑:“你们这嫂子,说话也是够犀利的啊?!?br />
    他用“犀利”这个词,已经比较委婉了。

    “没素质?!笨轮呛吡艘簧?。

    柯凝的心情也不怎么好,她已经能够明显的看出来,有这么一个嫂子在家里,恐怕父母和大哥都得受不少气。┢要┝┞┡看书┟

    “她不出去工作吗每天就这样打麻将”苏锐问道。

    “是啊,听说她初中毕业之后就不上了,一直在家里闲着,玩了好几年,才嫁到咱家?!笨轮遣凰乃档溃骸懊刻斐舜蚵榻褪谴?,要不然就是窝家里看电视嗑瓜子,你们看她那羽绒服白的,连一点灰都没有,什么活都不干,咱村子里的哪个人是这样的”

    对于这素质不算高的嫂子,苏锐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毕竟人家婚都结了,生米已经变成了熟饭,自己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其实我有时候都不想回来,一看到她就闹心?!笨轮茄沟土松羲档?。

    柯凝叹了一口气,这才刚刚回来,喜悦还没有多体验一会儿呢,就又多了一件心事。

    “好了,姐,姐夫,你们先做着,我去买点熟菜来?!笨轮钦酒鹄?,风风火火的就跑出去了。

    “我们出去走走吧”苏锐看着愁眉不展的柯凝,说道。

    “好?!笨履嘈ψ牛骸叭媚憧葱傲??!?br />
    “没什么,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这很正常?!彼杖癜芽履鹄矗骸白?,带我去转转,看看你长大的地方?!?br />
    “看看我长大的地方好?!?br />
    柯凝点了点头,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苏锐这样说,她的心里还是涌出了一丝莫名的甜意。

    一男一女在村里的小路上走着,柯凝一路上少不了要跟别人打招呼,然后乡里乡亲的少不得要惊讶一番,然后再表示热烈欢迎。┞╟要看┝┢书1┟

    当然,说的最多的一句就是凝丫头回来了,还给柯老三带来一个那么好的女婿。

    对于这一点,苏锐只能笑着接受,他完全没法解释,毕竟,陪着柯凝回家,这种男朋友的身份就是注定了的。

    走在村子里面,苏锐呼吸着颇为清新的空气,只觉得神清气爽,从南阳带来的疲惫也一扫而空了。

    可是,柯凝这个向导当的并不怎么好,转了一会儿,她苦笑着说道:“我觉得,再转下去,我都要迷路了?!?br />
    家家户户都盖了楼房,现在和几年前相比已经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柯凝真担心再走下去,会找不到回家的路。

    其实,家乡的味道,就是这么变淡的。虽然情怀仍在,但是现实和记忆已经成了两码事。

    两人正准备转身回去,却看到了一个五十几岁的男人蹬着三轮车过来,在后座上坐着一个年级差不多大的女人。

    两个人的皮肤黝黑,写满了生活的痕迹。

    当柯凝看清楚这老两口的样子时,怔了一下,整个人都石化了

    苏锐的目光在对面的老两口和柯凝之间来回转了转,便立刻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原来,这就是柯凝的父母

    可惜,柯老三并没有看到自己的女儿就俏生生的站在对面,他低头蹬着三轮车,还想早点回去做饭千万不能让儿媳妇饿着,否则又得给他们脸色看了。

    甚至,三轮车从距离柯凝不到一米的地方骑过去,老两口都没有看自己的女儿一眼。

    他们实在是想不到,多年不敢回来的女儿,今天竟然回来了。

    柯凝的泪水已经大滴大滴的流下来了,她想要喊一声爸喊一声妈,可是,嘴唇翕动了几下,却没有声音出来。

    实在是太激动了。

    柯凝为了不出呜咽声,干脆捂着嘴,任由泪水肆意流淌。

    多年不见,父母老了很多,时间追不上白马,唯有一声叹息。

    看到柯凝并没有去喊爸妈,苏锐摇头笑了笑,然后轻声说道:“这里太冷了,要哭,咱们回家哭,不然叔叔阿姨都快走远了?!?br />
    柯凝点了点头,抹了一把眼泪,眼睛红红的。

    此时,柯老三两口子已经骑着车拐弯了。

    苏锐拿出手机,调整成自拍模式,揽着柯凝的肩膀,脸和对方贴在了一起。

    柯凝都没反应过来苏锐要干什么,就只听到对方喊道:“看镜头,一,二,三,笑”

    柯凝本能的露出了笑容,只是,在笑的时候,还抽了一下鼻子。

    “拍的真好?!彼杖裥ψ?,把手机递给柯凝。

    照片上的一对年轻男女在对着镜头,一个笑的灿烂,一个笑的温婉。

    “你看你眼睛红红的,都快变成兔子了?!?br />
    苏锐说道。

    “你才是兔子?!笨履蛄怂杖褚幌?,但是却很轻。

    苏锐对这一下都没什么感觉:“你们女人不都是喜欢掐人的吗这样貌似杀伤力才更大?!?br />
    “不舍得掐你?!笨履晨谒档?。

    不过说完这句话之后,她的脸腾的就红了起来,装出一副无心的样子,若无其事的改口说道:“你穿得太厚了,掐不着?!?br />
    “你这是心疼我?!?br />
    “谁心疼你”

    “你啊?!?br />
    “脸皮真厚?!?br />
    在这样的蓝天白云下,在这样清新的村庄里,能够和喜欢的人一起散着步聊着天,真的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就好了。

    柯凝想着。

    与此同时,一辆宝马七系轿车,径直的驶进了沂州市政府大院,而开车的驾驶员,赫然是千娇百媚的兔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