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凝以前曾经从电话里得知过哥哥结婚的消息,但是却不知道这些细节,家里人甚至连盖房子的事情都瞒住她了,显然怕这个心思细腻的姑娘知道这些事情。

    本来柯凝也没多想,大哥结婚是皆大欢喜的事情,爸妈手里有几万的积蓄,彩礼钱能有多重呢一万两万还给不起吗

    在柯凝的眼里,只要有感情在,那么彩礼什么的根本都是浮云。

    不得不说,现在的柯凝还是太想当然了,她没有结婚的经验,更没有在农村结婚的经验。

    现在结婚,城里的丈母娘要房子,农村的丈母娘更不含糊,要不怎么说都是丈母娘们促进了华夏房地产业的发展呢现在的农村几乎家家户户比着建房子,这可不是为了等着拆迁,而是丈母娘家逼的。

    如果没有楼房,媒人都不好意思去帮你家说亲,就算硬着头皮说了亲,媒人在女方家也别想落个好。因此,盖楼是必须的,除非自由恋爱找到个不介意男方家庭情况的,不然就等着打一辈子的光棍好了。

    现在,既然柯凝看到了楼房的花费,那么女方没可能不收彩礼钱,而且,还不一定是一笔小数目。

    父母都是务农的,大哥在外面工地打工出苦力,这样结婚,真是把家里都给压的喘不过气来。

    “小智,你跟我说实话,剩下的钱,是借来的,还是”柯凝欲言又止,她早就猜到了某种情况,很显然,这种情况的可能性已经越来越大了。

    “姐,我不上学了?!笨轮侵沼谔鹜?,说道:“从高二上学期就不上了,出来已经四年了?!?br />
    柯凝闻言,手一抖,还未装上水的茶杯被碰倒在茶几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苏锐见此,叹了口气,伸手把杯子给扶起来,然后主动握住了柯凝的手。

    柯凝的手,纤细柔软白皙,但是,却冰凉。

    “姐,其实这是好事?!笨轮巧钗艘豢谄?,说道:“我这四年来在南方的电子厂打工,已经攒了十二三万,这次咱哥结婚了,十万的彩礼可都是我挣来的?!?br />
    “十万彩礼”柯凝重复了一遍,眼睛里面已经满是惊讶

    “是啊,现在咱们这儿要结婚,彩礼都是十万起步?!笨轮撬档溃骸罢馐亲畹偷荡蔚牧?,咬牙也得完成啊?!?br />
    柯凝望着弟弟,心里说不出的难受:“你为什么不上学了呢为什么我每次往家里打电话的时候,他们都从来没告诉过我甚至还骗我说你在学校里?!?br />
    柯智无奈的说道:“姐,你也别怪爸妈骗你,我们担心你还来不及,更不想让你来为我的学业担忧了?!?br />
    “而且,这是我自己不愿意上学的,爸妈和老师都做工作,但是我没有答应他们?!笨轮撬档溃骸凹依锏奶跫缓?,我也没法安心读书?!?br />
    “家里的条件再不好,把你供到大学毕业也没有一点问题?!笨履钌畹奶玖艘豢谄?,显然心情不怎么好了。

    “姐,说实话,我不想读,真的不想?!笨轮撬档?。

    “为什么你成绩那么好,不读下去太可惜了”

    “姐,自从你走了之后,我的学习成绩就不怎么好了,每天面对着课本根本就是在发呆,一个字也看不下

    本章未完,请翻页去,想着你在外面是不是受了苦?!笨轮撬档溃骸敖?,我已经长大了,可以挣钱替家里分忧了,我也想多攒点钱,帮你解决问题”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

    如果是放在大城市,恐怕这个年纪的孩子还在每天视课本和父母为敌人呢,哪里还会考虑那么多像柯智这般懂事,真的很难得了。

    苏锐轻轻的叹息了一声,并没有插嘴。

    “都怪姐姐害了你?!笨履底?,眼泪便再一次涌出来了:“如果没有我的话,你也不会遇到这种事情,说不定你已经是咱家第一个本科生了呢”

    可是,这些都已经成了既定事实,无法更改了。

    “我这些年,对家里亏欠的太多了?!笨履茏栽?。

    “姐,这不怪你?!笨轮呛芏碌乃档?。

    “现在欠的钱都还清了吗现在农村结婚真是真是要把一个家给压垮?!笨履痔玖艘痪?。

    “咱家是没钱,但是咬牙也得盖楼啊,不然嫂子根本不愿意上门,这还是最终妥协了的呢,咱家现在还欠女方家一辆车,有借条呢?!笨轮翘崞鹫饧虑?,就唉声叹气,“至于亲戚们的几万块钱,只有等我明年从南方回来再还了?!?br />
    “既然我回来了,就不用你还了?!?br />
    柯凝调整情绪的速度倒也是挺快的,她现在也有钱了,韦光州赔偿的一千两百万,如果放在这个村子里,绝对是个能吓死人的身家了。

    “不管怎么说,大哥能顺顺当当的结婚,就是好事。只是,苦了你了?!?br />
    “那有什么苦的,我都二十多岁了,该为咱们这个家尽些力量了?!笨轮怯行┬朔埽骸安还茉趺此?,姐你都回来了,咱爸妈还在地里忙活呢,他们要是知道这个好消息,不知道得高兴成什么样,回头我去炒几个菜,买瓶酒,咱们好好的庆祝一下?!?br />
    “小智,这还没到年关呢,你怎么从南方回来了”柯凝问道。

    “我打工的那家代工厂的老板欠薪逃跑了,我就先回家,帮爸妈减轻一下负担,等年后再出去找工作?!彼档秸饫?,柯智露出了不爽的表情:“这个老板,欠了我两万块工资没结,到现在警察都还没抓住他。两万块呢”

    柯凝听的更加心酸。

    “一下子离开这么多年,咱哥结了婚,我都没能喝他的喜酒,到现在也还没见过嫂子?!?br />
    柯凝站起身来,看到墙壁上挂着的婚纱照,说道:“这就是咱嫂子吗”

    “是啊,估计一会儿你就能见到了,这个点儿,不知道去哪家串门去了?!彼档秸饫?,柯智露出了一丝嘲讽的笑:“不到饭点儿,绝对不会回来的?!?br />
    很显然,他对这个嫂子非常的不满。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从柯智的反应来看,这个被柯家花了大价钱娶进门的嫂子,恐怕跟家里人相处的可不大愉快。

    见此,柯凝也多少明白了一些,恐怕在大哥结婚的时候,女方家逼的太紧太急,让柯智心里有怨言。

    不过她倒也没多问,而是说道:“咱大哥是不是也只有过年才能回来一次”

    柯智把水壶拎过来,给苏锐先倒了一杯水:“姐夫,你先喝?!?br />
    “大哥常

    本章未完,请翻页年在外面,但是只要工地的活停了,肯定往家赶?!笨轮怯中Φ溃骸暗然岫腋蚋龅缁?,告诉他姐姐你回来了,恐怕大哥得辞了工赶回家哈哈?!?br />
    看着弟弟笑的样子,柯凝的心里也升起暖意,无论在外面遭受多少风雨,回到了家,就是回到了最温馨最安宁的港湾。

    “走,带我参观参观咱家的大房子?!笨履涣烁龌疤猓骸叭懵?,家里就这几个人,哪能住得下呢?!?br />
    “住不下也得盖,就算浪费也得硬着头皮顶着,现在农村的风气,可真是要了命了?!笨轮撬底?,指了指二楼:“大哥和嫂子的新房在楼上,我住楼下的北屋,其他房间基本上都空着呢?!?br />
    “太浪费了?!笨履乖诟锌?,忽然觉得有点不对,问道:“那咱爸妈住哪呢”

    “他们住在”柯智停顿了一下,语气貌似有点艰难,抬起手,指了指院子对面:“住在那里”

    院子对面,左边是厨房,中间是大门,大门的右边还有一间屋子。

    “咱爸妈就住在那里吗”柯凝有些惊讶的说道。

    在她的印象里,厨房对过的房间一般都是用来摆放柴火煤球之类的。

    “为什么盖了新房,空出那么多的房间不住,非要住在那里”柯凝很是有些不理解。

    柯智叹了口气:“还不是嫂子的意思吗她说现在城里都是两代人分开住,咱们家里好不容易盖起了一幢房子,又没有第二块宅基地,怎么分开住于是,爸妈就只能搬到那里了?!?br />
    柯凝没想到,一回来就遇到了这种情况,心中既愤怒,又难过。

    苏锐站在一旁,并没有出言,现在在他看来,柯凝这个新来的嫂子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不过,这几乎是整个地域的风气,不止柯凝家是这样,沂州乡下家家户户都会面临这种情况,很多的纪实都说乡亲们淳朴,但淳朴归淳朴,实际上,农村里面鸡飞狗跳的事情可绝对不少。

    苏锐眯了眯眼睛,这房子里空那么多房间,那个嫂子却不让住,明显就是在故意刁难柯凝一家。

    柯凝知道,以她父母那忍气吞声的性子,估计也不会强求,只是嫂子这边怎么就愿意眼睁睁的看着公婆挤在那个小房间里

    柯凝问道:“小智,咱哥知道这件事情吗”

    “当然知道,不过他说话不起什么作用,两口子没少吵架,咱哥结这婚,心里一直憋着火呢。但是没办法,他常年在外打工,一年也就回来几次,有力也使不出,爸妈现在还想着抓紧抱孙子呢,因此对嫂子一直当老佛爷供着?!?br />
    柯凝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这个时候,从门外走进来一个身穿白色羽绒服的女人,看起来二十几岁,长得还算可以,甚至还化了淡妆。

    只是,在苏锐看来,这化妆的水平实在是不怎么样,想必,这就是柯凝的嫂子了。

    ps:感谢ruiily梦里人生厦门小武哥书友16417675秋哥传说guoer11我爱英镑此情可问天小河利紫墨仟尘catghost书友19039418书友leno流浪的诺言的月票支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