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第二天一早,苏锐就敲开了柯凝的房门。

    后者已经洗漱完毕,就连行李箱都收拾好了。

    看到苏锐,她还有点不好意思,毕竟昨天晚上的事情实在是太狗血了,柯凝这辈子都从来没有这么勇敢过,也没有这么稀里糊涂过。

    在年轻男女之间,吻都吻过了,结果回到酒店却还是睡在隔壁房间,这几乎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苏锐也有着一丝尴尬,回想起昨天晚上柯凝的明媚动人,不禁觉得心里有点热。

    他干笑了两声,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咱们现在出发吧”

    “好?!笨履缇偷茸耪庖豢塘?。

    两个人拎着箱子下楼退房,吃过早饭后便出了酒店的门。

    一辆崭新的汉兰达越野车已经停在了门口。

    “从这里到长途车站还有点距离,我们打车过去吧?!笨履底?,就要伸手拦车。

    可是,她发现,身前那辆汉兰达的车灯忽然闪了两下,然后苏锐便拉开了驾驶座的门。

    “这是”柯凝大感意外。

    苏锐晃了晃手里的钥匙,笑道:“我让朋友帮忙租来的,上车吧?!?br />
    朋友苏锐在沂州还有朋友

    柯凝分明看到,这辆汉兰达是崭新的,还挂着个临时牌照。

    连牌照都没来得及上的新车,也能租出来

    柯凝的心里有种种疑惑,不过她也不会问的太细,因为这一路上,苏锐已经给了她太多太多的惊喜了。

    东山省的灰尘略大了些,但是路修的很是平坦宽阔,苏锐这一路开的很舒服。

    也不知道柯凝是不是在想着归家的事情,一直都没吭声。

    苏锐也不去打搅,把音乐打开,里面飘出了一首歌,许巍的曾经的你。

    曾经想仗剑走天涯,看一看世界的繁华,年少的心总有些轻狂,如今你四海为家

    听着这首歌,苏锐的神情有一瞬间的凝滞,他摇了摇头,心里有点意外,兔妖怎么会知道自己会喜欢听这首歌

    柯凝转过脸,眼睛亮晶晶的看着苏锐:“苏锐,这几年在外面,我最喜欢这首歌,谢谢你,你周到的简直让我无法想象?!?br />
    这一声道谢,饱含着深情。

    苏锐并没有揽下这个功劳,尴尬一笑:“真是巧了,看来咱俩听歌的口味差不多?!?br />
    柯凝没有再多说什么,苏锐对她的好,她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了。

    两个小时后,汉兰达便到达了柯凝家所在的县城,由于她家是在乡下,因此又走了一段很是曲折的路。

    之所以说曲折,是因为柯凝多年没有回家,县里面早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农村也是如此,到处都是崭新的小楼和笔直的水泥路,和往日已经截然不同了。

    柯凝也是带着苏锐走错了好几条路,才摸到了家里的村子。

    只是这一路下来,她也认不得自己的家门在哪儿了。

    不得已,柯凝只得打开车窗向一个大妈问路。

    “阿姨,柯老三家怎么走”

    “哎呦,这是谁家的闺女,真俊啊?!贝舐杩吹搅丝履钠聊Q?,感叹了一句,然后说道:“这条路直走下正南,南边第二个巷口朝东边拐就到了?!?br />
    柯凝已经难掩激动的心情,不过,在关上车窗之后,她才惊讶的说了一句:“刚才好像是我们家的老邻居王大婶,我都没认出来她,几年没见,老了好多?!?br />
    苏锐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心道,人家也没有认出来你。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

    汉兰达一路开到柯凝家的门口,柯凝抬起头望着这幢三层楼房,有些难以置信。

    “怎么了,连家门都不认识了”苏锐笑道。

    “我家以前是平房?!笨履档溃骸芭履侨苏椅壹胰寺榉?,这两年我连电话都没怎么敢往家里打,怎么家里都盖起楼房来了”

    “现在家家户户都盖小楼了,咱这不是建设新农村嘛?!彼杖竦姑痪醯糜惺裁?。

    “三层楼房,想要盖起来,少说也得要二十万吧,我家里哪来的那么多钱”

    由于柯凝的家庭条件并不算太好,就连她当兵时期,也是经常把津贴寄回家里补贴家用,比自己大两岁的哥哥在外面打工,弟弟弟弟可能还在上大学如果他还继续读书的话。

    看着这幢楼房,柯凝忽然就紧张了,心都快跳出了嗓子眼,开始深呼吸起来。

    事实上,柯凝对家里无比的想念,如果不是怕连累家里人,她恐怕早就回到这里了。

    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

    “没关系,我陪着你呢,多年不回家,总会紧张的?!彼杖衽牧伺目履氖?。

    “我还是有点紧张?!?br />
    不过,喜悦终究要比紧张多一些,柯凝捂住砰砰直跳的胸口,打开门下了车,发现苏锐已经打开了后备箱,柯凝分明看到,偌大的后备箱里,已经塞满了礼品。

    “苏锐,这是”柯凝意外的说道。

    “你那么久没回来了,总不能空着手吧,我就让人帮你张罗了一点东西?!彼杖褚槐咝ψ?,一边往下面搬着。

    看着此景,柯凝觉得自己的嗓子眼似乎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她想哭。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黑壮青年骑着电动三轮来到了柯家门口。

    他好奇的看着这辆崭新的汉兰达,然后喊道:“你们找谁啊”

    地道的沂州方言,但是落在柯凝的耳中,却好似炸雷一般

    她怔怔的看着眼前二十岁出头的青年,眼泪已经夺眶而出。

    “小智”

    这正是柯凝的弟弟,柯智。

    柯智也在一刹那反应了过来,一声尖叫,跳下了车子,亮开嗓门,大喊一声:“姐”

    他的目光之中,带着浓浓的难以置信之色

    这个青年完全不敢相信,在外面漂泊那么多年的姐姐竟然回家了

    “姐,真的是你啊”

    柯智跑到柯凝的跟前,用脏兮兮的手抱住柯凝的肩膀:“我们都想死你了”

    柯凝抹了一把眼泪,笑着卡了看弟弟:“小智,几年不见,你长高了,也长壮了,我都快认不出来了?!?br />
    柯智像是想起了什么,忽然压低了声音说道:“姐姐,你现在既然能回家来,那么那边的事情”

    他问的自然是柯凝之前被神秘大少欺负的事情,这是所有柯家人心头的一根刺,可是他们偏偏没有一点能力把这个肉中刺拔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柯凝漂泊在外,一去多年。

    “没事了,都过去了?!笨履獠畔肫鹄此杖窕拐驹谂员吣?,一把将他拉过来,说道:“这是我的朋友苏锐,你可以喊他苏哥?!?br />
    柯智留着平头,面庞黝黑,一笑就露出两排白牙,他一把握住苏锐的手:“喊什么苏哥,都被我姐带上家门了,肯定是姐夫吧”

    小伙子真是太懂事了。

    柯智的话一说出,苏锐和柯凝对视了一眼,后者的俏脸微红,似乎并没有多少解释的意思。

    “别乱说?!笨履皇堑?。

    姑娘尚且如此,苏锐也不再多说什么,而是说道:“经常听你姐提起你?!?br />
    柯凝闻言,脸上的红晕更浓了,自己可从来没有跟苏锐提起过柯智,他看来是并不反感当这个“姐夫”了

    如果这是个美丽的误会,那就让它一直持续下去好了。

    “哎呀,你们快进来坐吧,老站在门口说话多不合适?!笨轮撬底?,就要帮苏锐搬东西。

    不过,当他看到满满一后备箱的礼品之时,也被震撼住了:“姐夫,你来就来了,买这么多东西干啥”

    苏锐笑道:“柯凝那么多年没回来,我也是第一次上门,反正不能空着手吧?!?br />
    “姐夫真大方”柯智嘿嘿一笑,抱起一摞箱子就跑进去了。

    苏锐对柯凝说道:“你这个弟弟很能干?!?br />
    柯凝也打趣道:“你这个姐夫也很能干?!?br />
    苏锐看着柯凝归家之后满脸幸福的模样,情不自禁的说道:“你真好看?!?br />
    后者闻言,满脸通红,也不敢再多说什么,拎起礼品便和苏锐并肩进了院子。

    不得不说,这房子修的的确不错,即便是放在整个村子里,也能算排在前列的了。

    “姐,姐夫,你们快坐,我给你们倒茶?!笨轮侨ニ⒘肆礁霰?,然后又开始烧水。

    苏锐和柯凝并肩坐在沙发上,前者分明已经看出来了,这房子的外表虽然建的不错,但终究是财力不够的原因,内部的装修就跟不上了,甚至连乳胶漆也没用,只是在墙壁上抹了一层廉价的仿瓷。

    至于家里的家具,更是那种最简单的,既粗糙也不洋气,绝对是出自于本村大龄木匠的手笔。

    柯凝的心中一直有着疑惑,不禁问道:“柯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咱家什么时候盖楼房的”

    “这房子修好都快两年了?!笨轮堑牧成下冻鲆凰课弈?,说道:“大哥要结婚,可是现在农村的风气你肯定也知道要是家里没个新楼房,根本都没有媒人愿意上门,咱家里的条件不好,总不能让大哥打一辈子的光棍吧”

    “我知道咱哥结婚了?!笨履醋耪獯甭シ?,心里却有点不是滋味:“咱家盖楼的钱是从哪来的”

    柯智低下了头:“咱家本来有几万的积蓄,都在银行里存着呢,大哥在工地上打工,也攒下了十来万,再加上问亲戚借点钱,就差不多了?!?br />
    “实话?!笨履档溃骸案欠孔拥那枪涣?,那彩礼钱呢那不是一笔小数目吧”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