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ntentup;

    思︿路︿客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

    不过是一次最普通不过的交通追尾而已,苏锐并没有把这情景放在心上,朝中有人好办事,有了信义会这杆大旗在撑着,南阳的地界上还真没有人敢找麻烦。

    在接下来的路程中,出租车司机终于没敢再臭贫了,他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做扮猪吃老虎。

    一个富二代出行,非得去打出租车,然hou让保镖坐在两辆宝马七系轿车中护送,尼玛,这不是闲的蛋疼,还能是什么这逼装的,简直突po天际好不好

    此时此刻,这出租车师傅不禁想起了一个段子等有钱了就去雇五百辆摩托车,排成两队行驶在路上,一会儿排成“s”,一会儿排成“b”,这才叫拉风。

    柯凝倒是在源江见过李圣儒,因此多少猜到是怎么回事,嘴角一直噙着笑容。

    似乎在苏锐的身边,能让她时时刻刻都感觉到安全,遇到任何事情都无须担心这种感觉,真是久违了,让人不能自拔。

    等到了机场,出租车停下之后,两辆宝马7系的车门也齐齐打开,自有人上来帮助苏锐和柯凝拉开车门。

    对于这一点,出租车司机只能暗骂苏锐装逼,却没想到已经有一只手从窗户口伸进来,递给他一沓红色的票子。

    “不用找了?!蹦歉鱿惹鞍迅咧猩拥揭槐叩拿湍欣淅渌档?。

    这一沓票子,少说也得有七八张,实在是太过耀眼,出租车司机战战兢兢的接过来:“不找怎么行呢,一定要找钱的?!?br />
    他生怕这是黑社会的黑钱,这可不敢要。

    却没想到那猛男直接冰冰冷冷的回了一句:“让你别找钱就别找,想死”

    凹槽,找钱就会死

    世间还有这等好事

    出租车司机连忙陪着笑脸,麻溜的下车,帮助苏锐和柯凝从后备箱里拎出来箱子,而后一溜烟的跑了,尼玛,他可不想和这种装逼指数突po天际的富家公子哥儿再呆下去了。

    李圣儒和齐啸虎也从其中一辆宝马车中走出来,两人的脸上都带着笑意。

    “老弟,你就这么回去了,老哥我还有点舍不得呢”齐啸虎瓮声瓮气的说道:“老哥我可难得遇到一个这样的忘年交,咱们都还没来得及好好的喝一场”

    苏锐笑道:“齐老哥,这算什么,说实话,南阳和宁海也就不过是两个小时的飞机,哪天你若是酒瘾犯了,直接给弟弟我打个电huà,我半天之内一定赶到?!?br />
    “好”这话简直对极了齐啸虎的脾气,他乐呵呵的一拍苏锐的肩膀:“老弟,你实在是太爽快了,就冲你这话,我也得飞去宁海找你喝酒”

    李圣儒也走过来,微xiào着说道:“这次你来到南阳,我们也有许多招待不周的地方?!?br />
    “哪有的事?!彼杖癜诹税谑郑骸霸勖侵湟睬虮鹚悼推?,接下来的事情恐怕还要麻烦你们呢。而且说实话,我这次来,也给你们添了不少的麻烦?!?br />
    苏锐这话倒是说的比较诚恳,如果他不来的话,信义会也不会被迫站到了薛家的对立面,两个盘踞在南阳省的庞然大物也不会这么早就开战。

    李圣儒点点头,云淡风轻的笑了笑:“其实就算没有这件事情,信义会和薛家撕破脸也是迟早的,所以,苏少你不用自责。至于后续的事情,我们会处理好的,薛如云的安全,信义会负责到底?!?br />
    既然李圣儒能够说出这句话来,无异于相当于承诺了。

    这也是苏锐最想听到的话。只有信义会彻底的站在薛如云的身后,那么后者才能真正放开手脚的去对付薛家。

    齐啸虎远没有李圣儒这般温文尔雅,他横眉竖眼的说道:“苏老弟,你尽管放心便是,我的话先撂在这里,谁要是敢让如云小丫头不开心,我让他全家都不好过”

    “圣儒大哥,齐老哥,就拜托你们了,下次你们到了宁海,咱们不醉不归?!?br />
    苏锐喊李圣儒这一声大哥,倒是把后者弄的微微诧异了一下,随后开怀笑起来。

    很显然,随着这个称呼的改àn,苏锐和李圣儒之间的关xi已经更进一步了。

    事实上,这个时候的苏锐并没有意识到,不知不觉间,他已经拥有了搅动一方风云的能力。

    换句话说,只要他想,那么无论到哪里,都会引起一片风起云涌,翻云覆雨已经不是什么难事了。

    临走之前,苏锐深深的看了李圣儒一眼,对他做了一个手势。

    李圣儒望着冲天而起的飞机,眼中有着神往之色。

    “老齐,你想不想看到信义会走出南阳”李圣儒忽然说道。

    “走出南阳什么意思”齐啸虎一时间有些不明白:“难道说,你想让信义会去控制别的省份”

    这一点齐啸虎不是没想过,但是实施的难度实在太大太大。

    在很多事情上,华夏都讲究外来的和尚好念经,但是放在黑道上则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在这个地下世界,只有土生土长的势力才会扎根于当地,并且当地的政府也能与之保持一种微妙的关xi。

    没有任何一个省份的人会欢迎过江龙,尤其是信义会这种庞然大物。

    哪怕是西北的漠狼帮之流,其真正实力和信义会完全没得比,但是如果信义会想要将之吃掉,也会花费极其惨重的代价。

    这和遭遇战是两码事,完全就等同于入侵了。

    李圣儒摇了摇头:“老齐,我并不是这个意思,说实话,除了宁?;蛘呤锥技父龃蟪鞘?,国内其他地方的那点油水我还不至于放在眼里?!?br />
    齐啸虎更加纳闷了:“那你的意思是啥能直接挑明了说不”

    李圣儒仍jiu保持着抬头的姿势,此时苏锐的飞机已经变成了一个小黑点,即将消失在视线之中了。

    “我是说,让信义会走出南阳,走出华夏?!?br />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李圣儒的声音带着微微的波动。

    这个遇到任何事情都温文尔雅波澜不惊的黑帮老大,似乎终于遇到一件能够让他感觉到动容的事情了。

    很难想xiàng,在这谦谦君子的外表之下,竟也拥有着这般壮志和雄心抑或是说,还拥有着这般野心。

    “走出华夏你开玩笑”

    不得不说,码头苦力出身的齐啸虎,虽然有着一腔豪气,但是眼光和格局还是略微小了一点点,以前由于一直有着信义会的压制,他的帮派甚至连南阳都不能全部占领,更何况是走出国门

    “我又怎么会在这件事情上miàn开玩笑呢”李圣儒说道:“我已经和张紫薇达成了初步协议,信义会要和青龙帮联手,展开通力合作,到了国外就两帮变一帮,像东洋的山本组一样,走出国门,至少,要让华夏的帮派在亚洲这版图上拥有话语权?!?br />
    齐啸虎沉默了。

    “怎么,老齐,你不赞成我的意见吗”李圣儒微微xiào了笑,事实上,就算齐啸虎不赞成,这件事情他也会全力推行下去。

    齐啸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虽然我不喜欢那个东洋的山本组,但是说实话,我对这个帮派真是佩服的很呐咱们华夏那么大,也有那么多不错的帮派,但是全都各自为战,内耗太厉害,尤其是东北三省,更是三天两头的打,这么多年来,愣是没有一个能够在国际上叫得响的帮派名zi?!?br />
    他停顿了一下,又说道:“那些外国佬提起亚洲黑帮,就只知道一个山本组,你说我们憋屈不憋屈”

    说到这里,齐啸虎的眼睛里面带着一丝明显的不甘。

    这倒不是他有多大的雄心壮志,而是单纯的对东洋山本组的不服气。

    “老齐,有你这话我就放心了?!崩钍ト逅档溃骸跋衷谟辛怂杖竦募尤?,青龙帮已经开始了强力复兴,咱们信义会自然也不能落后,至于以后在国际上,两个帮派展开深度合作的话,只要能让华夏帮派拥有话语权,哪怕信义会比青龙帮弱势一点,也是没有关xi的?!?br />
    这一番话,把齐啸虎都说的热血沸腾了。

    他一直以为李圣儒是个温吞吞的男人,有些时候书生意气太重,完全不像是个黑帮老大,但是现在看来,对方既然能够做到这个位置,就一定有着他的能力,至少,胸中的那一腔热血就从来不曾熄灭过。

    “好,咱们说干就干”齐啸虎一拍巴掌:“就该让青龙帮派个能说得上话的代表来常驻南阳,咱们得快点商讨出个计划,然hou立即着手行动”

    两个人的对话,标志着信义会的发展重心已经发生了彻底的改àn了。

    “可是,老弟,有件事情你得想明白?!逼胄セ⒑鋈怀辽档?。

    “我知道,你是担心两个帮派合作起来,会发生争权夺利的事情?!崩钍ト逯苯拥闫?。

    “是啊,就算你有让权之心,但是张紫薇却不一定会这么想,就算你们两个都是一样的人,但是李阳呢青龙帮的其他元老呢到那个时候,蛋糕一旦大了起来,派系也就多的无法控制了?!逼胄セ⑺淙皇歉龃秩?,但是这点道理还是明白的。

    李圣儒点点头,对于这一点,他是深有感触的,在登上信义会会长之位的最初几年里,他花费了老大的力气,才把整个帮派内部的派系给基本打散了,这其中所用的手段简直庞杂的让人无法想xiàng。

    一个信义会尚且如此,至于让两个帮派展开合作,想要毫无私心,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还需要一个中间人才行?!崩钍ト逍α似鹄?。

    “你是说苏锐吗”齐啸虎眼前一亮:“如果有他在,倒是方àn很多了?!?br />
    李圣儒淡淡一笑:“不止是苏锐,还有太阳神殿?!?br />
    望着蓝天尽头那已经消失不见的黑点,李圣儒喃喃自语:“大国崛起,这不是梦想?!?br />
    飞机上的苏锐,同样望着舷窗外面的蓝天白云,忽然一笑,自言自语:“我只是初心未泯?!?br />
    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