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如云被扔在沙发上,呼吸都有些急促了起来。,

    这些年来,她并没有经历过男人,也不知道那种感觉到底是什么,可是,还真是应了那句广告词不尝不知道,尝了忘不掉。

    食髓知味的薛如云,现在对那种事情,反而开始抱有了期待。

    不过,薛如云没想到的是,苏锐在把她扔到沙发上之后,却并没有做下一步的行动,反而是规规矩矩正儿八经的给她按摩起来

    “怎么样,现在是不是轻松了一点”

    苏锐问道。

    薛如云哭笑不得,怪不得苏锐说要让自己轻松一下,原来还是自己想得太多了

    “嗯,轻松多了?!毖θ缭莆弈蔚乃档?。

    不过,她也并没有直说心中的想法,两个人昨天还在车里和山林间大战了好几场,体力已经消耗太多,还是让苏锐歇歇好了。

    想到这一点,薛如云的双颊忽然犹如火烧一般,她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成了这种“浪女”模样。

    不过,苏锐就算本身没有什么特殊的想法,但是看到这么一个前凸后翘的大美人儿趴在身前,正捏着后背呢,那种感觉还是顽强的冒出了头来,而且极为强烈。

    既然这么想了,那就这么做了,苏锐毫不含糊,三下五除二,在薛如云的惊叫之中,把对方彻底的解除了武装。

    临别前的一夜,总是这么激情,从办公室到家里,一直就没停下,以至于苏锐第二天早晨起来的时候,黑眼圈浓重的让人不忍直视,两条腿也软绵绵的没有力量。

    这一夜,薛如云似乎知道接下来要和苏锐分别很久,因此疯狂的索取着,也不再刻意压抑着自己的声音在这种情况下,上下楼层的住户们都夜不能寐,没办法,薛如云的嗓门实在是太高了,那叫一个宛转悠扬。

    顾不得疲惫,薛如云提前做好了早餐,馒头和小米粥,炒了两样小菜,虽然简单,但是却流露出一种家的温馨味道来。

    苏锐吃的很香甜,他并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再回来,此行和妖精姐姐见了真章,猛然要分别,他的心里也有着不舍。

    薛如云知道柯凝的事情,因此并没有坚持要送苏锐去机场,她把苏锐的衬衫扣子扣好,把行李全部整整齐齐有条不紊的放进箱子里面,就像是一个妻子一样。

    “好好照顾自己?!毖θ缭魄崆岬那琢怂杖褚幌?。

    “你也是,要是敢趁我不在让别的男人碰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苏锐说着,在薛如云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声音依然清脆响亮,手感依然让人感觉到心生荡漾。

    薛如云的眼光明媚动人,她微微踮起脚尖,在苏锐的耳边说了句什么。

    苏锐听得呼吸陡然急促起来,道:“好,下次一起坐飞机的时候就按你说的办如果你到时候敢说话不算数,我就”

    “你就这样”

    薛如云又在苏锐的耳边轻声的说了一句。

    “真是个妖精”

    苏锐被挑弄的快控制不住了,要不是看到时间实在是来不及,他现在非得把这个妖精再摁倒一次不可

    当然,苏锐是绝对不会担心薛如云敢勾引别人的,他十分清楚,这个女人不动心则以,一旦认定了某个人,那就是一辈子。

    把思绪全部收起来,苏锐发现,出租车已经到了酒店门口,他也抬头看到了俏生生站在那儿的柯凝。

    不过,柯凝还是拉着那个旧款的箱子,这箱子陪伴她这么多年,如果说扔就扔了,还真是有点舍不得。

    出租车司机也是眼前一亮,对苏锐说道:“我说兄弟,你女朋友够漂亮的,都能去拍电影了?!?br />
    苏锐笑着解释道:“是普通朋友?!?br />
    “嘿,我还真不相信,守着这么漂亮的姑娘,你会只想把她给当成普通朋友脑子进水了吧”司机哈哈大笑。

    苏锐倒也不在意,微微一笑,下车帮助柯凝把行李箱放进了车子的后备箱。

    柯凝注意到了苏锐的黑眼圈,但是她并没有多想,因为她自己也是一样,离家多年,此时终要归去,又怎么可能睡的着呢

    和苏锐并肩坐在后排,柯凝只觉得自己手脚发凉,不禁靠近了苏锐一些,道:“苏锐,我有点紧张,怎么办呢”

    “回家有什么紧张的”苏锐笑了笑,拍了拍柯凝的手臂,以示安慰。

    事实上在苏锐看来,这个动作非常的自然,但是柯凝就不一样了,她从小就非常传统,男女授受不亲,这下被苏锐直接拍在肌肤上,让她浑身一紧。

    “反正就是有点紧张,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太激动了才会这样?!笨履崆岬奶玖艘痪洌骸爸沼谝丶伊??!?br />
    出租车司机嘿嘿一笑:“我说美女,刚才这小伙子还不承认他是你男朋友,你看,你们小两口都要一起回家了,还说不是男朋友”

    事实证明,无论是偏北方的首都还是偏南方的南阳,出租车司机都是有着话唠的潜质的。

    柯凝闹了个大红脸:“师傅,你别乱说了?!?br />
    在她说这话的时候,还偷偷的用余光打量了一下苏锐的表情,心跳的速度不禁快了几分。

    “我可没有乱说话,都是事实嘛,现在的年轻人像你们这么保守的可不多见了,都是初次见面话都没说几句,就开始约个炮啥的?!?br />
    这货越说越没谱,就连苏锐刻意咳嗽了几声他也没有发觉。

    不过这话唠司机倒是极大的舒缓了柯凝的紧张心情,让这姑娘光顾着害羞了。

    开着开着,出租车司机开始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了。

    “我们被跟踪了”他惊慌的喊道。

    “怎么回事”柯凝也望向了窗外,这才发现左右两边已经有黑色车辆把这台出租车给夹在了中间。

    这哪里是跟踪,简直就是明目张胆的同行。

    出租车司机开始加速,然后两边的车子也同样加速,他若是减速,对方也绝对会做出一样的操作,这情形已经足够明显了。

    “是我得罪别人了,还是你们得罪人了他们为什么要跟踪我的车”出租车司机惊疑不定的说道,他快被吓尿了。

    “不是跟踪?!彼杖衩缓闷乃档溃骸叭ǖ笔腔に桶??!?br />
    这是两辆宝马七系,是苏锐之前见到过的那七台连号车中的两辆,很显然,这是李圣儒派人来相送了。

    在临走之前,这个信义会的会长还要这样和自己开个玩笑,在苏锐看来,这笑点可真够低的。

    “护送”

    司机暗骂苏锐“吹牛逼”,如果这小两口真是被护送的,那么他们为什么还要乘坐出租车

    似乎是为了验证他的想法一样,他正走着神,忽然感觉到车子震了一下。

    前面是一辆宝马320,这辆出租车追了它的尾,妥妥的全责。

    “真晦气啊”出租车司机非常不满的瞪了旁边的宝马七系一眼,心想如果不是这两辆车阴魂不散,自己又怎么可能会撞车

    看那宝马的后屁股,已然瘪下去了一大块,估摸着没有个四五千块钱都解决不了问题。

    苏锐淡淡一笑,说道:“师傅,快点走吧,别耽误了我们的航班?!?br />
    “我得等保险公司来,走个毛线啊走?!背鲎獬邓净缓闷乃档溃骸跋衷?,就算我想走,人家也不让我走了?!?br />
    果不其然,从宝马3系轿车上面下来了四个人,一看年纪都是二十岁左右,其中甚至还有两个男生穿着高中校服。

    这情景让苏锐大跌眼镜。

    不用多说,这妥妥的还是在校学生呢,把父母的车偷偷开出来游玩。

    这四个小年轻倒也是够虎,其中一个走到出租车跟前,狠狠的砸了一下引擎盖,然后指着司机的鼻子吼道:“他妈的,开车不长眼睛吗给我下车”

    剩余的三名小年轻也没有闲着,开始爆踹车身发泄怒气。

    苏锐还真的没有猜错,这四个男学生是偷偷把家里的车开出来的,连驾照都没有,如果被家长发现车被撞了,那么肯定少不了一顿狠揍的。

    虽然出租车司机一开始是理亏的,但是看到这四个小年轻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开始踹车,怒火顿时就上来了,准备下车干架。

    但是他却被苏锐拉住了:“师傅,用不着你冒险,有人会解决这件事情?!?br />
    出租车司机却不领情:“你就说风凉话吧,撞别人的是我,又不是你”

    不过,他的话音还没完全落下,就发现黑色宝马7系的车门已经打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个黑色西装男。

    此人走到出租车跟前,单手抓住了一名小年轻的肩膀。

    “住手”他的声音清冷。

    这小年轻正砸引擎盖砸的起劲呢,发现有人竟敢阻拦自己,头也不回的骂道:“哪来的不长眼的傻逼给老子滚一边去”

    接下来,他便发出了一声惊叫。

    那个强有力的手死死的扣住了他的肩膀,然后猛然一甩

    砰

    一声闷响,这名小年轻便狠狠的摔在了宝马3系的后备箱上

    至于其他三个人,也是没落的好下场,有两个被抓住了头发,然后狠狠的撞在了车身侧面,干脆利落的晕了过去,至于剩下的最后那个穿校服的,见到情况不对,直接落荒而逃了。

    这名超级打手搞定了几名高中生,便站在出租车的一旁,微微示意。

    苏锐点了点头,然后对出租车司机说道:“现在可以开车了?!?br />
    出租车司机到现在也没从震撼之中缓过神来,他难以置信的说道:“哥们,你这逼装的,我给满分”

    ps:感谢书友14846996烈焰军团一群:想忘忘不掉的万赏

    感谢孤星身上种、板哭你i、刘杰1992、臭不要脸、金刚daddy的月票支持

    晚安。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