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飞虎这是转了性子么

    苏锐完全没想到,邵飞虎竟然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

    苏锐还以为这货要毛遂自荐呢,结果却把他给推了上去。请大家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

    柯凝在得到了邵飞虎的答案之后,也没了之前的那种紧张和尴尬,她的目光转到苏锐的脸上,双颊通红,就像是秋天熟透了的苹果,煞是好p>

    “飞虎,你别乱开玩笑?!笨履档溃骸翱斓愠苑拱?,好把你的嘴巴堵上?!?br />
    “我可没有乱开玩笑?!鄙鄯苫⑺档溃骸八杖裣衷谝裁唤峄?,你也是单身,这不正好吗”

    “邵飞虎”苏锐上来就掐住了老邵的脖子:“再乱说话,我把你的脖子拧断?!?br />
    “你你就是心里有鬼,还不让我说了”邵飞虎明天就要去东洋执行任务,今天真是彻底放开了:“那啥,柯凝,我实话告诉你,苏锐身边虽然有女人,而且还有不少,但是却没有一个正牌女友,他属于那种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家伙,如果谁能让他安定下来,那就是本事我相信,你有这个本事”

    苏锐听到那句“他身边有女人,而且还有不少”的话时,简直脸上已经遍布黑线了。

    这货哪里是在牵线搭桥,完全就是在拆台好吗

    不过,人家邵飞虎说的是实话,苏锐也知道,自己浑身全是风流债,还也还不清。

    柯凝似乎并没有多么的意外,事实上她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在社会上风尘仆仆了那么多年,她见过太多东西了。

    苏锐那么优秀,自然有很多女人会对其倾心,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对于这一点,柯凝一直都有心理准备,这也是她从来没有问过苏锐有没有女朋友的原因。

    听到邵飞虎这样说,柯凝还是笑了笑:“飞虎,你也别生拉硬拽的了,我要真是喜欢苏锐,不用你说,我也会自己下手的?!?br />
    假作真时真亦假。

    “嘴硬吧你?!鄙鄯苫⑦踹醯溃骸捌涫的阆膊幌不端杖?,你自己心里最清楚,用不着别人刻意强调?!?br />
    柯凝的脸庞更红了一分:“这一点不用你提醒?!?br />
    “我当然要提醒,你可是我们首都军区当年的军花,根本没人能超越,至于现在的那位军花,切,我们老战友们就没一人她?!鄙鄯苫⑺底?,表情之中带上了一丝认真:“兄弟们都等着福呢,柯凝?!?br />
    我们都等着福呢。

    这句话让柯凝有种想哭的冲动,她的眼圈已然红了。

    这些年的不幸福,似乎都已经随风飘散了。

    “飞虎说得对?!彼杖窬倨鹁票?,说道:“无论怎样,都不能委屈自己,如果幸福来敲门,千万不要让它擦肩而过?!?br />
    “不说这个了,干了?!?br />
    柯凝也举起杯子,扬起那细腻雪白的脖颈,一杯三两多的白酒就下了肚

    苏锐和邵飞虎对视了一眼,不,确切的说,是互相瞪了一眼,然后也齐齐干掉杯中的酒。

    一旁的服务员几乎都要愣住了,他们还从来没见过用这种方法来喝五粮液的,简直就是鲸吞牛饮,这样能品到其中的味道吗

    尤其是其中还有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姑娘,这就更加让人咋舌了。

    “服务员,上米饭?!?br />
    邵飞虎一摆手,然后便开始了狼吞虎咽。

    柯凝的吃饭速度也绝对不慢,这都是在部队里训练出来的,因此,没几分钟的工夫,桌子上的菜便被三人扫荡一空。

    在把柯凝送到酒店楼下之后,苏锐并没有跟着上去,而是说道:

    “回去好好的收拾一下,我明天一早来接你,咱们一起回沂州?!?br />
    柯凝重重的点了点头,此时此刻,无论说任何感谢的话语,都是白搭,再煽情的语言也没法表达柯凝心中的感谢。

    “算了,我就不当电灯泡了,二位尽情浪漫?!鄙鄯苫⑺蛋?,嘿嘿一笑,便窜进了酒店里面。

    飞虎这样,苏锐没好气的笑了笑:“这货一直就是这样,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口无遮拦?!?br />
    “没关系?!笨履谝凰?。

    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多么感谢邵飞虎今天说出了那句类似月老红娘的话。

    她喜欢苏锐,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这份感情一直深埋在心底,从来没有吐露的机会,至少今天邵飞虎也算是帮助自己表达了心声。

    从这一点来柯凝同志还是很善于自我安慰的。

    苏锐和柯凝又小声的说了几句,然后两人便挥手告别。

    柯凝就这样一直站在原地,等待着苏锐乘坐的车子远去,直到完全踪影了之后,才转身朝酒店里面走去。

    这个时候,一辆挂着首都牌照的劳斯莱斯幻影缓缓的滑行过来,停在了柯凝的身前。

    车门打开,一个身穿唐装的男人走了出来。

    柯凝有些意外,很明显,这辆车是冲着自己而来。

    “请问,有什么事吗”柯凝诧异的问道。

    这个男人浑身上下都流露出一种上位者的气息,这种气质发自于骨子里,是无法掩盖掉的,而且柯凝认得,那辆劳斯莱斯少说也得七八百万,她可不认为这种富豪找上自己会有什么好事。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苏无限?!?br />
    “苏无限”柯凝再次愣了一下,她本能的感觉到这个名字有点耳熟

    不过,在下一秒,她就立刻回想起来了

    “是您”

    柯凝满脸的惊喜和激动。

    是的,如果没有苏无限提供的那一行字,苏锐又怎么会知道柯凝在源江市的一品茶楼在华夏找个人,简直有如大海捞针一样,恐怕苏锐靠着自己,一辈子都别想指望着战友重逢的那一天。

    柯凝也发自内心的感激苏无限,不过却一直没有见到对方的机会。她却没想到,就在离开南阳的前一天,自己和恩人相遇了。

    不过,柯凝的表现倒是让苏无限微微错愕:“姑娘,你认得我”

    “我不认得您,但是,如果没有您的帮助,恐怕我现在也没法见到苏锐,一定还呆在源江的茶楼里给客人端茶倒水呢?!笨履ざ亩加行┎恢栏盟凳裁春昧?。

    “原来如此?!彼瘴尴蘖⒓疵靼资窃趺椿厥铝耍骸岸际切∈?,不足挂齿?!?br />
    对他来说,确实是不值得挂齿的小事,但是对别人来说,却是改变一辈子的大事。

    柯凝笑了起来,她本能的感觉到苏无限很亲切:“苏锐也是这么说的?!?br />
    “哦”一提到苏锐,苏无限顿时就来了兴致,“那个臭小子怎么说我的”

    “我当时想要当面感谢您,他说您不会把这种事情放在心上的,对您来说,都是小事?!笨履行┚执俚男Φ?。

    “这臭小子倒是了解我?!彼瘴尴薜恍?,昨天他还被苏锐气个半死呢。

    无限和苏锐颇为有些相似的眉眼,柯凝好像意识到了什么,问道:“请问,您是苏锐的”

    “我是苏锐的什么”苏无限显得饶有兴致,似乎也不想点破。

    柯凝的俏脸微红,语气开始略带紧张:“伯父,我没想到会是您,第一次见面我都没什么准备”

    虽然苏锐曾经对柯凝说过,说苏无限是他的一个远房亲戚,而且体重三百多斤,但是柯凝从来都把这句话当成了调侃。

    “伯父”

    苏无限的表情登时变得很精彩

    “你把我当成了苏锐的爸爸”苏无限哭笑不得

    难道错了柯凝犯傻了,从对方的反应来明显不是父子嘛。

    可是,不是父子,为什么长的那么像而且年纪还相差的恰到好处

    “我认错了”柯凝显得更加局促了,俏脸已然红透。

    苏无限叹道:“我就那么像他爹”

    柯凝连忙解释:“因为你们长的很像,所以我才认错的?!?br />
    “你不用紧张?!彼瘴尴藓芫妹挥杏龅秸饷从幸馑嫉氖虑榱?,对柯凝说道:“如果从真正意义上来说,我是苏锐的大哥?!?br />
    “大哥”柯凝这才意识到自己之前闹了多大的笑话,简直窘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生理学意义上的大哥,虽然他现在还不愿意认我?!?br />
    苏无限自嘲的笑了笑,然后说道:“如今时间还早,如果你有时间的话,我想对你说一说苏锐的故事?!?br />
    对于这一点,柯凝自然不会有任何的拒绝。

    苏锐自然不会知道,在他走了之后,苏无限竟然又来找了柯凝,此时他正坐在锐云公司总经理办公室的沙发上,端着一杯咖啡,优哉游哉的面的女人。

    薛如云一直忙碌着收发邮件,在接收了阳泰贸易之后,锐云公司的业务量暴增,这种迅猛的增长固然可喜,可是,锐云上上下下的员工几乎没被累死,这两天来,薛如云即便狂发加班福利,也没能再提升员工们的斗志,他们的疲惫都写在脸上。

    而且,很不幸的是,随着锐云的越来越壮大,这种加班将会成为常态。

    “在一年之内,把锐云公司做上市,让员工人人持有原始股,这样他们就更有动力了?!彼杖袼档?,他站起身来,走到薛如云的身后,给对方捏着肩膀。

    “我们想到一起去了?!毖θ缭扑档溃骸吧鲜兄?,就能募集到更多的资金了,不然,凭我现在的摊子,想要整个儿吃掉薛家,还是有着很大难度的?!?br />
    “而且,你也需要多招点员工了,不然这帮人迟早要被累死?!?br />
    苏锐正捏着肩膀,忽然弯下腰,一把抄起了薛如云的双腿。

    “么累,走,到沙发上,我给你放松放松?!?br />
    苏锐说着,便把薛如云扔到了那宽大的真皮沙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