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飞虎一旦演技爆发,真的是一件很吊爆的事情,各种信息信手拈来,真真假假,让人无从分得清。

    . d t

    .

    此时此刻,就连苏锐也有点怀疑,邵飞虎是不是知道自己在西方黑暗世界的真正身份了。

    苏锐脸上的肌肉都在抽搐着,这尼玛也太能想象了吧

    幽灵魔影组织里面最漂亮的女人是谁当然是魔影的亲妹妹魔灵,可是,自己又怎么可能把魔灵给变成奴隶还是私人的那种

    恐怕要是那样的话,魔影上次还不得把自己大卸八块

    此时此刻,苏锐对邵飞虎诋毁自己的行为表示严重的抗议。

    “哦我没想到,这里面还有这层历史?!备吣舅芍钡捻淞凉庖簧?,说道:“我也听说了,太阳神是个荒淫无度的人,就让我们联起手来,替你的兄弟替你的女人报仇,你样”

    一旁的苏锐已经一脸黑线,他恶狠狠的想到是的,我是荒淫无度,我连山本恭子都给搞定了你特么来咬我

    邵飞虎腾的一下站起来:“山本组的恩情,我会用一生去报答?!?br />
    “蘅飞虎先生,你先别急着表忠心,我希望我们双方在展开合作之后,你能出色的完成我交给你的任务?!?br />
    “请高木先生放心,我一定能出色完成山本组交给的一切任务,绝对没有任何的含糊?!?br />
    “好,只要你表现的好,我就可以把你吸纳进山本组的总部,以蘅先生的能力,想必日后成为山本组的高层不会有太大的难度?!备吣舅芍彼档?。

    “蘅飞虎”的脸上再次露出了激动之色:“如果能成为山本组的一员,那将是我一生的荣耀?!?br />
    “去拿一瓶红酒来,今天我要和蘅先生好好的喝一杯?!备吣舅芍彼档?。

    随着两杯红酒见了底,山本组便寻找到了他们在华夏的新的代言人。

    高木松直喝完之后,站起身来:“那就请蘅先生准备一下,我明天的飞机,返回东洋,也请你和我回山本组总部?!?br />
    “我也去山本组”“蘅飞虎”似乎觉得有点难以置信。

    “确实如此,我的上司要见你?!?br />
    高木松直说道:“对了,忘了告诉蘅先生,我的直属上司,就是山本太一郎先生的小女儿,山本恭子小姐?!?br />
    听到这个名字,苏锐简直想要撞墙,而邵飞虎则是更加激动了:“原来是山本小姐如果能见到她,那可是实在太好了真是让人不敢相信”

    他从一进包厢的时候就非常淡定,但是一听到山本组愿意帮助自己的时候就表现出一丝激动,如今听到要见到山本恭子,那就更激动了,这种循序渐进非常合理。

    高木松直一直注意观察着邵飞虎的表情,如果对方在提到“山本恭子”的时候流露出一丁点的贪婪和好色之意,那么他都会放弃这个棋子。

    毕竟,抛开心性不谈,山本恭子的容貌和身材绝对属于上乘之选,大部分的山本组成员都把其当成女神,高木松直自然也不例外,如果邵飞虎敢有一丁点亵渎他女神的心思,结果都是显而易见的。

    双方又说了几句无关痛痒的话,这场简单的会面便结束了,但是对于邵飞虎而言,接下来还有更多的考验。尤其是明天的东洋之行,将会充满了危险,也会充满了机会。

    高木松直拒绝了邵飞虎要请客吃饭的要求,也没有留对方共进晚餐,在他自己能够屈尊和这个华夏棋子聊了这么多,已经是非常给对方面子了。

    和苏锐走出去之后,邵飞虎才说道:“怎么样,我表现的还可以吗”

    除了个别的几句话之外,其余表现都挺好?!彼杖窳成系暮谙呋姑挥型耆?。

    别几句话难道我的表现不完美”邵飞虎自我评价倒是蛮高的。

    “完美你妹啊?!彼杖裾嫦膈呱鄯苫⒁唤牛骸安凰嫡飧隽?,你明天去东洋,有必要做一下心理准备?!?br />
    “什么心理准备”邵飞虎笑了笑:“莫非会让我体验一下东洋的全套服务这个无所谓吧,为了不露出破绽,我可能得勉为其难的接受了?!?br />
    邵飞虎还弄出一副很不情愿的样子,甚至还深深的叹了口气。

    “你想好事呢”苏锐说道:“既然资料上把你形容成了一个虐待狂,你到了东洋之后就不能露馅,要去红灯区使劲的浪一把,把你虐待别人的那一面全部展现出来,最好把警察也招来,这样就更加确保山本组不会怀疑你了?!?br />
    邵飞虎很显然不愿意接受:“我干不出来怎么办”

    “就算干不出来也得干,这其中的利害关系想必你比我要清楚的多?!彼杖裰刂氐呐牧松鄯苫⒌募绨蛞幌拢骸罢裥嘶牡闹厝尉吐湓谀愕募缟狭??!?br />
    当然,苏锐还有一些话并没有说出来,想必邵飞虎也明白,如果东洋人为了试探邵飞虎,甚至有可能会找几个华夏同胞来让他枪杀,这种情况在潜伏时期并不少见。

    如果邵飞虎只是在外围帮助山本组做事,应该不会经历这种情形,但是,如果他要打入内部的话,这个门槛是一定要跨过去的。

    到那个时候,是没有教科书式的选择的,更没有对与错之分,邵飞虎无论选择哪一种情形,苏锐都不会责怪他。

    很残忍的选择,没有人想要面对。

    这么沉重的话题,他还是不想聊了,邵飞虎自然也知道其中必须要面对的一些困难,也没有多说,这个憨直但实则心思细腻的汉子,已经开始在心中做种种可能性的分析了。

    “今天晚上,国安的人会和你聊一聊东京的事情,你也不用想太多,只要把红灯区的资料记熟了就行?!彼杖裥γ忻械乃档?。

    “我都成什么人了,为什么非得设计这种资料出来”邵飞虎不爽。

    “一切都是为了赢取东洋人的信任,再说了,给你增加点艳福,这难道不是好事吗就当组织是在犒劳你了?!彼杖衽牧松鄯苫⒁幌拢骸氨鹛孛吹纳碓诟V胁恢A??!?br />
    邵飞虎很郁闷,瓮声瓮气的说道:“我这是为了祖国把身献?!?br />
    “是的?!彼杖衤朴频牟沟叮骸拔野亚啻合赘婀?,你把身体献给祖国,两者差不多?!?br />
    午饭时间,柯凝换了一身新衣服,紧身的牛仔裤,利落的白色衬衫,简约之中透着飒爽的气质,这种美感和街头的那些美女截然不同,很是吸引眼球。

    当她进入饭店大门的时候,苏锐就觉得有些晃眼。

    这些年的时光,改变了很多东西,但是那份美丽在她的身上却出落的更加动人。

    “怎么一直都在盯着我

    柯凝走过来坐下,锐一直注视着自己,不禁脸庞微红。

    苏锐这才发现自己的失态:“了新衣服,实在漂亮了?!?br />
    其实,对于柯凝而言,这两天来,她改变最大的不是容貌,而是心态。多年来一直压在身上的沉重担子一朝尽去,整个人除了瞬间变的轻松之外,更有了一种飞扬的华彩。

    “你的嘴巴比以前还会夸人?!笨履坪醵疾缓靡馑荚俸退杖穸允?,转而一旁低头用筷子在桌子上乱写东西的邵飞虎,说道:

    “飞虎怎么闷闷不乐的”

    在自己人面前,邵飞虎就没了那么多的城府,喜怒哀乐全部都是挂在脸上。

    “他一想到明天要和你分离,就有些不开心?!彼杖窕故谴蛄烁雎砘⒀?,虽然柯凝是战友,但是为了安全起见,保密条令还是必须要遵守的。

    “明天分离我们明天回去吗”

    柯凝敏锐的抓住了苏锐话语里面的重点,语气都变得微颤起来。

    “是的,我已经买好了机票,明天送你回沂州老家?!彼杖袼档?。

    “好?!?br />
    柯凝深深的锐一眼。在过往的这些年里,她无数次的想过重回沂州的情形,那时候的她认为自己一定会激动,一定会雀跃,可是现在她的心里仿若打翻了五味瓶,往日的酸甜苦辣全部都涌了上来。

    近乡情更怯,不外如此。

    凝的模样,苏锐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

    如果可以,他希望那个神秘大少能再找柯凝一次麻烦,这样的话,他就可以顺蔓摸瓜,把那个神秘人物揪出来,彻底解决柯凝的后顾之忧了。

    就这样回到沂州,他还是会觉得有些许隐患。

    “服务员,开瓶五粮液?!?br />
    邵飞虎很郁闷的喊道,他现在也是身价数千万的土豪,平日里的二锅头,现在也变成了五粮液。

    “借酒浇愁吗”苏锐笑道。

    他接过酒瓶,倒了三大玻璃杯,然后一瓶酒就见了底。

    “喝酒之前,总得说点什么,是不是”苏锐微微一笑:“咱们每人说句话,然后把酒干了,再吃饭,不过先说好,这可不是散伙饭?!?br />
    这句话是在对即将回沂州的柯凝讲,更是对即将前往龙潭虎穴的邵飞虎讲。

    不是散伙饭。

    “老邵,你先说?!彼杖衽牧伺娜跃纱τ谟裘浦械纳鄯苫?。

    “我先说为什么你不先说一到了甩锅的时候,你就想到我了?!鄙鄯苫⑽蜕推?。

    “快点,我是给你在柯凝面前争取一个表现的机会,一会儿要是我先说了,你也就没什么机会了?!彼杖裥γ忻械?,存心给郁闷的邵飞虎挖坑。

    “那好,我先说,我可不像某人那么忸忸怩怩?!?br />
    邵飞虎先是抿了一小口酒,然后抬起头,目光直视柯凝。

    柯凝被这眼神点不好意思:“飞虎,你有话就说,你这么干什么”

    “柯凝,你也老大不小了,得找个能托付终身的人才行?!?br />
    邵飞虎听起来是要表白的节奏。

    苏锐一脸的鄙视,这货暗恋柯凝那么多年,终于肯吐露心声了

    柯凝的眼睛里面涌出了一丝尴尬:“飞虎,这这个问题很难解决,好男人哪有那么好找的?!?br />
    “有啊,你眼前可不就有一位吗”

    邵飞虎的声调都提高了些。

    “尼玛,不要脸?!彼杖裨谛闹兴档?。

    结果没想到,邵飞虎竟然重重的拍了拍苏锐的肩膀:“柯凝,你觉得苏锐怎么样这么多年来,我就觉得你俩最般配”

    ps:补完了,第三更,大家晚安。

    说一件悲伤的事情:明天周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