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锐和邵飞虎坐在包厢里等了十分钟,东洋人都没有现身。nn,

    这两人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耐烦,静坐着也不说话。

    当然,这也只是表面上的平静而已,苏锐和邵飞虎的心里都在想着接下来该有什么应对之策。

    其实,情报和间谍工作最重要的一关就是接头,只要接上了头,赢得了对方的信任,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会非常好办了,但是在此之前,每一句话都不能说错,必须谨小慎微到极点才行。

    就在这个时候,包厢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两个身穿东洋民族服饰的女人走了进来,看起来也不过是二十来岁的样子,姿势款款,面若桃花,眼含春意,甚至还流露出淡淡的娇羞。这种气质表现的恰到好处,让男人不禁有一种呵护的。

    华夏有许多男人经??炊蟮男〉缬?,对东洋女人会有一种说不定道不明的感觉,此时真人在前,恐怕正常男人都会呼吸急促了。

    这包厢真的挺豪华的,两排大号的真皮沙发,那宽度并排躺两个人都没有问题,这样一看,还真是个有情趣的地方当然,这情趣的主要来源点是那两个穿着东洋服饰的女人。

    这两女人一进来便彬彬有礼的深深鞠躬,看起来着实在是非常养眼。

    苏锐这个秘书扮演的恰到好处,他深深的看了两名东洋女人一眼,目光之中露出火热之色,然后转而看向了邵飞虎,似乎是在征询老板的意见。

    邵飞虎哼了一声,很是直截了当的说道:“不知道高木松直先生是怎么考虑的,他什么时候到呢”

    这语气不卑不亢,甚至带着一丝虎气。

    两个女人似乎听不懂邵飞虎的话,用东洋语彬彬有礼的问了声好,然后便分别坐在了邵飞虎和苏锐的身边。

    苏锐分明看到,身边的女人已经抱住了自己的胳膊,另外一只手放到了他的扣子上面。

    真开放啊。

    苏锐正襟危坐,浑身紧绷,目光之中流露出火热,看起来还是欲迎还拒,他也开启了演技爆发的模式。

    邵飞虎则是没有任何的反应,他就这样看着对面的摄像头,任那个女人解开了他上衣的扣子,一只纤手已经伸了进去,在邵飞虎坚实的胸肌上来回抚摸着。

    邵飞虎这个在资料上被形容成“虐待狂”的家伙,压根就没看这女人一眼,而是对着摄像头说道:“高木先生,你的待客之道非常好,但是,如果没有这些摄像头的话,想必会更好?!?br />
    监控室内,高木松直听到了邵飞虎的话,呵呵一笑,然后说道:“来人,下去告诉他们一声,就说这些摄像头已经全部关上了?!?br />
    “高木先生,这真的要关上吗”

    “这只是试探而已,告诉他们摄像头关上,但是实际关不关,他们又不知道?!备吣舅芍币趵涞男Φ溃骸坝幸靶氖呛檬?,但是如果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还谈什么合作”

    一旁的下属闻言,立刻跑下楼去。

    就当邵飞虎身边的那个女人已经把手伸向邵飞虎的皮带之时,老邵同志一把抓住了那女人的手:“别再往下了,我现在没有心情?!?br />
    苏锐见到“老大”这样,立刻把女人推开,然后一本正经的扣上了扣子。

    就在这个时候,又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不待邵飞虎说一声“进来”,门便已经打开,那个东洋人操着生硬的华夏语说道:“蘅先生,高木先生有些事情,要晚一点才可以过来,对了,还要告诉你一件事情,这间包厢内的摄像头都是早已关闭的,二位放心享受便是?!?br />
    说完,他便转身离开。

    苏锐低声说了一句:“此地无银三百两?!?br />
    监控室内,一个东洋人听到了苏锐这句话,面色变冷:“看来这两个人还不是很老实,需要好好的驯服一下?!?br />
    高木松直盯着监控屏幕:“我本来就不需要老实的小绵羊,我要的是可以为山本组开疆拓土的野狼”

    包厢内,听了苏锐的话之后,邵飞虎登时就是一脚踹了上去:“不准在这里妄议高木先生的所作所为你没有说话的资格”

    这个家伙居然还用上了不少的力气,苏锐刻意表现出不会功夫的样子,这一下子竟然直接被从沙发上踹了下去,从地板上直滑到了门口,然后重重的撞在了门上,发出轰然闷响。

    这一下撞的绝对不轻,监控室内的东洋人们都清楚的感受到了这种撞击的声响

    看着身上的大脚印,苏锐的心里简直有一千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

    尼玛,邵飞虎,你这是公报私仇

    看着邵飞虎冰冷的神情,苏锐却清楚的从他的眼睛深处发现了一丝嘲弄

    麻痹,这货绝对是故意的非得趁这种机会来占自己的便宜

    在摄像头看不到的位置,邵飞虎对苏锐竖了个大拇指,然后,拇指调转了个方向,正冲着地面。

    苏锐心中咬牙切齿,偏偏表面上还得装出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老板,我下次不会了,我会管住自己的嘴?!?br />
    邵飞虎冷哼了一声:“高木先生是我们的贵客,如果下次你还敢这么说,我会让你从南阳彻底消失”

    他说话间透着狠意,但是在字里行间还表现出很明显的对高木的尊重,这种矛盾的表现让摄像头那一端的人很是满意。

    苏锐连连点头,捂着被踹的地方,艰难的从地上站起来,一瘸一拐走向了沙发。

    他并没有敢立即坐下,而是在邵飞虎身前讨好的说道:“老板,我能坐下吗”

    邵飞虎点了点头,都懒得看苏锐一眼。

    后者心中早就骂开了,但是表面上还得毕恭毕敬,连连说道:“谢谢老板,谢谢老板?!?br />
    坐下之后,苏锐对那东洋女人使了个眼色,然后指了指被踹的地方,示意对方来给捏一捏。

    那名东洋女人立刻乖巧的跪在了苏锐的身边,小心而轻柔的给对方捏着大腿。

    “轻点,再轻点,疼?!彼杖褚桓比醪唤缧∈苣械哪Q?。

    让东洋姑娘揉腿好啊,使劲揉,这样就不用总是解自己的扣子了。

    至于邵飞虎那边,自然也不会把资料上的那变态一面给展示出来,他指了指后背,示意东洋女人给他捏捏肩。

    由于两方的语言不通,东洋女人见状,立刻想歪了,竟是直接贴在了邵飞虎的后背上,不断的用高耸之处摩挲着。

    苏锐看着邵飞虎的样子,微微一笑,终于找回了些场子。

    “高木先生,我感受到了这个蘅飞虎对我们大东洋的亲近,这是好事,但是缺点是,此人有些装腔作势?!?br />
    “第一次谈判,装腔作势也属于正常现象,我倒是觉得这个人身手不错,一脚就能把一个成年男人踹出去那么远,这可不是在演戏?!?br />
    “是的,资料上显示,这个蘅飞虎被华夏军队开除之后,在西方当过雇佣兵,还曾经加入过幽灵魔影组织,这样的人有能力,有野心,如果能够控制得当的话,那么对于高木先生将会形成极为有力的臂助?!?br />
    “只是不知道此人的可信度到底怎么样,资料上不是显示他对东洋女人的兴趣极大吗,为什么我们派去的两个美女让他毫无反应”

    “这种时候,就算是你,你也不会有什么反应的,毕竟是涉及到合作的大事,他要是真的敢在这种时候那女人做出那种事情,我反而觉得不合适?!?br />
    监控室之内,这群东洋人又开始七嘴八舌的讨论开了。

    高木松直的脸一直盯着邵飞虎,从头到尾,他只是看过一眼苏锐,便失去了对这个男秘书的兴趣完全就是个不起眼的角色,用不着施加更多的关注。

    在他的眼里,邵飞虎的身手不错,够狠,够硬,应该也有相应的能力,只是缺少一个平台。

    在来到华夏负责这片区域的事务之前,高木松直就是山本组负责人事方面的中层,这么多年看人识人的功夫简直堪称一流,他从邵飞虎简单的几个动作之中,就能判断出此人的大致性格了。

    此时此刻的高木松直并没有意识到,他这双所谓的“火眼金睛”,居然也会有看走眼的时候这一走眼,就走了十万八千里。

    当然,这和邵飞虎的演技高超有着很大的关系,他和苏锐事先就已经对东洋方面的负责人有过一定的了解,知道怎样做才能最大限度的引起对方的注意。

    “有点意思?!备吣舅芍崩湫ψ潘档?。

    “高木先生,您看,这个蘅飞虎能否让您满意”一旁的下属问道。

    “目前看来,可以打个及格分,比蘅元康要略微好一点?!备吣舅芍毕肓艘幌?,说道。

    周围的下属们都有些惊讶,这句话从他嘴里说出来,无疑已经是相当高的评价了

    要知道,这位山本组的中层人物一般情况下眼高于顶,绝对不会夸奖任何人,更何况对方还是个华夏人。

    “高木先生,您的意思是,这个蘅飞虎通过了考验”

    高木松直摇了摇头:“如果简单的让他在华夏帮助我们,那么他已经可以算是通过了,但是我想,此人或许还可以有更大的用处?!?br />
    “更大的用处”几个手下都不明白高木松直的意思了,难道说,高木先生准备重用这个华夏人

    高木松直今天能够说这么多话,已经是破了例了,此时也不想跟属下解释的太多:“这场考验还要继续,派人进包厢,告诉那两个女人该怎么做?!?br />
    ps:感谢浊酒独饮o、金刚daddy的给力捧场

    感谢是是等待、传骑2012、丿萌小喵、书友20682841、良辰时光流逝、股乐百度、风书谱的月票和捧场支持今天依然三更,9点半和12点左右各有一章。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