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锐走了,却留下了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薛洋。

    事实上,苏锐对薛洋这个家伙可以说是没有半点的好感,能够顺手给对方拉个仇恨,还不用花什么力气,何乐而不为呢

    可怜的薛洋还不知道,接下来等待他的,将是一番何等的狂风骤雨,众叛亲离。

    经li了此次事件之后,薛家在物质上并没有太多的损失,但是精神上却是元气大伤,

    苏无限的那一辆劳斯莱斯并没有开的太远,是在等着苏雨辰。

    苏锐开着车经过劳斯莱斯旁边的时候,还故意按了按喇叭,放下了车窗。

    “小叔再见”苏雨辰对苏锐摆了摆手,然后甩着马尾辫钻进了副驾,可是后排的车窗却一直都没有放下来。很显然,苏无限对苏锐的示好举动很不领情。

    “切,摆架子?!彼杖袼档?,然后随手竖了个中指,把车窗关上了。

    苏无限眼角的余光正好瞥到了这个情形,差点没又气的七窍生烟。

    “回首都?!彼瘴尴廾缓闷乃档?。

    可是,他才刚刚说完,就听到无数的轰鸣声,只见到苏锐带着几乎可以用方阵来形容的宝马和帕萨特车队绝尘而去,留给劳斯莱斯无数的尾气。

    在标志508的副驾上,薛如云抱着首饰箱子:“苏锐,谢谢你,为了做了那么多?!?br />
    苏锐摆了摆手:“别提这个了,在我来到南阳之后,我听你说谢谢都要听的耳朵起茧子了?!?br />
    “那我该怎么表达谢意呢”心满意足的薛如云抬起头来:“以身相许吗”

    “你不是已经许过了吗”想着早晨重振男人雄风的那一次,苏锐就不禁觉得有点心情激荡。

    由此可见,时间的长短,对于男人来说是多么的重要。

    “要不,我们在车里来一次”薛如云转过脸来,眼睛之中已经好似有一泓秋水。

    苏锐撇了撇嘴:“真是没羞没臊?!?br />
    说完,他一踩油门,标志508便像是离弦的箭一样射出,只是两分钟的工夫,便已经把后方的宝马帕萨特们甩的没影了。

    薛如云捂嘴轻笑。

    由于春风得意马蹄疾,苏锐的这辆车子开的飞快,半个小时之后便到达了薛如云所说的地点。

    “就是这儿,开上去?!?br />
    薛如云指着一条盘山公路说道。

    南阳这个省份虽然靠海,但是也多山,山间的大路小路四通八达。

    “好嘞?!彼杖窨墒怯行┘辈豢赡土?,他分明看到薛如云这个女妖精已经把高跟鞋脱下来了,露出了黑丝袜包裹着的。

    薛如云这种级数的女妖精一旦下决心勾引起别人来,那绝对没有人能够阻挡,除非那方面无能,否则再正派的人都会上钩此时此刻的苏锐就处于这种“水深火热”之中,至于什么叫定力管它呢

    沿着盘山公路一路而上,拐了几个岔路口之后,标志508便从密林间穿了出来,前方已是一处断崖,没有了路。

    这款车不愧是号称大师级的底盘,即便盘山公路的后期路况已经明显差了不少,但是乘坐其中却没有多少不适的感觉适合车震呐。

    苏锐停下车子,一脸“期待”的看着薛如云。

    “我以前经常来到这里看日出?!毖θ缭扑底?,脱下了外套,白的衬衫丝毫阻挡不住那惊心动魄的弧度。

    “最近来的次数也挺多的?!毖θ缭朴纸饪顺纳赖牡谝豢趴圩?。

    不过,在苏锐的眼中,她这么煽情的话和这么情的动作搭配在一起,竟然透露出一种别样的诱惑力

    “不过,我发现,我每次来到这里,都会在想你?!毖θ缭频氖稚隙魅跃刹煌?,衬衫的第二颗扣子也开了。

    “当然,我几乎每次都会想到,这里会是个车震的好地方?!?br />
    薛如云这句话说完,衬衫的扣子已然全部解开,但是却并没有露出什么春光。

    苏锐都快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不听使唤了,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这地方,安全吗”

    这种关键时刻,还问出这么弱的问题,薛如云差点被逗乐了:“应该比较安全,不会被偷拍,如果真的遇见了别人,那也是运气不好了?!?br />
    她才刚刚说完,发现苏锐解开安全带,蹿了出去,下一秒,后排的车门便已经被拉开了

    苏锐几乎瞬移一般,出现在了薛如云的正后方

    “后排空间大,快来”

    一个小时之后,苏锐看着身上的人儿,略感欣慰的说道:“这两次时间还可以?!?br />
    薛如云的鬓角已经被汗水打湿,粘在脸颊上,别有一番风情:“何止是时间可以,质量也很高?!?br />
    如今,一个小时完成两次,还要算上中间歇息的时间,对于苏锐来说,已经非常的难得了值得骄傲。

    苏锐听到薛如云的夸奖,浑身的疲惫一扫而空,他看了看车窗外面,说道:“外面的景不错啊?!?br />
    “是的,从这里可以看到对面的盘山公路,蜿蜿蜒蜒的,要是早晨日出的时候,就更美了?!?br />
    薛如云似乎并没有弄懂苏锐的真正意图,这个上脑的家伙才不会选择在这种时候夸奖外面的风景呢

    “我的意思是”苏锐停顿了一下,在薛如云的身上捏了捏:“咱们要不要去外面来一次”

    “外面”

    在这种景下那啥,无论对于男人或者是女人来说,都会有心动之感。甚至有调查机构专门对三十岁至四十岁之间的男女做过匿名调查,调查的主题就是“你活到现在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有很多选项,只可以选出三个,其中有一个选项就是“没有和异性野战过”。

    据说,当时选择这一项的人数高达百分之九十,而剩下的那百分之十,估摸着都是体会过这种感觉。

    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从人类的内心本能来讲,他们对大自然是多么的向往。

    古人说过“以天为盖地为庐”,现在想来,真是诚不欺我。

    薛如云听了苏锐的提议之后,明显有点意动,但是却有点担心:“如果有人来了怎么办”

    外面可和车里不一样,连一点点的遮挡都没有。

    “你不是说这里很少来人吗”苏锐兴致一上来,哪里管的了这么多,他打开车门,直接就把薛如云给抱了出去

    虽然四下无人,但是薛如云还是有点紧张,她缩在苏锐怀里,把重点部位全部挡?。骸巴蛞弧?br />
    苏锐很煞风景的说道:“别万一了,咱们速战速决”

    速战速决你妹啊,那么美的风景,那么美的人,这种事情,从来都不是速战速决的好嘛

    苏锐光着脚站在崖边几米的地方,豪情万丈的说道:“今天,咱们看不成日出,那就自己造个日出”

    “流氓?!毖θ缭扑布渚兔靼琢怂杖竦囊馑?,咬着嘴唇看了这满脑子下流主意的家伙一眼,眼中魅意无限。

    等到两人结束之后穿上衣服,发现远处又来了一辆车,坐在车中的也是一对年轻男女。

    把车子开到这种隐蔽的地方,自然没什么好事,苏锐和薛如云对视了一眼,露出了彼此都懂的笑容。

    这两人倒也没有去打扰别人的好事,苏锐放下车窗,对那个年轻男人做了个加油的手势。

    那两人本来还有些尴尬,一见到苏锐这样,立刻笑了起来。

    苏锐一边开着车,一边说道:“看来,盯着这块地方的情侣可有不少呢?!?br />
    薛如云则是露出了后怕的神:“要是这两个人早来五分钟的话,咱们岂不是要被他们撞见了”

    “这不是没遇见吗”苏锐微微一笑:“这就是人品?!?br />
    回到了住处之后,两个人洗了个澡,无论是从精神上还是身体上都得到了双重满足的薛如云便沉沉睡去,苏锐的精神状态却出奇的好,看着身边的人儿,眼神之中光芒闪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希望下一次再来的时候,她能够彻底的完成心愿。

    苏锐这般想着,然后在薛如云的额头上轻轻的吻了一下。

    经过了今天的事情,薛家几乎已经相当于垮掉了一小半,接下来的事情对于薛如云而言,就简单的多了。

    冤冤相报何时了,苏锐虽然对老佛爷说出了“让薛家子弟全部流浪街头”的话语,但并不会让薛如云把整个薛家都变成乞丐,只要真正的主犯受到惩罚就可以,没有必要对所有人都赶尽杀绝。

    第二天一早,苏锐倒是没有在薛如云的床上继xu流连忘返,毕竟昨天在野外消耗了太多的体力,而且今天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他要和国安的人一起,送邵飞虎去和东洋人接头。

    从今天开始,邵飞虎就改名成了蘅飞虎,真正身份是蘅家的远房亲戚,也是蘅元康的心腹,他的所有档案全部同步更新,如果对方起了疑心想要调查,除非去问狱中的蘅元康,或者去问蘅飞虎那死去多年的父母,否则根本不可能查到邵飞虎的真正身份

    “国安这工作效率还真的挺高的,你看看,还挺像那么一回事的?!鄙鄯苫⒆诔瞪?,笑眯眯的翻看着自己的新档案:“被部队开除,当过雇佣兵,啧啧,这样一来就能把很多事情都解释的通了?!?br />
    苏锐点了点头:“是啊,这样的话,对方就算对你虎口上的茧子起了疑心,也会有一个合理的解释?!?br />
    长久的握枪,让邵飞虎的虎口之间布满了厚厚的一层老茧,中指的指关节也有明显的形变,如果要当卧底的话,这些都是容易引起对方疑虑的东西。

    接下来,当邵飞虎看到资料的下一页的时候,有些意外:“我还在幽灵魔影组织中呆过”

    ps:感谢xgh601的给力捧场这个月支持了这么多了,非常感谢

    感谢笑看红尘8612、花仙子小裴、臭不要脸、沁月雅洁、ysfwez、书友leno、大威德1气温、恶魔炽天使、终生呵护萍萍、书友20692108、书友6222447、书友17796876、书友18641090、心恋红尘、用户29425365、gggfffd的月票支持

    稍后还有第三更,欠了两章,先补一章。

    ╯蓝╯╯

    最快更新,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