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苏无限这颇有气急败坏的样子,和平日里的风度翩翩大相径庭,那个驾驶员兼超级高手就有想笑。

    他从少年时期就一直呆在苏家,可从来都不曾见到过苏无限露出这种神情来。

    你特么的是神经病吗

    要是放在以前,驾驶员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这句话竟然会从苏无限的嘴里出来,由此可见,苏锐到底把他逼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苏锐一脸的震惊,指着苏无限,嘴唇哆哆嗦嗦:“我听到了什么你你居然骂人堂堂的苏无限,居然骂人”

    苏无限简直觉得自己的肺都快要气炸了,那么多年的修身养性,全部都修到狗身上了。他现在不仅想骂人,还想打人呢

    “苏无限,你,你是不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好心要把这个古董送给你,可你呢不一声谢谢也就罢了,还反过来骂我是神经病,这是什么逻辑”

    狗咬吕洞宾

    谁是狗

    苏无限听了,简直是被气得七窍生烟了

    而一旁那个高nnnn,m..手驾驶员,则是一脸精彩的神情,他仿佛感觉到今天整个世界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算了,你骂人的事情,我就不追究了,正事吧,这个碗你到底要不要”苏锐道:“你如果不要的话,我现在就给摔了,反正无论如何也不能还给薛家?!?br />
    他越是一本正经,苏无限就越是想要动手打人。

    苏锐一旦犯起贱来耍起宝来,还真没有几个人能拦得住。

    苏无限的脸色发黑,真是懒得再看苏锐一眼,转而对薛家老佛爷道:“这碗我收下,回头我会让专业人员来进行评估,会按照市场价来付费,放心,少不了你一分钱的?!?br />
    好歹也是价值上亿的古董,就这么揣怀里带走,苏无限还真的干不出来。

    他知道,苏锐也同样干不出来这种事情,可是这货纯粹就是摆明了让自己难堪尼玛苏无限自己心里还觉得憋屈呢,老子辛辛苦苦大老远的跑来帮你撑场子,结果你呢

    一句谢谢也不,随手就甩过来一口锅

    这哪里是碗,根本就是个特大号黑锅

    “苏无限,你特么的脑子进水了吗”苏锐没好气的道:“我让你白捡了一个宝贝,你却还要按照市场价来付钱,你搞毛线啊要是你觉得钱多的花不完,那就把这一个多亿给我好了”

    “不可理喻?!?br />
    苏无限黑着脸丢下了一句,然后转身朝薛家门外走去,他真是不想再和苏锐这种无定向的炸弹多呆哪怕一秒钟了,尼玛,这货一炸起来都不知道往哪边炸,随时都有可能把自己人给炸伤。

    苏无限可不想再遭受这种无妄之灾,至于让后者请自己吃饭的事情还是省省吧,推到一百年以后算了

    此时的苏无限并没有意识到,他已经对和苏锐的相处产生了心理阴影,从开始到现在,这个家伙总是会在不经意的时候利用自己,如果两人真的坐在一起吃饭,不定对方又想狐假虎威的耍威风了。

    看到苏无限离开,那正心翼翼的端着碗的高手驾驶员也跟了上去,不过,在临转身之前,他还转过脸来,给苏锐竖了个大拇指。

    熟悉他性子的人都知道,这个高手从来不会轻易的夸奖别人,但是,他今天真的是对苏锐心服口服了

    如果换成别人在这里对着苏无限犯贱耍宝,苏无限根本不会放在眼里,只会把对方当成傻逼,但是苏锐不仅这样做了,偏偏还把堂堂的苏家长子起了个半死不活,着实精彩。

    看到这高手向自己竖起大拇指,苏锐却撇了撇嘴,竖起了个中指。

    当然,这中指并不是针对驾驶员的,而是瞄准了苏无限的背影。

    高手驾驶员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摇了摇头,没有再多什么,转身向苏无限追去。

    苏雨辰可是一直都没来得及插上话呢,见到大伯气冲冲的离开,这个马尾辫竟也没有跟上去,反而蹦蹦跳跳的跑到苏锐身边,唯恐天下不乱的道:“叔,你太酷了为什么每次遇到你,都能那么刺激”

    苏锐没好气的道:“我真的弄不明白,你这是夸我呢,还是贬我”

    “当然是夸你喽?!彼沼瓿铰吃尢?,能看得出来,这个妮子绝对是由衷的,她和苏锐一样,有着不安分的基因。

    如果让苏雨辰继续呆在南阳的话,以这个姑娘的心态和手段,恐怕薛家可是会继续不得安宁,薛如云这边的压力也会上许多。

    想到这一,苏锐忽然心情大好。

    看着气的脸色发青的薛家老佛爷,苏锐微微一笑:“老人家,怎么样,我一句话,就帮你把这破古董给变了现,过几天一个多亿就会打到你们薛家的账上呢,你要不要感谢我”

    即便当时薛坦志把李婉晴的肚子搞大之后,薛家老佛爷也没有气成这个样子,可是现在,面对这个比她上好几十岁的年轻男人,老佛爷真的是要抓狂了

    她这一辈子,就没有见过这样大言不惭的人

    我需要你变现吗我需要你帮这个忙吗薛家老佛爷的心里在咆哮着。

    苏锐笑的很开心。

    千万别他在不尊老,也千万别他没素质,居然欺负老年人,在苏锐的眼中,像薛家老佛爷这种恶妇,完全不值得任何的尊敬,无论用任何手段来对待她都不过分。

    苏锐的笑容映在老佛爷的眼中,让其更加的咬牙切齿。

    不过,就在此时,苏锐的笑容忽然猛的收了起来,满脸严肃的神情。

    这种急转弯似的转变让老佛爷心里猛然一颤。

    “其实,就冲你曾经对如云母女做出的那些事情,我今天杀了你都不过分,连杀好几遍都不解恨?!彼杖竦哪抗夥浅H险?,和刚才犯贱耍宝的模样完完全全的判若两人。

    这个时候的苏锐,才露出了最让人心悸的一面。

    “有些事情不是你想做就能做的,有些人也不是你想除掉就能除掉的,只要做了,就得付出代价?!彼杖裢耆挥惺だ叩慕咀莺驼趴?,凝视着老佛爷的眼睛:“我送你一句话,你想不想听”

    薛家老佛爷此时此刻感觉到自己完全被苏锐的气势给压制住了,连一句话也不出来了。

    “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苏锐在对薛家老佛爷丢下那一句话之后,便转身走向了薛家大门。

    至于地上那些价值连城的古董,他甚至都没有看上一眼。

    和苏无限一样,踩人归踩人,要是干出这么强抢的行径,那和强盗还有什么两样不管是做任何的事情,都不能丧失自己一直坚持的底线。

    信义会的战堂精英见状,也松开了老佛爷,后者失去了支撑,竟直接瘫坐在地上,满脸都是木然之情。

    在走到大门口的时候,薛家的众人都远远回避,没有一人敢去搭理苏锐,就连浑身湿漉漉的薛坦志也还是坐在地上没有起来,身边有着一大滩水渍。

    苏锐站在薛家的台阶上,停下了脚步,他环视了一圈,淡淡道:“以后都老实吧?!?br />
    没有人答话,但是想必所有人都把这句话记在心底了。

    姚斌亮也远远的躲在人群的一角,他本来就不起眼,此时此刻更没人注意到,这位薛家赘婿的眼中,开始冒出晶亮的光彩。

    那个年轻的男人就这样光明正大的打上了薛家,打的所有人都抬不起头来

    姚斌亮忽然意识到,经此一事之后,薛家众人将会无心经营,自己会有很多空子可以钻,暗中拿下银生集团的时间,或许可以提前很多了

    从现在开始,在薛家的每个人心中,将会留下一个难忘的身影一想起这个身影,他们就会感觉到畏惧

    苏锐看到薛家众人并没有任何的反应,一个个躲闪着目光,不禁露出一丝嘲讽的冷笑:“就你们这德行,恐怕这辈子别想翻身了?!?br />
    听了这句话,尽管薛家众人感觉到万分屈辱,但是他们仍旧选择了沉默。

    苏锐摇了摇头,刚想离开,眼角的余光忽然瞥见了一个身影。

    薛洋正站在一边,满身是灰,疼的龇牙咧嘴,之前苏无限的驾驶员出手实在是太过凶狠了,让他浑身的骨头都快摔散了架。

    当然,最严重的是,那个高手在把薛洋扯下担架的时候,后者还挂着吊水呢,针管被硬生生的扯断,针头却仍旧留在薛洋的手背皮肤里面,差没把他给疼死。

    没什么集体荣誉感的薛洋少爷就这么看着苏锐走来,又纠结又蛋疼的挤出了一丝微笑。

    不过,这个家伙笑起来的样子,真的是比哭还要难看许多。

    “老弟,昨天晚上咱们哥俩喝的怎么样”苏锐笑眯眯的拍了拍薛洋的肩膀,显得很是亲切。

    薛洋的脸简直变成了猪肝色,尼玛,苏锐这举动完全就是在给他招黑啊

    “怎么不话了是喝多了不舒服吗”苏锐很关切的道:“不过,休养两天应该就好了?!?br />
    “是的,是的?!毖ρ筅ㄚù鸬?。

    “不过,昨天晚上你既然认了我这个亲哥,我就也得担起一个身为亲哥的责任?!?br />
    苏锐再度用力拍了拍薛洋的肩膀:“这样吧,我这个亲哥给你一个保证,如果日后薛家完蛋,我可以保你独享荣华?!?br />
    此言一出,薛洋顿时感觉到家里的其他成员对自己露出了不善的目光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