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道黑影的速度简直堪称奇快,就连苏锐都有些震惊了

    苏锐觉察到了不妙,猛然后撤了一步,又是碰倒了好几个瓷瓶

    稀里哗啦一地的碎片

    老佛爷听着这些声音,简直快疯掉了

    不过,那斜刺里冲出来的身影并没有攻击苏锐,而是一个漂亮的鱼跃,无声落地,在那只瓷碗变成碎片之前,将其稳而又稳的接住了

    “好身手”苏锐眯了眯眼睛,眼中释放出一抹冷光来

    对方的目标虽然不是他,但是这身手却让苏锐感觉到了浓浓的危险

    当他看清楚出手之人的时候,不禁摇了摇头,对苏无限说道:“你的身边还真是卧虎藏龙。,”

    单手夹着烟的苏无限笑了笑:“比不上你的太阳神殿?!?br />
    在苏锐看来,这句话就有些谦虚的过分了,他可是听说过苏无限年轻时期的一些事情,要说对方在暗中没有庞大到堪称恐怖的手下势力,苏锐完完全全不会相信。

    就像这个其貌不扬的驾驶员,每个人看到他的时候,都只会把他当成一个驾驶员,而不会把他当成一个绝顶高手

    此时,这个低调到骨子里的高手正托着那个瓷碗,然后将其交到了苏无限的手里。

    薛家老佛爷见此,两只眼睛都在喷着火

    “不过是个白瓷碗而已,我都打碎了那么多了,还在乎这一个”苏锐没好气的说道:“为了个破碗,值得让这么一个高手来砸我场子”

    在苏锐看来,苏无限完全不至于这样,一个碗嘛,碎了就碎了,有必要兴师动众的来解救吗

    那名高手兼驾驶员闻言,脸上的神情没有丝毫的波动,淡淡的对苏锐拱了拱手,说了一句:“抱歉?!?br />
    正在端详那只白色瓷碗的苏无限忽然扬了扬眉毛,对苏锐似笑非笑的说道:“你说这是只破碗”

    “破碗也不至于,这里的东西少说也得上百万,我反正看不出来这个碗比别的东西好在哪儿?!彼杖袷祷笆邓?,对于古董瓷器,他连半吊子都算不上。

    苏无限无奈的摇了摇头,此时此刻,他好像有种在和一个文盲对话的感觉。

    他举起碗,露出底部,上面有一个蓝色楷书款,上面写着四个字。

    “认得这四个字吗”

    “废话?!彼杖竦比蝗系?,但是他觉得苏无限这种问话是在鄙视他,自然不愿意回答。

    这四个字是乾隆年制。

    一旁的薛家老佛爷整张脸都快成黑炭了怒火从她的胸腔之中控制不住的喷发出来

    “还给我,那个碗你们谁都不能动”她歇斯底里的吼道,声音沙哑的吓人。

    苏无限看了这个老太婆一眼,并没有理她,而是再次调整了个方向,指着碗的侧面,说道:“这两行字,玉剪穿花过,霓裳带月归?!?br />
    苏锐没好气的哼了一声:“我都认得?!?br />
    “这里没人把你当文盲?!彼瘴尴扌σ饕鞯?,显得兴致非常不错:“我要告诉你的是,这两行行楷,是清朝乾隆皇帝的御笔亲题?!?br />
    这句话的信息无疑就把苏锐彻底的震撼了:“乾隆皇帝亲自写的这个破碗得值多少钱啊”

    而那边,薛家老佛爷还在不停的喊着:“你们两个强盗”

    “谁是强盗”苏锐摆了摆手,说道:“这老太婆太聒噪了,帮忙把她的嘴巴给堵上?!?br />
    一名信义会的战堂精英走上前去,不知道从哪里捡起一个脏兮兮的破布,团成一团,硬是塞进了薛家老佛爷的嘴里

    薛家老佛爷今天真是把这几十年来所受的委屈全部受完了,又是被骂又是被打,现在还要用一块臭烘烘的破布来堵住自己的嘴巴简直是岂有此理

    终于安静下来了。

    “我没想到,在这里还能见到这种稀世珍品?!彼瘴尴蘅雌鹄从行└锌?,他在古董方面的造诣极深,越是了解的多了,也越是知道这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瓷碗究竟拥有怎样的地位。

    “别卖关子了,我只关心这个碗值多少钱?!彼杖竦故歉鍪导手饕逭?。

    “俗不可耐?!彼瘴尴廾缓闷目戳怂谎郏骸罢庵煌氲娜凶銮迩∮品├挪市恿执貉嗤纪?,十年前在香港的佳士得拍卖会上,就已经拍出了1.5亿港元?!?br />
    “1.5个亿”苏锐彻彻底底的被惊到了,他不是没见过古董,什么古埃及法老权杖、狮身人面像黄金面具什么他都曾经见到过,可是苏锐并没有想到,自己随手就要砸碎的东西,竟然价值上亿而且还是十年前的价格

    “这种碗全世界也只有两只而已,一个在英国的大维德基金会,另外一个就在你的手上?!?br />
    “大维德基金会”听到这个名字,苏锐愣了一下。

    苏无限并没有注意到苏锐的神情变化,似乎有些感慨:“传世珍品,可不能就这么被你毁了?!?br />
    苏锐也有点后怕,虽然他从来都把钱财当成身外之物,但是这种从几百年前流传下来的国之瑰宝还是保留下来最好,此时此刻,他的心里对那名低调的驾驶员也没有了敌意,多亏对方把这个碗给救了下来。

    转过脸,看到那满地的碎片,苏锐这才后知后觉的感觉到了一阵心疼。

    “麻痹的,回头全给带走?!彼杖穸窈莺莸南氲?。

    他摇了摇头,然后说道:“把这老太婆嘴里的破布给拿出来?!?br />
    一名信义会精英立刻上前,扯掉了那脏兮兮的破布。

    “把碗还给我那不是你的东西”嘴巴恢复了自由的薛家老佛爷立刻吼道。

    “不可理喻?!?br />
    苏锐走上前来,说道:“我们谈个交易怎么样我把这破碗还给你,你把那首饰箱子给我找出来?!?br />
    “你说话算数吗”薛家老佛爷问道,很显然,这次苏锐算是找到了她的痛点。

    那个碗对于她而言,实在是太过重要了,几乎是这些年的精神寄托

    “废话”苏锐说道:“你要再啰嗦,这个碗我就带走了?!?br />
    “就在我的床底下箱子里”薛家老佛爷急吼吼的喊道

    “早这么痛快不就行了吗”

    苏锐使了个眼色,两名信义会的战堂精英见此,立刻快步跑向房间里,没两分钟的工夫,就抱着一个小小的首饰箱子跑出来了。

    这箱子上面落满了灰尘,虽然看起来老旧不堪,但是从表面上那些精致的雕花来看,这箱子在几十年前一定只有富贵人家才能买得起。

    当这个箱子放在薛如云的眼前之时,她的呼吸明显的急促起来了

    “是这个箱子吗”苏锐问道,不过他已经从薛如云的反应之中得到答案了。

    后者重重的点了点头,眼眶里已经被泪水所弥漫了。

    她颤抖的扶住了箱子,上下轻轻的抚摸了一遍,然后才轻轻打开。

    在箱子的最上面一层,静静的躺着两个翡翠镯子。

    薛如云没有再去翻看其他的首饰,她把箱子重重的关上今天最重要的任务,已然完成了。

    时隔那么多年,终于把这首饰箱子找回来了,薛如云喜极而泣。

    苏锐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柔声说道:“应该开心才是?!?br />
    薛如云重重的点了点头,弥漫着泪水的眼中却露出一丝足以颠倒众生的微笑。

    这一男一女光顾着秀恩爱,却忽略了一旁的薛家老佛爷,后者喊道:“我把首饰箱子交给你了,你是不是得把那只碗还给我”

    “还给你当然可以了?!彼杖癯胺淼目戳死戏鹨谎?,然后指了指苏无限:“不过这件事情我说了不算,你貌似得问问他才行,那破碗在他的手上,如果他愿意还给你,我也没有二话?!?br />
    “这只碗真的很好,但是我没有夺人所爱的习惯?!彼瘴尴拮邢傅男郎土艘换岫?,并没有强行把这只贵重的古董给占为己有,而是交给了身边的驾驶员。

    苏无限说道:“把这只碗还回去吧?!?br />
    他虽然很喜欢这个古董,但还是干不出来强行抢走的行径。

    不过,苏无限的观点却让苏锐大失所望。

    他本来想把黑锅推给苏无限,没想到对方竟然主动归还,这无疑让苏锐很不爽。

    “不行,不能还,这只碗你必须收下来”苏锐愤愤的说道。

    “我为什么要收下”苏无限无奈笑道。

    “你帮了我那么多忙,我都没来得及请你吃饭,这只碗就权当表示谢意了”苏锐真是找了个好理由。

    “没事,你请我吃饭就行,这碗我不要?!彼瘴尴尥耆创┝怂杖竦男乃?,笑吟吟的说道:“我不需要你借花献佛?!?br />
    “你敢还你就试试看?!彼杖褡缸拍嵌俗磐氲募菔辉保骸安荒芑?,听到了吗否则我立刻把这碗打碎,咱们谁也得不到”

    听了苏锐这句话,驾驶员的脚步停住了,他倒真的很担心苏锐一怒之下干出疯狂的事情。

    这个大高手转而看向苏无限,发现后者也是一脸蛋疼的纠结神情

    跟着苏无限那么久,这个驾驶员见到的从来都是他运筹帷幄的样子,什么时候见过对方露出这种神情这绝对是被逼到一定份上了

    “苏无限,你听到了吗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你收下这只碗,要么,我就摔了这只碗?!彼杖裉ㄊ且颜饪诤诠酶瘴尴蘖?。

    看着这个“弟弟”,苏无限脸上的表情极为艰难,沉默了一会儿,他看着苏锐一本正经的“咄咄逼人”的模样,史无前例的爆了句粗口:

    “你特么的是神经病吗”

    ps:大家晚安,周末又来到了,记得每天要投免费票给最佳作品哦。周末不出意外的话,要把欠的两章给补上。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