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薛家老佛爷现在的模样,薛如云可以是没有半的同情和怜悯。

    如果善恶终有报的话,那么她相信,这个老太婆最终一定会下地狱。

    她等这一巴掌,真的等了很多年。

    等真正的抽出这一记耳光的时候,薛如云的心情空前的沉静。

    抽完之后,她并没有多么的兴奋,也没有想象中的轻松,或许,多年以来,她已经习惯了这种心情和状态。

    薛家老佛爷几乎被扇晕了,薛如云这一巴掌中所蕴含的的力量绝对不算,前者的嘴角都已经流出了一丝鲜血。

    优雅的女人是不会动手打人的,和这种暴力的肢体语言更是不会产生任何的联系,但是当薛如云站在老佛爷的面前之时,她却不介意自己变成一个“泼妇”,她也不介意让暴力成为自己的语言在她看来,对付这个老太婆,真的是怎么都不过分。

    “野种无论你现在怎么样,都改变不了你是个野种的事实”

    老太婆在短暂的晕乎过后,目光之中所包含的怨毒情绪更加的浓重了

    啪

    ,m..

    又是一巴掌

    老太婆的另外一侧嘴角也流了血

    “我不会尊老爱幼的?!?br />
    薛如云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那种微笑甚至让人感觉到心悸。

    “其实,你的对,我如果能选择我的出身,一定不会让自己姓薛?!毖θ缭频奈⑿χ写乓凰孔猿爸骸翱闪夷巧瞪档哪盖椎阶詈蠡苟匝μ怪颈в幸凰炕孟?,在给我上户口的时候,还是没有把我的姓改掉?!?br />
    “你姓薛,是你的荣幸也是薛家的耻辱”老佛爷吐出了一口带血的吐沫,不过,由于她的力道实在不怎么样,这最富有攻击力的一招竟然没吐中薛如云。

    不过,吐完了吐沫之后,老佛爷又吐了一口,这一下,吐出了两颗带血的牙齿。

    本来年纪大了牙齿就松动了,薛如云这两巴掌竟是直接扇掉了老佛爷的两颗后槽牙

    “你还要骂我吗”薛如云冷冷道。

    这一次,薛家老佛爷没有再开口,她就这么怨毒的看着薛如云,用眼神表达了自己所有的情绪。

    “你在下命令追杀我们母女的时候,恐怕也不会想到会有今天,对不对”薛如云的眸光之中露出浓浓的嘲讽:“其实,因果报应是真实存在的,你种下什么样的因,就能得到什么样的果。以前所行的恶,到头来终究会落到自己的头上?!?br />
    “野种,你会遭报应的,你会遭报应的?!闭饫戏鹨拐媸敲┛永锏氖酚殖粲钟?,这脾气还真没几个人能忍得了,怪不得薛家的老爷子早死了那么多年。

    “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br />
    薛如云几乎完全看透了老太婆的心思,道:“你会认为薛家的底蕴很深,你会认为薛家的财力丰厚,你会认为薛家的背景强大,哪怕现在吃了亏,但是日后也一定能够像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碾死我,对不对”

    薛家老佛爷没有吭声。

    “在你的眼里,这次薛家的失误只是不心而已,如果日后重振旗鼓,我根本不可能是对手,对不对”

    还是没回答,但是老太婆的眼神已经明了一切。

    “抑或是,你这高高在上的老佛爷,认为我根本就没有资格成为薛家的对手,对不对”

    连续三个“对不对”,让薛家老佛爷无言以对,毫无疑问,这每一句话都问到了她的心坎里。

    “现在我已经落到了你的手上,如果你想报仇,那么尽管杀了我?!崩戏鹨凹?,又吐出了一口吐沫,落地有叮然声响尼玛吐沫里又掺着一颗牙。

    她对薛如云怒目而视,似乎没有半退让。

    “虽然我很想杀了你,但是杀人是犯法的,我不会做这种事情?!毖θ缭评淅湟恍Γ骸拔曳炊瓜M隳芑畹木靡?,让你看到薛家是怎么样一步一步走向衰败的,我也会让你看看你的那些宝贝孙子孙女们是怎么样流落街头的?!?br />
    看着薛如云的冷笑,薛家的老佛爷忽然没来由的打了个寒颤

    这样的眼神让她的灵魂深处本能的生出了一丝悸动之意

    老太婆非常不喜欢这种感觉,但是没办法,她现在的气场已经被薛如云给死死压制了

    无论是怒目而视,抑或是破口大骂,都没有任何的效果,完全不可能为老佛爷的气势带来半提升,反而只能更加凸显她的弱势

    她无法忍受薛如云所形容的那个场景,于是吼道:“这不可能做你的白日梦”

    这声音尖利的让人感觉到耳膜生疼,很难想象,一个那么大年纪的老太婆竟然能发出如此高分贝的声音

    “你怕了?!毖θ缭坪敛唤橐猓骸澳憬械脑较?,明你越怕?!?br />
    用虚张声势来掩饰自己的惶恐,很多人在惊慌失措抑或是害怕到了极的时候都会本能的这样做。

    毫无疑问,此时的薛家老佛爷就是属于这种情况。

    “你怕薛家这庞然大物会真的倒下,你怕薛家的子弟真的会流落街头?!毖θ缭仆6倭艘幌?,又道:“可是你并没有想过,或许等薛家树倒猢狲散之后,可能连个给你抬棺材的人都没有?!?br />
    真的会那样吗

    越是强势的人,心中的恐惧可能就会越大。

    薛家老佛爷本来就是个经常走极端的人,对待事情非左即右,非对即错,此时听到薛如云出这种话,心中积累的怒气竟然彻彻底底的爆发了出来

    她绝对不能接受这样的结局

    可是现在看来,这种结局真的有可能会发生

    老佛爷只感觉到一股浓烈的腥甜气息涌上了自己的喉咙,她一张嘴,一大口鲜血便喷了出来

    薛如云躲的及时,但衣裙上还是被溅上了几滴鲜血。

    “看来,我并没有错?!毖θ缭频淖旖锹冻龅奈⑿?。

    老佛爷吐了一大口鲜血之后,感到浑身都没了力量,甚至都无法继续保持对薛如云的怒目而视了。

    “你到底还想怎么样”老佛爷有气无力的问道。

    “我想让你气死?!毖θ缭埔欢疾环袢?,这是她这么些年的理想之一。

    老佛爷闻言,又是一股腥甜的气息涌上来,她连忙用手抓住喉咙,死死憋住,这才没有再次吐血。

    “当然,这并不是主要的问题,我之前对薛坦志有过,我来到这里,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毖θ缭频哪抗庵胁羯狭艘凰扛丛又?,她看着老佛爷,淡淡道:“我的母亲曾经有一个首饰箱,那是她家里留给她的最后念想,可是却被你这个恶婆婆给抢了去,据只是因为你喜欢那首饰箱里的翡翠镯子?!?br />
    李婉晴的家世本来也算可以,可是,在李婉晴和薛坦志相恋之后,薛家的老佛爷为了报复,把李家打击的一败涂地,在庞然大物一般的薛家面前,一个的李家自然无力抗衡,很快就家破人亡了。

    因此,那的首饰箱子,对于薛如云的母亲李婉晴而言,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也是她对李家的最后一儿念想。

    但是,就连这念想,薛家的老佛爷也要给夺了去。

    “我知道,你喜欢翡翠镯子,只不过是个借口,你就是为了让我母亲永远都怀有痛苦,对不对”

    薛如云想着这些往事,声音之中已然布满了冷意,一直平缓的音调也终于提高了一:“你这个心肠歹毒的女人”

    着,她又是一巴掌扇在了老佛爷的脸上

    薛如云并不认为这样会破坏自己的形象,此时此刻,她甚至有些恨自己,为什么不多学一打人的功夫

    老太婆的脸都被扇的快麻了,这一巴掌并没有对她再造成多少身体上的伤害,但却是耻辱的不断累加。

    她曾经看不起的“野种”,她曾经可以随意拿捏的姑娘,现在正站在她的面前,想怎么扇她,就怎么扇她,想怎么侮辱她,就怎么侮辱她

    “所以,我要拿回我母亲的首饰箱。如果让这东西继续放在薛家,恐怕我母亲在地下也会有遗憾的?!毖θ缭坪苋险娴牡?。

    薛家老佛爷闻言,露出了讥讽的笑容:“你想要拿回首饰箱找不到了那么多年了,我早就扔掉了那么廉价劣质的东西,我怎么可能看的上眼”

    此时此刻,她肿起的脸颊配合上嘴角的鲜血,让她的表情显得异常狰狞。

    薛如云的眼睛之中带着无比的坚决:“无论如何,我一定要找到?!?br />
    李婉晴在去世之后,几乎没有留下什么遗物,母女两个的合照也几乎没有,那个首饰箱是母亲很看重的东西,也是薛如云一直以来的念想。

    “你真的找不到”薛如云想要得到什么,薛家老佛爷就偏不让她得到什么现在这老太婆只能采取这种方式来报复薛如云了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她获得些许快意

    这个时候,苏锐的声音在薛如云的身后冷冷的响起来:“就算把薛家大院翻个底朝天,我也一定要找到?!?br />
    停顿了一下,苏锐眯了眯眼睛,继续道:“反正拆房子这种事情,我也不是第一次干了?!?br />
    ps:1、求一下月票哦。

    、纵横年终盘,票选最佳作者和最佳作品,在最强狂兵的页面就可以投票了,每个账号每天都有五张免费票,app用户每天有7张,不建议大家花钱投票,免费票足矣。票票投给“最佳作者”和“最佳作品”皆可以,但是咱们集中火力,只投“最佳作品”因为烈焰滔滔的笔名是自己的,但是最强狂兵是大家的

    投票到本月的8号截止,投票的时候要绑定手机号才行。请大家支持一下咱们的最强狂兵

    再强调一下,大家去投“最佳作品”。咱们在月票榜和畅销榜上杀的风生水起,这个投票也不能太落后,烈焰军团一起加油,让今年完美收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