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无限的喊声还是晚了一步,他自然早就知道陈祖新和薛家老佛爷之间的渊源,在这个妖人苏锐铁定不是陈祖新的对手,他想让那个成名多年的太极宗师变成苏锐的磨刀石,就算苏锐的刀切不开这块石头,但是能够磨的快一点,也是好的。请大家搜索品#书网更新最快的小说

    因此,苏无限才在薛家的门口坐了那么久,一直都没下车。

    他倒不怎么担心苏锐的安危,这个打不死的小强一直在受伤,但从来都死不了,只有他把别人搞死搞残搞怀孕的份,但是能够弄死他的人,貌似还从来没见过。

    在和明灭一战之后,苏锐的进步其实都被苏无限里,他也想通过这一次机会,让苏锐再获得进一步的提高,让苏家的这一把快刀再锋利几分。

    可是没想到,苏锐这小子完全不按套路出牌

    第一声枪响的时候,苏无限还能坐得住,可是接下来传来了接二连三的枪声,就让苏无限真的有点意外了。

    这小子根本就没打算从陈祖新的身上汲取些东西,完全一上来就是打生打死的节奏

    于是,他只能选择推门下车,本想着能够把苏锐这把刀磨的快一些,却没想到人家一上来就要乱刀砍人

    由此可见,苏无限并不是能够算准所有的事情。

    此时的他即便心中焦急,但还是没跑起来,只是快步走着,到了这个年纪,该端的架子就一定得端起来。

    可苏无限紧赶慢赶,还是晚了一步。

    苏锐那一发子弹已然射了出去

    白蛇半路攻击,打出的那一发子弹虽然没有击中要害,但也打碎了陈祖新大腿的肌肉,如今,这所谓的太极拳宗师已经双腿尽伤

    不过,即便伤成了这个样子,他的功力和意识还在,摔落地面之后,陈祖新单手撑地,另一只手在地面上一拍,整个人便腾身而起速度快的要命

    这一切完全就是在电光石火之间

    可是,就在此时,苏锐所射出的那一发子弹也是凌空杀到,当陈祖新的身体腾起的时候,子弹正中右胸

    不偏不倚苏锐早就料到,以陈祖新的性格,绝对会再度攻击,因此事先就预判了子弹的提前量

    于是,陈祖新刚刚腾起的身体,再度落地

    他的左手捂着右胸,鲜血不断的从指缝间溢出,两条腿的骨头虽然无伤,但从外面已经是惨不忍睹。

    不过,饶是如此,陈祖新也没有倒下,他保持着半跪在地上的姿势,死死盯着苏锐。

    “苏锐”苏无限喊道。

    苏锐倒也没有再继续出手,如今陈祖新身受重伤,对于他而言已经没有了多大的威胁了。

    如果两个人是一对一单挑,那么苏锐会毫无意外的落败,但是加上白蛇这个天生的优秀狙击手,完全发挥出了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也弥补了苏锐和陈祖新之间的实力差距

    苏锐祖新:“我早就告诉过你,这是热武器的时代?!?br />
    不管是英雄还是枭雄,终有落幕的一天。

    陈祖新口不断溢出的鲜血,感受最后生命力的不断流失,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去医院吧,我没打他要害,还有的救?!?br />
    从内心来说,苏锐并不想杀掉陈祖新,两者之间虽然因薛家而成为了敌人,但是本身并没有什么仇恨,当然,最重要的原因还是陈祖新是为数不多的太极拳宗师级人物,对于这门国粹,苏锐有着本能的尊敬,他希望这种功夫能够发扬光大。

    当然,如果日后陈祖新还不开眼的继续找麻烦,苏锐并不介意用狙击枪打爆对方的头。

    陈祖新摇了摇头,他知道,属于他们的时代已经彻底过去了。

    这个老人的两眼之中涌出了从来不曾出现过的落寞之意,两眼一闭,便摔倒在地。

    失血过多,如果再不送医院的话,恐怕生命会出现危险,毕竟已经是一大把年纪了。

    苏无限对身手的手下示意了一下,这位低调到骨子里的驾驶员便闷声上前,把陈祖新扛了出去,然后放在了薛洋之前躺过的担架上。

    苏锐苏无限,明显没好气的说道:“没想到你还真在南阳?!?br />
    “我的确是在南阳,本来就没有骗你的必要。不过你可还欠我一顿饭呢,记得还?!彼瘴尴匏档?。

    上的片片血迹,这位有着妖人之称的苏家长子也忍不住的狠狠皱了皱眉头。

    “还个屁?!彼杖穸祭恋迷傧蓿骸昂献拍憬裉旃?,根本就不是为了给我撑场子”

    苏无限笑着摇了摇头:“你需要我给你撑场子吗你是我什么人”

    苏锐碰了一鼻子灰。

    苏无限这句话直接碰到了他的最弱处你不是不愿意回归苏家吗你不是不愿意认我这个大哥吗那么好,既然这样,我凭什么总是帮你

    貌似在斗嘴方面,苏锐从来都赢不了苏无限。

    “为什么不让我杀陈祖新这个家伙也不是什么好人?!彼杖窕涣烁龌疤?,他可不想和苏无限继续斗嘴,那个便宜大哥的反应貌似比自己快多了。

    “他和老爷子有旧?!彼瘴尴匏档溃骸暗蹦昀弦永茨涎粞彩拥氖焙?,遇到过一些危险?!?br />
    苏无限并没有说的很明白,但是苏锐却是能猜到了大概。

    在几十年前,苏耀国老人那次著名的南方巡视以及巡视中所发表的重要讲话,几乎改变了整个华夏的面貌,用翻天覆地来形容也不为过。如果没有那一次凌厉而大胆的改革,也就没有现在的华夏,恐怕这个国家现在都有可能仍旧徘徊在落后与贫穷之中。

    苏锐知道,为了阻止这次巡视,西方国家派来了很多特工,想要把华夏的崛起扼杀在摇篮之中,虽然在新闻的报道中,最后苏耀国安然返回首都,但是其中的惊险只有内部人知道。

    既然苏无限这么说,苏锐现在想来,应该是陈祖新在关键时刻有救过苏耀国。

    “我没想到有这层关系,下手稍微重了一点?!彼杖癯聊艘幌?,说道。

    他是公私分明是非分明的人,虽然这陈祖新对他要下杀手,但是苏锐在知晓了对方曾经救过苏耀国之后,还是说出了这样的话。

    果不其然,苏无限摇了摇头,道:“功是功,过是过,这是两码事,不过,你既然能想通这一点,也是好事?!?br />
    两个人就这么说着话,似乎都没有一个人去管趴在地上起不来的薛家老佛爷。

    这一把年纪了,骨头越来越脆,这次摔的那么猛,不知道浑身得有几处骨折。

    “你准备怎么对她”苏锐问向了一旁的薛如云。

    “麻烦帮我把她扶起来?!毖θ缭贫砸慌缘男乓寤嵝值芩档?。

    那两人没有任何的犹豫,立即上前,把薛家老佛爷从一堆桌椅碎片中架起来,然后扶到了座位上坐下。

    此时,老佛爷的发髻已经完全散乱,那通实则华贵之极的衣服也破了很多道口子,真的是有些凄惨。

    苏锐见此,对薛如云说道:“交给你了,接下来的事情,我不参与?!?br />
    今天的事情,本就该由薛如云做主。

    后者点了点头,眸光始终定格在薛家老佛爷的身上。

    苏锐拍了拍薛如云,然后拉着苏无限转过脸去,说道:“咱们两个回避一下,一起抽支烟”

    说着,苏锐竟然变戏法般的从口袋中掏出了烟盒,往苏无限的嘴里硬塞了一支。

    后者没能躲得开,把烟从嘴上拿下来,说道:“我不抽烟?!?br />
    “不抽烟你丫的纯属放屁?!彼杖袼低?,发现苏无限的脸色有点不对,立刻讪讪改口:“你这不是骗人的吗我听说你是用烟斗抽烟的?!?br />
    “我戒了?!彼瘴尴廾缓闷乃档溃骸熬驮谝桓鲈轮??!?br />
    “真的戒掉了”苏锐用胳膊肘捅了捅苏无限,满脸的不相信。

    事实上,他也很少抽烟,这时候把烟盒揣兜里纯属装逼。

    “真的?!?br />
    苏无限毫不犹豫的拒绝。

    “那好吧?!?br />
    苏锐地的鲜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自顾自的点燃了一根,喷了一口烟雾。

    烟火明灭之间,苏锐忽然的感慨了一句:“老到了这份上了,中了三枪,就算能救过来,恐怕修为也只剩一半了?!?br />
    “这是命?!彼瘴尴匏坪跻蚕氲搅耸裁?,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苏锐不屑:“别说的那么玄乎?!?br />
    “老爷子给了陈祖新半辈子的荣光,到头来被你打落凡尘,你们这对父子就是陈祖新的命,不是么”苏无限淡淡一笑。

    “草,能不能别这么说”苏锐很不满:“我可不想随便认个陌生人当爹?!?br />
    “随你便?!?br />
    苏无限瞪了他一眼,然后从苏锐的手里拿过那一块钱一个的廉价火机,眯着眼睛把烟点燃了。

    那眯眼点烟的动作非常熟稔,此时此刻抽着烟的苏无限竟是有种国民美男子的味道。

    坐在椅子上,薛家老佛爷大口的喘着气。

    之所以会这样,实则是因为她已经暴怒到了极点。

    这个整天阴沉沉的老太太,在薛家大权在握,又怎么会允许别人在薛家大院里这样大闹

    她地狼藉的祠堂,些被供奉的牌位如今已经变成碎片,眼中涌出难以掩饰的怨毒之色

    不得不说,薛如云今天的行为,已经突破了她的底线

    可是,这个老太婆完全不会想到,这世间哪有她能得罪别人别人却不能反击的道理

    薛如云款款走来,站在老佛爷的身前,迎着那充满了怨毒的目光,嘴角却绽放出一丝微笑来:“我们谈谈”

    “野种”老佛爷哪有半点要和薛如云谈话的意思,直接怒骂道:“狐狸精生出来的野种,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啪

    老佛爷的话刚说完,脸上便挨了一巴掌,差点把她给打翻在地

    薛如云定睛,美眸之中充满了冷冽:“这一巴掌,我等了快三十年?!?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