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祖新万万没有想到,苏锐竟然会选择在这种关头出这种话来

    这是热武器主宰战场的时代

    当然,陈祖新从来没有怀疑过这一

    凡胎,又怎么可能和战场上的热武器相抗衡

    哪怕是个绝世高手,面对一片火力覆盖,百分之百也是必死无疑

    但是,这种道理并不是绝对的。

    热武器主宰战场,但是在战场之上的局部争斗之中,抑或是单兵作战的时候,对于作战者本身的功夫或者战斗能力的要求就极高了。

    陈祖新和苏锐都明白,真正的高手在彼此近身搏斗的时候,都不会选择采用热武器,比如你刚刚拿出枪,还没来得及瞄准,对手的刀可能就已经划破了你的脖子

    在这些对身体控制已经到达巅峰的武学宗师眼里,近身搏斗的时候使用枪械只会大大降低自己的进攻速度,并且减弱自己的防守能力,完全就是有害无益

    因此,陈祖新理解苏锐所的热武器在战场上主宰,但是在此时此刻此地出这种话来,就有些不合时宜了

    8888,m..

    眼看着,他的手掌就要拍到了对方的胸膛之上

    对方仍旧不闪不避

    这难道是在找死吗这个自大到了没边儿的子

    陈祖新才不管这些,下一秒苏锐的胸膛就要被他给拍碎了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股强烈的危险感觉从他的心底猛然泛了起来

    这危险的感觉是如此的汹涌,让陈祖新的动作都停滞了一分

    三百米外,已然有一星光飞来

    转瞬即至

    眼看着苏锐就要被自己给拍死,但是陈祖新还是收手了

    他的胳膊收回,右脚在地面上斜着重重一踹,整个人便已经凌空飞了起来在空中剧烈的旋转着

    与此同时,就在他刚刚双脚站立的地方,一块地砖被打碎了碎片飞射四方

    霸道而凌厉

    陈祖新剧烈的翻腾,落地之后,看着那变成了碎片的地砖,心中涌出浓浓的震惊

    在刚才,如果他的躲避动作稍稍的晚上半秒钟,恐怕现在被打穿的就是他的身体了

    哪怕太极的功夫再高,也不可能挡得住子弹

    这个年轻人,竟然早就埋伏了狙击手

    可是,让陈祖新感觉到震惊的还不止是这些,他发现,那块被子弹打碎了的地砖,距离苏锐的双脚也就只有不到一米的距离

    也就是,如果那个狙击手在开枪的时候,手指抖了一微米,恐怕现在被打穿的就是苏锐的身体了

    甚至在子弹打碎地砖的一刹那,有不少碎片都飞射到了苏锐的裤腿上面

    在这种危险的情况下,他还是保持一动不动的姿势,就这样看着陈祖新

    这是艺高人胆大,还是巧合抑或是被吓傻了

    陈祖新更愿意相信是前者

    这种关头,即便想要伪装,也不可能装的出来因为那来自心中的恐惧会让你做出最本能的躲避动作

    苏锐之所以没有躲,那是因为他真的不怕完完全全胸有成竹

    陈祖新见识过不少有胆气的人,但是这个年轻人,无疑已经可以排在前列了

    “好子,有胆色?!币簧戆滓碌某伦嫘戮谷患奔目淞怂杖褚痪?。

    这种临危不惧的能力,让见过不少大风大浪的的陈祖新都有些震撼了。

    不过,夸完了苏锐之后,陈祖新的脸色也开始阴沉了下来,不再像之前那般“慈祥”了。

    对于他来,慈祥从来都是表面,太极也只是一种进攻方式。

    陈祖新再次跨前了一步

    他本来就没打算留下这个年轻人的性命,已经到了这个份上,更留不得了

    “多谢您的夸奖?!彼杖褚⊥沸α诵?,看起来淡定无比:“其实,您这一把老骨头能躲开这狙击枪,倒也让我有些意外?!?br />
    苏锐的话语颇为不敬,这也让陈祖新的脸色更加的阴沉了一分。

    不过,在苏锐看来,陈祖新本就没有多少值得尊敬的,他的功夫固然高强,可是,都高强到要杀自己了,还尊敬他个毛线

    苏锐事先安排了狙击手的事情,让薛家老佛爷的脸色非常难看

    要知道,如果刚才狙击手瞄准的不是陈祖新,而是她的话,那么整个事情的结果会怎么样

    她这种老胳膊老腿,又怎么可能承受得住狙击枪子弹

    恐怕一枪下去,整个人就散了架了

    站在原地,老佛爷的脸色阴晴变幻,谁也不知道她此时此刻在想些什么。

    而陈祖新则是在踏前一步之后,身形再次朝着苏锐跃去

    这次,他放弃了那种极致的步法,脚步一顿,整个人便已经跨越了好几米的距离,陡然出现在了苏锐的眼前

    这一次,他的速度比起之前来还要更快

    包括薛如云和信义会战堂的所有人在内,他们似乎都没有看清楚这陈祖新是如何动作的

    一个个心中骇然无比

    如果换做是他们,恐怕早就死透了连对方的身影都还没看到,怎么打

    那个埋伏在三百米外的狙击手绝对是个厉害的角色,相隔那么远的距离,在之前陈祖新的极致步法中,他仍旧可以判断出对方的出手方向,开出那又惊又险又惊艳的一枪

    可是,在陈祖新的这种速度之下,他没法继续开枪了因为他也无法精确的判断提前量

    枪声没有响起,陈祖新却已经杀到了身前,苏锐却仍旧没有躲闪的意思

    在场的这些人都很震惊,为什么苏锐还不躲开呢

    可是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此时此刻,一道耀眼的寒芒已经在苏锐和陈祖新之间骤然亮起

    那寒芒实在是太过刺眼,甚至让观战的信义会战堂精英们都觉得有些睁不开眼睛了

    这还是苏锐从高伴虎的手里夺来的那一把寒虎刀

    他并不是很喜欢这把名刀,但是,此时对战陈祖新,这无疑是最好的方式

    虽然四棱军刺对于苏锐更顺手,但是,总要因地制宜

    他在等,等着陈祖新招式用老

    以身作饵,诱使对方上钩

    从一开始,两个人之间的交手就没有任何彼此试探的成分,全部都是刺刀见红,招招皆是奔向要害,稍不注意就会万劫不复

    苏锐可没有像当初和爱新觉罗明灭交手的时候一样,故意去刺探对方的硬气功,借以暗中学习。现在的情况完全不一样了,陈祖新的实力比明灭要高出很多来,苏锐如果这个时候还抱着偷师的心态,恐怕不出二十招就要死翘翘了

    苏锐的等待是有效果的

    寒虎刀和别的刀还不一样,它的刀身是缩在刀柄之中的,因此,陈祖新并没有料到苏锐竟然会拿出这种武器来,当那耀眼的寒芒从刀柄之中骤然爆发出来的时候,他想躲也躲不及了

    以身作饵,配合上寒虎刀的出其不意,苏锐真的打了陈祖新一个措手不及

    呲啦

    寒虎刀的刀锋轻易的割下了陈祖新的半截袖子,同时带出来的还有一线鲜血

    那一线鲜血被高高的挥洒向天空,然后又落了下来

    薛家的老佛爷还是站在祠堂的门口,此时此刻,她竟清楚的感觉到,脸上溅落了几滴温热的液体

    老太婆的眼力已经不太好了,并没有看清楚陈祖新受伤的一幕。她顺手一抹,发现手指竟然是红色的

    这个发现让她极为的震惊

    而后,她的目光飘向了前方,发现陈祖新那雪白的袖子已经染上了鲜血而另外半截袖子被苏锐的寒虎刀劈飞,这时候才飘飘扬扬的落在地上

    在薛家老佛爷看来,陈祖新几乎可以算得上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象征,可是,这个时候陈祖新竟然受伤了,而且还是伤在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毛头子手里

    薛家老佛爷简直无法相信这个事实

    而此时,陈祖新的手掌也印在了苏锐的胸前

    苏锐为了伤到陈祖新,不惜以身作饵,但是这也就导致他缺少了必要的躲避空间。

    事实上,在寒虎刀割伤陈祖新的一瞬间,苏锐就再次发动了山本极战的轻身功法,往后面狂退不止。

    他从来没奢望过能够一击就杀死陈祖新,因此还是给自己留了一条后路。

    不过这陈祖新确实足够强悍,苏锐那一刀完全是奔着他的心脏去的,可是在这种情况下,老陈竟然还能够准而又准的判断出苏锐出刀的轨迹,然后用另外一只手拍在了刀身的侧面,把对方的攻击位置完全带偏

    否则的话,锋利之极的寒虎刀又怎么会仅仅割伤了陈祖新的手臂皮肤

    不过,也幸亏是割了这一下,导致陈祖新的攻击力量大减,再加上苏锐及时后退躲避,因此印在苏锐胸口那一掌的威力已经不如之前的三成了

    但,饶是如此,苏锐还是感觉到胸腔内部差没被打爆,那股憋闷的感觉让他难受之极

    挨了这一掌,苏锐也彻底的失去了重心,从往后退变成了往后飞,而后重重的摔在了一颗巨大的冬青上面

    不过还好,冬青给苏锐形成了天然的缓冲,让他不至于摔的太惨。

    努力压下那种想要吐血的感觉,苏锐看着陈祖新,咧嘴一笑,只是这笑容有些寒意。

    之前陈祖新的那一掌,的的确确让他嗅到了死亡的味道。

    “今天,你杀不了我?!彼杖窭淅涞?。

    他的话音一落,三百米外,狙击枪声再度响了起来

    那辆劳斯莱斯幻影,在来到薛家的门前之后,车子一直没熄火,也没有人下车。

    薛家众人面面相觑,完全不知道这是要干什么被苏锐打怕了的他们甚至没有人敢上前询问是怎么回事

    可是,当这枪声响起的时候,这辆劳斯莱斯幻影的后排车门被推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