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极陈家。

    陈祖新。

    在华夏民间的武术界,这个名字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即便是高伴虎的师父高德志,在地位上也无法和陈祖新相提并论,两者之间差的远了。

    华夏民间有很多高人,这并不是传,苏锐曾经见过的那个老道士就是其中之一,对方看似老的快要掉渣了,但是甩出一记拂尘,苏锐就能滚出去十几米远,即便他的战力非常强大,但是面对那种级数的高手,却没有多少的还手之力。

    而这个陈祖新,毫无疑问也是归于民间高人一列。如果高德志是宗师级别的人物,那么陈祖新就是宗师中的宗师。两人的年纪虽然只是相差不到十岁,但是高德志见到陈祖新,仍旧要行弟子礼。

    陈祖新和其他的陈氏太极传人不一样,年轻的时候性子火爆,失手打死了人,然后坐了十年牢,在狱中把陈氏太极练到了登峰造极,出来之后已经是三十多岁,出狱的第一天便踏入南方武术界,踢了当时号称南方第一高手秦云天的场子,后者重伤落败,从此消失在众人眼前,这些年来一直都是销声匿迹,从来,m.v.不曾再出现。

    陈祖新一战成名。

    如果太极拳仅仅是老年人的花架子,那真的是太狭隘太片面的观了,就连如今华夏首富身边的某个贴身保镖都是太极高手,如果能够深入的掌握这一门拳法,那么在实战之中,绝对能够发挥出无法想象的威力。

    而这个陈祖新,就是最擅长陈氏太极的大架一脉,并将之发扬光大。

    他的攻击性极强,和其他的太极传人截然不同?;蛐硎堑蹦暝诩嘤锩娲袅耸?,把他的拳法给磨练的更加犀利了。

    如果是别的人出现在此,哪怕是再来两个东洋的上忍,苏锐都能有信心一战,可是现在面对的是陈祖新,在功夫方面,苏锐认为自己没有任何的胜算。

    这薛家的老佛爷难怪会有恃无恐的呆在这里,有这个太极传人陈祖新在身侧,几乎相当于有个天字号保镖傍身了。

    “我会尊称您一声前辈?!彼杖窨醋懦伦嫘?,很认真的道:“我并不想和您动手,因为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br />
    陈祖新还没开口,老佛爷就已经尖刻的道:“年轻人,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从这里滚出去,或者让陈祖新拧断你的脖子?!?br />
    苏锐分明从她的眼中看出了一丝嘲讽的意味来,那眼神的意味非常明显你你不想动手,那是因为你打不过。

    苏锐却是冷冷一笑,他看穿了老佛爷的想法,但是并不介意,而是对着陈祖新道:“前辈,我认为你没有必要参与到这件事情里面来,这会毁了你的一世英名?!?br />
    陈祖新终于开口了,他的声音之中并没有多少苍老的意思,反而如同太极拳一般,带着一股子他这种年纪不该有的圆润之意:“月娥是老夫的老友,老友受难,老夫我不能不帮?!?br />
    薛家老佛爷本名白月娥。

    “陈老前辈,你和这种人也能成为朋友”苏锐倒是有些意外,按理,这种尖酸刻薄的老太婆,跟谁都不会成为朋友的。

    “老夫当年坐牢的时候,如果没有月娥在外面的奔波,无期徒刑又怎么会变成二十年的刑期之后又怎么会从二十年缩短成十年”陈祖新解释道:“月娥是老夫的老友,更是老夫的恩人?!?br />
    听了这句话,就连苏锐也不得不感慨,薛家的老佛爷的的确确当得上是一号人物,单单凭借这尖酸刻薄,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把这个位子坐的如此稳固的,一定是有着不同寻常的手段。

    苏锐也没想到,这位老太婆的眼光竟然如此的长远,早在几十年前就在陈祖新的身上下了重注

    看样子,她这笔买卖已经是划算之极了,这些年来,陈祖新想必也在暗中帮助她解决了很多的麻烦。

    在这之前,苏锐一直在猜测着薛家老佛爷的最后底牌是什么,却没想到她竟然给了自己一个如此之大的惊喜

    苏锐直视着陈祖新,道:“前辈,知恩图报是好事,但是为虎作伥可就不好了?!?br />
    “为虎作伥”陈祖新那看起来颇为慈祥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只不过他的笑容却颇为不善:“老夫从来不是什么善人,别是虎,就是野狼也无所谓?!?br />
    这句话充满了凌厉之气,和他本身的气质大相径庭。

    听到这儿,苏锐就已经确定,今天和这个太极拳宗师是没道理可讲了。

    不过,想想也能明白,当年出狱后的第一天为了出名就踢了宗师秦云天的武馆,这样的人又怎么会是善茬

    虽然他练的是太极拳,但是拳法和心境是两码事

    苏锐早就应该想到,既然陈祖新的拳法把太极拳的攻击一面发挥的淋漓尽致,他的性格里面就一定不会缺少强悍和锋芒

    苏锐不禁想起来曾经听到过的一些关于陈祖新在监狱里面的故事,想着想着,眼眸不禁眯了起来,一丝精芒从中出现

    和这种人又怎么能讲得通道理他们活了那么多年,哪里会把苏锐这种后辈放在眼中

    薛家老佛爷站在后面冷笑着,似乎对现在的情形非常满意。

    陈祖新站在那儿,就像是一座大山,让人无法翻越。

    “这么来,前辈今天是不打算让开了”苏锐道。

    “当然,这几天来,老夫一直在等你?!背伦嫘掠殖隽艘桓鋈盟杖窀芯醯接行┏跃南?。

    看来,薛家的老佛爷还真的是早有准备,恐怕她一开始就不认为薛坦志和他的子女们能够挡得住自己,因此便提前安排陈祖新住在了薛家,等着自己到来这个阴险刻薄的老太太,其实真的不简单。

    “能够让一代宗师这样等了我好几天,也真是我的荣幸呢?!彼杖竦捻庵性俣嗔艘凰烤ⅲ骸罢饧虑槠涫狄丫浅<虻チ?,你不愿意让,我也不愿意退,那么今天的事情,该用什么方法来解决呢”

    陈祖新仍旧是保持着双膝微微弯曲的起手式,似乎这种常人做起来很吃力的动作让他完全不用消耗什么力气

    他看着苏锐,淡淡道:“年轻人,离开这里,我可以饶你一命,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br />
    他是陈祖新,他有对任何人这种话的资格。

    在过往的那么多年里,他不知道对多少手下败将过这种话。

    “离开这里,绕我一命”

    听了这话,苏锐忽然笑了。

    他转向薛如云,道:“如云,接下来你离得远一些?!?br />
    很显然,苏锐这句话的意思很明白他要和陈祖新开战了

    薛如云了头,轻声道:“你要心?!?br />
    她不会坚持着不离开,这样只会成为苏锐的负担。

    完,她便退着离开,回到了信义会战堂精英的?;ぶ?。

    陈祖新摇了摇头:“后生辈,难道你以为我会拿一个姑娘的性命来要挟你”

    “我不怕你要挟,我怕她要挟?!彼杖裰噶酥敢慌缘睦戏鹨?,冷笑道:“这种事情对于她而言,早就是轻车熟路了?!?br />
    老佛爷的脸上升起一丝阴霾,即便她的城府极深,但是面对苏锐这种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侮辱,也是越发的不能忍了

    “陈祖新,你还愣着干什么”老佛爷喝道:“难道你就想眼睁睁的看着这子继续辱骂我”

    “子,你离开这里吧,我已经两年没出手了,也不想在这里杀人?!背伦嫘碌?。

    他仍旧保持着那种姿势,弯曲的双腿似乎可以让他的身体在下一秒便爆射出去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苏锐一直就没有掉以轻心

    “如果我,我一定不会离开呢”

    苏锐的身体同样紧绷着,在这种状态下,他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反应动作

    “那你就只有死路一条了?!背伦嫘伦?,抬起了双手,放于胸前。

    至此,太极起手式正式完成。

    苏锐眯了眯眼睛:“看来,前辈是准备动手了吗”

    陈祖新用行动回答了苏锐。

    他陡然跨前几步,单手朝着苏锐拍来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真的很难想象,在这种年纪的陈祖新,还能拥有这么恐怖的速度

    他的每一步看起来很慢,但实际上却极快,就连苏锐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错觉

    陈祖新在跨步的时候,膝盖都是保持弯曲的,脚步根本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甚至在落地的时候,连地上的灰尘都没有激起来一星半

    于细节处感受伟大。

    实话,光看陈祖新这份对身体的控制力,不知道要甩开苏锐多少条街

    苏锐曾经觉得山本极战那种轻身功法对身体的操控已经达到了极限,但是现在看来,东洋的忍者比起陈祖新来还要差的太远了

    此时此刻,苏锐竟然走神了,他发现,自己还有太长太长的路要走

    就在陈祖新的手掌即将拍到苏锐胸口的时候,后者把从山本极战口中套出来的轻身功法发动到了极致,整个人飞快的向后面退去

    陈祖新本以为这一掌之下,苏锐必死无疑,可是没想到,在他即将目标达成的时候,这个年轻人竟然躲开了

    要知道,这一掌看似简单,但无论是步法还是发力,完全就是凝聚了陈祖新一生的修为和心血

    苏锐竟然能够躲得开,让他不禁惊讶无比

    “陈老前辈?!彼杖裾飧鍪焙蚝鋈豢诹耍骸拔蚁?,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件事情?!?br />
    陈祖新根本不加理会,极致的步法再次迈出,再次朝着几米之外的苏锐攻去

    苏锐这一次站在原地,没有任何躲避的动作,淡淡道:“我要提醒你的是现在,是热武器主宰战场的时代?!?br />
    ps:感谢非的万赏

    感谢颖丽奕、六王、岳达达爱、天道之炮哥、想忘忘不掉、炽天使197、catghost、恶魔炽天使的月票支持下一章估计在十二之后,大家早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