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座祠堂,自然就是薛家最重要的地方。,

    坐在祠堂里面的老太太,自然就是薛家的老佛爷了。

    此时此刻,不管外面有多少风雨,她就这样静坐其中,岿然不动,仿若泰山。

    “装的倒是挺像的?!?br />
    苏锐对这个老太太可以说是没有半点的好感,他嘲讽的说了一句:“别人都叫你老佛爷,你还真以为自己就是如来了”

    此时的苏锐距离祠堂还有十米左右的距离,他刻意提高了音量,因此薛家老佛爷能够清楚的听到苏锐所说的话。

    不过,即便听清了,薛家的老佛爷也没有给出任何的反应,仍旧坐在那里,眼睛都没有睁开。

    对于这个心狠手辣的老女人,苏锐自然没有半点尊敬长辈的意思:“装的还真挺像那么一回事的?!?br />
    “不管她是不是装的,她都是这个家里的老佛爷,演戏演的久了,或许连她自己也不会知道哪一面才是自己真实的样子?!?br />
    薛如云看着这个老太婆,眼中的情绪终于有了一丝波动。

    如果没有这个老女人,她和母亲李婉晴最终就不会遭受那种下场。

    一直波澜不惊的老佛爷终于睁开了她略带浑浊的眼睛,往薛如云这边瞟了一眼。

    也只是看了一眼而已,她就收回了目光,冷冷的说道:“即便时隔三十年后再回来,也仍旧是个野种而已?!?br />
    她还是没变,所谓的老佛爷,并没有什么仙风道骨,仍旧是尖酸刻薄,难以相处。

    听着对方的话,苏锐的面色渐渐的寒冷了起来。

    他微微的眯了眯眼睛:“我一直都是个尊老爱幼的人,但是对于为老不尊的那种,我可就没有一点的好感了?!?br />
    说着,他拉起薛如云的手,两个人再度向前走去。

    曾经你把我逐出,现在,我要走到你的面前来。

    这老佛爷还是一如既往的尖酸刻薄,并没有多少为老者为长者的风范,平日里在薛家,她是高高在上,对任何人皆可以随意呵斥,对于薛如云自然也是如此。

    这么多年来,薛如云和李婉晴就是深深扎在老佛爷心上的一根刺,在她看来,如果不是因为这两个女人,薛家也不会受到这种耻辱。

    “多年不见,你还是继承了你那个狐狸精母亲的特点,现在,想必勾搭起男人来很顺手吧”在老佛爷的眼中,从来都不是有妇之夫薛坦志主动追求的李婉晴,而是后者主动勾搭自己儿子的。

    从这短短的几句话中就能够听出来,这老佛爷对薛如云母女有着多少怨念。

    听了老佛爷的话,苏锐的面色再寒一分。

    薛如云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当然,她并没有要给这位老太太解释的意思,在她看来,这并不是老人变坏了,而是坏人变老了。

    此时此刻,苏锐和薛如云距离薛家祠堂的大门还有五米的距离。

    可是,苏锐却并没有再继续往前走。

    他在五米处站定了脚步。

    “你现在难道不应该很想冲过来,用你的拳头来对付我吗”老佛爷看到苏锐停下了,眼中嘲讽的意味更加浓重:“真是没用的东西?!?br />
    苏锐笑着摇了摇头。

    是的,他笑了。

    “我从来不认为一个在南阳呼风唤雨那么多年的老佛爷会是这样尖酸刻薄的人,我也从来不会想到,这样的人会那么冲动,甚至置她自己的人身安全于不顾?!?br />
    老佛爷闻言,她那略微浑浊的眼中闪现出了一丝精芒。

    苏锐继续说道:“一个冲动的人是当不好家的,更何况是薛家那么庞大的家族”

    薛家的老佛爷终于转过脸来,正眼看了看苏锐:“这位小哥何出此言”

    “你在试着激怒我,你在等着我走过去,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预备着什么样的后手,但是想必我猜的并没有错?!彼杖褚簧焓?,指了指老佛爷的脚边:“或许,如果我被你激怒,走到那里,那里就有可能会成为我的死地。您老人家觉得我说的对吗”

    老佛爷摇了摇头,冷笑道:“非也,非也,这个世界上总是有许多人有着受迫害妄想症,现在是法治社会,我又能对你怎么样呢难道还能杀了你不成”

    “法治社会就一定要遵纪守法了吗”苏锐和薛如云对视了一眼,觉得这句话从老佛爷的嘴里说出来,真的是莫大的讽刺:“自古以来,都是刑不上大夫,你们薛家也是一样?!?br />
    “这位小哥,我看你年轻有为有前途,何必在一个野种的身上浪费你的大好青春呢”

    “还在刺激我”听了这话,苏锐再次笑了笑:“我没想到,你都一把年纪了,还真是个老戏骨啊。我看这薛家上上下下,也就属你的演技最高了?!?br />
    嘿,我偏不往前走。

    薛家的老佛爷站起身来,手里还在转着佛珠,目光冷然的看着苏锐。

    “你做的太明显了。如果稍微含蓄内敛一点,或者是一句话也不对我们说,我们可能都会中了你的圈套?!彼杖竦恍?,嘲讽的说道:

    “但是你不仅说话了,还说的如此的愤慨,如此的义愤填膺。这种表现在我看来就像是迫不及待一样,这就有些过犹不及了?!?br />
    老佛爷的脸色略微有点难看了。

    “我们不是三岁的小孩子,你的这种激将法并没有什么太实际的用处?!?br />
    苏锐指了指祠堂的门后面:“所以,现在老佛爷你不妨开门见山的说吧,我究竟需要做些什么,才能走到你的面前”

    在苏锐看来,对方越是出言激将自己,越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这个老太太看似刻薄,可是活了一辈子的她一定是比任何人都要精明,她难道就不担心苏锐一怒之下冲过去,把她的脸给抽个稀巴烂

    所以,对方肯定是有着相应的后手,否则即便换成是苏锐,也不可能如此的稳坐钓鱼台。

    薛家的老佛爷闻言,竟然笑了,脸上的皱纹都挤在了一起,到处都是沟壑,仿佛能夹死苍蝇。

    “你说的很对,真的是后生可畏?!崩戏鹨淅湟恍?,摇了摇头:“陈祖新,你还是出来吧,这陷阱根本瞒不过人家小伙子?!?br />
    果然有人埋伏着

    苏锐的表情瞬间就凝重了许多,他也感觉到握着自己手的薛如云已经开始更用力了。

    这老佛爷说着,还感慨了一句:“只是,我实在是觉得有点可惜,这么优秀的年轻人,怎么就能被那个野种迷惑了双眼”

    尽管苏锐现在有强烈的冲动要去把老佛爷的嘴巴给堵上,可是他还是硬生生的忍住了,在那个名叫陈祖新的家伙没有走出来之前,苏锐只能按兵不动。

    果然,老佛爷的话音一落,从祠堂的门后面走出了一个身穿白色练功服的老人,看起来约有六十多岁,满头的白发柔顺的垂到肩膀,脸上却没有多少的皱纹,白而饱满,这一点和干干巴巴的薛家老佛爷可是形成了极为鲜明的对比。

    他并没有任何的驼背,步伐稳健,身形动作即便用矫健来形容也不为过,苏锐完全不知道对方是如何能够保养到这份上的,但是他却清楚的知道,如果换做是自己,到了六七十岁,说不定连这老人的一半都不如。

    这白衣老人就这样出现在苏锐的眼里,负手而立,站在祠堂大门前方的正中央。

    他的身上并没有任何的气势,更遑论杀气,整个人显得普通至极,面色之中甚至带着慈祥的味道。

    可是,对方越是这样,就越是会让苏锐感觉到危险。

    真正的高手,都是会把杀气内敛于心,含而不发,收放自如。

    如果对方没有什么能力的话,薛家的老佛爷又怎么可能会把他当成最后一道关卡而且是放弃埋伏,公然亮相

    那老佛爷难道不知道,就连高伴虎的师父高德志这种民间武学宗师都没能拦得住自己莫非面前这个白衣老人比高德志还要厉害

    苏锐看着几米开外的鹤发童颜的老人,一种强烈的不安之感从他的心底缓缓的升了起来。

    这个老人的脸上始终都没有什么表情,他右脚提起,脚尖在地上轻轻一划,挪动了三十公分,两脚之间的距离与肩同宽,而后双膝微微下沉。

    这是一个看起来很熟悉的起手式

    几乎是本能的,苏锐就往前跨了一小步,把薛如云挡在了身后。

    后者看着苏锐的动作,眸间升起迷醉的神色来,她知道,此生此世,自己的心中都不可能再住进其他的人了。这一生已经是非他莫属。

    这个时候,薛家的老佛爷再度开口了:“陈祖新,你别阴沟里翻船了,当心一点,你这前浪可别被后浪拍死在沙滩上了?!?br />
    白衣老人并没有回答,眼中甚至都不曾存在些许情绪,似乎现场的情况并没有引起他多少注意一般。

    “陈祖新”苏锐再一次听到这个名字,目光之中露出回想的神色来。

    是的,他真的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好像在哪里听到过一样。

    忽然,仿若一道闪电划过脑海,苏锐有些震惊的说道:“你是太极陈家的陈祖新”

    就在苏锐刚刚回想起陈祖新的真正身份的时候,一辆极其拉风的劳斯莱斯幻影已经缓缓的停在了薛家的大门前。

    ps:感谢扯线木偶、每天上纵横的捧场

    感谢书友18881439、书友20489508、厦门小武哥、风中之云296、噫無情、yuhuichen69的捧场和月票支持感谢烈焰军团一群彼得潘、转瞬成空的月票支持大家晚安

    .999wx.,sj.999wx.,。999w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