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薛如云女王般的强大气场面前,在信义会战堂精英的强大压迫之下,薛家人已经开始噤若寒蝉。

    至于那被抬在担架上的五个人,虽然几乎个个心中愤恨,但也都在同时选择了不开口。

    虽然薛家的经济实力比对方要强上太多,但是如果真的让此时双方用拳头来打一架,那么结果都是不言而喻的。

    唯一还敢话的,就是薛坦志了。

    他听了苏锐出那句来自于诗人北岛的著名诗句后,面色微微一变。

    很显然,苏锐的话毫不留情的刺到了他的痛处。

    “薛先生,我的对吗”苏锐嘲讽的一笑:“都到了这种时候,就不要再端着你那可笑的架子了?!?br />
    薛坦志的面色更加难看。

    “我友情提醒你一句?!彼杖窭湫ψ诺溃骸罢馐且桓霰人韫返氖贝??!?br />
    薛坦志深深的看了苏锐一眼,牙齿都要咬破嘴唇了

    “请你让开?!毖θ缭瓢?,朝前跨了一步。

    薛坦志伸出手,拦在了薛如云的身前。

    “如云,,m..我知道,你今天是来见老佛爷的,但是无论如何,你今天都不能进去”薛坦志坚决的道。

    “我来见她,只是其一?!毖θ缭频捻庖簧?,道:“我之所以来到这儿,还有另外一件事情,这对于我而言,非常重要?!?br />
    停顿了一下,薛如云继续道:“甚至要比见那个老太婆要重要多了?!?br />
    苏锐看了一眼薛如云,他之前在车上已经听了这件事情,对此,他自然无条件的支持。

    “今天你绝对不能进去”

    薛坦志有些形单影只的站在门前,并没有任何人来帮助他,孤零零的。

    即便是薛家第一高手高伴虎的师父高德志,不也是被人打的住进了医院吗在这种情况下,谁还敢当那个出头鸟

    薛坦志自己拦在前面,其他的薛家人都是在围观,这个家族的人,真的已经没什么勇气和骨气了。

    薛如云对薛坦志冷笑一声,淡淡的了四个字:“好自为之?!?br />
    这句话中不包含任何感情,冰冷而陌生。

    罢,她绕开薛坦志,想要从旁边过去。

    薛坦志还想要阻拦,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苏锐已经一把拽住了他的胳膊,毫不留情的将其扯到了一旁

    由于苏锐使出的力气比较大,差让薛坦志狼狈的摔倒在地

    苏锐盯着他,冷冷道:“没用的男人,我并不想在这种时候针对你,但如果你继续脑子进水来阻挠的话,我不介意让你尝尝真正的脑子进水是个什么滋味?!?br />
    薛坦志没理苏锐,使劲的挣扎了一下,喊道:“如云,你给我站住”

    而此时,薛如云距离薛家大门前的台阶也就只剩下了几米而已,听到薛坦志的声音,没有回头,也没有停下脚步。

    “为什么要把我的话置若罔闻呢”

    苏锐眯了眯眼睛,终于不再客气,直接把薛坦志扛起来放在肩膀上,朝着薛家大门前的水池走去

    “放我下来”薛坦志在苏锐的肩膀上面拼命挣扎,可是半用处都没有,他是一介文弱书生,遇到苏锐,又能怎么可能摆脱对方的控制

    薛家众人仍旧看着薛坦志,别没有一个人挪动脚步上前想救了,甚至连一个出言制止的人都没有

    这几天以来,他们的愤怒越来越大,但是胆量却越来越。

    “你要干什么”

    薛坦志在苏锐的背上已经是毫无形象可言了,他喊了很多声,也捶打了苏锐很多下,但是后者却根本没有半反应

    似乎这些挣扎和捶打,在苏锐看来,压根就和挠痒痒没什么两样

    苏锐走到水池边,双手抓住了薛坦志的脚踝,直接将其倒着垂下去

    薛坦志的头瞬间就没入了水中

    冰凉的水从鼻孔间灌进来,让薛坦志本能的想要大喊求救。

    可是没有用,他一张嘴,更多的水便涌了进来

    他拼命挣扎着,却只能往水面传递一线气泡

    苏锐就这样等了二十几秒种,估计薛坦志的憋气能力已经到了极限,这才把他提起来

    薛坦志几乎都要绝望了,他觉得自己的肺都快要憋炸了,脑子也要昏昏沉沉了,实在控制不住了,本能的张开嘴,结果,他吸进来的并不是水,而是期待已久的新鲜空气

    薛坦志活了这么多年,从来不曾感觉到空气是如此的宝贵

    他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庆幸着,贪婪着。

    可是,薛坦志仅仅是呼吸了三四口空气而已,甚至没能把之前的损耗填补上,苏锐的手臂就再次下放

    薛坦志的头也又一次的浸入水中

    等到苏锐在时隔十五秒之后重新把薛坦志提出来的时候,他已经浑身无力,仿若劫后余生

    不过是十五秒而已,在他看来,好似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苏锐随手把他丢在了地上,嘲讽的道:“体会到什么叫做绝望了吗我想,你的老婆孩子曾经对这种绝望感觉的理解,应该要比你深刻的多?!?br />
    此时,已经站在了薛家大门前台阶上的薛如云听了苏锐的话,眸光之中闪过了一丝复杂。

    薛坦志只顾着躺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不知道有没有听到苏锐的话。

    曾经的翩翩君子,此刻仿若是一只落汤鸡,真的是落魄到了极。

    看到这种情形,每个薛家的人都义愤填膺,心里不出的难受

    可是,难受又怎样现在的他们根本无法阻挡这一男一女

    苏锐走向薛如云,两个人就这样在薛家众人的注视之下,堂而皇之的走上了台阶,再跨两步,就要进入薛家的大门中了。

    “薛如云你真该死”

    这个时候,一个尖利的女声响起。

    这声音的主人是薛紫晶。

    她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了

    薛如云停住了脚步,回过头来,冷冷的看了这昔日的“亲人”一眼。

    那眼光里面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情绪,完全没有被薛胜男的话所激怒。

    “我如果是你的话,现在一定不会这样大喊大叫?!?br />
    薛如云的语气淡然,完,便转身迈进了薛家大院

    这像是一个轮回。

    多年未归,薛家大院还是与之前一样,但是在薛如云看来,又有些不太一样。

    曾经把她赶出家门的那些人,如今都挤在门外,战战兢兢的看着她,多年以前的嚣张和猖狂已经完完全全的不见了踪影。

    现在,双方的地位已经彻底的翻转了过来

    冷漠的人,谢谢你们曾经看轻我,让我不低头,更精彩的活。

    最懂我的人,谢谢一路默默的陪我,让我拥有好故事可以。

    薛如云并没有多少心情来欣赏这边的景色,她只是站着略微感慨一下,然后深深的看了身旁的苏锐一眼,便继续迈动脚步,朝着薛家大院深处行去。

    在大院里面四散站着许多保镖,薛紫晶还在外面尖声叫喊:“你们这些保镖是干什么的我们花了那么多钱来养你们,还不如养条狗吗快给我拦住他们”

    那些保镖们本来还在犹豫要不要动手,结果听到薛紫晶这么侮辱他们,立刻都打消了动手的念头。

    事实上,他们已经连接近苏锐和薛如云的机会都没有了,在这两人的身侧,已经站了两排身着黑色西装的男人。

    这是信义会的战堂精英们,他们也紧跟着冲了进来。

    薛如云没有再理会这些薛家保镖,也没有再理会外面极为聒噪的薛紫晶,而是挽住了苏锐的胳膊。

    苏锐看着身侧的女人,轻声道:“我知道,你现在的心情很复杂?!?br />
    两个人的胳膊接触在一起,苏锐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薛如云的肌肤很凉,甚至有些微微颤抖。

    故地重游,总会有些不太一样的感慨。

    尤其是在角色翻转的情况之下。

    薛如云了头:“不知怎么的,我现在应该高兴才对,可是,心里却并没有多少的喜悦?!?br />
    在再次来到这里之前,薛如云曾经幻想了无数次,她认为,如果自己能够把薛家的这些人踩在脚下,如果自己能把他们曾经施加在自己身上的痛苦全部都还回去,她一定会很开心,一定会很满意。

    可是,此时的薛如云并没有这种大仇得报的酣畅淋漓,那种想象之中的快意竟从始至终都未出现过。

    “我还是那句话,因为你不够狠?!彼杖裰噶酥干砗螅骸澳愫退遣灰谎??!?br />
    “如果我像他们一样,你是不是也就不会喜欢上我了”薛如云重又问道。

    苏锐摇头笑了笑,不置可否,他不是薛如云,他也没有体会过她曾经经历的那些痛苦往事,所以没有资格来回答这个问题。

    “你看,我曾经就住在那里?!?br />
    薛如云指了指薛家大院侧面的一幢楼:“现在应该是薛坦志和蘅琴住的地方?!?br />
    在这句话的时候,她的语气波澜不惊,并没有蕴含多少情绪,无论是感伤,还是愤怒,都没有。

    回忆是一把双刃剑,稍不留神,就会割伤自己,这一,想必薛如云已经处理的非常好了。

    “如果你愿意,我们今天就可以把这楼给推倒?!彼杖裎⑿ψ?,但是语气之中并没有多少开玩笑的意思。

    薛如云摇了摇头:“其实,这片大院里面,我还真的想要去推倒一幢建筑?!?br />
    罢,她的目光飘向了前方。

    在那里,一座祠堂静静立着。

    一个老太太正闭着眼睛坐在里面的太师椅上,手上的佛珠在不断转动着。

    ps:真的实在太感谢gh601的捧场,按理应该加更的,但是今天白天太忙,没法三更了,今天暂且两更,日后补上,下一章估计要十二以后了,大家一起加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