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场面一片肃杀,所有人都被薛如云的话给震得说不出话来。

    站在这个明艳动人的女人面前,他们甚至明显有种相形见绌的无力感

    这种感觉极为的清晰彻底被压制,彻底被比下去了

    既然薛家不愿意商谈,那么我就带着人走到你们家的大门口,看看你们究竟愿不愿意谈

    这句话是如此的霸气,如此的让人无法抵抗

    薛坦志努力压制住打寒颤的想法,他深深的看了看眼前的漂亮女人,终于再一次确认,此时的薛如云,已经完完全全的不再是之前那个跟在他身后,一直喊着“爸爸抱我、爸爸抱我”的小姑娘了

    甚至,这个时候的薛坦志还想起多年以前,李婉晴和薛如云被老佛爷亲自下令逐出薛家的时候,才几岁的薛如云是哭的如此撕心裂肺,她在地上挣扎着不愿意离开,无论李婉晴怎么拉她,这个倔强的小丫头就是不愿意站起身来

    她在地上哭着喊着:“爸爸,你别不要我们好不好爸爸,你把我和妈妈留下好不好”

    薛坦志的反应就是四个字默不作声。

    蘅琴尖利刻薄的声音重又响起:“还想着鲤鱼跃龙门呢大的赖着不走就罢了,小的也想继续异想天开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野种就是野种,永远都不会变成凤凰”

    听了这话,李婉晴并没有做出什么反驳,毕竟在薛家呆过的这几年时间里,她听过这样的话已经不知道多少次了。

    只是,在这种时候,薛坦志仍旧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别说去呵斥蘅琴一句,甚至连瞪她一眼都没有。

    李婉晴也终于意识到薛坦志是个什么人了,对这个曾经自己心爱的男人再也没有了一丁点的幻想,她拉了薛如云几下,实在拉不起来,终于咬了咬牙,在薛如云的屁股上狠狠的打了几巴掌。

    很重,很响。

    从小到大,李婉晴从来都没打过薛如云,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打完之后,薛如云哭了,李婉晴也泪崩了。

    可是,后者经过了那么多年的软弱之后,终于有了唯一一次的倔强,她拉起哭成泪人的薛如云,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越走越远,然后消失在了薛家众人的视线之中

    母女二人离开了,连一个包裹都没有提,连一件衣服都没有拿,连一分钱都没有带。

    不是她们不想去收拾行李,是因为老佛爷的决定实在太突然,根本就不给他们收拾东西的时间和机会

    这真是要把母女二人往死路上面逼

    等到母女二人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消失在路口之后,薛家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薛坦志的脸上,都想要看一看这个当事人会给出什么反应。

    可是,薛坦志的反应同样很出乎他们的预料,这位薛家的“主事人”竟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眼眶似乎有些潮湿,眼球里面也有着血丝。

    这些举动都表明了,这一切并不是他所愿。

    “惟愿平安?!钡笔?,薛坦志说了这四个字之后,便转身走回了房间。

    惟愿平安你只是希望那两个母女平安无事吗难道就不能做点什么吗

    其实,在当时,薛家众人听了这话之后,已经有不少人开始鄙视薛坦志了。虽然他们或多或少的都排斥李婉晴母女,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只要是个正常的男人,都难免不去生出鄙视的情绪来

    惟愿平安

    而这四个字,无疑是极大的刺激了一旁的蘅琴在当时她的脸色就已经变得怨毒了起来

    都把母女二人赶出去了,你薛坦志不说一句话,反而在人走了之后来了一句“惟愿平安”,既然你这么说,那么好,我蘅琴偏不让这母女二人平安

    和蘅琴抱有同样想法的,还有那个终日都是阴沉沉的薛家老佛爷。

    可以说,如果没有薛坦志这句看似祝福实则往蘅琴心里插刀子的话,李婉晴和薛如云根本不会遭受到后来那么多的凄风苦雨,而这些都是拜薛坦志所赐

    如果李婉晴和薛如云知道还有这么一层内幕的话,不知道会不会把对薛坦志的印象重新刷新了。

    有些事情真的很难料想,人生就是这么的奇妙。千万不要去鄙视任何人,也千万不要把任何一个人逼到死路之上,因为你真的无法想象,多年以后的对方会爆出一种什么样的磅礴能量。

    苏锐站在薛如云的身边,目光之中释放出丝丝精光

    他从薛如云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气势,一种一往无前不怕受伤的气势虽然之前这份勇敢曾经在薛如云的身上出现过,但是从来不会如此强烈

    苏锐和薛如云心意相通,因此感受的更加清晰

    看着这一切,他嘴角的冷意忽然随风飘散,而后轻轻的牵扯出了一道弧度。

    他一直都很喜欢这种感觉,一直都很期待看到这一天。苏锐终于看到,薛如云愿意主动回到这里,去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了

    此时,不知道正身处看守所里面的蘅琴知道不知道,她多年以前的一句话,彻底成了相反的预言。

    野种就是野种,永远不会变成凤凰,这句话在薛如云的身上,被彻彻底底的推翻了

    今天,涅槃后的凤凰已是重新降临薛家在这一刻,她是如此的耀眼,让薛家的人全都无法直视

    她再也不是多年以前那个坐在地上不肯走的小女孩,再也不是那个哭到不能自已的小姑娘,她叫薛如云,她回来了,来重新找回属于自己的那一份尊严。

    “薛坦志,你想好了吗”看着对面的男人陷入了沉默,薛如云便问道,她直呼其名,就像是在喊一个陌生人一样。

    不,这一对“父女”之间,虽然有着所谓的血缘关系,但是却已经比陌生人变的还要陌生人了

    “如云,无论如何,薛家的大门你都不能进去?!毖μ怪镜哪抗馍畲Υ乓凰靠仪螅骸叭缭?,只要你回去,我们就可以当成一切都没有生过,从此井水不犯河水,各不相干,大路朝天,我们各走一边?!?br />
    听到薛坦志的这句话,薛如云笑了,笑的非常肆意。

    苏锐站在一旁,也摇了摇头,他真的很难想象,一个如此没有坚持没有担当的男人,在当年是如何赢得了李婉晴的芳心。

    后者也是在南阳名动一方的美女,都说才子配佳人,可是自古以来,与所谓“才子”结合的佳人,都没什么太好的下场。

    外表看起来文质彬彬,实际上真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而往往找了那些“粗人”的女人,却会过的很幸福。这真的是个反差很大的讽刺。

    薛如云笑起来很美很动人,可是,现在在场的薛家人却没有一人愿意欣赏这种美。

    薛如云的笑声很动听,但是薛家人却觉得这笑声是无比的刺耳,让他们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当薛如云的笑声停下的时候,薛坦志的脸已经变成了猪肝色。

    平日里白白净净的面皮上,已经布满了暗色红潮,看起来有些愤怒,也有些无奈。

    “如云,你笑什么”薛坦志的声音之中隐隐的压抑着一丝怒意。

    因为,女儿在他面前这样肆无忌惮的笑,这样肆无忌惮的嘲讽,让他的面子彻底挂不住了。

    “我为什么笑”薛如云终于收起笑容来:“薛坦志,你为什么就不仔细的想一想,难道你现在真的还有和我平等谈判的资格吗”

    薛坦志有些说不出话来了。

    “你说只要我回去,你们就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生过,这没问题;你说要和我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从此井水不犯河水,这也没问题?!毖θ缭扑档溃骸翱墒?,你怎么就不能想想,你所说的这些话,似乎是我对你说才更合适一些吧”

    一个战败者,还有什么资格对胜利者说出什么既往不咎的话来

    从古到今,失败者都是没有资格去讲和的。

    薛坦志脸上的猪肝色逐渐褪去,然后一阵青一阵白。

    薛如云的话,不吝于给了他一个重重的打击

    “如云,你真的不知道,薛家的底蕴有多么的丰厚,你之所以到现在可以站在这里”

    薛坦志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薛如云给冷冷的打断了。

    “薛坦志,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想要告诉我,我之所以能够站在这里,完全是因为薛家不屑于针对我,完全是因为薛家有着你们自己的骄傲,是不是”

    薛如云看着自己父亲,眼神之中有着嘲讽和揶揄。

    薛坦志的的确确是想要表达这个意思,就像是在灾荒之中,高贵的贵族不屑于和泥腿子农夫同抢一碗饭,于是这些贵族只能选择高贵的饿死。

    这个时候,苏锐终于开口了,他在一旁听了那么久,实在是有些憋不住了:“薛坦志,我真的很想送你一句话,只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听?!?br />
    薛坦志看了看这个曾经用板凳把自己砸的背部差点骨裂的年轻男人,冷冷说道:“但说无妨?!?br />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伤处又开始隐隐作痛起来。

    苏锐看着薛坦志,很认真的说道:“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br />
    ps:感谢金刚daddy的万赏这是冲击盟主的节奏呀

    感谢想忘忘不掉、狂兵幽灵魔影、犒劳一下好、书友17796876、q1336、湛蓝天空o5o1、花仙子小裴的给力月票支持周末过的太快,晚安。

    999wx.,sj.999wx.,。999w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