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苏锐醒来之后,难得的神清气爽,精力十足。

    这一夜的酣眠,把他整个人的精力全部都恢复了过来。

    “状态不错嘛?!?br />
    苏锐感受到了某个部位的蓬勃有力,又身边睡着的极品美人儿,心里不禁有点蠢蠢欲动起来。

    要不,再试着证明自己一次

    苏锐想了想,暗暗下了决心。

    说行动就行动,他也不管薛如云没醒过来呢,悄悄的扯掉对方的衣物,便开始了动作,真是太直接了,连一丁点前奏都没有。

    这对于苏锐而言,并没有任何情趣的意思,完全就是为了证明自己而证明自己。

    当薛如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身处云端了。

    这种叫醒方式真的很独特。

    当苏锐停下动作的时候,他又点了一下手机屏幕上面的秒表。

    表上显示的时间让他略微有点欣慰六分四十六秒。

    这个数字对于他而言,已经是质的飞跃了只要跨过五分钟的关口,那就是鲤鱼跃龙门,更何况都到了六分钟

    都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但苏锐的适应能力倒还是蛮强的,从一个小时骤降到了五分钟的时候还略有失望,然后连续几次就习惯了,等到了六分多钟,竟然能有窃喜的感觉。

    好吧,这个家伙太没有上进心了。

    人的追求,就是这么一步一步的降低的。

    “我有两次哦,你真厉害?!?br />
    薛如云浑身香汗淋漓,在苏锐的耳边吐气如兰。

    听见了这句话,登时苏锐的全身就充满了力量

    “再来一次?!?br />
    苏锐说着,风云再起。

    心若在,梦就在,相信自己没有障碍,人生豪迈,只不过是从头再来

    在秒表再一次停止的时刻,苏锐真的想要高唱一首刘欢的从头再来,尼玛,实在是太写实了。

    昨天的一次又一次,跌倒了重新站起来,然后站了五分钟后继续跌倒,终于,今天的苏锐让秒表的时间定格在了十二分三十五秒

    对于这几天的他而言,这简直是历史性的突破终于破了全国平均水平了在分钟上,他终于不再是一位数了

    此时此刻的苏锐,真的有种热泪盈眶的感觉,毫不夸张,相信每个男人都会特别方面的时间尤其是对于苏锐这种失而复得的人来说。

    虽然说不至于欣喜若狂,但至少能不至于太抬不起头来了。

    薛如云似笑非笑的锐:“那么勇猛,要不要再来一次”

    “好”苏锐没有丝毫犹豫的就答应了,这货兴冲冲的,还想趁着状态回勇的时候多找回一点自信呢,至于事后会不会疲惫管它呢心里的愉快才是真正的快乐。

    没错,苏锐就是一个自欺欺人主义者。

    “别,我不要了,今天已经足够了?!?br />
    薛如云的面色潮红,明显从刚才的动作中“获益”不少,她在苏锐的腰间拧了一把:“不许胡来了,你都说了,今天还有大事,要是再来一次,你体力跟得上吗”

    苏锐叹了一口气,终于还是放弃了这次“刷新纪录”的机会。

    两人洗漱完毕,吃过早餐出门,今天的薛如云仍旧穿着一身白色职业套装,玲珑的曲线和往日并没有什么不同,但是,她的脸上却明显多了一分明艳动人的神采。

    由此可见,苏锐早晨连续两次的“努力”并没有白白浪费。

    “现在和我一起去薛家,你紧张吗”苏锐问道。

    “其实,我以为我会紧张,但现在心情简直平静的让人发指?!毖θ缭瓶嫘λ档溃骸盎蛐硎且蛭切┭业娜硕急荒闩艘皆豪锩姘??!?br />
    薛明凯薛紫晶薛胜男薛洋全部躺在医院里面,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现在薛如云若是回到薛家,也不用面对这几张对她充满愤恨和怨毒的嘴脸了。

    “如果是因为这个原因的话,恐怕你要失望了?!彼杖竦淖旖锹冻隽艘凰啃θ堇矗骸敖裉?,他们集体出院回家?!?br />
    “什么集体出院”听到这句话,薛如云怔了一下。

    “是啊,今天我们亲自登门,这些家伙还不得乖乖从医院滚回来列队迎接”苏锐笑眯眯的说道。

    “你在开玩笑吗他们完全没有必要回来的啊?!毖θ缭朴行┠岩灾眯?。

    “反正他们现在该动手术的已经动完了手术,只是需要后期静养就可以了,在这种情况下,医院的条件自然不如家里方便?!彼杖竦挠锲胝姘爰?。

    薛如云还是表示了不相信:“即便如此,我也不认为他们会专门选择在今天回来,你跟姐姐实话实说,是不是又在拿姐姐我开涮了”

    “当然没有拿你开涮,因为那家医院不收他们了?!彼杖裢6倭艘幌?,又补充了一句让薛如云感觉到震撼无比的话:“现在整个南阳,已经没有医院敢收留他们了?!?br />
    “什么”

    一个又一个震撼性的消息,把薛如云给砸的快要晕头转向了。

    得亏现在开车的不是她,否则妥妥得追尾。

    她有点不能理解,偌大的南阳,竟然没有医院敢收留薛家的核心子弟要知道,这里几乎是薛家的地盘

    “我让齐啸虎把信义会的战堂给派出去,专门来做这件事情,,他们的效率还挺高的?!?br />
    苏锐语不惊人死不休。

    把南阳的所有大型医院全部“威逼利诱”一番,哪怕执行这个任务的是信义会的战堂,应该也会花费不少力气的,苏锐这一次,可是欠了信义会一个大大的人情。

    “你花费那么大的心思,费了那么多的工夫,就是为了让这些人一起在薛家等着我上门吗”薛如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眸光变得有些复杂起来。

    “当然,你时隔那么多年才回归一次,我当然得把场面搞的隆重一些,不然怎么能值回咱们的出场费”苏锐拍了拍薛如云的手:“今天,就让咱们隆重登场?!?br />
    “苏锐”

    薛如云还没说完,便已经被苏锐打断:“打住,我知道你又是要说谢谢了,对不对咱们两个之间,以后不要再提这件事情?!?br />
    “你猜错了?!毖θ缭频牧成险婪懦黾呶Φ拿髅男θ堇?,妖精气质显露无余:“我是想说,在去薛家之前,要不我们找个僻静的地方,来一场车震怎么样”

    苏锐一个急刹车,如云身前那被安全带所勒出来的饱满山峰,有些艰难的说道:“我想说,这真是个好主意?!?br />
    可惜,这里正是主干道,滚滚车流,偌大的省城,大白天的,哪里能找得到适合车震的僻静地方

    薛如云和苏锐乘坐的还是那辆毫不起眼的标志508,不过,在这辆车驶进了通往薛家的景峰大道之后,一排停在路边的黑色帕萨特便开始缓缓启动了,然后呈一字长蛇阵,紧紧的跟着薛如云的车

    事实上,帕萨特也并不是豪车,但是,即便是最普通的四轮电动车,数量多起来之后也能形成强大的震撼效果,更何况是二十几万的黑色帕萨特呢

    这一排帕萨特足足有二十八辆,在通过一个路口到达另一个路口之间,几乎要把整段道路给占满了有一些司机甚至为此专门停下车子,举起手机记录下这难得的一幕。

    “我说,这是谁家结婚,这么有排场啊?!?br />
    “应该不是结婚吧,都没有鲜花气球?!?br />
    “那么多黑色帕萨特,这是南阳的黑社会在聚会吗”许多路过的人都议论纷纷。

    在帕萨特的衬托之下,前面那辆白色的标志508显得越发惹眼。

    在即将通过路口红绿灯的时候,这二十八辆车忽然分成了四排,迅速抢占了四个直行车道

    还带变阵的

    如果这么多车仍旧排成一字型,那么至少需要两个绿灯才能全部通过,这样一来,整个车队就不齐整了。

    这些驾驶员的水平也是足够高,四个直行车道内,竟然全是帕萨特,别的车子全被挤出去了。

    当然,哪怕是最前面的帕萨特,也是落后标志508一个车位,这样,显得这辆白色轿车更加的突出和显眼。

    薛如云显然也从后视镜里发现了这不同寻常的情况,她有些吃惊的说道:“这是怎么回事”

    那么多莫名其妙的车子跟在后面,为什么薛如云有种是敌非友的感觉

    苏锐并没有立即回答她,而是吐槽了一句:“特么的居然连车牌号都是连着的,真是形式主义害死人啊,光连在一起的车牌号,我就能猜出来,李圣儒绝对是个处女座?!?br />
    “到底怎么回事啊”薛如云有些不解。

    这个时候,绿灯已然亮了起来,苏锐的车子缓缓启动,而那些帕萨特仍旧稳稳的匀速跟在后面,并没有追上来超车的意思。

    “他们是来帮我们的吗”薛如云儿,已经想明白了一些。

    “我只是让李圣儒找些人来帮忙压阵,谁能想到,他能搞出这么大阵仗来?!彼杖裥ψ琶嗣亲樱骸安还?,我喜欢?!?br />
    “是的,虚荣的人都喜欢讲排场?!毖θ缭谱焐险庋底?,心里还是弥漫出了浓浓的感动,苏锐能够为她做出那么多事情,实在是超出了这个御姐的想象。

    “我已经告诉过李圣儒了,让他低调低调再低调,怎么还这样?!彼杖竦昧吮阋嘶孤艄缘乃档?。

    “帕萨特已经很低调了?!?br />
    “可是那么多辆放在一起,想低调也低调不起来了?!彼杖衿财沧?,笑道。

    就在标志508带着堪称一个方阵的黑色帕萨特耀武扬威的通过路口的时候,停在前面一段路的一排黑色轿车又缓缓启动了。

    苏锐那些车子,不禁摇头感慨了一句:“有钱也不要这么玩啊,太不低碳了?!?br />
    这一排仍然是黑色轿车,只是不是帕萨特了。

    清一色的加长宝马740。

    ps:感谢xgh601shengfeng2炮哥的给力捧场非常感谢

    感谢书友20367105海的微笑爱死小兰dslq书友6222447厦门小武哥的捧场和月票支持

    大家这么给力,我也要加油晚上还有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