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杯”

    听着苏锐的话,薛洋简直就快哭出来了。请大家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

    尼玛,一杯酒是二两五,三杯就是将近八两啊

    薛洋之前在这饭店里面已经喝的差不多了,本来就晕晕乎乎,要是把近八两的烈性高度酒灌下去,那么结果肯定想都不用想了。

    “锐哥,你”薛洋的脸色发苦。

    咯吱,咯吱。

    这个时候,一旁传来了让人牙酸的声响。

    只见到邵飞虎正掰着指节,然后晃了晃脖子,那关节处发出的咯吱咯吱的响声让薛洋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那意思非常明显小样,不喝不喝就弄死你

    “弟弟,你这样做,未免就太没有诚意了吧?!彼杖褚×艘⊥罚骸安还侨贫?,算什么又不是三把刀?!?br />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薛洋知道,如果自己不喝的话,那么对面这个超级狠人恐怕会让自己更惨。

    薛洋端起杯子,手指都在颤抖。

    “抖什么抖,别把酒洒了”邵飞虎瓮声瓮气的说道。

    “哥,我敬你?!毖ρ蟊幌诺靡桓黾ち?,仓促的对苏锐说了一句,然后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烈性的白酒一入喉,就让薛洋有了一种想吐的冲动,身体的温度似乎在这一刻都上升了。

    “这样才像个男人,我可不想认个娘炮当弟弟?!彼杖袼档溃骸袄?,咱们继续,第二杯走起?!?br />
    说着,苏锐又把薛洋的第二杯给倒满了。

    一口气喝掉一大杯五十六度的白酒,薛洋感觉从胃里到食道,再到嘴里,全部都在冒着火。此时此刻,他甚至有种感觉,仿佛只要拿着打火机在嘴巴旁边一点,他就能喷出火来。

    二杯的时候,他真的落荒而逃,可是,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事已至此,已经没有任何的退路了??峙戮退阊业娜死戳?,也救不了自己。

    此时此刻,薛洋一边感叹着自己运气实在是太渣,一边还要对苏锐挤出笑脸:“锐哥,我的亲哥,我敬你第二杯?!?br />
    薛洋说着,第二杯又一饮而尽。

    当他放下杯子的时候,苏锐已经拿起酒瓶等着了。

    “喝完第三杯,我就解放了?!?br />
    薛洋在心中默默想到,此时他的脸就跟煮熟了的大虾一样,那红色真叫一个正。

    第三杯酒下了肚,由于喝的实在是太猛,薛洋再也控制不住,捂着嘴巴站起身来,跑到路边的花坛里,大口大口的吐了起来。

    不过,酒虽然吐出去了,但是薛洋的脑袋还是仍旧发晕的不行,胃里也仍旧火辣辣的。

    他还在呕着,这个时候却发现有人在拍自己的后背,转脸一是苏锐。

    后者贴心的笑道:“是不是觉得吐出来之后舒服多了”

    “是好受多了?!毖ρ笏匙旖拥?。

    “那就好,来,咱们接着喝?!?br />
    苏锐这句话差点没把薛洋给吓的瘫坐在地上。

    “哥,锐哥,亲哥,我刚刚不是已经敬过你三杯了吗”

    “是啊,你是敬过我了,但是我还有两个朋友想要跟你喝呢?!彼杖裰噶酥干鄯苫⒑涂履?。

    薛洋见此,知道今天是要彻底栽在这里了。

    如果不跟邵飞虎喝,那个壮汉肯定弄死自己,如果不喝柯凝喝薛洋又怎么会拒绝和美女喝酒。

    苏锐拽着他的胳膊,将其拖到座位旁边,不知道的食客们俩人的亲密动作,还以为他们的感情真的很深呢。

    感情深,一口闷,感情厚,喝不够,感情铁,喝吐血。

    今天的薛洋真的是要把这句话给贯彻到极点了。

    和邵飞虎喝了三杯,又和柯凝喝了三杯,他中间有一次控制不住的想要吐出来,但是苏锐却偏偏在他的后背上用力一拍,竟然让他硬生生的把呕吐的感觉给压了下去。

    也不知道苏锐是怎么弄的,此时薛洋只感觉胃里翻江倒海,但就是吐不出来

    之前去给薛家通风报信的二世祖们并没有离开,他们在远远里发生的一切,一个个都焦躁的不行,他们知道,如果薛家再不来人的话,薛洋恐怕真的会喝死在这酒桌上面。

    终于,薛家的车子赶到了,几名保镖下了车,让那些二世祖们松了一口气。

    可是,正当那几个保镖准备把薛洋拉走的时候,一个高大威猛的男人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邵飞虎根本就没多说什么话,直接亮起了拳头。

    在首都军区特种侦察大队大队长的面前,这几个保镖完全不够邵飞虎一拳一个,砍瓜切菜一般的把这些人全部放倒在地。

    在苏锐的“威逼”之下,薛洋已经完全的失去了反抗的能力和意识,彻彻底底的喝高了。

    现在的他基本上是苏锐倒多少,他就喝多少,四瓶白酒都快见了底。

    虽然到了后来,连苏锐也压制不了薛洋的呕吐感,让其吐了几次,但是最后薛洋的胃里至少还得有着一斤半的酒,在灌下了第四瓶的最后一滴之后,这货终于彻底崩溃,一个后仰,直接连人带椅子躺倒在了桌子下面,睡的那叫一个香甜。

    “咱们走吧?!彼杖衽牧伺氖?,有些时候,对付薛洋这种人,他真的是懒得用拳头了。

    柯凝笑着站起来,苏锐很认真的打量了一下这个姑娘,然后叹道:“红颜祸水,真的是一点都不虚啊?!?br />
    柯凝红了脸,不知道该回什么好。此时清风吹起她额前的碎发,一如青春的模样。

    邵飞虎这个很少开玩笑的汉子开口了,这货捂着胸口,一脸的伤痛模样:“你们两个能别总是当着我的面秀恩爱吗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东西好像碎掉了?!?br />
    苏锐回过头,对邵飞虎竖了个中指。

    柯凝倒也没有继续回避这种玩笑,反而觉得非常喜欢邵飞虎这样讲,她转过脸来,给邵飞虎补了一刀:“心碎了,就重新粘起来?!?br />
    邵飞虎简直觉得自己的脑袋中了一枪,然后高大的身板砰然倒地。

    “不睬这货,咱们走?!?br />
    说着,苏锐拉起柯凝的手腕,两人便很不讲义气的朝前跑去。

    夜色下,清风里,她娇颜如花。

    等到了酒店,苏锐帮柯凝把房间订好,又特地在隔壁给邵飞虎开了一间房,让他来?;た履?。

    “我明后两天还有一些事情需要扫尾,等这边结束之后,我们就离开南阳,我送你回沂州老家?!?br />
    苏锐站在房间门口,并没有跨进房门的打算。

    “好,我不着急回去,你安心的处理好你这边的事情?!笨履淙挥行┎簧岬盟杖窬痛死肟?,但也没有说出什么挽留的话来。

    她并不是个太过外向的姑娘,否则多年以前的新兵集训结束时,苏锐就会明白她的心意了,哪里还用等到现在

    苏锐走后,柯凝脱下衣服,冲了个热水澡。

    水很热,她似乎要用这种温度,冲刷掉所有不愉快的过往。

    在雾气升腾的浴室里面,一个堪称完美身材的身体若隐若现。

    这是柯凝几年以来最舒心的一次沐浴。

    她洗的很慢很仔细,每一寸肌肤都没有放过。一边洗着,她还一边小声的哼着歌儿。

    这歌声很小,并不比水花的声音大多少,柯凝似乎只想自己来享受这份喜悦。

    “回家的路是那样长,想呀想过多少晚上,

    那年当兵离开了家,妈妈的叮咛耳边响,

    总以为自己已经长大,下决心不让人牵挂,

    白天我们摸爬滚打,夜晚梦里溜回家”

    这是一首早年在女兵之中非常流行的一首歌,名字叫回家的路。

    柯凝唱着唱着就哭了,她蹲在地上,抱着自己,就像这些年来一样。

    等到苏锐等人走了半个小时之后,一辆救护车才姗姗来迟,醉的不省人事的薛洋被抬上了车,至于薛家那些被邵飞虎撂倒在地的保镖们,根本没有人管。

    薛洋睡的香甜,时不时的还有饭菜酒水的残渣从他的嘴角流出来,同行的几个二世祖都觉得无比恶心。

    所幸他没有什么大事,只不过是酒精中毒,挂上两天水就没事了。

    这种情形简直比薛胜男薛紫晶等人要轻松太多了。

    薛坦志站在医院的门外,几乎从不抽烟的他已经变得烟不离手,脚边扔了一地的烟头。

    要知道,他以往绝对不会乱扔果皮纸屑,此时这种状态,表明他真的是惆怅到了骨子里面。

    除了老大薛凯旋之外,薛坦志的一个儿子两个女儿,现在都躺在他身后的医院里。

    事实上,薛洋的遭遇从本质上讲和她两个姐姐并没有什么不同,但是不同的是,现在,蘅琴不会再在薛坦志的耳边喋喋不休了。

    身边少了那个聒噪的女人,薛坦志真的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他抽完这根烟,把烟屁股随手一扔,想要再从烟盒里面抽出一支来,却发现烟盒已经空了。

    薛坦志把烟盒随手一扔,站起来,踩在一堆烟头的上面,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月色之下,他形影相吊,颇有一种孤家寡人之感。

    而这个时候的苏锐,已经回到了薛如云的房间。

    “怎么样,现在还要不要再证明自己”

    穿着一身性感睡衣的薛如云就这样站在门口,诱惑无限。

    苏锐本能的觉得有些口干舌燥,不过他还是当机立断的拒绝了。毕竟昨天失败了好几次,今天早晨起的又早,忙了一整天,精力完全没有得到恢复,如果强行上马,恐怕又是缴枪投降的结果,这家伙心里已经明显有了阴影。

    为了自己的名声,必须得忍住啊。

    “真的要拒绝吗”薛如云贴了上来。

    “必须的,得养精蓄锐,明天好办大事?!彼杖褚槐菊乃档?。

    “什么大事”听了这话,薛如云露出了好奇的目光,她倒是不知道,苏锐接下来在南阳还有什么计划。

    苏锐眯了眯眼睛:“明天我要带你去薛家,拜访一下那个所谓的老佛爷?!?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