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美女,有没有兴趣一起喝一杯”

    这个年轻男人摇摇晃晃的走到了柯凝身边,也不问问苏锐和邵飞虎的意见,拉过一张凳子坐下来。

    而和他同行的十来个人都是站在此人的身后,并没有任何坐下的意思,很明显,在这群人中就他的地位最高了。

    一张方桌,四个人,苏锐和邵飞虎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摇了摇头。

    “美女,这露天吃饭的人有这么多,可是当我从这饭店里面走出来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了你,我知道,你就是我要寻找的那个人?!?br />
    柯凝愣住了,她虽然在一品茶楼里见过很多表白,但是采取这种不要脸方式的人可绝对不多。

    “美女就是美女,即便连愣住的时候都有一种独特的气质?!闭饽昵崮腥怂低?,便拿过了柯凝的杯子,想要喝掉里面的啤酒。

    在他看来,美人的唇都是香甜的,用美女用过的杯子实在是一种惬意的事情。

    不过,接下来,他的杯子便在空中静止了。

    这年轻男人身手拽了两下,没有拽的动,这才发现杯子已经被人用手捏住了。

    “谁他妈那么不开眼,找死呢”

    他在南阳很有势力,根本就没把柯凝身边的男人放在眼里,在他看来,任何一个美女,只要进入了他的眼界,那么就不可能逃得掉,一定会被他给整到床上。至于这两个男人,完全构不成威胁。

    而这个年轻男人之所以能有那么大的自信,完全是因为他有一个牛气冲天的名字薛洋。

    薛洋骂了一句之后,转脸看向了握住他杯子的那个人。

    这么一看,他差点没被当场吓尿

    酒直接就被吓醒了一半,登时就把握着杯子的手给松开了

    “薛大少,很久没见了,你手指的伤好了吗”苏锐嘲讽的问道。

    在两人上一次见面的时候,薛洋带着一群人气势汹汹的去找薛如云的麻烦,结果他的手指被苏锐给折断了好几根,灰溜溜的从宁海跑回了南阳,简直是狼狈到了极点。

    薛洋几乎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完全没有受到过任何挫折,从小到大,唯一给他施加过耻辱的,只有苏锐

    薛洋万万没想到,竟然会在这种时候和苏锐相见

    后者来到南阳之后,薛洋一直躲着走,哪怕兄弟姐妹们都受了重伤住进医院里,他还是没有出面。

    可是,该来的总会来,真的是躲也躲不掉。

    “怎么,薛大少,你那么慌张干什么就跟你欠了我钱不还一样?!?br />
    苏锐笑眯眯的,一把按住了薛洋的肩膀,后者本来还想要抓紧离开,结果被苏锐这么一按,刚刚抬起来的屁股重又重重的落在椅子上,压根就是动弹不得了。

    “薛大少,咱们那么久不见,今天不好好的喝两杯,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呢”苏锐重重的拍了拍薛洋的肩膀。

    苏锐这个时候还使了点力气,薛洋被拍的差点歪倒在地。

    苏锐已经明显感觉到这位薛家的纨绔少爷浑身僵硬了,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其实,如果是平时见面的话,苏锐不一定会对薛洋怎么着,说不定瞪几眼嘲讽几句也就过去了,可是这一次,薛洋不开眼的想要调戏柯凝,那么此事就不可能善了了。

    “敢对薛少不敬,你是嫌自己活的不耐烦了吗”

    这个时候,跟薛洋同行的人开

    本章未完,请翻页始喊道,他们也都是纨绔子弟,平日里嚣张惯了,什么时候被别人踩在头上

    尤其是这个操着外地口音的家伙居然还敢欺负薛洋,要知道,这里可是南阳,薛家可以一手遮天。

    苏锐并没有发火,而是转过脸来,仍旧笑眯眯的说道:“这一点我要澄清,我可没有对任何人不敬,我们是朋友?!?br />
    说着,他又重重拍了拍薛洋的肩膀:“薛大少,你觉得呢我们是不是朋友”

    薛洋简直快要被拍散架了,都要哭出来了,苦着脸说道:“是,是,我们是朋友,好朋友?!?br />
    苏锐的手扣在薛洋的肩膀上,让后者不得不这么说,否则的话,薛洋真的很担心苏锐会把他的肩膀给生生卸掉

    “听到了没有”苏锐斜眼看了看那几人,“我和薛大少是好朋友,好朋友见面,自然得喝几杯,你们还多管什么闲事呢”

    就在这个时候,苏锐的声音陡然提高了八度:“要么,就找一张桌子坐下老老实实的吃饭,要么,就抓紧开着车子给我滚蛋”

    在提高声音的同时,苏锐的语气之中还带着一丝非常明显的冷意

    那几个纨绔少爷听了之后,不禁有种打哆嗦的错觉,他们想要离开,但还是看向薛洋,似乎想要征求对方的意见。

    薛洋摆了摆手:“行了,你们走吧,不用管我了,记得跟我家里人打声招呼,就说我在和朋友吃饭,晚点回去?!?br />
    这句话看似在交待,但里面的暗示意味不可谓不明显,苏锐自然也听出来了,不过他淡淡一笑,完全没当一回事。

    即便薛家人知道自己在和薛洋吃饭,又能如何呢苏锐还生怕他们不知道呢

    听了薛洋的指示,那些二世祖们立刻离开,找僻静的地方给薛家通风报信去了。

    等他们走后,薛洋立刻对苏锐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而且笑容之中带着一丝讨好的意味。

    “锐哥,你看,他们都走了?!毖ρ笏档?。

    苏锐看着对方的笑脸,撇了撇嘴:“是的,这些人是走了,不过估计过一会儿,估计你们薛家的大批保镖就该赶过来了?!?br />
    薛洋脸上的表情瞬间僵硬了起来,勉强的笑道:“锐哥,怎么会呢其实,就算他们真的来到这里也没什么关系的,锐哥你身手高强,连高伴虎都不是你的对手,薛家还能找出什么人来”

    “你这话说的,我怎么听起来你不像是薛家的人呢你的两个姐姐还因为我而躺在病床上呢?!彼杖癯胺淼乃档?。

    邵飞虎和柯凝坐在旁边,两个人都没有插嘴,后者美眸中释放出来的目光始终聚焦在苏锐的身上,不曾有半秒钟的挪开。

    薛洋真是个演技派,不去金像奖拿个影帝都是可惜了,他咬牙切齿的一拍桌子,语气之中明显带着鄙夷的情绪:“薛凯旋,薛紫晶,薛胜男,这三个人其实都是活该,闲着蛋疼敢惹锐哥,切,我可是一点都不同情他们”

    不过,薛洋这说的倒也是心里话,他真的是一点也不同情这三个兄弟姐妹,压根就是抱着一副幸灾乐祸的态度。

    “薛大少,你这样表演,会不会有点过了”苏锐似笑非笑,他以前倒是没发现,薛洋这个纨绔的二世祖居然还有这方面的潜力。

    “锐哥,我说的可都是心里话?!毖ρ笳娴氖且沟椎难菁急⒘耍骸白源幽谴未幽;乩粗?,我闭门反思了好几个月,你可能不知道,我甚至没对任何人提起

    本章未完,请翻页过我手指是被谁折断的,因为从那个时候起,我就已经把锐哥你当成了偶像,你的人格魅力实在太强,让我折服叹服拜服?!?br />
    苏锐摇了摇头,看着薛洋的眼睛,很认真的说道:“我被你的无耻深深的感动了?!?br />
    柯凝在一旁展颜一笑,薛洋的余光注视到了柯凝的笑容,不禁心头一跳这姑娘笑起来真的是别有一番韵味。

    薛洋想要认真的欣赏一番,可是一想到苏锐还在身边,立刻又打消了这个念头,挤出笑容来:“锐哥,你可不能说我无耻,我真的是被你征服了,说假话就天打雷劈?!?br />
    “天打雷劈还真有不怕死的人啊?!彼杖竦懔说阃?,眼光深处露出一丝戏谑之意:“既然是这样,那咱们可算是不打不相识了”

    “当然,当然?!毖ρ笾荒芩匙潘杖竦幕凹绦滤担骸叭窀?,我得敬你一杯,你可是我的大哥,亲大哥?!?br />
    苏锐听了这话,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邵飞虎斜眼看着苏锐,那眼神的意味非常明显你从哪里找来的这种不要脸的极品

    看到苏锐没说话,薛洋连忙表态:“锐哥,你一定得收下我这个小弟,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亲弟”

    不知道薛家人听到薛洋的这番深情“表白”,又会作何感想。

    “好,既然是这样,那咱们哥俩今天就得好好的多喝几杯,感情铁,喝吐血?!彼杖裥γ忻械乃档溃骸胺苫?,去搬一箱白酒来,记住,至少要五十六度以上的?!?br />
    听到苏锐这样讲,薛洋一脸苦相:“锐哥,其实不用喝那么多的,咱们的感情都在心里?!?br />
    “错?!彼杖窳⒖叹勒骸案星椴辉谛睦?,而是在酒里?!?br />
    邵飞虎早就看出来苏锐要整人,乐呵呵的站起来,没两分钟的工夫,就抱来了一箱高度白酒。

    薛洋看到这阵势,腿差点软了:“锐哥,我的亲哥,这酒也太多了吧咱们两个能喝的掉吗”

    五十六度

    现在的薛洋真是无比后悔,早知道不如让苏锐把自己给打一顿了

    苏锐拿过一只玻璃杯,给薛洋倒满白酒,浓烈的酒精味道顿时散发开来。

    “来,拿着?!彼杖裥呛堑乃档?。

    这一杯酒就是二两五,薛洋端着酒杯,手都在打颤。

    “薛洋,你不是要认我当哥哥的吗在我们那边,结义兄弟都是要喝滴血酒的?!彼杖裥ψ潘档?。

    滴血酒

    薛洋猛的打了个哆嗦。

    “当然,我就不让你往酒里滴血了?!彼杖袼档?。

    薛洋闻言,如释重负。

    可是紧接着,苏锐又说道:“你要认我当大哥,怎么说也得敬我三杯表示诚意吧”

    ps:感谢金刚daddy狂兵幽灵魔影的给力捧场

    感谢首都武装部长烟台孙向阳小武哥书友12374597书友18514156天道之炮哥xinhuaxiao一颗大白菜百度耐我何百度书友16511349的月票和捧场支持

    感谢烈焰军团一群的彼得潘臭不要脸的给力月票支持

    最近几天熬的有点晚,今天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完全不在状态,喝了咖啡,脑子还是发僵,所以我还是早点睡,明天三更补上,什么明天是周六那好吧,明天四更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