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享海鲜城,在南阳省城算是挺有名的平价餐饮大排档了,邵飞虎这个家伙,即便已经通过打黑拳赢了几千万,但也仍旧没有改变他的消费习惯。

    “柯凝同志”

    邵飞虎见到苏锐和柯凝远远走来,当即就是一个立正,敬了个标准的军礼。

    这个大嗓门把周围就餐的人都吓了一跳,纷纷还以他白眼,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个神经病在这里发疯呢。

    柯凝倒是没还礼,而是给了邵飞虎一个大大的拥抱。

    这个拥抱虽然是出于纯洁的战友情谊,但也把邵飞虎闹了个大红脸,整个人有点晕晕乎乎飘飘然了。

    “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子?!彼杖癖墒拥乃档?,然后拿过菜单开始点菜。

    邵飞虎讪讪笑着,还傻傻的愣在原地,时隔多年,重又见到军花,他仿佛也回到了青春的时期,好似看到了往日的模样。

    苏锐点了满满一大桌子菜,三个老战友就这样一边吃着菜,一边喝着啤酒,聊聊往事,聊聊感悟,其乐融融,真是难得有这样的机会。

    “如果你们都还在部队就好了?!?br />
    想着几人现在的近况,邵飞虎一个大老爷们忽然觉得鼻子有点发酸,然后端起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苏锐倒是没有邵飞虎那么伤感,相反,他居然还很鄙夷这种明明是强悍的肌肉男,却露出一副伤春悲秋的模样。

    “说的跟你还在部队一样?!彼杖衿擦似沧?,哪壶不开提哪壶。

    邵飞虎听了,差点没暴走:“还不是因为你,否则我老邵怎么可能落到如今的田地我也只是停职几天而已,过不了多长时间,我就能返回部队了?!?br />
    “是吗”苏锐冷笑了两声,声音忽然提高了八度:“邵飞虎同志”

    后者一个激灵,本能的站起立正,抬头挺胸的喊道:“到”

    不过,此言一出,他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被苏锐给耍了,顿时怒气冲冲的说道:“苏锐,你搞毛线瞎冒充什么首长”

    一旁的食客们都被邵飞虎吓了个激灵,纷纷在小声议论这个神经病了。

    柯凝见此情景,忍俊不禁。

    “我现在就是你的首长,你可别忘了,领导让你全程听从我的安排?!彼杖裥γ忻械乃档?。

    邵飞虎可是没有一点尊重领导的觉悟:“有话快说,有屁快放?!?br />
    苏锐瞥了他一眼,心想,小子,现在跟我猖狂,一会儿绝对有你受的,我看你五分钟之后会不会哭着喊着跪舔哥哥。

    苏锐清了清嗓子:“老张同志对我下了指示,现在组织对你有了新的要求?!?br />
    苏锐口中的老张,自然就是张玉干了。

    停顿了一下,他继续说道:“而且,这个任务只要你完成的出色,立刻就会返回部队,不仅官复原职,而且你会成为首都军区特种作战指挥部的主要负责人之一?!?br />
    “特种作战指挥部”听到这个名词,邵飞虎的眼睛骤然一亮:“快说,到底是什么任务”

    要知道,首都军区有好几支特种部队,并不仅仅是侦察大队一支。

    “激动个屁,看你那没出息的熊样?!彼杖竦难劬锩媛潜梢?。

    “我能不激动吗”邵飞虎愤愤不平:“老子都被撤职了,难道还不能争取一个好好表现的机会吗”

    柯凝知道苏锐和邵飞虎要开始谈正事了,因此说道:“需要我回避吗”

    “当然不要,你又不是外人?!彼杖裥α诵?,给邵飞虎面前的被子里面倒满了啤酒:“先干一杯?!?br />
    “我怎么看你都是一副没安好心的模样?!鄙鄯苫⒖醋叛矍暗恼獗疲骸罢饩允腔剖罄歉Π菽??!?br />
    “如果你自己认为自己是鸡的话,我想我肯定没什么意见的?!彼杖癫荒头车奶袅颂裘济骸吧俜匣?,你还想不想进特种部队指挥部了”

    “当然想”邵飞虎连忙抓住苏锐的胳膊:“别卖关子了,快说?!?br />
    “组织让你和东洋人接头?!彼杖窨桃庋沟土松?。

    “接头东洋人”邵飞虎说道:“搞毛线”

    “是山本组?!彼杖袼档溃骸罢獯紊厦嬖谀涎舸思柑醮笥?,也把一些线索挖了出来,东洋的山本组在整个南阳从来没有停止过活动,还有一些华夏人在暗中帮助他们?!?br />
    “帮助山本组这不是汉奸吗”邵飞虎听着,脾气又上来了,把筷子重重的摔在桌子上。

    “你丫的就不能淡定一点,小点声不行吗生怕别人不知道你在干什么”苏锐挑了挑眉毛。

    “我能不激动吗”

    邵飞虎听了苏锐的话,简直都不用战前动员了,杀气腾腾的说道:“既然是对付山本组,那么我肯定不会推辞,说吧,要我做什么”

    看到邵飞虎的样子,苏锐忽然发现,自己之前用什么“指挥部负责人”之类的来蛊惑他实在是有些不上档次。不过,既然已经帮邵飞虎挖了坑,也得负责把他埋上才行。

    “邵飞虎同志,你虽然身处停职反省期间,但仍可以心系国家,我要在领导们面前好好的表扬表扬你?!?br />
    苏锐很贱的说了一句,然后不轻不重补充道:“我必须要郑重提醒一下,这次的事情,你无论如何也不能冲动,因为你极有可能面对的是最残忍的东洋武者,如果因冲动而暴露了,那么就危险了?!?br />
    “东洋武者算个毛线他们面对的还是华夏最优秀的特种兵呢”邵飞虎拍了拍胸脯。

    “真不知道你这句话是自大还是自恋?!彼杖窬倨鹁票?,和邵飞虎碰了一下:“具体的行动方案还正在制定中,我是想要让你有个心理准备,接下来的一到两个月之内,你肯定要通过这条渠道打入山本组,到那个时候,咱们就好好的里应外合,争取一举搞掉这个东洋的第一黑帮”

    “绝对没问题”邵飞虎把杯中的啤酒一饮而?。骸拔液么跻彩怯星狈榈娜?,还能被那群东洋小儿揭穿”

    “老张同志也就是看中你有潜伏经验,否则早就让国安自行出人了?!彼杖窈懿灰车陌岩磺性鹑味纪频搅苏庞窀傻纳砩?。

    事实上,张玉干之所以把邵飞虎放出来,为的其实是另外一件事情,苏锐倒是先假公济私一把,借飞虎同志来用一用。

    “我早就看山本组不顺眼了,以前执行任务的时候,和他们也结下过梁子?!鄙鄯苫⒃俑闪艘槐【疲骸叭绻芙璐嘶崛ザ?,说不定还能会一会山本恭子那个娘们?!?br />
    “咳咳咳咳咳咳”邵飞虎话音刚落,便听到苏锐发出了一阵剧烈的咳嗽声

    “你咳嗽啥”邵飞虎不解的问道。

    聊完了正事,三个人又开始天南海北的扯了起来,谁都不想过早的结束这一场难得的聚会。

    而饭量很好酒量一般的邵飞虎已经喝的有些大舌头了,他拿起酒瓶,想要给苏锐的杯子倒满:“这啤酒这啤酒不给力,咱们不如换白的?!?br />
    柯凝拦住邵飞虎倒酒的动作:“飞虎,你别喝了,也别给苏锐倒酒了,他已经喝多了?!?br />
    邵飞虎把酒瓶一顿,眉毛一挑:“嘿,柯凝,怎么着,你和苏锐还没怎么样呢,就开始护着他了不行不行,绝对不行,我跟你讲,就算你成了他媳妇,也不能替他挡酒”

    柯凝被这话闹了个大红脸,啐道:“飞虎,你胡乱说什么呢怎么每次都是一喝酒就说胡话呢”

    说着,她还不经意的看了苏锐一眼,似乎邵飞虎这玩笑话让她很是有些忐忑。

    此时柯凝俊俏的脸蛋犹如秋后成熟的苹果,极为的可人。

    苏锐却哈哈大笑:“柯凝,你不要往心里去,老邵这是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他可是正吃着醋呢?!?br />
    “苏锐,你也开始胡说了吗”柯凝没好气的在苏锐的大腿上拍了一巴掌。

    似乎,在那短短的三个月相处时光中,每次苏锐开柯凝的玩笑,后者就会这样拍他的大腿,也正是由于这个不经意的小动作,部队里的所有人都看出来柯凝对苏锐有意思,要知道,这位极品军花可是从来不会对任何男人假以辞色的,更遑论做出这种亲密的举动了。

    苏锐貌似也有点酒精上头了,顺手在柯凝那充满了弹性的大腿上面拍了一下:“柯凝,你怎么能吃我的豆腐呢你吃我的豆腐,我就得吃你的豆腐?!?br />
    看着这个动作,邵飞虎痛心疾首,真想把苏锐的咸猪手给切下来。

    柯凝则是被苏锐拍的浑身僵硬了一下,然后心中闪过一丝若有若无的甜意来。

    “苏锐,我真想杀了你啊?!鄙鄯苫⒋沸囟僮?,快郁闷透了。

    三个人乱作一团,笑声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

    不少的食客都注意到了柯凝,眼中纷纷的闪过了惊艳之色来。在南阳省城,漂亮的女人可是绝对不少见,但是却极少见到这种气质的姑娘。

    这个时候,从乐享海鲜城里面走出来一行人,为首的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男人,他也是满身酒气,说道:“我让你们找的漂亮女人,你们到现在都还没找到吗”

    “哥,我们不是不找,而是找来的都不符合您的意思?!?br />
    年轻男人满脸嘲讽:“就你们找的那些歪瓜裂枣,倒贴钱让我上,老子都不带看一眼的?!?br />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他停住了脚步,朝某个桌子定睛看了看,眼眸之中闪过了一丝惊艳之色:“极品,极品啊”

    说着,他便超柯凝的方向走了过去。

    可惜的是,这个年轻男人并没有看清坐在柯凝旁边的人是谁,否则一定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了。

    最快更新,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