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韦光州带着儿子灰头土脸的赶到现场的时候,一品茶楼已经被砸的差不多了。请大家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

    虽然这楼的主体没拆,但是里面已经变成了一片破烂,烟尘弥漫,完全不复之前模样。

    种情景,韦光州差点没被吓尿,连黑白两道通吃的一品茶楼都被砸了,他恐怕也很难讨的了好

    当然,韦光州这次是把罪魁祸首的儿子一起带来的,他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犹豫,拉着韦少,在李圣儒面前当即九十度鞠躬:“李会长,这次给您添麻烦了,我道歉我道歉”

    即便他是源江本地的土豪,在这里的关系网不俗,可是遇到信义会的李圣儒,韦光州还是不敢摆任何的架子,稍有不留神,那就是家破人亡的结果啊

    韦少浑身都疼,尤其是手腕处,更是疼到爆炸,可是,父亲这般如临大敌的模样,让他也不敢怠慢,只能打碎牙齿和血吞。

    李圣儒淡淡的眼二人,冷声说道:“你们要道歉的人不是我?!?br />
    韦光州抬起头来,抹了一把冷汗:“多谢李会长提醒?!?br />
    说罢,他拉着儿子战战兢兢的走到苏锐和柯凝的面前,再一次深深鞠躬

    韦光州并不知道苏锐的真正身份,但是对方既然能够让信义会都如此想必也是拥有惊天背景的人无论怎么道歉都不过分

    “都是我教子无方,让您不高兴了,请您原谅?!蔽す庵菟档?。

    韦少尽管心中已经是又气又恨,但也仍旧不敢多说什么,摸了一个女人的屁股,就被踩碎了手腕,这代价尼玛也太大了些吧

    苏锐冷冷的笑了笑:“你也不用向我道歉,你的儿子触怒了我的朋友,你还是问问她,要怎么处理,以我朋友的意见为主?!?br />
    韦光州抬起眼睛柯凝,目光之中顿时露出了惊艳之色,这么漂亮的素颜女人可是着实少见,在这一刻,他忽然有点理解自己的儿子为什么要这么做了。

    “请小姐原谅”韦光州恭恭敬敬的说道。

    柯凝少的手腕一眼,倒也没兴趣再追究下去,她本来就不是那种睚眦必报的人:“好了,这件事情他已经付出了代价,就此结束吧?!?br />
    这声音对于韦光州来说,简直就是天籁,他完全没想到,对方竟然会选择不追究

    因此,一时间他竟有些激动的不知所措了

    苏锐皱了皱眉头:“我朋友都说了原谅你们,还杵在这里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滚”

    韦光州忙不迭的点了点头,然后像是想起来什么,连忙从口袋中取出一个信封,双手捧到了柯凝的面前。

    “小小心意,不成敬意,还请您笑纳?!蔽す庵菟档?。

    “这是什么”柯凝并没有接过来。

    苏锐倒是毫不客气的拿过信封,拆开之后才发现,里面是一张二十万的支票。

    韦光州小心的注视着苏锐的表情,生怕对方做出皱眉或者拒绝的神情。

    不过,苏锐虽然没直接拒绝,但是眉头却深深的皱了起来

    这个表情让韦光州的心也紧跟着提起来了

    柯凝侧过脸,支票上的数字,不禁有些吃惊。

    在她二十万真的是一笔巨款了,柯凝这辈子活到现在,都还没有一次性的见过那么多钱,这韦少的父亲也太大方了吧。

    可是,柯凝这样想,却不代表着苏锐的想法。

    后者把支票直接甩在了韦光州的脸上,冷冷说道:“二十万,你是打发要饭的吗”

    李圣儒也瞥了眼这支票,露出了一丝嘲讽的冷笑。

    韦光州额头上的冷汗瞬间就滴下来了,他早知道就不送上这张支票了,明明是表现诚意的行为,却显得根本就没有了诚意

    柯凝虽然觉得这二十万不少了,但是苏锐既然说不同意,她也不会有什么意见。不知不觉间,平日里很有主见的柯凝已经完完全全的以苏锐的意见为主了。

    这是个改变了她整个人生的男人。

    韦光州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如果您嫌少的话,请您开个价,只要我能给的起,就绝对不会有任何的含糊?!?br />
    李圣儒走过来,插嘴道:“既然你那么有诚意,不如这次让我替代苏少来开价好了?!?br />
    “好,好,李会长请讲?!蔽す庵菀丫教跬确⑷砹?,他知道,李圣儒肯定会狮子大开口,但自己还是不得不表现出一副欢迎和恭敬的模样。

    李圣儒伸出了五根手指:“五百万,就当赔偿这个姑娘的精神损失费了?!?br />
    一旁的韦少一听,顿时不干了,脾气火爆的他根本就没形势,对着李圣儒怒吼道:“你他娘的居然张嘴就是五百万你丫的狮子大开口呢”

    “拜托你这个土鳖搞搞清楚,是老子被人踩断了手腕,居然还要赔钱给别人,一赔就是五百万,还有没有天理了”韦少的吐沫星子都要喷到李圣儒的脸上了

    听到这句话,韦光州已经吓得魂飞天外了

    自己的儿子到底是脑残还是傻逼,居然敢这样当面怒斥李圣儒还骂对方是土鳖

    韦光州刚才还在嫌自己的儿子总是惹祸,可是这话还没说多久,他就给自己惹了一场更大的

    他刚想说话,便听到了一声闷响

    砰

    只见韦少的身体被踹飞了好几米远,重重的摔在了一品茶楼的台阶之上

    出手的仍旧是李圣儒身边的那位不显山也不露水的高级保镖

    李圣儒倒是没有丝毫动怒,他的脸上甚至连一丝波澜都不见:“好了,现在翻倍,一千万?!?br />
    这讲价的模样,倒是像极了苏锐。

    此时的韦光州真的想把自己的儿子给痛打一顿如果不是他多了一句嘴,自己怎么会多损失五百万真是败家的玩意儿

    韦光州的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要讲讲价,但是在李圣儒淡漠的表情之时,还是讪讪的闭上了嘴。

    面对强势的信义会和李圣儒,他韦光州完全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资格

    对于家里的所有资产已经上亿的他来说,这笔钱虽然多,让人感觉到很肉疼,但也不是掏不起。

    如果这一千万能够换来永久平安的话,那么又能算的了什么呢

    是时候表现出自己的诚意了。

    其实,也是他自己嘴贱,如果不掏出那张二十万的支票以至于让苏锐觉得他在侮辱人的话,后面也不损失这么大了。

    “好的,李会长,请你们稍等,我马上再安排人送一张支票来?!蔽す庵菡秸骄ぞさ乃低?,便开始打电话。

    在这方面,他可比自己的儿子上道多了。

    十分钟后,一张写着一千两百万金额的支票便交到了柯凝的手上。

    为了表现诚意,韦土豪还特地追加了两百万。

    柯凝张支票,不禁感觉到有些难以置信,因为对她而言,这笔巨款来的实在是太过轻松了。

    之前韦光州给她二十万的时候,柯凝都嫌多,现在直接增加到了一千两百万,足足翻了六十倍

    “拿着吧,这是你应得的钱?!彼杖裥ψ潘档溃骸暗鹊桨涯歉稣驹诒澈蟮饭淼纳衩厝送诔隼?,咱们可得狠狠的从他身上敲一笔,到时候,一定比现在的钱多多了?!?br />
    柯凝被苏锐逗笑了,这样的笑容一露出来,让所有注视到她的人都是一阵失神。

    李圣儒见此,走到柯凝的身边,递上了一张名片,说道:“我叫李圣儒,如果你在南阳遇到了状况,可以立刻给我打电话?!?br />
    他的名片上只有一个名字和一个号码,没有头衔也没有邮箱之类的,简单到了不能再简单。

    堂堂信义会会长亲自递上来的名片,上面还有他的私人号码,如果流传出去,不知道要值多少钱

    柯凝点了点头,很认真地说道:“谢谢您?!?br />
    不管李圣儒是不是站在苏锐的立场上来帮助她,柯凝只是记住了结果,对于每一个帮助过她的人,柯凝都心怀感激。

    这个善良的姑娘,即便已经被生活欺负成了这个样子,她也仍旧没有忘记初心。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或许,这八个字就是对柯凝的人生道路最好的诠释。

    如果她不坚持,不咬牙硬挺,又如何会迎来今日的芬芳

    苏锐说道:“柯凝,你不用客气,有什么能麻烦到李大会长的地方,你就可劲的麻烦他,反正他不会有什么怨言的?!?br />
    李圣儒笑着转向苏锐:“你都这么说了,我哪里还敢怠慢柯凝我品茶楼也砸的差不多了,如果这边没什么事,我和啸虎老哥就先回省城了?!?br />
    齐啸虎也哈哈笑着调侃:“就是,我们可不当你们两个小年轻的电灯泡?!?br />
    这句话可是把柯凝闹了个俏脸通红,她有些紧张的锐一眼,发现后者仍旧笑吟吟的没当一回事,不禁脸更红了些。

    “一把年纪了,还为老不尊?!彼杖穸云胄セ⑺档溃骸案纱辔腋奶齑闳ゴ蟊=??!?br />
    齐啸虎可听不懂这句话了:“啥是大保健”

    苏锐并没有和李圣儒一起离开,而是和柯凝一起坐进了他开来的那辆标致508之中,两个人正抱着一份肯德基全家桶,吃的不亦乐乎。

    这些年来,即便是肯德基麦当劳这种食品,对于柯凝都是奢侈的东西。

    此时,呆在苏锐身边,放下了包袱,她也是食欲大开。这几年来,她还是头一次发现,阳光可以这么暖,微风可以这么舒服,生活可以这么美好。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苏锐问道。

    “我还是想回到沂州,毕竟家里人都在那儿?!笨履难壑新冻隽艘凰裤裤胶豌扳辏骸爸芭铝鬯?,我都极少给家里打电话,过年都没回去过?!?br />
    苏锐听着,眯了眯眼睛:“放心,从现在开始,没有人再敢找你的麻烦,因为我是你的后盾?!?br />
    柯凝扬了扬手中的支票,一脸明媚的笑容:“是啊,你和这一千两百万,都是我的后盾?!?br />
    ps:你们都是我的后盾。

    写完了,快困死了,后知后觉的发现炮哥已经成了盟主,恭喜这位神速的猛男。也感谢烈焰军团一群的想忘忘不掉童鞋的月票支持。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