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齐同志也是够坏的,让李富民这样扇自己的两个朋友,完全就是挑拨离间了,后者和顾启明一直是称兄道弟,这要真是几巴掌扇下去,恐怕这辈子也当不成朋友了。

    不过李富民现在一心想着将功赎罪,哪里还能考虑那么多,听了齐啸虎的命令,二话不说,一巴掌就抽在了蔡克云的脸上

    这女人本来就个子不高,身材瘦小体重轻,李富民这一记耳光,直接把她扇的趴在了地上头都撞到了路牙石

    顾启明看了看一旁倒地不起的老婆,别说没去扶,甚至连喊一嗓子的事情都没敢干出来。

    “顾启明,我当你是兄弟,但这次惹到了会长的贵客,你也别怪老哥我了?!彼底?,李富民的胳膊又抡了下来。

    一巴掌接着一巴掌,响彻在场间每个人的耳边,响彻在每个人的心间。

    柯凝有些不忍,轻声问道:“我们要不要让他们停下”

    这样下去,她真的担心顾启明和蔡克云二人会被耳光给生生抽死。

    苏锐却摇了摇头,拒绝了柯凝的提议:“其实,这件事情怎么做都不过火?!?br />
    “你看?!彼杖裰噶酥钢芪前偈湃耍骸叭绻颐谴τ谌跏频幕?,你觉得这些人会放过我们吗会仅仅抽我们几个耳光就了事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柯凝点了点头,这些年来她已经见了太多太多的残酷,自然明白这个道理,恻隐之心也随即收了起来。

    苏锐眯了眯眼睛,看着那跪在地上的两口子:“平心而论,这件事情我还想闹的更大一点?!?br />
    “为什么呢”柯凝问道。

    “因为闹的越厉害,就越是可以惊动那个在背后呼风唤雨的神秘大少,如果能让对方直接现身,那就再好不过了?!?br />
    柯凝明白苏锐的意思,心中弥漫着浓浓的感动:“苏锐,谢谢你愿意为我做这些?!?br />
    “没什么,你也别太感动了,哈哈?!彼杖衽牧伺目履募绨颍骸澳侵只煺?,人人得而诛之,换做任何一个战友,都会这么做的?!?br />
    “嗯?!笨履崆岬挠α艘簧?,却在心中悄然补充了一句:“谢谢你们?!?br />
    而那一边,李富民在狂扇了两个旧友十几耳光之后,李圣儒淡淡的叫了一声停。

    闻言,李富民揉了揉发酸的手,对着顾启明和蔡克云说道:“会长开恩了,你们还不快点感谢”

    可怜顾启明和蔡克云都已经被扇成了猪头,脸颊极为肿痛,心中愤恨无比,还得满怀憋屈的磕头感谢。

    “李富民,把这件事情详细的给我说一遍?!崩钍ト逵炙档?。

    在说这话的时候,他还隔空朝着苏锐所在的方向望了一眼,苏锐见此,对他比划一个大拇指。

    很显然,李圣儒之所以看似多此一举的问李富民的事情经过,就是为了再找找碴。

    李富民闻言,自然不敢有任何的犹豫,连忙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站在他现在的立场,甚至还在讲述的过程中把责任往顾启明夫妇的身上推了一些。

    齐啸虎还没听完,就已经气的不行,登时就吼了一嗓子:“还有这样霸道的老板真是气死我老齐了我看,那什么劳什子的一品茶楼也没有任何存在的必要了”

    说话间,他抬

    本章未完,请翻页起脚,重重的踹在了顾启明的肩头

    后者再度发出一声惨叫,整个人被踹飞了好几米

    李圣儒说道:“那就依着齐副会长的意思,李富民,你现在带人,去把那一品茶楼拆了吧,至于源江的领导那边,我来协调?!?br />
    简单的一句话而已,就已经宣告了这个茶楼的死刑

    顾启明尽管已经被揍的七荤八素晕晕乎乎了,但是李圣儒的那一句“拆了吧”,还是犹如晴天霹雳,在他的耳边炸响

    “不能拆,不能拆那是百年老字号啊”面对媳妇被揍的时候,顾启明都没能提的起半点勇气来,可是现在要拆了他的茶楼,这货就跟疯了一样,爬过来就要抱住李圣儒的大腿。

    这次都不用李圣儒的贴身保镖出手,李富民就已经率先把顾启明踹了回去。

    “会长的决定,也是你想改变就改变的吗真是不知死活的东西”李富民吼道。

    蔡克云趴在地上,浑身颤抖,面如土色。

    “好,这件事情,你去办吧?!崩钍ト蹇戳死罡幻褚谎?。

    后者正愁没有什么表现的机会,此时听了李圣儒的话,犹如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连忙应了下来。

    “跟我走”

    李富民对着那百十号人喊了一嗓子,一群人便浩浩荡荡的前往了一品茶楼

    李圣儒走到苏锐和柯凝的面前,微笑着说道:“上车吧,一起去看看热闹?!?br />
    身为信义会的会长,李圣儒本身对于砸人家的场子这种事情是没什么太大兴趣的,但是,既然苏锐在这里,他就必须得“尽地主之谊?!?br />
    至于趴在地上正战战兢兢着的顾启明和蔡克云二人,李圣儒也没放过,他对两名手下示意了一下,于是这两个一品茶楼的老板便被拖进了车子里面砸场子那么热闹的事情,老板不在怎么行

    李富民的动作很快,到了现场之后,先指使手下爬到二楼,摘下了一品茶楼的牌匾,然后当场用斧子砍成碎片。

    路过的人都不知道怎么怎么回事,纷纷驻足观看。

    砍碎了牌匾,李富民举着斧子,一声高喊:“兄弟们,给我冲拆了这一品茶楼”

    下面百十号小弟闻言,战斗力瞬间飙升,挥舞着钢管便冲了进去

    他们打架不怎么在行,但是要是论起搞破坏的能力,那可绝对差不了

    桌子砸了,板凳砸了,墙上挂着的相框也都变成了碎片。

    就连厨房里正在忙活的厨师也被这群凶神恶煞的家伙拎出来打了一顿,然后落荒而逃。

    看着一片狼藉的大厅和碎成无数片的牌匾,满脸伤痕的顾启明和蔡克云趴在地上嚎啕大哭:“那可是百年老字号,百年老字号啊一百多年了祖宗传下来的东西啊”

    在他们大哭的时候,苏锐就站在两人的身后,淡淡说道:“其实,百年老字号确实很可贵,但是,如果不遵循最基本的竞争规则,甚至违反作为一个人的基本道德,把百年老字号变成了霸道的恶棍,那么这样的店面就算是砸了,也没什么好可惜的?!?br />
    李圣儒负手而立,微微颔首:“说的不错,不管在哪条道上,都是要走出王道才行?!?br />
    这两人并不是在教育顾启明和蔡克云,而是在互相讨论彼此的想法。

    本章未完,请翻页齐啸虎在一旁哼哼道:“我老齐是个粗人,不和你们咬文嚼字,但是我知道,哪怕是信义会下面的饭店,也绝对不可能出现这种事情,这两个老板都是人渣”

    齐啸虎这话说出了一个不争的事实,那就是信义会虽然是黑道,但是连他们做起白道的生意之时,都会遵循最基本的准则,更何况是这小小的一品茶楼

    这间一品茶楼被砸掉,信义会可以第二天就在源江本地开出第二家一品茶楼,可替代性实在是太强太强,恐怕没过两年的时间,本地人就会忘记以前那个老字号了。

    顾启明和蔡克云简直是后悔万分,如果他们能早一步知道那个阿莲可以拥有这么大的能量,恐怕就不会出现这种后果了

    可惜的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可以吃。

    就在众人正热火朝天的开干之时,那个韦少正躺在病床上接受检查。

    “爸,你要给我报仇啊,我的手腕都被踩断了”韦少痛哭流涕:“医生说这样就算做了手术,这只手也会残废掉,我这一辈子可就算毁了”

    站在韦少旁边的是个看起来微胖的中年男人,他就是韦光州,早年靠着走私发家,是源江地界上有名的土豪。

    不过,此时这位土豪的脸色可是有些不太好,他盯着儿子,面色颇为不善。

    韦少喊了一会儿,发现父亲正以这种极其怪异的眼神看着自己,不禁浑身打了个哆嗦。

    “爸,你这是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韦光州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表情骤然狰狞了起来。

    他顾不得儿子正处于重伤之中,胳膊高高抬起,然后重重落下

    啪

    一声脆响,韦少结结实实的挨了一耳光,差点被扇的从床上掉了下去

    “爸,你打我干嘛我都伤成这样了,你还打我”韦少难以置信

    “混账东西,你今天可是给我闯了滔天大祸”韦光州吼道他已经气得浑身哆嗦了

    之前他之所以表现的还挺镇静,完全是一直在努力压抑着心中的火气,可是,无论如何控制,他都压制不住了

    “是有人在打我好不好我闯什么祸了”韦少几乎快要委屈死了。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你惹到了惹不起的人”韦光州重重的踹了一脚病床:“你现在就祈祷,祈祷对方不要追究这件事情,否则我韦家就要彻底完蛋了”

    韦少满脸的难以置信,他万万想不到,平日里在源江呼风唤雨的老爹,竟然会露出这种惶恐的状态来

    此时,病房门忽然被推开,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走了进来。

    “你是谁”情绪极差的韦光州问道。

    “韦先生,李会长想请您过去一趟?!焙谏髯澳忻嫖薇砬榈乃档?。

    听了这话,韦光州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哆嗦

    ps:感谢金刚daddy和天道之炮哥的万赏

    感谢花仙子小裴厦门小武哥dslqm966111飘絮丿花亦伤残夜孤烟shenchen8503一颗大白菜百度书友6222447的月票和捧场支持

    感谢烈焰军团一群幽灵魔影的月票支持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