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ntentup;

    思︿路︿客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

    来者正是李圣儒。

    听了李富民对自己的称呼,他面无表情的淡淡说道:

    “大哥这两个字也是你能喊的吗”

    听了李圣儒这话,李富民简直六神无主毫无yi问,这表明李大会长十分不快

    他连忙弯腰鞠躬说道:“大哥,大哥,求您原谅,我真的不知道这是您的车”

    此时此刻,他真的很想抽自己几耳光,怎么作死不行,非得拿着钢管把李圣儒的车给砸了上辈子倒了多大的霉,才能干出来这种脑残的事情

    此时此刻,李富民完全忘记了,刚才李圣儒和齐啸虎是如何气势汹汹的赶来。

    他的脑子一片混乱,竟是脱口而出:“大哥,我陪您十辆车,您看行不行”

    李圣儒没有讲话,甚至都没有看他一眼,而是转向了自己保镖的那个方向。

    保镖见此,立刻会意,冷冷的走到李富民的面前,一拳就砸在了后者的胖脸上

    这个保镖平日里从来不显山不露水,别人都传说他是信义会的第一高手,贴身护卫李圣儒,这还是众人第一次看到他出手。

    李富民被打的一个趔趄,整个人差点栽倒在地

    他倒也是随机应变,直接跪在地上,双手高高举起:“大哥,饶命我知错了”

    那个保镖见此,冷冷的说了一句:“喊会长,大哥不是你能叫的,再喊错,我废你手脚?!?br />
    听了这话,李富民忍不住的打了个哆嗦:“会长大人,请饶命”

    一旁的顾启明蔡克云夫妇看到之前还威风凛凛的李富民竟然被打成了这种惨样,不禁远远的躲到人群里,完全不复几分钟前的猖狂。

    他们已经意识到,此时来到这里的竟然是整个信义会的天字号老大李圣儒这让他们更加的战战兢兢

    李圣儒走到李富民的面前,问道:“你知错了那你说说,我为什么要打你”

    李富民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就差痛哭流涕了:“因为我砸了会长您的车”

    李圣儒摇了摇头。

    一旁的保镖见此,旋即一拳就招呼了上去把李富民直接打翻在地

    李富民的牙齿都被打落了好几颗,黑脸高高肿起,红的发亮

    可饶是这样,他也还得咬着牙撑起身体,重新跪好:“请会长您明示”

    他虽然是源江市的老大,但是在李圣儒的面前,真的是完全不够看的。一个县级市的小池塘和一个省的大汪洋,完全没法相提并论

    “调集一群人,围攻我信义会的贵客,这件事情你做的可真够漂亮的?!崩钍ト宓档?。

    不远处的柯凝闻言,诧异的看了一眼苏锐,后者一笑:“都是朋友?!?br />
    柯凝没想到,苏锐竟然能认识信义会的会长,而且后者今天摆明了是来替他出气的

    虽然不涉足黑道,但是柯凝在南阳的地界上呆了近两年的时间,对于信义会或多或少有些了解,也知道这个帮派在南阳究jing拥有着怎样的恐怖地位。

    那么多年不见,苏锐似乎已经和部队时期不太一样了,透过这件事情,柯凝已经隐隐的感觉到,苏锐拥有十分恐怖的关xi网。

    苏锐看到柯凝的表情,知道她在想些什么,解释了一下:“这些年在江湖上打混,认识了不少人,不过,就算李圣儒他们今天不来,这里也没人能伤到你?!?br />
    柯凝听了这话,心中涌起一丝温暖,展颜一笑,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深深的看了身边的男人一眼,重重的点了点头。

    虽然两个人真正从认识到相处的时间只有三个月,而且已经间隔了很多年没见,但是让柯凝感觉到欣喜和欣慰的是,她和苏锐之间似乎并没有产生任何的距离和生分的感觉。

    苏锐朝着李富民的方向努了努嘴:“柯凝,从现在开始,没人可以再欺负你,所有让你受过伤害的人,都会付出代价的?!?br />
    苏锐的这句话非常认真,让柯凝从内心深处生出一种幸福和温暖的感觉来,此时此刻,她感觉到终年被阴云笼罩着的心房,终于开启了一扇小窗,久违的阳光终于可以照进来了。

    而那边的李富民则是犹如五雷轰顶一般,他这才意识到,自己闯下了天大的祸

    那一男一女,竟然能引的南阳黑道皇帝亲自出场为他们撑腰

    那两人的身份与背景一定极为的恐怖

    此时此刻,李富民尽管心中有诸多疑问,但也没时间多想了,他倒也是干cui利落,二话不说,左右开弓,噼里啪啦的就开始扇起了自己的耳光

    他可真下的去手,那啪啪的声音,绝对是用了很大的力气,让在场的所有人听的不由心颤

    李圣儒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走到了苏锐的身前,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苏少,这件事情是我御下不严所导致,希望没给你和你的朋友造成什么影响?!?br />
    “没关xi,既然你来了,我也就懒得动手了,呆在一旁看戏就好?!?br />
    苏锐的意思非常明白,那就是你继续处理你的,别停,我可在一旁盯着呢。

    显然,对于柯凝受了将近两年的欺负,苏锐还咽不下这口气。

    李圣儒闻言,露出苦笑,不过这苦笑也很快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狠光:“苏少,我想,我的处理结果应该能让你满意?!?br />
    柯凝在一旁看着这一切,即便已经li练的波澜不惊的心境,也掀起了不少巨浪。

    她在猜测,苏锐到底是什么身份,竟然能让堂堂南阳信义会的会长李圣儒对他尊敬有加

    柯凝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身为一方枭雄的李圣儒对苏锐有着忌惮,也有着尊敬

    那一边,李富民还在抽自己的耳光,李圣儒不让他停,他是万万不敢停下来的

    估摸着至少得抽了一百好几十下,李富民的胖脸早就已经肿了好几圈,两边的嘴角全在流血,脸颊上全是青紫的五指印

    “好了?!崩钍ト宓乃盗艘痪?。

    这对于李富民来说,简直就是天籁之音

    如果再打下去,他真的会把自己打晕现在脑子里已经是昏昏沉沉了

    “为什么要对我的贵客不敬”李圣儒问道。

    李富民可不想再惹这位大佬生qi,连忙回答:“因为这其中有着一些误会,我本来是想替朋友出气不不不,我朋友和您的贵客有着一点误会,这其中是我朋友的不对”

    这李富民改口倒是改的挺快。

    “你的朋友”李圣儒问道:“他们在哪儿”

    这个时候,躲藏在人群中战战兢兢的顾启明和蔡克云简直想抓紧脚底抹油开溜,可是,此时此刻所有的目光都注视在他们的身上,让这二人无所遁形,只能硬着头皮走出来

    对面的可是信义会的正副会长蔡克云的心几乎要跳出了嗓子眼,本能的握住了丈夫顾启明的手。

    后者转头对蔡克云恶狠狠的小声说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娘们儿回头我饶不了你”

    畏惧强权的顾启明,也只能把气全部撒到老婆头上了。

    “你们过来?!崩钍ト逅档?,在看到蔡克云人不人鬼不鬼的“妆容”之时,不禁皱了皱眉头。

    齐啸虎在旁边已经忍不了了,粗声粗气的说道:“这娘们化的是什么妆这是人化的妆吗”

    这一句话把蔡克云刺激的羞愤欲死。

    齐啸虎走到顾启明身边,拍了拍后者:“喂,这是你媳妇儿”

    顾启明的干瘦身板儿差点被大力的齐啸虎拍散了架,连忙回答道:“回虎爷的话,正是我太太?!?br />
    “你也真是瞎了眼睛,找了这么个娘们,晚上睡在旁边你就不害怕”

    齐啸虎这显然存了调侃的心思,让苏锐和柯凝都感觉到有些哭笑不得。

    顾启明想说“不害怕”,但是转念一想,还是认为得顺着齐啸虎的意思来讲:“回虎爷的话,夜里看到会害怕?!?br />
    这个怂包软蛋

    蔡克云几乎要被老公的回答给气死了在这种时候怎么能说出这样没有骨气的话来

    “害怕她你还娶她你是瞎啊,还是傻啊老齐我他娘的就看不惯你这种人”

    说着,齐啸虎重重一脚踹了出去,把顾启明蹬出了好几米远,然hou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狼狈不堪。

    很显然,齐啸虎就是故意找碴了。

    柯凝已经是笑靥如花,对老齐同志好感大增。

    苏锐也不禁感慨:“老齐也算是少有的真性情的人了?!?br />
    “给老子滚过来”齐啸虎看到顾启明还傻愣愣的坐在地上,不禁又骂道。

    “哎,好的虎爷,我这就过来?!惫似裘鞴瞬坏锰弁?,连忙爬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灰,然hou弓着腰跑过来。

    “都给我跪好了”

    齐啸虎一亮嗓子,把这一对夫妇都吓的一个激灵,连忙双膝跪地,再也不敢有任何的犹豫拖延。

    李圣儒扫了他们一眼,便对已经完全看不出本来模yàng的李富民说道:“你来教教他们该怎么做?!?br />
    李富民闻言,知道自己将功赎罪的时刻到了,连忙说道:“快点,还不抽自己的耳光,向会长大人谢罪狠狠的抽现在就抽”

    说着,他还以身作则,左右开弓再抽了自己两下

    顾启明试着抽了自己一下,挺疼的,于是减轻了一些力度,但是边抽还边哎呦哎呦的直哼哼,看起来很疼的样子。

    蔡克云自然也是一样,她本来就极其在乎容貌,此时让自己抽自己,她又怎么下的去手

    看到此景,齐啸虎似乎有些不满意:“这是干嘛呢挠痒痒呢”

    顾启明和蔡克云闻言,立刻加重了一些力量,但还是不能让齐啸虎满意。

    转向李富民,齐啸虎瓮声瓮气的说道:“你去扇,给我狠狠的扇,要是敢有一下不狠,我就剁了你的爪子”

    ps:第三更送上,感谢书友6222447、0o时间o0、着点林、dslq、一凡哥的月票支持大家晚安。

    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