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蔡克云整个人简直跟个女鬼没什么两样,脸上到处是血迹,眼泪也弄花了妆,要是在晚上拍个鬼片,根本就不用再化妆了。

    .

    .

    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让顾启明和李富民一时间竟然都没有认出来她

    个男人这样己,蔡克云感觉到无比的屈辱,她可从来都没受过这种委屈,竟然捂着脸蹲下大哭起来

    顾启明事先只是得知有人在一品茶楼砸场子,并不知道自己的媳妇竟然被打成了这个样子,顿时气的不打一处来:“克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蔡克云仍旧捂脸大哭:“还能是怎么回事啊都是阿莲这个狐狸精,找个野男人来砸场子,把韦少的骨头弄断,还把我打成了这个样子”

    听到这句话,顾启明的脸上更加阴霾,他柯凝:“阿莲,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的后果”

    在过往的时间里,顾启明对于姿容和身材均属上乘之选的柯凝十分觊觎,但是苦于蔡克云这母老虎盯的太紧,根本就无从下手,不过,觊觎归觊觎,对方找人把自己的老婆打成这种惨样,甚至严重的影响了一品茶,m..楼的生意,这个仇还是不得不报的否则,一品茶楼以后还怎么开门迎客全部都是来笑话的

    这个时候,李富民发话了,他重重的一跺脚:“敢在我的地界上把弟妹打成这个样子,真的是找死,既然想死,那我就成全你们?!?br />
    苏锐见此,冷冷一笑,浑然无惧:“强盗也有理了那我倒要,是谁在找死?!?br />
    “你倒是牙尖嘴利,可是如果一会儿我把你满嘴的牙齿全部都敲碎,你还会不会这么说”李富民一挥手,冷冷喝道:“给我动手把他们打到跪下求饶为止”

    在源江市,从来没有人敢公然挑衅李富民的权威,此时此刻苏锐这样做,必须要付出代价才行。

    可是,他的话音才刚落,苏锐就已经一记甩棍抽在了最前方一人的脸上

    甩棍前方的圆头狠狠的砸中了对方的腮帮,随后划进口中,扫落一排牙齿,嘴角都被抽的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率先动手干脆而直接

    就在第一人捂着脸倒下的时候,苏锐的甩棍已经反方向的再度抽出,又是一人满脸鲜血

    他的速度极快,像是左右手连续摆了两下而已,就已经形成了如此威慑

    这还是苏锐不想下杀手的情况下,否则以他的力量,甩棍顶端如果抽在人的头部,绝对会颅骨崩裂脑浆流

    柯凝背靠着苏锐,也动了起来,她的甩棍挥出,正中一人的拳头,那个家伙才刚刚迈出一步,便惨叫着捂着拳头蹲了下去

    哪怕是个孩子用甩棍都能轻易的把别人抽成骨折,更何况是军事素质十分过硬的柯凝挨了她这全力一击,那个家伙的手指至少要断好几根

    如果是抽中了脖子,那此人根本就别想活了脆弱的喉骨根本别想抵挡这种冲击

    三记甩棍,就轻易的放倒了三个人,这个场面让李富民万万没有料到对方的战力实在是超出了他的想象

    与此同时,苏锐的动作根本就没停,甩棍自下而上的扬起,重重的抽在了一人的下巴上

    那人感觉到自己的下巴骨瞬间就变得支离破碎,然后眼前一黑,便干脆利落的晕了过去

    李富民脸上的横肉狠狠的颤了颤

    四个同伙倒下了,其他人都不敢再充当炮灰了,因为根本没有人是苏锐的一合之将谁先冒头谁就先倒霉

    这种时候,还有那个活得不耐烦的敢冲上来

    “给我上啊弄死他”顾启明喊道,反正又不用他来动手,喊两嗓子自然是没什么问题的。

    可是,他喊完之后,仍旧没人敢动,整个场面陷入了难堪的安静之中,非常尴尬。

    这些只不过是普通的混混而已,并没有上升到亡命徒的高度,可是苏锐的每一次出手都是极为狠辣,让他们完全失去了勇气。

    “怎么,你们的人就是这样的怂包软蛋百八十号人连我们两个都打不过,嫌不嫌丢人”苏锐笑眯眯的说道,还甩了两下甩棍,在空气中发出了嗖嗖的声音

    “该死的”

    李富民见状,一把拽过手下人的钢管,挤开人群,竟是要和苏锐单挑的架势

    “民哥,你要当心啊”顾启明在一旁假惺惺的说道,这货还往后面退了两步。

    李富民当然可是个出了名的狠人,整个源江市的第一号大混混,只不过后来归顺了信义会,后者也并没有往源江多派人手,而是让李富民继续当“一方诸侯”,只是每年需要上交相应比例的抽成便可以了。

    他早年曾是打黑拳出身,因此身手倒也是非常好,现在虽然发胖了,但是普通的三五个小伙子还不是他的对手

    不过四个手下被打倒在地而已,李富民就认为自己的面子挂不住了,准备亲自出手。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包围圈的外面忽然响起了震天的喇叭声

    一排黑色帕萨特就这样一边按着喇叭,一边疾驰而来

    大众车的喇叭本来就很震耳,如今这么多车子在一起鸣笛,所形成的效果更加震撼

    那些车子靠近人群,完全没有多少减速的意思,竟是这么直接就漂移着冲撞过来

    李富民和他的手下连忙躲避,可是这里有一百多号人呢,仍旧有好几个人被第一辆轿车的车身扫中,惨叫着倒在了地上甚至有个悲惨的家伙直接被车轮子给压断了双腿

    李富民心头火起,这些轿车简直是嚣张至极,完全就是不把他这位源江扛把子放在眼里

    而顾启明和蔡克云夫妇则是连滚带爬的躲在一边,惊疑不定的一切,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嚣张。

    一辆辆帕萨特漂移着停在了原地,激起一大片烟尘

    苏锐并没有躲避,只是单手把柯凝护在了身后,眯着眼睛一切。

    “”

    李富民并没有管被车子撞倒在地的几个手下,一声大骂,抄起钢管,走到第一辆帕萨特的跟前,把钢管狠狠的砸在了引擎盖上

    黑色的引擎盖当即就被砸掉了漆,出现了一个白色的凹痕

    李富民歇斯底里的大喊:“你们找死是不是也不这是哪里也不是谁”

    这位源江市的黑帮老大真是觉得自己快要疯掉了,自己的手下已经被那一男一女废掉了四个,如今这一排帕萨特又极为嚣张的撞倒了好几人,实在是把他李富民当成空气了。

    李富民觉得不解气,又拿起钢管往引擎盖上面砸了好几下。

    “都给老子滚下车”他一边砸一边喊道

    如他所愿,车门开了。

    第一辆帕萨特的前排左右两侧车门同时打开,两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走出来,然后恭恭敬敬的拉开了后排的门。

    此时,其他几辆车的车门也全都打开,大概二十个黑色西装男走下了车,显得气势凛然

    架势,李富民愣住了。

    他似乎感觉到了有点不对。

    这些西装男,怎么有点熟悉呢

    能够混到这个份上,李富民自然也不是傻子,他很快就想通了某些关窍,冷汗登时就从额头上冒了出来

    从后排的左手边走下来一个身穿长衫的男人,有五十余岁,当李富民他的脸的时候,膝盖一软,差点就跪在了地上

    刚刚还威风凛凛的扛把子,转眼就变成了乖孙子

    “他们是”柯凝有些吃不准情势,紧紧靠着苏锐的后背。如果这些乘坐轿车的西装男也都是他们的敌人,那么恐怕后果会很危险。

    “放心,接下来没我们的事了?!彼杖癜阉饕皇?,然后握住了柯凝的手腕。

    “虎爷,虎爷,什么风把您老人家给吹来了呢”李富民战战兢兢恭恭敬敬的问道,说话间还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

    因为,这位身穿长衫的不是别人,正是齐啸虎

    齐啸虎冷冷的瞥了李富民一眼:“长本事了连信义会的车都敢砸”

    李富民连忙解释:“误会,误会,虎爷,这都是误会啊我要是事先知道是您的车,就是给我一万个胆子,我也不敢砸啊”

    此时,李富民根本不敢提齐啸虎撞伤他几个手下的事情了。他实在是想不通,为什么信义会的副会长齐啸虎会出现在这里

    齐啸虎怒哼了一声,亮出了大嗓门:“我什么时候说是我的车了你哪只眼睛我的车了混账东西”

    说着,齐啸虎一巴掌挥出,狠狠的打在李富民的胖脸之上

    齐啸虎是苦力出身,即便上了年纪,力量也是很大,这一巴掌下去,李富民满脸横肉被打的一个哆嗦,整个人都差点被扇翻在地

    齐啸虎似乎还觉得不解气,重重一脚踹在了李富民的身上,吼道:“这不是我老齐的车,睁大你的狗眼睛老齐我今天是和谁一起来的”

    此时,从帕萨特的右后方座位上已经走下来一个同样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他四十岁左右,戴着金边眼镜,显得很儒雅,这气质和周围的人相比,有些格格不入了。

    李富民这个人,差点没被搞的崩溃掉,忙不迭从地上爬起来,带着难以置信的哭腔喊道:“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