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ntentup;

    思︿路︿客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

    看着苏锐那真挚的眼神,柯凝很认真的点了点头,眼中泪水弥漫,脸上却挂着笑。

    此时此刻,看着她的样子,苏锐的眼前仿佛又出现了当年那个飒爽而明媚的军中之花。

    事实上柯凝的行李并没有多少,把几件贴身衣物和洗漱用品收进了箱子里面,就算收拾妥当了。

    这些年东奔西走的生活,根本不允许柯凝给自己添置衣物,无论走到哪里,陪伴她的都是这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旅行箱。

    箱子一打开,就是她的家,箱子收起来,那就走天涯。

    “收拾好了,咱们走吧?!?br />
    柯凝已经换下了服wu员的衣服,取而代之的是一件干净的白色运动装,站在这个几乎转不开身的出租屋内,最后一次环视了一圈,柯凝才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这次离开,或许就是永yuǎn的告别,可是,在她这一生中,这样的告别还少吗

    等到出了门,苏锐这才感觉到舒服了一点,他自己可以住的差一点,活的苦一点,可是他却不想让自己的朋友生活在这么压抑的地方。

    “阿莲,你要走了怎么不声不响的”这个时候,一个穿着人字拖的中年胖男人说道。

    他正摇着蒲扇,裤管卷起到了一半,看起来还在出汗。北方已经开始飘雪了,而南方的源江却还是二十好几度。

    这个中年男人就是这儿的房东,楼顶上的简易活动板房全部都是他搭盖的。

    “是的,现在就走?!笨履档?。

    她来到源江之后,为了掩人耳目,特地起了一个“阿莲”的化名,在这里,几乎没有人知道她的真名是什么,反正租住在这种棚户区也不需要身份证,只要给钱就可以了。

    “你要走没关xi,但我可事先跟你讲好,你要是走了,不仅押金不会还给你,剩下的三个月房租我也是要扣掉的?!闭夥慷拖袷窃谒底乓患硭比坏氖虑橐谎?。

    “三个月的房租”苏锐看了看这房东,目光之中露出一丝反感。

    “我一共交了半年的房租,现在还剩三个月?!笨履运杖窠馐妥潘档溃骸八懔?,我本来就没打算能要回这笔钱?!?br />
    三个月的房租和押金加起来,不过也就是一千两百块,此时柯凝重新找回昔日战友,马上就要告别旧生活,心情正是激动与复杂交织,哪里还会在意这些事情

    可是,既然租客要走,提前缴纳的房租肯定是要退还的,这个房东说的如此名正言顺,就让苏锐非常不喜了。

    当然,这反感的最主要原因,还是因为这每一块钱都是柯凝的“血汗钱”。

    用“血汗钱”来形容柯凝并不夸张,虽然一千块钱对于苏锐来说并不算什么,可是要是放在柯凝的身上,就可以发挥极大的作用,可以让她添置几件衣服,可以让她换个好一点的房子,可以让她改善一下伙食,诸如此类,还有很多很多。

    苏锐并不是在意这一千块两百钱,只是不想看到柯凝受了苦之后还要继续被房东欺负。

    “房租和押金,全部还给我们?!彼杖窭淅渌档?。

    “还给你们哎呦我去,你们在和我开玩笑的吗”房东的脸上露出了嘲讽的笑容来,嘴巴里的大金牙熠熠闪光:“你们也不打听打听,附近有敢让我阿金哥退钱的吗三百块一个月的单间要到哪里去找,不对我感恩戴德也就罢了,还想着退钱真是岂有此理了噻”

    苏锐摇了摇头,这一千多块钱,他宁愿给拾荒的老大爷,也不想便宜这种人。

    有些时候,暴力并不是最好的解决方式,但是却是见效最快的方法,对于这一点,苏锐从来没有过丝毫的怀疑。

    于是,他跨前了一步,一把抓住了房东的脖子。

    后者虽然看起来体重很大,但是又怎么可能是苏锐的对shou,直接被蹬蹬蹬的推到了天台边上,人字拖也不知道丢在哪里了

    房东惊恐的大喊:“你放开我,你快放开我”

    这天台的边缘护栏并不是很高,也就是刚刚到膝盖位置而已,此时房东的小腿已经紧紧的贴住了护栏,上半身已经被苏锐推出了天台外面

    虽然只是三楼而已,但是往下面看去,还是会感觉到一片眩晕

    这房东吓的面无人色,腿都软了,他死死的抓住了苏锐的胳膊,不然就真的掉下去了

    “三楼,少说也得十几米,虽然不算太高,摔不死人,但把你摔成残废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彼杖袼底?,手又往前推了一下。

    这房东的上半身已经完全的伸出了护栏外面,只要苏锐松手,他妥妥会掉下去

    “啊快拉住我,快把我拉回去”房东闭着眼睛大喊着,裤裆处已经湿了一大片。

    “退不退钱”苏锐冷声问道。

    “退,立刻退钱,马上就退”房东都快哭了,他什么时候遇到过这种讨要房租的手段这讲价的方式也太尼玛生猛了吧

    苏锐的胳膊一扯,把房东拽了回来,后者一个摔了一个结结实实的狗吃屎。他趴在地上,惊魂未定,好半天都喘不过来气。

    “快点还钱?!彼杖癫攘怂唤?。

    房东被吓得打了个哆嗦,他连忙从裤子口袋中掏出一沓钱来,数都没数,直接就扔在了地上,然hou都不敢看苏锐一眼,便颤抖着朝楼梯爬去

    是的,他真的是爬在,因为他根本没有力气站起来

    苏锐捡起那一沓钱,少说也得三千块,全部塞进了柯凝的箱子里面,笑道:“咱们这就当是劫富济贫了?!?br />
    “真解气?!笨履α诵?,拉起箱子便走向了楼梯。

    事实上,以往在部队的时候,她可从来不愿yi吃亏,经过了这么多年的历练,她倒也学会了忍气吞声。而苏锐的出现,给了她多年都找不到的酣畅淋漓之感。

    而苏锐却往天台外面的方向看了一眼,目光之中露出一丝精芒。

    等苏锐和柯凝走下楼的时候,一大群人正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们。

    是的,真的是一大群,黑压压的一大片,少说也得有一百来号人把整个路口都堵住了

    而为首的,自然就是一品茶楼的老板娘蔡克云了

    这满脸鲜血如同鬼一样的女人正一脸怨毒的看着苏锐和柯凝,眼中的恨意不加掩饰

    如果不是他们,自己怎么会被打成这个样子一品茶楼又怎么可能会被砸了场子

    “你们这对狗男女”蔡克云声音尖利的吼道:“你以为你们真的能走出源江茶楼被你们搞成了这个样子,谁也别想走”

    看到那么多人,苏锐本能的跨前了一步,站在柯凝的身前。

    柯凝也没有任何的退缩,她反而打开了手提箱,竟从里面找出来了两根甩棍

    把甩棍打开,递给苏锐一根,柯凝把另外一根握在手中,凝神戒备。

    苏锐看到甩棍,差点愣住了:“你还随身带这个”

    “这不算什么?!笨履榱艘谎巯渥樱骸袄锩婊褂胸笆啄??!?br />
    这么些年来的东奔西跑,柯凝肯定要准备几把防身的武qi,她也想好了,如果对方把自己逼急了,大不了鱼死网破

    苏锐看了看甩棍,又看了看柯凝坚毅的表情,心中不禁有些酸涩。

    过往的这些年,让这个姑娘承shou了太多本不该她这个年龄承shou的东西。

    “苏锐,其实他们要的是我,只要我站出去,他们就不会为难你的?!笨履档?,看了苏锐一眼,眼眸之中带着担忧之色。

    很显然,两个人对一百人,她根本不认为自己和苏锐会有什么胜算,她也不想看到曾经暗恋的男人为了自己以身犯险。

    “傻丫头,胡说什么呢”苏锐看着蔡克云和她的一帮手下,目光之中露出了嘲讽的神色:“咱们如果要走,有谁能拦得住”

    “真是大言不惭,那好,你现在就给我走出去看看”蔡克云说罢,这百来号人便分散开来,把苏锐和柯凝团团围在中央

    看来,一品茶楼在黑道上的本事还真不小,这才过了多大的工夫,就已经找来了那么多打手

    看着周围虎视眈眈的人,苏锐握住了柯凝的手腕,问道:“你怕吗”

    “以前会怕,但是现在真的不怕了?!笨履苋险娴乃档?,她也说不上来为什么,此时此刻站在苏锐的身边,面对那么多敌人,她的心中竟充满了勇气。

    “我看你们往哪里逃”蔡克云双手叉腰,正要发话,便听到外面传来了一声喊:“弟妹,好歹等我来了再动手不迟啊?!?br />
    听到这声音,那些本来拿着棍棒准备围殴的混混们立刻收手,很显然对来者很是忌惮

    包围圈分开,从外面走进来两个男人。

    其中一人个子瘦高,但是已经有了驼背的趋势,这正是一品茶楼的男老板顾启明,而在他身边的人则是穿着一身西装,脖子上戴着不伦不类的大金链子,一身的彪悍气息。

    刚才的那一声喊,就是他发出来的。

    “民哥,这次多亏你了?!惫似裘餍Φ?,脸上带着一丝讨好的笑容。

    这彪悍男子名为李富民,看起来四十多岁,是源江本地的黑道老大,而顾启明和他的关xi很近,平日里称兄道弟,连带着一品茶楼的地位都水涨船高。

    “咱们都是老哥俩了,说这些客气话做什么”李富民拍了拍顾启明的胳膊:“启明老弟,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有人敢砸一品酒楼的场子,那就是在打我李富民的脸我能放过他们吗”

    在说这话的时候,李富民根本就没往苏锐和柯凝的所在位置瞥上一眼,直接无视,根本就没有把他们二人给放在心上。

    不过下一秒,这李富民便愣住了

    因为他看到了蔡克云的脸

    而顾启明也是瞠目结舌:“克云,你这是怎么了”

    此时,在源江高速出口,一排黑色轿车正风驰电掣的驶了出来

    ps:感谢xgh601朋友的捧场月票榜的名次太出乎意liào,话不多说,努力码字

    感谢majuzhang、潜龙在飞、书友19520654、asdfgd、娃娃蛋、金刚daddy、刘哓建、炽天湖、大威德1气温、yichunchen22、书友20135321的捧场和月票支持

    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