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锐万万没想到,这个阿莲竟然能叫出自己的名字。..

    一个远在华夏南方的小小县级市,居然会有人认识自己

    苏锐的身体一震,然后缓缓的转过脸来。

    他看到了阿莲的眼睛,也看到了对方摘下口罩后的面容。

    “你是苏锐?!彼岩灾眯诺乃档?,声音却很轻,这两个字,似乎耗费了她很多的力气。

    苏锐略微迟疑了一下,还是喊出了这个名字:“柯凝”

    此时此刻,他终于知道,苏无限让自己来到这一茶楼的真正用意是什么了

    苏锐只是没想到,相遇竟会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发生。

    整个首都军区都失去了柯凝的消息,苏锐也曾听秦冉龙说起过,这位首都军区的军中绿花被某位豪门大少看上,被逼着转业回到老家沂州,可是那位首都的豪门大少仍然紧盯不放,无论柯凝走到哪里,就职于任何一家公司,那家公司都会被暗中搞的一蹶不振,也正因为这个原因,沂州当地已经没有企业再敢聘用柯凝,后者不得不远走他乡。

    此去经年,彼此都脱下了军装,容貌也发生了些许的改变,不再青葱,不再飞扬。不管是容貌还是眼神,都会或多或少的留下一些被生活磨练的痕迹。

    这些年来,柯凝从来没有这么激动过,她的嘴唇动了几下,却说不出任何的话来,然后捂着嘴,泪水已经弥漫了眼眶。

    这些年来,她实在是过够了东躲西藏的日子,那个神秘大少实在是太有耐心也太变态,似乎就想要看到柯凝屈服的一天。

    可是,他越是这样做,柯凝就越不会退缩,她不会向命运低头,哪怕再难再苦,她也要咬牙硬挺过来。

    她曾经是首都军区最年轻的女军官,也是整个军区唯一公认的军花,如今却落到这样的境地,不得不说,命运给柯凝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

    为了不给亲朋好友们带去厄运,柯凝这些年间几乎从来没有向别人求助过,苏锐是她这些年来见到的唯一战友。

    柯凝和苏锐的真正相处时间,不过是短短的三个月,当时苏锐和柯凝一样,来给秦冉龙这一批新兵当教官,这一男一女,无疑是所有人都公认的金童玉女。

    柯凝的眼光很高,从来没有对任何异性假以辞色,但是在和苏锐的相处过程中,却暗恋上了这个男人。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柯凝的情愫,苏锐也有一些察觉,不过他知道,自己的真正任务是什么,那些任务和真正的身份不允许他接受任何的感情。

    毫不夸张的说,在当时,苏锐如果要谈恋爱,就必须向组织打报告申请,然后上面层层批下来,如果有一个环节卡住了,那么他这场恋爱就谈不成。

    而且,当时的苏锐对柯凝只有战友之间的欣赏,并没有掺杂其他的情绪。

    柯凝也是个内敛的姑娘,单身了二十多年,突然遇到了喜欢的人,在感情方面自然也不会大胆进攻,三个月的时间太过短暂,短暂到柯凝还没来得及向苏锐吐露心声,就已经结束了,这也成为柯凝的遗憾。

    虽然说青春都是会有遗憾的,这也很正常,但是接下来迎接柯凝的,可就不止是遗憾,而是无尽的厄运了。

    在东奔西走的日子里,柯凝偶尔会想起曾经叩开她心门的那个年轻男人,但也只是想想而已,两个人已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而自己,似乎已经在绝望和悲凉的道路上面越走越远。

    此时的柯凝并没有想到苏锐能一下便喊出自己的名字,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说道:“你还能记得我,真好?!?br />
    泪眼婆娑的姑娘更加动人,此时一茶楼大厅里的所有食客都看的愣住了。

    “当然记得?!彼杖翊涌诖锍槌鲆徽攀峙林?,主动给柯凝擦了擦眼泪:“我们一直在找你?!?br />
    “你们”

    “是的,战友们都知道你过的不好,但是这两年彻底没了你的消息?!彼杖裼行┾耆坏乃档?。

    听到曾经的战友一直都在找自己,柯凝彻底泪崩了,原来她并不是一个人在对抗着强权,并不是一个人在黑夜中独行着

    这么多年来所遭受的委屈,这么多年来忍下的苦楚,在这一刻终于彻底的宣泄了出来

    柯凝扑进了苏锐的怀里,紧紧搂着他的脖子,把脸埋在他的肩膀上,身体在不停的颤抖着。

    这一个拥抱,和情感无关,只和依靠有染。

    此时此刻,柯凝只是想找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然后好好哭一场。

    这些年来,她真的连个肩膀都找不到,难过的时候,委屈的时候,只能蹲下来,反手抱住肩膀,自己抱一抱自己。

    苏锐已经感觉到,自己肩膀处的衣衫很快就已经湿了一大片。

    他反手抱住了柯凝,在她的后背上轻轻的拍了拍,轻声说道:“我来了,这一切就都过去了?!?br />
    柯凝没有讲话,只是哭的更加厉害了,这真是个坚强的姑娘,即便已经哭成了这个样子,也不让自己发出任何的嘤嘤哭声,身体颤抖的频率却是比之前快了许多。

    这一男一女就这样无视大厅里面的所有人,站在原地相拥。

    在场有很多人羡慕苏锐的艳福,但是他们也知道,这种福气也只是暂时的,接下来等待这一男一女的,恐怕会是变本加厉的报复。

    老板娘蔡克云捂着肚子趴在地上,终于缓缓的抬起头来,她这才发现,在自己鼻子接触的地面上,已经留下了一小滩血

    刚才苏锐重重的踹了她一脚,不仅把这个女人踹的肚痛难忍,更让她的脸和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不仅额头已经是青紫一片,鼻孔里也喷出两道鲜血

    此时的蔡克云头发蓬乱,鲜血和脸上的妆容搅合在一起,人不人鬼不鬼的,和之前的形象相比,真的是天差地别

    就算是仔细分辨,别人也认不出来,这位就是威风凛凛的一茶楼老板娘

    她看着那一对静静相拥的年轻男女,眼神之中释放出愤恨的神色来。

    不过,她这次学乖了,并没有立刻叫喊,而是掏出手机来,悄声打了个电话。

    她不叫喊,不代表别人不会叫喊,比如说那个韦少。

    在苏锐的一掷之下,韦少把桌子直接撞碎,头破血流,趴在一堆碎片之中晕晕乎乎了好久,才终于缓过神来。

    他挣扎着坐起身来,只感觉到浑身哪哪都疼,脸上更是疼的不行,用手一抹,便是一把鲜血

    地上的碎瓷片很多,他的面部也被划破了好几道,不留疤是不可能的了。

    在源江的地界上面横行霸道那么久,韦少还从来没有到过这种事情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被打成这个熊样,他以后还怎么有脸呆在这里

    不过,当他看到苏锐和女神“阿莲”正拥抱在一起的时候,差点没被气的疯掉,胸中的怒火开始呈几何级数的增长

    “你们两个真该死”韦少气急败坏的喝道

    这一声吼也打破了大厅的安静,人们纷纷把目光转向了韦少的身上,这个时候,只要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今儿这个韦少算是栽定了。

    苏锐听到他的吼声,便拍了拍柯凝的后背,然后转过身,朝韦少走去。

    柯凝见此,并没有阻拦,她知道,苏锐已经把韦少给得罪惨了,既然如此,不如就得罪的彻彻底底好了,军队出身的姑娘,从来都不是怕事的人。

    苏锐走到韦少面前,冷眼看着他:“你不服”

    “我服你全家啊”韦少往苏锐的方向吐了一口带血的吐沫。

    后者轻松躲开,摇了摇头:“我如果是你,我一定不会做出这么愚蠢的事情?!?br />
    说罢,他伸出右脚,一脚踹在了对方的肩膀上

    后者控制不住的摔倒在地,感觉整个肩膀都像是要裂开了一样,疼的龇牙咧嘴

    他还没来得及爬起来,便感觉到自己的右手腕被一只脚踩住了

    “你给我松开”

    韦少使劲抽了抽胳膊,可是却根本无济于事,完全无法动弹

    苏锐踩着韦少的手腕,低头看着他:“刚才就是你用这只手打我朋友的,对不对”

    之前,这个韦少调戏柯凝,全被苏锐看在眼里了,如果苏锐知道阿莲就是柯凝,恐怕根本就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是又怎样那个臭婊子,老子拍她的屁股,都是给她面子了啊”

    这个韦少还没说完,便发出了一声惨叫

    因为苏锐的右脚已经毫不留情的狠狠碾在了韦少的手腕处,其中传来了咯吱咯吱的让人牙酸的声响

    韦少简直要疼的昏死过去,他紧接着就听见了咔嚓咔嚓的声音

    他明显感觉到腕骨处已经出现了无数的裂痕,可是苏锐仍然没有停下的意思

    这个横行一方的家伙完全想不到,苏锐竟然有那么大的力量,这是要把他的腕骨给生生碾碎

    “其实这点事情算不得什么,让你吃点亏,好长点记性而已?!彼杖竦档?,然后收回了脚。

    此时,韦少的腕骨已经明显的瘪了下去,周围的皮肤已经完全红肿,绝对是粉碎性骨折了

    “我的手,我的手”韦少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手腕,他举起胳膊,发现手就这样耷拉了下来,除了强烈的痛感之外,完全感觉不到右手的存在了

    “啊我要杀了你”韦少一声悲愤的大吼。

    砰

    一个鞋底印在了他的脸上,鲜血从鼻孔中瞬间炸开,这个韦少便仰头跌在地上。

    终于安静了。

    苏锐拍了拍手,走过去,拉住柯凝的胳膊:“我们离开这里,我看谁敢拦?!?br />
    ps:感谢今日土豪金刚ay的捧场和月票祝小金刚健康成长

    感谢友20135321、炮哥、友6222447、友13921593、saqsk、zjjxee、每天上纵横、路人也彷徨、友18090865、暴雨中的阳光、xhzh1、我爱英镑、友20000147、友5050878的捧场和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