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少听了老板娘蔡克云的话,嘴角露出了一丝狰狞的笑意:“卖到柳花街去那敢情好,到那时候,本少爷就天天去嫖她,我看这个女人还能清高到哪里去”

    韦少死死盯着阿莲,仿佛看到了她日后在自己身下求饶的模样

    可是,阿莲仍旧倔强的站在原地,冷眼相看。

    这个大厅里面的所有人,对于她而言,此时都是敌人。

    “阿莲,你聋了吗我说让你给韦少道歉”老板娘蔡克云真是要被气的疯掉了,手下的服务员居然敢当众殴打客人,如果这消息传出去,以后她的这间茶楼还怎么开门迎客

    阿莲冷冷的看了老板娘一眼,并没有讲话。

    “你是签了三年的合同,合同里有相关约定,必须要保持一品茶楼的对外形象,如有违反,要按照你三年工资总和的三倍来赔偿”蔡克云尖声说道:“阿莲,你难道准备违反规定吗”

    好家伙,这三年合同可真够黑的,其中还有种种的霸王条款

    “蔡老板娘,你这一品茶楼的生意我平时也支持不少,我和你老公明哥也是朋友dingdiǎn小说,.v.o,今天这事情,你难道不得给我一个说法吗”韦少站在桌子上面,继续施压。

    蔡克云死死盯着阿莲:“你要是不道歉,我让你在整个南阳都没有容身之地”

    好大的口气

    事实上,并没有多少人怀疑蔡克云所说的话,因为一品茶楼能开到现在而屹立不倒,和白道黑道的同时保驾护航是绝对分不开干系的,蔡克云的老公顾启明继承家业后,在源江本地的黑道上也颇有话语权,因此蔡克云真的有能力让阿莲这一个无依无靠的外地姑娘在南阳没有容身之地

    有很多人都注意到,阿莲那倔强的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哀伤。

    在他们看来,这真的是一件很正常不过的事情,任谁遇到这种事都会哀伤。此时此刻,看着阿莲的表情,在场的许多人都动了恻隐之心。

    可是,同情归同情,要让他们站出来帮阿莲说句话,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阿莲从头至尾就没指望周围这些人能帮助她,此时的她回了一句:“别说南阳没有我的容身之地,就连整个华夏,我又能去哪儿”

    苏锐听着,心头微微一颤。

    “既然知道,你还不给我道歉要是等我老公回来,你会更惨”蔡克云冷冷盯着阿莲:“名字里带个莲字,你还真把自己当成一朵圣洁的白莲花了道歉,立刻”

    “我从来没有把自己当成过白莲花,但是也没有人能命令我做任何事情?!?br />
    阿莲说罢,往前走了一步,她的语气之中满是坚定。

    大堂经理的脸颊已经被抽肿,他见到这种情景,再次拦在了阿莲的身前:“你要干什么难道你还想打老板娘”

    可是,这一次他的话仍旧没说完,就已经发出了一声惨叫

    阿莲双手扳住大堂经理的肩膀,然后给他来了个狠狠的膝撞

    这一下干脆利落,让后者直接蜷缩着身子就倒了下去

    这个动作看的苏锐眼前一亮

    “你还要拦我吗”阿莲看着蔡克云,攥紧了拳头。

    “够犀利,够霸道,我喜欢”韦少看着阿莲,嘲讽的一笑,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简单的交代了一句。

    他的电话才刚刚挂断,外面就已经冲进来几个男人,撸起袖子,气势汹汹:“谁敢惹我们韦少,活得不耐烦了吗”

    就算阿莲身手不错,但也绝对不可能是这几个男人的对手,今天这一劫,她已经是在所难免了。

    隔壁老王看着这一切,不由得替阿莲捏了一把汗,小声说道:“道个歉有那么难吗”

    不过,他即便是这么说,也已经意识到,就算阿莲今天道了歉,也不可能逃脱韦少的魔爪后者为了解气,肯定要让老板娘蔡克云把阿莲交给他来处理。

    阿莲的结果自然是凶多吉少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坐在老王身边冷眼旁观的苏锐站起身来,走到了阿莲旁边,和她并肩而站。

    这个举动的意味已经非常明显了,苏锐虽然没说一句话,但无疑已经清晰的表明了他的立场。

    隔壁老王刚才和苏锐聊的挺投缘,此时见到这小伙子竟然跟愣头青一样的站出来打抱不平,心中还有些焦急,但是却不敢开口,只得在心中小声说道:“罢了,罢了,你自己找死,可怪不得我啊?!?br />
    在这个社会的绝大多数人眼中,见义勇为已经变成了最傻逼的行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才是他们最认同的观diǎn,在这个人心不古的年代,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好。

    “你是谁”老板娘蔡克云看了一眼苏锐,说道:“这里没你的事,给我滚开”

    “是吗”苏锐淡淡一笑,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面,显得从容不迫:“我就不喜欢看人多欺负人少,那么多人欺负一个姑娘,算什么本事”

    一旁的阿莲没想到竟然有人愿意站出来帮助自己,她吃惊的转过脸来。

    不过,当她看清楚苏锐的侧脸时,眼中的吃惊就立刻转化为了震惊口罩下面的面容之上,写满了难以置信

    苏锐并没有看阿莲一眼,道:“有什么就冲我来好了,我不喜欢看到你们为难这个姑娘?!?br />
    韦少还站在桌子上大喊:“又来了个不怕死的,来人,给我上去弄死他”

    他的话音一落,那被叫进来的几个人便朝苏锐冲来

    苏锐跨前一步,站在了阿莲的身前,把自己的后背留给了对方。

    第一人的拳头已经砸了过来,苏锐一把抓住,随后化掌为刀,重重的切在了对方的颈后

    那人一声不吭的便倒了下去

    苏锐随后的动作不停,紧接着一脚便踹在了第二人的胸膛之上,后者的身体竟是往后摔出了好几米的距离,砸翻了一张桌子,上面的碗碟稀里哗啦的摔碎在地上

    剩下的几人,苏锐也没客气,照单全收,来多少就撂倒多少,根本没人能在他的手底下坚持过一招

    阿莲看着这一切,拳头攥的更紧了,呼吸也更加的急促,她口罩下的嘴唇翕动了几下,却没有任何声音发出来。

    “还有人吗”

    苏锐一人就挑翻了所有对手,这让在场的食客们都大感震惊

    蔡克云也没有料到会发生这种情况,震惊过后便冷冷说道:“你是故意来砸场子的”

    苏锐直接无视她,而是望向韦少:“刚才是你喊的最响,对不对”

    韦少已经被苏锐的身手震住了,但是,张扬跋扈的性子注定他不可能服软。

    “你是哪里来的混蛋敢在这里强抢老子的女人,你知不知道老子是谁”

    韦少还在说着,却发现苏锐已经朝他走了过来。

    “你这傻逼真是聒噪?!彼杖竦档?。

    “你居然敢骂我是傻逼你知不知道这里是源江在源江,还没有人敢这样对我说话”

    啰啰嗦嗦的韦少还没说完,便发现苏锐已经抄起了一把椅子,朝他劈头盖脸的砸过来

    由于韦少正站在桌子上,这一下根本没法躲避,苏锐使出的力量又大,直接把他砸下了桌子,然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哎呦,疼死我了”韦少抱着头在地上打滚,满脸的痛苦。

    苏锐走到他跟前,眯着眼睛看了看他:“你很荣幸,成为我最讨厌的几种人之一?!?br />
    说着,苏锐单手拎起韦少的领子,而后高高举起

    这韦少少说也得一百五六十斤,可是在苏锐的手中,根本就像是没什么重量一样

    “放我下去,你个混蛋啊”

    这家伙还没说完,却发现苏锐举起的胳膊已然狠狠的抡了出去

    这韦少被扔出了好几米远,然后重重的砸在了一张桌子上

    这一次,桌子并没有翻而是直接从中间碎裂成了两半

    整个一品茶楼的大厅内已经是一片狼藉了杯盘碗碟全都碎了一地

    所有人都没想到事态会朝着这个方向发展,尤其是老板娘蔡克云,看到自己的茶楼变成这个样子,差diǎn没被气炸了肺

    而且,韦少的父亲在源江市也算是个颇有地位的土豪,如果让他知道自己的儿子在茶楼被打,虽然不至于会找上门来,但是蔡克云也必须要给出一个解释才行。

    “今天的一切,你都要付出代价”蔡克云发着狠说道。

    他的老公顾启明在源江的黑道颇有关系,还从来没有人敢在一品茶楼的地界上闹事

    “其实,这也正是我想对你说的?!彼杖袼植逶诳诖锩?,慢悠悠的又走到阿莲的身边,面对着蔡克云:“你也要为你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br />
    蔡克云掏出手机,准备叫人。

    苏锐看到这个动作,嘴角掠过嘲讽的笑容来:“打不过了就打电话叫人,你也太低级了吧?!?br />
    说罢,他便慢慢悠悠的走到了蔡克云的身前。

    后者的电话还没有拨出,见到这种情景,情不自禁的后退了一步。

    “我很少打女人,真的?!蓖6倭艘幌?,苏锐说道:“除非,她们实在是太可恶了?!?br />
    说罢,苏锐飞起一脚,狠狠的踹在了老板娘蔡克云的小腹处

    后者也不过一百来斤,挨了苏锐一脚,就这么倒着飞出好几米,然后重重的摔在了地砖上面部和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

    苏锐都没有再多看她一眼,而是走到阿莲的身边,很是不要脸的说道:“你不用感谢我,我就是看不过去顺手帮个忙?!?br />
    可是,阿莲本来就没打算感谢苏锐,她的眼睛亮晶晶的,直视着苏锐,而后右手放到了耳边,摘下了白色口罩。

    “你是苏锐吗”

    ps:第三更送上,感谢暴雨中的阳光、心恋红尘、书友6222447的月票支持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