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ntentup;

    思︿路︿客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

    看到这个时间,苏锐简直都要石化了。

    万分期待的第三次,想要打一个漂漂亮亮的翻身仗,然而到头来,却还是没有突po五分钟。

    四分五十九秒,这三个数字,怎么看怎么像是在嘲讽苏锐。

    此时,苏大帅哥简直有种咬牙切齿的感觉了,他真想学着那些玄幻小说男主人公一样喊一句贼老天,你他娘的玩我

    薛如云的脸上笑意盎然,苏锐则是阴霾无比。

    他大概是明白怎么回事了。

    秦悦然和山本恭子的那两次,自己被下了剂量足够弄倒一头大象的药,导致体力严重透支,说不定身体某些部位都受到了损害。

    本来就是过犹不及的事情,更何况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怪不得苏锐觉得最近自己的精神不怎么样,尤其是在抵达南阳之后。

    原来,在那一次和山本恭子乱七八糟大战一场之后,搞出来的后遗症到现在都还没休整过来一定是这样的

    找到了原因之后,苏锐顿时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他脱口而出:“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怎么回事”薛如云顺势问道。

    “这是因为”苏锐欲言又止,他总不能说是自己被下了药,然hou和东洋女人大战之后的虚脱反应吧

    “因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苏锐沮丧的说道。

    “其实没关xi的,我是不怎么介yi的?!毖θ缭瓶醋潘杖褚涣秤裘频纳袂?,越发觉得有点好笑:“如果你在意的话,那么咱们可以偷偷去医院看看?!?br />
    “偷偷去”

    “是啊,不是经常有那些广告吗,某某医院为患者保密之类的,在你们男人眼里,这种事情是不是很难以启齿”薛如云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

    苏锐腾地站起来,杀气腾腾的就冲向了厨房。

    “你要干什么”薛如云觉得情况不妙,不禁喊道。

    “找把菜刀割”苏锐没好气的喊道。

    陪着薛如云过了个生日,人家是高兴了,苏锐则是郁闷了,他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小弟弟什么时候能够恢复以往的神勇状态,要是再这么下去,恐怕他都要怀疑人生了。

    第二天一大早,苏锐便睁开了眼睛,事实上他早就被郁闷的情绪给弄醒了,只是看着身边安心熟睡的人儿,才没有起床。

    “醒了”薛如云睁开了惺忪的睡眼。

    “醒了?!彼杖裥α诵?,在薛如云的某个地方捏了一捏。

    “一大早就想要干坏事啊”薛如云同样笑眯眯的回抓了一把:“年轻人,还是得保重好身体才行啊?!?br />
    哪壶不开提哪壶,苏锐又开始郁闷了。

    “今天你有什么安排吗”薛如云问道。

    “是有安排,如果薛家今天不找上门来,我想去一趟源江市?!?br />
    苏锐说到这里,眼眸释放出微微的精芒来。

    他一直从没有忘记,在关于蘅家资料的那最后一页上,苏无xiàn所写的那一行小字。

    源江市的一品茶楼,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让苏无xiàn用这种近乎于隐晦的方式提起来

    苏锐有些想不通,既然想不通,那就去看一看好了。

    “源江市去哪里做什么”薛如云本来还想继续和苏锐腻歪一天呢,不过听到对方这样说,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

    “我要去源江市的一品茶楼?!彼杖袼档溃骸八瘴辺iàn建议我去那里看看,尝尝那儿的早茶,但是却没有说为什么?!?br />
    “那就去看看吧?!痹谘θ缭颇强蠢?,这句话既然是苏无xiàn说的,那么就一定有着更深层次的意义,那个其智若妖的男人可从来不会无的放矢。

    “我听说过一品茶楼,可是个百年老店了,从清朝就传承下来,一直到现在都很红火?!毖θ缭扑档溃骸按邮〕堑皆唇?,至少得两个小时的车程,如果你想赶得上早茶的话,那么现在就可以出发了?!?br />
    “要不你和我一起去”苏锐的手停留在薛如云身体上的某个位置,有些恋恋不舍。

    “我就不去了,说不定苏无xiàn是为了给你介shào女朋友呢,我去了岂不是电灯泡”薛如云调笑道。

    “胡说八道,给我介shào女朋友,苏无xiàn什么时候能那么好心了”苏锐在说这话的时候,似乎忘记了,苏无xiàn对他一直都很“好心”的。

    借了薛如云一辆普通的标志508,苏锐便赶往了两百多公里以外的源江市。

    对于此次源江之行,他的心里还有着淡淡的期待。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苏锐开始对苏无xiàn的所有举动不反感了,甚至能够清晰的从其中体会到善意。

    不管苏无xiàn的这些举动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全部都无一例外的在关jiàn时刻帮助了苏锐,单纯的从这一点上来讲,苏锐必须得摆上一场酒,好好的谢谢苏无xiàn。

    苏锐并不认识路,直接打开了导航,一品茶楼位于源江的闹市区,非常容易找。

    进入了城区之后没多久,苏锐就远远地看到了某个楼顶上所写的“一品茶楼”四个字,事实上,说是茶楼,这已经完完全全的变成了饭diàn,只不过由于是传承下来的百年老店,早餐要远远比午餐晚餐火爆许多。

    把车子停下,苏锐看了看络绎不绝的食客们,不禁露出了一丝狐疑之色,显然,这一品茶楼的客流量非常大,如果让苏锐来找人,恐怕会很有难度。

    而苏无xiàn的暗示,到底是代表着什么意思呢

    苏锐知道,那个男人绝对不会是闲的蛋疼,专门让自己开两百公里的长途来到这里吃早茶的。

    看着人声鼎沸的茶楼,苏锐不禁感觉到了浓浓的生活气息,他一直很喜欢这样的感觉。

    随便要了两份点心,苏锐便找了个一个视野很好的位置坐了下来,他看似不经意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似乎想要寻找线索。

    可是,等到他的早餐都快吃完了,也没有见到任何能让他提起兴趣的人和事。

    源江是南阳省城位置最偏的一个县级市,但是经济发展的极好,在全国百强县中也能排到前三十名,因此能够腾出时间泡在茶楼悠闲吃早茶的人,大多都是身家不菲。

    苏锐能够看的出来,虽然这茶楼里的某些人文化水平绝对算不上高,但是他们早期都是靠着走私起家,积累了第一桶金,然hou才做企业、办工厂,一步一步的走到现在。听着他们用南阳方言聊股市,聊金融,聊国际大事,苏锐听得饶有趣味,却并没有发表任何的看法。

    苏无xiàn让自己来到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

    苏锐决定依然耐住性子,为了不至于太暴露,他又招手要了几份小点心。

    “先生,您的蒸饺和萝卜糕?!闭飧鍪焙?,一个女服wu员把蒸笼小心翼翼的放在了苏锐身前的桌子上。

    由于在南阳本地,极少有人会讲华夏官方语言,大多是以本地方言为主,外省人来到之后,几乎很难听得懂??墒?,苏锐却明显感觉出来,这个女服wu员的方言有点生涩,发音和那些土生土长的本地人还是有着区别的,明显是外地人,来到这儿才学会的。

    苏锐抬起头,并没有看到这服wu员的脸,因为对方戴着口罩,但是,这女服wu员的身材倒是非常赞,将近一米七五的身高,身材极为匀称,虽然穿着白色的服wu员装,但是却难掩她那一身独特的飒爽气质。

    这个女服wu员一出现,茶楼里至少有一大半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来。

    “阿莲,再给我来两份蒸饺”这个时候,和苏锐坐在同一张大圆桌上的一个中年男人喊道。

    在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目光还不怀好意的往女服wu员的身材上miàn瞄了瞄。

    这个时候,大厅里面呼喊“阿莲”的声音已经是此起彼伏,显示出这个女服wu员所拥有的超高人气。

    苏锐目露疑惑之色,似乎有些不太理解为什么会这样。

    坐在旁边的是一个矮胖男人,他是之前聊股票聊金融最起劲的一个,人们都叫他老王,从他的话语里面,苏锐不难推断出,这个家伙的家产少说也得上千万。

    这真是个财主遍地走、富豪多如狗的地方。

    不过,苏锐明显就能看的出来,这老王玩过的女人绝对不算少,从他的目光里面就能看出一切来。

    “这位老弟,你是不是第一次来到一品茶楼吃早茶,对我们的阿莲不太了解”

    “是啊?!彼杖窭鲜党腥狭?,“我刚到这边,听说一品茶楼的早茶味道不错,因此特地来尝尝?!?br />
    “哎?!闭饫贤跬狭艘桓龀こさ囊簦骸澳闶遣恢?,这一品茶楼的早茶是不错,但是和这种茶楼类似的店还有很多,为什么偏偏就这里生意最好”

    “为什么呢”苏锐饶有兴致的问道,不过,他似乎已经从胖子老王的眼神里面猜到了答案。

    “当然是因为这里有阿莲了”

    “阿莲就是那个服wu员吗”苏锐看着之前给自己端点心的服wu员,诧异的问道。

    胖子老王略带兴奋的说道:“当然喽。阿莲可是我们这里的人气之星,自从她两年前从内地来到这里之后,一品茶楼的早茶生意可是越来越好。不瞒你说,咱们说是来吃早茶的,但是都是为了看那个阿莲,你看看,那身材那脸蛋儿,光是看着就能让人很满足的啦”

    苏锐并没有能看清阿莲的脸,只能看到她脸上的白色口罩和黑色的齐耳短发,但是这个时候的他已经隐隐的感觉到,苏无xiàn的真正意图到底是什么了

    一定和这个阿莲有关

    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