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是个正常男人,恐怕都忍不了此时的情景。

    苏锐也是一样,血气方刚的年纪,那犹如羊脂玉一般的肌肤、那不知被多少男人觊觎过的美景,就这样毫无保留的展现在了自己的面前,那种感觉真的是让人血脉贲张。

    苏锐现在觉得自己的脑子都不太好使了,完完全全的不转圈。

    “你们到底压不压上来”薛如云问道。

    苏锐张了张嘴,却没发出声音,他只觉得自己的嗓子火烧火燎的,整个身体里面好像有着熊熊火焰在燃烧。小说br

    “我不要名分,也不要你负责任,只是想要个简单的生日礼物?!毖θ缭扑档溃骸罢飧隼裎锘共挥没ㄇ?,多好?!?br />
    可是,这哪是苏锐在送薛如云礼物,明明是后者给前者准备了一个天字号大礼包。

    如果这个时候再拒绝,那苏锐都要骂自己不是个男人了。

    于是,他一个翻身,便压了上去。

    五分钟后,苏锐看着身下已经眼神迷离的人儿,说道:“你忍着点,可能会有点疼?!?br />
    “姐姐阅男无数,怎么会疼”薛如云拍了苏锐一下:“别磨磨蹭蹭的,抓紧时间?!?br />
    “别跟我嘚瑟?!彼杖袼低曛?,薛如云就发出了一声痛哼。

    他知道,后者虽然是个熟女,看起来妩媚勾人,但是在那个方面,却是出奇的保守。要说她阅男无数,打死苏锐都不相信。

    这一声痛哼就是最好的明证。

    不过,薛如云因为疼痛而紧紧皱着的眉头很快就舒展开来,她知道,这是个仪式,也是自己早就期待的事情。经历了这一下,她终于有了自己的男人,终于不会再如风中飘散的浮云。

    即便是再强的女强人,也是需要一个肩膀依靠,更何况薛如云常年承受着童年所带来的阴影与痛苦。这一朵云,终于找到了她的天。

    不管是在任何方面,御姐和萝莉都是截然不同的两种生物,当苏锐挺身而入的那一刻,那种感觉真的是无法形容。

    又过了五分钟。

    苏锐的脸色有些难堪,一脸的阴霾。

    薛如云满脸红透,眼波如水,拍了拍苏锐的腰:“我的好弟弟,你怎么不动了”

    “我”

    苏锐不是不想动,而是已经结束了尼玛,五分钟

    而且,这还不是高频率的五分钟

    这个时候,苏锐终于理解了别人常说的那一种痛苦我才刚刚开始,你就已经结束了。

    在这一刻,苏锐的心里满是郁闷,几乎都想要咆哮了

    他的脑海闪过了无数的想法,排在最前面的那个,自然是那方面的能力不会不行了吧

    要知道,他以前可以轻轻松松坚持一个小时的今天居然才五分钟整整缩短了十二倍

    薛如云似乎也不知道苏锐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也没想到,这个平日里勇猛无比的男人竟然会在此时此刻如此早的缴枪投降:“弟弟,你怎么走神了在想什么呢”

    苏锐欲哭无泪,他真的不是走神了,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此时此刻,他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做难以启齿

    不过,此时就算苏锐不说,薛如云也感觉到了他身体的某个部位所产生的变化,问道:“怎么软了”

    苏锐想死。

    下一秒,薛如云紧接着又问道:“结束了”

    感谢老天,她终于意识到苏锐为什么会停下了

    “可能是我一夜没有休息,精力不好?!彼杖衤晨嗌?,全是蛋疼的神情。

    男人在这方面给自己找理由来解释,这种感觉真的不怎么好啊。

    再怎么解释,都是借口,五分钟,五分钟

    薛如云捂嘴轻笑:“我的好弟弟,你真听我的话?!?br />
    “听你的话,什么意思”苏锐的脸上露出疑惑的神情。

    “我让你别磨磨蹭蹭的,抓紧时间,没想到你那么坚决的完成了我的话?!毖θ缭普A苏Q?,手指在苏锐的胸膛上画着圆圈:“真的很抓紧时间哦?!?br />
    苏锐满脸涨红,难堪的要死,对于这样调侃,他竟然无力反驳

    时间就是金钱,时间就是生命,苏锐毫无疑问非常严格的贯彻了这一点。他连说话的兴致都提不起来了,满脸的沮丧:“我去洗洗?!?br />
    “要不,我们再试试”薛如云生怕自己打击了苏锐的自信心,于是又提议道。

    苏锐听了,立刻打消了去冲洗一下的念头,又给自己找了个牵强附会的理由:“可以?!?br />
    一般第二次都会比第一次久一点,苏锐这点经验和常识还是有的,他迫不及待的想要打个翻身仗,因此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薛如云。

    要是这次不能漂漂亮亮的赢上一场,恐怕他以后在薛如云的面前也别想找到任何的自信了。

    拳头硬有什么用关键时刻不顶用啊

    苏锐满怀期待的开始了,他不再像以前那样勇往直前,甚至有意识的开始控制节奏。

    一分钟过去了,状态还好。

    两分钟过去了,似乎也还不错。

    看这状态,苏锐暗暗想着,这次好歹也得半个小时以上。

    到四分钟的时候,苏锐的动作慢了下来,眼眸深处出现了一抹深深的担忧。

    薛如云明显发现了苏锐的不对,问道:“怎么,要结束了吗”

    “好像是?!彼杖竦挠锲蛹枘?,他此时此刻真的想一头撞死在薛如云的胸前好吧,那里也撞不死人,只能憋死人。

    “那就别忍着了,快结束吧?!毖θ缭频男∈种腹戳斯?,调笑道:“这真是个难忘的回忆?!?br />
    她的话音一落,苏锐也释放了。

    他懊恼的拍了拍脑门:“今天这是怎么回事”

    薛如云笑道:“反正我也不知道其他男人什么样子,也许你比其他人的时间都长呢?!?br />
    “正常情况下,我应该不是这个样子?!彼杖裨俅握医杩?。

    “你不用介意?!毖θ缭婆吭谒杖竦亩咔嵘档溃骸捌涫滴颐腔褂泻芏嗷?,不是吗不用因为一次两次的时间短而沮丧?!?br />
    听到“时间短”三个字,苏锐的脸涨成了肝色。

    薛如云说的没错,对于苏锐来说,这真的是个难以忘却的回忆更恰当的说,是“耻辱”。

    两次加起来才十分钟,以后苏锐还怎么面对薛如云

    于是,搂着温香软玉,苏锐一点都开心不起来,在无尽的郁闷之中进入了梦乡。

    苏锐一觉睡到了中午,醒来之后,发现薛如云正在厨房里忙活,苏锐倒也没打扰她,而是走到浴室里面,对着镜子,给自己来了一巴掌。

    “尼玛,真不争气”

    这可不是起床气,两次加起来才十分钟,苏锐的脸都不知道往哪放。

    不过还好,薛如云倒也没有再提这话茬,她还是穿着那一身棉质睡裙,看起来颇为吸引人,居家的气息之中又流露出性感的味道,经过苏锐十分钟的“滋润”,她的身上隐隐发生了和以前不一样的变化,那种极品御姐的气息更加的强烈了,就连见识过不少美女的苏锐看到她,也是呆了一呆。

    女人终究是需要男人的,反之亦然。

    今天苏锐打算哪都不去了,就和薛如云好好的呆在房间里面,陪她过一个最简单最朴素也最难忘的生日。

    没有蛋糕,只有薛如云亲手炒的几个家常小菜,味道很好,气氛更好。

    两个人下午就窝在客厅沙发上,看了场电影,这种对于一般情侣来说最简单不过的事情,在薛如云和苏锐之间,却是第一次发生。

    他们的人生似乎一直都在不断向前,为了某个目标,从来不曾停下过脚步。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会疲惫,但是却不会后悔。

    看完了电影,苏锐一把搂住薛如云,把这充满着极致诱惑的身体拉近自己,一本正经的说道:“我想要证明我自己?!?br />
    薛如云瞄了瞄苏锐的下半身某处:“你确定是要证明你自己,而不是继续摧毁你的自信心”

    苏锐差点没被这句话憋死。

    薛如云好生安慰:“我的好弟弟,其实不用这么着急的,我知道你状态不好,要不再歇歇,一天三次,我怕你的身体吃不消啊?!?br />
    “没什么吃不消的?!彼杖袷翟谑翘氪蚋龇碚塘?,一把就拽断了薛如云睡裙的肩带无限美好的风景顿时暴露了出来。

    “人家这睡裙很贵的?!毖θ缭频挠锲脑?,但是眸子里面却带着盈盈笑意。

    “回头我给你买十件”苏锐手忙脚乱的扯着薛如云的睡裙,由于姿势不对,他脱的很费劲。

    急于证明自己的苏锐可没有那么多的耐心,他干脆抓住睡裙的中间,猛的一扯

    呲啦一声,布料顿时从中撕开

    薛如云的脸红了,眼神之中充满着无边的春意,在苏锐的耳边轻声说道:“人家就喜欢你这么粗暴?!?br />
    这句话无疑把苏锐整个人都点燃了,他一声低吼,把薛如云压在了身下

    “就在沙发上吗”

    苏锐并没有回答她,而是自顾自的开始了行动

    “我要证明我自己?!?br />
    在即将开始的时候,苏锐拿过了自己的手机,调出了秒表。

    由此可见,时间的长短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是多么的重要。如果不能及时找回信心,恐怕对于苏锐而言会造成一辈子的阴影

    看着苏锐的动作,薛如云感觉到暗自好笑:“不用计时的?!?br />
    她有点担心,万一真的计时了,到时候时间不长,不就相当于打苏锐的脸吗

    “一定要计时”

    苏锐不由分说的按下了开始键。

    春色开始在小小的客厅之中蔓延。

    过了一会儿,苏锐又按下了停止键

    时间定格在了四分五十九秒。

    ps:感谢今日土豪小武哥的万赏你那么辛苦帮我打理书友群,拉票,自己还投这么多票,心里真有些过意不去。

    感谢天道之炮哥、书友19916485、书友19916485、儿帅哥、i、无恙天下、花仙子小裴、残夜孤烟、书友15597820、股乐百度、落雪听梅320、s2212的月票和捧场支持

    感谢烈焰军团的臭不要脸、想忘忘不掉、神族战神阿瑞斯的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