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锐这简单利落的一拳把蘅元康伤的不轻,半边脸高高肿起,感觉整个人都被打的懵掉了一样,趴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对于苏锐的暴力举动,几个刑警皆是没有任何的阻拦,他们对蘅元康这种身为华夏军官、实则与东洋黑帮勾结的行为实在是义愤填膺,如果不是碍于身份的话,恐怕早就动手了。

    看着苏锐做了他们想做却不能做的事情,这些刑警们的心里都在暗暗叫好,就差拍手称快了。

    “你也算是个军人”

    苏锐单手揪住蘅元康的脖子,把他给拎了起来,然后重重一记直拳砸在了对方的小腹上

    后者的身体被砸成了大,痛的浑身发抖,根本就没有了独自站立的能力,苏锐一松手,他便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上

    “先让他在看守所里面好好享受一下吧?!彼杖衿沉宿吭狄谎?,眼中满是蔑视,说道:“我建议把他关在我之前呆过的那个监室里面?!?br />
    王天亮点了点头,对于他来说,这已经不是建议,而是近乎于命令了。

    “辛苦了?!彼杖衽牧伺耐跆炝恋募绨?,对几个刑警示意了一下,然后便走了出去。

    此时,已经是凌晨四点半钟了,再过一个多小时,天就要亮了。

    忙活了一整夜,苏锐也感觉到有些疲乏,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状态到底不如以前了,虽然还差几年才到三十岁,但是某些状态的下降还是能够清楚的体会出来。

    以往连续潜伏三天三夜不合眼,苏锐的眼皮都不带碰一下的,现在倒好,熬一次夜之后非得需要好几个小时的深度睡眠才能找补回来。

    这边的事情交给陈俊宇处理就好,苏锐跟小姑娘苏雨辰打了个招呼,便驱车前往薛如云的家里。

    当然,他事先并没有告诉对方,生怕打扰到她睡觉。

    站在门口,苏锐看着手中的房门钥匙,不禁苦笑了一下。

    这还是薛如云之前特地留给他的,没想到那么快就派上了用场。

    轻轻的打开门之后,苏锐尽量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不过接下来他却发现,自己的这些行为都是完全没有任何必要的,因为卧室的灯还亮着。

    苏锐打开卧室的门,发现薛如云正靠坐在床头上,歪着头打着盹,她的头发披散在肩上,穿着一条白色的棉质睡裙,由于身子倾斜,一条肩带不小心滑至胳膊上,露出些许雪白的山坡。

    看来她是一直在等着自己,不知不觉的睡着了呢。

    此时已经快五点了,薛如云保持这个姿势恐怕已经好几个小时,苏锐想到这儿,心中不禁涌出了一丝暖意。

    在这个世界上,能够有女人一直亮着灯等待着你回家,当你拖着一身疲惫回来的时候,会有柔和的眼神,会有温暖的拥抱,会有明亮的灯光,会有热气腾腾的洗澡水,会有合你口味的饭菜这些事情里面随便挑出一样,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了。

    苏锐并没有吵醒薛如云,而是轻手轻脚的走出去,为了没有脚步声,他连拖鞋都没穿,准备洗个澡,然后睡一觉。

    来到卫生间,苏锐发现热水器仍然开着,很显然这也是薛如云故意给自己留着的,方便一回家就可以

    本章未完,请翻页洗到热水澡。有些时候,这个妖精看似妩媚了些,眼神也勾人了些,可她的妩媚也只不过是表象,内心的防备感觉还是很强。而且越是这样的女人,一旦有朝一日对某些人敞开心扉,那真的就是轰轰烈烈,无可抵挡。

    让自己的身体被花洒喷出来的热水包裹,苏锐感觉到浑身的疲惫消解了不少。他又看到在浴室柜上摆着男士沐浴液和洗发露,心中的暖意更深。

    不浪费任何时间,是苏锐一直以来的做法,他哪怕在洗澡的时候,也在很认真的分析着南阳的现有局势。

    他不知道薛家现在还有什么底牌,但是能够在一个经济大省屹立到现在,这个家族绝对有着不为人知的依仗,或是财力,或是武力,或是智力,总会有让自己吃惊的地方这一点早晚都会出现的。

    苏锐很愿意相信,高伴虎是薛家的第一高手,但是,堂堂薛家,难道就养了这么个暴力男因此,对于这一点,苏锐还是一直保持着怀疑态度。

    洗完了澡,用薛如云给准备的牙刷刷了牙,苏锐终于浑身轻松且清新,只要再来三四个小时的深度睡眠,立刻就能回归到满血的状态。

    他准备穿上衣服的时候,发现旁边架子上有叠着整整齐齐的男士内衣,苏锐拿起来,还能够清晰的闻到洗衣液的香味。

    薛如云买来之后,全部都洗净晾干了。

    这个女人看来真是把她自己彻底当成苏锐的人了。

    虽然两个人还没有发生那种实质性的关系,但是以薛如云这样的性格,一旦认定了某个人,恐怕一辈子都不会改变。

    这一点简直和她的母亲一模一样,如果当时李婉晴能彻底忘掉薛坦志,恐怕也不会有那么多的悲剧发生。

    不过,就在苏锐准备拿起衣服穿上的时候,卫生间的门忽然被打开了。

    薛如云走进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然后就这样靠着门框,似笑非笑的打量着苏锐。

    “我去”

    苏锐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连忙想要转过脸,把薛如云推出去,尼玛,被一个女流氓盯着屁股看,这算是什么事

    不过,他这一转身,倒是把某些更不该暴露的地方给暴露出来。

    这下把苏锐搞的糗大了,干脆把薛如云给推了出去。

    后者还是那副似笑非笑的神情,瞥了苏锐的某个地方一眼:“弟弟,你本钱还算可以嘛,勉勉强强算是发育正常?!?br />
    苏锐快哭了,尼玛,这算是什么事

    “那姐姐在床上等你哦?!毖θ缭乒孛爬肟?,给苏锐留下了一句遐想无限的话。

    “这个女妖精”

    苏锐没好气的骂了一句,等到穿好衣服打开门,发现薛如云已经规规矩矩的躺在了床上,她把被子盖到了肩膀,只把头露在外面,大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苏锐,眼神之中流露出一股很是明显的妩媚意味来。

    这种发育到极致的熟女一旦下决心开始勾人,那么威力绝对是难以想象的巨大。

    在薄薄的被子下面,玲珑的身材凹凸有致,即便是被子也无法阻挡起伏的曲线。

    薛如云说道:“还愣着干什么,再不上床睡觉,天就要亮了?!?br />
    “好好

    本章未完,请翻页?!彼杖癖灸艿难柿丝谕履?,然后迈开了沉重的步子,尼玛,对于和这个女妖精睡一床,为什么一点都不轻松呢对方明明把自己盖的严严实实,一点也没露啊。

    苏锐浑身僵硬的坐在床上,掀开被子躺了下去,就这么直挺挺的,跟挺尸似的。

    薛如云此时倒也不像是有任何挑逗苏锐的意思,距离苏锐还隔着三十公分呢,看着天花板,她笑着说道:“我又老了一岁?!?br />
    “什么”苏锐从这句话中听出了一丝不一样的味道,侧过身来:“你是说,今天是你的生日”

    “是啊?!毖θ缭苹故峭欧考涠ド?,目光之中仍旧带着笑意,并没有多少怅然的意味:“就是今天,就是现在?!?br />
    苏锐的脸色有些难堪:“抱歉,我忘了你的生日了?!?br />
    事实上,他本来就不知道薛如云的生日是几号。

    “不怪你,很少有人知道我的生日,这么些年来,我的生日从来都是我一个人过,不过今天不一样了?!彼档秸饫?,薛如云停顿了一下:“因为有你在?!?br />
    “那也不行,我都没有准备礼物?!彼杖褚丫侨匏饬?。

    “我都说了,礼物不礼物什么的根本不重要?!毖θ缭莆⑿ψ潘档溃骸安皇怯心蔷浠奥鹋惆榫褪亲畛で榈母姘?,你这时候能在我身边,我就已经很满足了?!?br />
    “可我绝大部分时间都不在你身边?!?br />
    “像我这样的女人,根本就没奢望能够遇到一个真心疼我的男人,能够遇见你,已经是我的幸运了,不需要再奢求任何事情?!毖θ缭谱忱?,目光之中充满柔情。

    这种眼神让苏锐的心底也变得柔软了起来。

    “苏锐,你为我付出了那么多,我却没有什么能回报给你?!毖θ缭频难壑泻鋈簧凉埙锏纳裆矗骸澳闶遣皇蔷醯?,如果我不向你要一个礼物的话,你的心里会过意不去”

    “会?!彼杖袼档?。

    “真的我要什么,你给什么”薛如云的笑容里面再度平添了一番妩媚的意味。

    “只要我能买的起?!彼杖裥攀牡┑?。

    “那好,你到我身上来,压着我再说话?!毖θ缭扑档?,即便她平日里在苏锐面前算是个妖精,但是此时脸颊上还是腾起了两朵红云,越发诱人。

    “到你身上去”苏锐的表情有些奇怪,他看了看紧紧裹着被子的薛如云:“为什么要这样呢”

    “因为我喜欢这种感觉?!毖θ缭扑档溃骸澳闵侠?,我就告诉你我要什么礼物?!?br />
    “好吧?!彼杖瘛懊闱俊贝鹩α?,要压住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极品大美女,让他忽然感觉到自己的心跳陡然加快了好几分

    说着,他便想要翻身上去,可是薛如云又说道:“不是从被子外面,是从被子里面?!?br />
    苏锐有点汗的点了点头,然后掀开了被薛如云紧紧裹着的被子。

    在这一刻,他整个身体都僵硬住了。

    看着苏锐眼神僵直的样子,薛如云的唇角勾起一丝笑容来:“你现在知道我要什么了吗”

    苏锐到现在还没有压上去,而是艰难的咽了一口吐沫:“貌似大概知道了那么一点”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