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ntentup;

    思︿路︿客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

    听完苏锐的安排,几个人立刻行动了起来。

    陈俊宇看着苏锐走出去的背影,不禁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这样的年轻人,实在是让他感觉到紧张。

    是的,即便对方比自己小那么多岁,但是站在他的旁边,那种压力却是清晰的如影随形。

    在得知了三本组与蘅家之间可能有某种勾结之后,苏锐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接连说出了五点要求,不,准è的说,应该是六点,因为之前还给王天亮布置了一条,这六点全部针对此次案件,从前期准备到后期行动,几乎是面面俱到

    陈俊宇也能把这些决定列举出来,但在那么短的时间里面却做不到条理这般清晰。

    “不愧是苏老爷子的儿子,厉害,真是后生可畏?!背驴∮钣芍缘乃档?。

    朱铭扬闻言,苦笑了一下,苏锐才不到三十岁,就已经强悍到这种程度了,要是十年之后,他得达到怎样的高度

    “我小叔厉害吧”苏雨辰一副追星族的模yàng,得yi的看着这俩人,“陈大局长,朱大秘书长,抓紧干活吧,小叔安排给我的任务我可都完成了哦?!?br />
    一分钟以前,苏雨辰按照苏锐给的号码,给钟学枫打了个电huà,后者听到了这个消息,简直是如临大敌,立刻安排人手火速赶往南阳省城。

    而此时的苏锐已经走到了审讯室的隔壁,这是一间装着单透玻璃的房间,从他这边可以清楚的看到隔壁房间发生的情况,但是那边的蘅元康却无法看到这边。

    戴上耳机,苏锐就可以清楚的听到蘅元康与警察间的对话。

    看着蘅元康有气无力的坐在小凳子上的情形,苏锐不禁想笑,看来这位来自于蘅家的高级军官也被“拉韧带”给折磨的不轻,不留伤痕又能让人痛苦至极,实在是审问嫌疑人的有效利器。

    如果不理解拉韧带是什么意思的话,大可以想xiàng一下,有人扯住你的两只脚踝,往两边拉扯,让你一字马劈叉,抑或是让你并拢并伸直双腿弯腰下去,用手掌去触摸地面,这种撕裂感是让人抓狂的,但是不仅不会留下伤痕,甚至x光也不会拍摄出任何的伤势来。

    和山本组勾结蘅元康真的是疼晕了头,连这些东西都说出来了。

    当然,他知道山本组的那些事情是忌讳中的忌讳,绝对不能提,否则整个蘅家就会被冠上卖国贼的称号。

    可是,蘅元康当兵那么多年,肯定知道什么可以交代,什么不可以交代,此时又是怎么会说漏嘴的呢

    他真的是被拉韧带给疼的死去活来,脑子都不转圈了,不小心的透露出自己和山本太一郎的儿子山本优生曾经吃过一顿饭,结果负责审问的刑警立刻就警惕起来,继续审问,可是蘅元康却无论如何也不愿yi说了。

    刑警们不怕他不说,要是嘴硬,继续帮忙给对方“拉拉韧带”就是了。

    于是,又是一轮疼的死去活来之后,蘅元康交代的那叫一个痛快,他浑身都已经被冷汗湿透,可不想再忍受这种折磨了。

    苏锐就在一旁冷眼旁观着这些对话,他还拿过一张白纸,在上miàn写写画画。

    一些关jiàn词语和人物关xi图就这样清楚的出现在了白纸上miàn,在蘅元康颇有些混乱的陈述中,苏锐准è的把握到了各项关jiàn点,这种从大量信息中提取关jiàn消息的能力,恐怕陈俊宇看到之后,又得感慨一句后生可畏了。

    隔着单透玻璃,看着还在交代的蘅元康,苏锐的嘴角露出了嘲讽的笑容,眼神中全是蔑视的神情。

    “真的难以想xiàng,堂堂一个大校军官,会连拉拉韧带这种事情都忍受不了,如果敌人把你抓住,恐怕还没严刑拷打,你就已经当了汉奸了吧”

    苏锐轻声自言自语:“有你这样的军人,是华夏部队的耻辱?!?br />
    虽然苏锐的身体柔韧程度极高,任何拉韧带的动作都可以轻易完成,但是他也是经li了那个疼痛的阶段,不过和他后来所遭受的心理和身体上miàn各种创伤相比,拉韧带所造成的疼痛根本连个毛线也不算。

    如果把蘅元康关进西方黑暗世界的卡门监狱,那么后果恐怕根本就不是他能够承shou的了,分分钟要自杀的节奏。

    这蘅元康还号称整个南阳军区最有前途的军人,以后极有可能接任军区司令员,苏锐真的不敢想xiàng,如果这种看起来脾气火爆不吃亏但是实则却没有半点骨气的家伙成了南阳军区一把手,会把部队给带成什么哪怕是一支堂堂的虎狼之师,也会被带成绵羊吧

    蘅家已经把南阳军区给祸害成了什么样子

    想到这一点,苏锐忽然气的不打一处来。

    他看了看那张几乎要被写满的纸,然hou将之放进了碎纸机中。

    那些名zi和关xi,都已经深深的印在了他的脑海中。

    蘅元康浑然不知隔壁有个男人正在冷眼旁观着,他还在不停的交代,对面负责审讯的两名刑警也是逻辑性极强,蘅元康在某些情节上miàn刻意的隐瞒并没有逃脱他们的眼睛,如果一旦卡壳,他们会立即采取拉韧带的行为,让蘅元康不得不犹如竹筒倒豆子一般,交代的一干二净。

    在这期间,苏锐捕捉到了一个非常不起眼但是非常重要的关jiàn词,那就是访问。

    东洋外务大臣率领商务考察团来到华夏进行访问的时候,山本恭子随团出行,她当时来到南阳,就是要在蘅家的牵线之下,和某个商业大佬达成合作,但是由于苏锐的“破坏”,山本恭子竟极为罕见的放qi了合作洽谈,直接返回了东洋。

    “原来如此?!彼杖衩辛嗣醒劬?。

    他没想到,自己当时竟然稀里糊涂的干了一桩“好事”,把山本组和蘅家的合作给无意中破坏掉了。

    想着与山本恭子共度那一天一夜的疯狂行为,苏锐还是觉得有点不真实,不过,这次看来,自己的那一次“牺牲”还是值得的。

    审问差不多已经结束了,曾经山本组签过契约,五十年不会进入华夏,可是,在蘅家的帮助之下,对方在南阳已经拥有了诸多产业,并且连南阳的地下皇帝李圣儒都成功的瞒过去了,当然,这些都是非法的。

    产业只是表面上的,至于山本组要借助这些产业来做什么,恐怕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

    山本组为了展现自己的友好与真诚,还特地邀请蘅元康去东洋旅游了一次,吃喝玩乐一条龙,把那种只有在小电影里面看到的享shou活动全部安在了蘅元康的头上,里面还有两个十四岁的小女孩,好吧,这个怂货真是要被韧带的疼痛给折磨死了,连这种事情都交代了。

    蘅元康自以为自己已经获得了山本组的友谊,蘅家也成为了他们在华夏的唯一盟友,日后蘅家也可以借助山本组的力量,在东洋开发出一片新的天地,简直是两全其美的事情。

    当然,这个时候的蘅元康还不知道,山本组曾经还找到了东山省的英雄会,妄图通过十年黑帮大比武来染指华夏地下世界,从这一点就能看得出来,蘅家可不是山本组唯一的盟友。

    听完了蘅元康的话,一个计划也在苏锐的脑海里面渐jiàn成形。

    “老邵,看来又要委屈你了?!彼杖褡匝宰杂铮骸拔乙恢痹谙胱鸥迷趺窗涯闼偷蕉?,现在看来,机hui已经来了?!?br />
    此时的邵飞虎正在一间酒店的床上睡着觉,这段时间以来几乎是他人生之中最悠闲的一段时光,不要训liàn也不要战斗,更不要用生命来在刀尖上跳舞,在薛家擂台上miàn赢的钱让他几辈子也花不完,这几天除了帮助苏锐踩踩人之外,生活简直是惬意无比。

    不过,就在他睡的正香甜的时候,忽然剧烈的打了几个喷嚏直接把这猛男给惊醒了

    “是有人在想我,还是感冒了”邵飞虎揉了揉鼻子,重又躺下睡觉。他的身体平日里非常好,一般不会出现连续打喷嚏的情况。

    审讯室的隔壁,苏锐停了一分钟,又开始念叨了:“老邵啊老邵,这次你应该不会怪我的吧其实老首长他也是这个意思,让你听我的调遣?!?br />
    说到这里,他的脸上露出一丝恶狠狠的表情:“活该,谁让你当初诈死,骗了我那么多年我还傻了吧唧的去给你报仇”

    酒店里,刚刚重又进入梦乡的邵飞虎再次来了一阵猛烈的喷嚏

    “谁他么的在咒我”邵飞虎很不爽的揉了揉已经有了鼻涕的鼻子,再次躺下。

    此时,新一轮的审讯已经接近尾声,警察正在准备让蘅元康在审讯记录上miàn按指纹,王天亮也来到了旁边,亲自监督着这一切。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审讯室的门忽然打开了。

    苏锐走了进来,当他看到蘅元康的时候,表情之中已经带上了些许阴霾。

    “苏苏少,你怎么来了”王天亮为人正直,不太会拍马屁,纠结了一下,但还是把“苏少”二字给喊了出来。

    “在隔壁听了那么久,有点忍不住了?!彼杖袼档?,在说话的时候,他的眼睛还是盯着蘅元康,那个家伙已经被苏锐和这些刑警们整出了心里阴影,看到此景,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哆嗦。

    “你是要”王天亮似乎意识到了苏锐要做什么。

    “你说的对?!彼杖袼档溃骸氨?,这次要让嫌疑人留下点伤痕了?!?br />
    说罢,他跨前一步,挥出一拳,直接把蘅元康砸翻在地

    ps:感谢顾俊辰的大捧场,感谢丝男log、漂泊的三木、waas2212、心恋红尘、dslq、dota要超鬼、肥du嘟、军方飘风、水神54、王思建8007、书友16676618、乌努尔、迈果汁、追梦者999999、书友6222447、鳄鱼的鳄鱼、fxn9167、shengfeng2、风中之云296、恶魔炽天使、孤狼游魂、zsa880、一凡哥、天道之炮哥、小武哥、踏板翘起来、nemohao、?;暾?、不可不戒nie、qw3236233、中华神剑、fxn9167、jason0927、噫無情、书友19901473、骑驴撞学xiào、lour12315、小土鱼的月票和捧场支持

    还要感谢一下烈焰军团一群的尘、安啦、清浮、军方飘风、浪纵、军方皓月、幽灵魔影、落烟喧嚣,感谢你们的月票支持终于写完,大家晚安。

    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