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把蘅家那么多高层亲属都抓进来,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种程度,无异于彻底撕破脸,这个时候即便对那些蘅家人上一些手段,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苏锐的这一番话,让陈俊宇茅塞顿开。毕竟后者现在已经走上了华山一条路,除了破釜沉舟之外,再也没有了别的选择。

    “我马上安排?!背驴∮钪刂氐牡懔说阃?,眼中有着浓浓的决心。

    审讯室内。

    蘅远超不吃不喝,好几个小时过去了,的确是有点撑不住了,但是,他就是要用这种方法来表现自己的尊严。

    他好歹也是县级市的副市长,副处级干部,平日里这些小警察们见到他都要恭恭敬敬的,现在倒好,地位整个儿反过来了。

    在华夏,官本位的思想本来就极其严重,更何况是蘅远超这种出身豪门的**那种高人一等的心态几乎是与生俱来,可不是那么容易扭转过来的。让他对这些所谓的小警察“坦白交代”,根本办不到。

    看着蘅远超的冷脸,一个警察嗤笑了一句:“你就算连续几天不吃一粒米,不喝一滴水,我们也不会认为你有骨气的?!?br />
    这名警察说出这句话之后,又瞥了瞥放在桌上的两个馒头。

    这两个馒头已经拿进来四五个小时了,蘅远超完全没有吃上一口的意思。

    停顿了一下,这名警察又说道:“几乎百分之八十的嫌疑人进来之后都会以绝食来抗议,但是等到了后来,他们才会认识到,这是一种最徒劳也最无用的行为?!?br />
    听着这警察的话,蘅远超冷哼了一声,表达了他的不屑。

    一个小小的警察,也敢对他进行说教

    一贯只吃高端精细食物的蘅远超,面对这两个并不算特别白的馒头,又怎么会瞧的入眼对他来说,这种食物简直就是侮辱。

    “如果你饿了的话,就自己上来拿馒头吃,我们不会为难你?!蹦敲焖档溃骸澳阋嵌龌盗松硖?,上面还得追究我们的责任呢?!?br />
    这句话不说还好,艺术了之后,更加坚定了蘅远超绝食的信心既然这样,那我非得饿出点毛病来给你们瞧瞧不可。

    “不管你来到这里之前是不是市长,但是来到这里之后,我们只有统一三个字的称呼,那就是嫌疑人?!绷矫煺酒鹕砝?,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说道:“蘅远超,给你五分钟的思考时间,五分钟之后,我们再来找你?!?br />
    蘅远超仍旧不为所动。

    两名警察也没再多说什么,而是转身走了出去,还不忘把审讯室的大门砰然关上。

    在门口,已经有一名警官在等着了,正是王天亮。

    见到这两个刑警走出来,王天亮小声的交代了几句,两名刑警连连点头。

    而在审讯室内,蘅远超完全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他盯着那馒头看了看,而后重重的哼了一声。

    **个小时不进食也不喝水,说不渴不饿那肯定是假的,他虽然绝食,但是胃部早就已经发出咕咕声响,饿的前心贴后心,嘴唇也都干裂。

    当然,从来没进过审讯室的蘅远超并没有意识到,警察只是给他拿来了馒头,并没有给他水。

    这里可不是他的会客室,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在这里,你越是想要什么东西,就越是不会给你,除非你愿意付出同等的价值来交换。

    他知道,由于平时几乎每天都有酒场,得了慢性胃病,如果再这样忍饥挨饿,恐怕这折磨人的病痛又要犯了。

    而要来救他的那些人,仍旧没有任何的消息,似乎这警局已经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的铁箱子,任何人都别想传递信息进来。

    蘅远超本来并不相信陈俊宇拥有那么大的能量,可以挡得住更多高官的求情,可是,事实已经摆在眼前,由不得他不相信了。在这后面,一定有着更加重量级的大佬坐镇,否则陈俊宇根本不可能支撑到现在的

    想到了这些,蘅远超忽然觉得,自己要做好打一场持久战的准备了。

    过了几分钟之后,两名刑警走进来,说道:“怎么样,想清楚了没有”

    蘅远超抬起头:“我要吃饭?!?br />
    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蘅远超发现自己的嗓音前所未有的沙哑。

    他终于决定不再饿着自己了,毕竟只有吃饱了肚子,才能更有力气和警察进行对抗。

    “终于想明白了”其中一名警察的嘴角忽然露出了戏谑的神色来:“可是,你难道就没想过,你想吃饭可以,但是我们同不同意,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br />
    听了这话,蘅远超的脸色难看之极,气的直想骂娘,开什么玩笑,刚刚不是你说不会为难我的吗

    “想吃就吃,你以为这里是饭店吗”那名警察说道:“先说出点有价值的信息,否则我们又怎么可能让你吃饭”

    另一名警察似乎是看不下去了,说道:“算了,拿给他吃吧,别饿出什么毛病来?!?br />
    说着,他便端起那只装着两个馒头的碗,来到了蘅远超的跟前。

    本来就受了一些伤,此时饥肠辘辘,这种滋味儿别提有多难受了。戴着手铐的蘅远超颤颤巍巍的拿起一个馒头,放在嘴边咬了一小口。

    这绝对不是什么好面粉做成的馒头,并没有平日里馒头的香甜,而且带着淡淡的苦味和酸味,如果放在平日,估计蘅远超根本不会看上一眼,可是,他咬了一口之后,才发现这种馒头是多么的可口

    连续咬了两大口,蘅远超顾不得嚼碎就全部咽下,用狼吞虎咽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差点都给噎到了看这吃相,真是颇有点凄凄惨惨戚戚的味道。

    就在他已经把这已经略微变质的馒头吃了一半的时候,那名把馒头拿给他的警察又走过来,握住了他的手腕。

    随后,蘅远超便眼睁睁的看着他把馒头从自己的手中给拿走了

    “还给我”蘅远超要被气疯了,现在食物可就是他的天

    “行了,让你吃两口尝尝甜头就罢了,还想一直吃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那名警察随手把咬了一半的馒头扔进了碗里:“想继续吃也很简单,说吧,交代多少,就能吃多少?!?br />
    这个举动把蘅远超的自尊心给彻底击碎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县级市副市长,此时连吃一个粗面馒头都要被人给抢走

    “你们要问什么”

    蘅远超满心苦涩,真的不想在这里再呆一秒钟了

    而另外一个审讯室里面的蘅元康,就没有那么好的待遇了。

    “其实这件事情真的非常简单,只要你交代,我们认为没问题,你就可以出去了?!闭饷焖底?,忽然一拍桌子,把蘅元康弄的一个激灵:“但是,如果你故意隐瞒,我们就要从重处理”

    蘅元康针锋相对:“你当我是三岁的小孩呢”

    他是部队里面的大校,要是真正论起级别来,还在蘅远超之上。

    “我没有把你当成三岁小孩,但是,如果你今天不说出什么有价值的信息,领导是不会让你走出这间审讯室的?!彼底?,这名警察已然站起身来。

    在审讯的时候,刑警不可以对嫌疑人动用任何手段,这是违反规定的。

    可是,规定是死的,人是活的。

    如果嫌疑人的身上有伤痕的话,那么当事刑警就要受到处分,但是如果想要让对方痛苦,并不需要非得留下伤痕才行,譬如说拉拉韧带,这种方式总是见效很快。

    蘅元康接下来面对的就是这种情况,不会留下任何伤痕,但是却痛的撕心裂肺。

    苏锐还在陈俊宇的办公室里面,正津津有味的对付着一碗泡面,这就是警察们最常见的夜宵了。

    “几乎全部吐口了?!闭飧鍪焙?,王天亮走进来。满脸的轻松笑意。

    “看来陈局长的安排起作用了?!彼杖裥ψ潘档?,还把泡面的汤喝的一干二净。

    陈俊宇苦笑:“这哪里是我的安排,都是苏少的意思?!?br />
    一个大局长亲自下命令要给嫌疑人上手段,这传出去可不太好。

    苏雨辰哼了一声:“哼,就是陈局长的命令,别推脱了,我小叔才干不出来这种事情?!?br />
    这小妮子之前口口声声要上手段,就属她最积极,可是现在看来,“手段”上了之后,她也要推的一干二净了。这行事作风,倒是颇有一点苏锐的风范。

    小公主发话了,陈俊宇只得把这口锅给背了,苦笑着叹了口气:“既然审出来了,咱们就一起看看审问记录吧?!?br />
    “有很多惊喜?!蓖跆炝涟岩豁巢牧系莨?,揉了揉发黑的眼圈,笑道:“对方精神意志崩溃之后,所交代出来的事情甚至还帮着我们破了几起以往积压的案件,这些姓蘅的都能称得上是大老虎了?!?br />
    陈俊宇翻看着这些审讯记录,越看表情就越凝重。

    “通知办公室连夜加班,把这些材料全部整理出来?!背驴∮钏档溃骸拔乙鬃越坏嚼罴堑氖掷锩??!?br />
    苏雨辰哼了一声:“表功心切,鄙视鄙视?!?br />
    陈俊宇好不容易才凝重起来的脸色,立刻变的哭笑不得:“并不是我表功心切,实在是事关重大,如果不及时处理,想必会出现很严重的问题?!?br />
    “那么严重”苏雨辰好奇的拿过审讯记录,随意的翻了翻。

    没过几秒钟,她的眼睛就已经瞪成了铜铃

    “这些胆大包天的家伙”气不过的苏雨辰把手里的一沓纸张重重的摔在地上

    苏锐也捡起材料翻了翻,目光之中露出一丝精芒:“蘅家和山本组有勾结”

    ps:今天三更,新年第一天,祝大家新的一年里,火力全开,红红火火所有梦想都要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