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坦志现在郁闷的直想撞墙。

    从薛如云出现开始,直到现在,给他这个当父亲的带来的全部都是坏消息。

    先是薛家第一高手高伴虎和侄子薛凯旋被打成重伤,再是两个女儿薛胜男和薛紫晶差被毁了容貌,然后老佛爷好不容易出面动高伴虎的师父高德志出手,结果呢

    一代宗师级别的人物高德志,竟然被打的生生住进了医院这个消息差让薛家开锅了薛家老佛爷再次摔碎了一套天价茶具

    如果老佛爷知道,高德志被打成重伤只不过是一道正餐之前的开胃菜的话,不知道她会作何感想。

    最震撼的消息还是随后传来,省城局长陈俊宇亲自带队,公然去蘅家搜查,逮捕了以蘅琴为首的一帮“嫌疑人”。

    当然,这句“以蘅琴为首”的话是从警局内部流传出来的,至于对方是不是有意这样为之,都已经不重要了,因为这一帮“嫌疑人”中,包括很多能够叫出名字的蘅家高层,甚至蘅元康、蘅盛优和蘅远超等前途远大的精英人物都在其列

    南阳警方,这次是要与世界为敌啊。

    nnnn,m..

    对此,南阳军区的个别首长提出了强烈抗议,但是没办法,这次陈俊宇一反常态,强硬到了极,面对部队首长的抗议,他完全不为所动,坚持等案件调查结束再放人。

    省长葛江志已经就此事专门给陈俊宇打了电话,将其痛骂一顿,并且下了死命令,如果陈俊宇不放人的话,那么就立刻撤他的职

    可是,在省政府的大领导如此威压之下,陈俊宇仍然住压力,没有放人,甚至专门让人把整理好的审问记录全部传真到了省长办公室

    这个举动已经不是在不执行省长葛江志的命令了,而是公然打他的脸

    反正省委书记李顺林已经给了陈俊宇最有力的支持,因此在老陈同志看来,贴着明显薛家标签的省长葛江志就属于不得罪也不行的那种人了。

    而那一份传真到省政府的卷宗,就算用石破天惊四个字来形容也不遑多让

    警察就是警察,就算蘅琴在外面再泼妇,但是面对南阳最优秀的刑警们,还是完全没有招架之力,进去没过两个时,就已经把能交代的一切全都交代了。

    蘅琴也多属于外强中干的类型,心理素质可着实不怎么样,她不交代还好,一旦开口了,就根本止不住话头,刑警们只不过稍微的“诱导”了几句,就把她给诈的晕头转向,该的不该的全部都了,简直把那句“坦白从宽,牢底坐穿”的话验证到了极致。

    那些曾经沉积在时间里的隐秘,那些隐藏于阳光之下的黑暗,经由蘅琴的口中,全部了出来。

    以至于刑警们记录这些事情的时候,已经开始心惊肉跳起来他们已经意识到,这样的消息如果传出去的话,将会引起多大的波澜

    由于省城警局死死抗住压力,无论多大的官员来情,愣是一个人都不放,简直把半个省城的官员都得罪惨了。

    可是,越是这样,那些被关进去的蘅家人就越是绝望。

    他们并不知道南阳警方为什么会拥有那么大的决心,但是,这样的决心无疑让他们感觉到恐惧。

    蘅盛优由于伤的太重,已经送进了医院,但像蘅元康和蘅远超之流,在进入看守所的初期,一都不配合,虽然身上有伤,但仍是那盛气凌人的模样,无论刑警们怎么审问,愣是不吐口。

    在他们看来,南阳警方这次的行为是犯了众怒的,根本不可能持续多久,从他们被抓进来的那一刻起,蘅家的关系网便开始发挥作用,用不了多久,这些警察就会巴不得用八抬大轿把他们给抬出去了。

    可是,一个时过去了,两个时过去了,直到五六个时之后,仍然没有任何消息传来,这些蘅家人终于开始慌了。

    真的是完全没道理,包括薛家在内,在那么久的时间里都无法救出他们,这明什么明这次事件的性质已经严重的超出想象了

    任外面如何风起云涌,但是看守所里面仍旧是一片风平浪静,当然,这也是暴风雨前的平静。

    此时,已经是晚上十一钟了,距离蘅家人被抓进来,已经过了八个时。

    在这八个时内,有许多人吐口了,包括蘅琴和那些蘅家精心培养的手下,把他们的犯罪事实一五一十的全部交代清楚了。甚至,这其中还有的是三进宫四进宫

    那些刑警们也真是被震惊到了,没想到蘅家竟然偷偷网罗了那么多亡命之徒,并且不惜投入大笔资金加以训练,真不知道他们到底所图什么

    可是,蘅元康蘅远超等人尽管心中越发忐忑,但是仍旧没什么张嘴的意思。进入看守所的八个时以来,他们不吃也不喝,对刑警们冷面相对。

    由于这些人都是势力不的官员,因此,刑警们一些譬如“拉拉韧带或者吹吹冷风”的手段并不能用在他们的身上。

    一时间,这些刑警们似乎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他们很明显的就能看出来,蘅元康和蘅远超就等着熬过二十四时,然后无罪释放。

    一般情况下,如果被审问者没有问题,警察们会在二十四时之内放人,如果警察没能在这一天一夜的时间里得到有效的结果,那么就会把被审问者转移到看守所,到那个时候,就是隔着铁窗隔着玻璃来讯问,接触不到犯人,也就无从对他们“上手段”了。

    什么上手段

    是的,千万别把刑警们想的太文质彬彬,如果你不吐口的话,他们有一百种方法能让你张嘴。

    如果进入了看守所里面,不能“上手段”,那么审问的效率也会大幅度的降低。到那个时候,蘅家的关系网将会有更加充足的时间来营救他们。

    可是,蘅远超们把刑警想象的太简单也太光明了,从蘅元康这些人进入警局的那一刻起,陈俊宇就已经下了命令,在卷宗上把他们的抓捕时间往后面顺延十个时。

    也就是,从卷宗上的时间来,他们还差两个时才被抓进来呢,而刑警们也就有了三十四个时的审问时间。

    姜还是老的辣,面对这种人,刑警们可是有着太多太多的经验。

    在陈俊宇的办公室内。

    苏锐、苏雨辰、陈俊宇、朱铭扬正在打着牌,不管外面风雨声多么的大,这几个人倒是一都不担心,反而有种“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一些”的唯恐天下不乱之感。

    “我们赢了?!彼杖癜咽种械呐埔凰?,他和苏雨辰打对家,两个人第一次配合,却默契到了极,一路把陈俊宇和朱铭扬两个牌技出了名高超的人给彻底完爆。

    “yes”苏雨辰和苏锐击了一下掌,脸也是兴奋的红扑扑的,她从国外回来,还是第一次接触这种名叫“掼蛋”牌类游戏,但是虽然是初次接触,但是她一就透,超高的智商发挥了决定性的作用。

    陈俊宇摇头苦笑:“甘拜下风,我老陈甘拜下风,智商跟不上啊?!?br />
    他这不是拍马屁,倒是发自内心的真心话,苏锐和苏雨辰的记忆力着实惊人,他们能够在不经意间就记住对方出的每一张牌,然后就能推断出对方手里还剩下什么牌,在这种超强记忆力之下,只要他们的牌不是太臭,那么基本上没有多少输的可能。

    “不打了?!彼杖裾酒鹕砝?,伸了个懒腰:“蘅远超蘅元康他们要是再不吐口的话,我可都要困了?!?br />
    “这两人已经是打定主意死磕到底了?!背驴∮畹溃骸稗壳倌潜咭丫淮?,蘅远超和蘅元康对于这件事情事后知情,她还交代了一些关于几个兄弟的违规往事,但是这些东西拿到蘅元康等人的面前,仍旧没能让他们张口?!?br />
    “我看,就该给他们上一些手段?!蹦澄宦砦脖枋植宦獾牡溃骸暗搅苏饫?,还以为他们是大爷陈局长,我看你的刑警们实在是太温柔了?!?br />
    面对这位苏家公主的斥责,陈俊宇只能无奈苦笑。

    “不吃饭不睡觉,他们能撑的了多久”苏锐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来,似乎根本就没什么担心。

    看来,他被抓进看守所的事情刺激到了某些人,让整个事件的进展速度一日千里

    “叔,你为什么那么自信”苏雨辰问道。

    “其实就算在二十四时之内没审出问题来也没什么,我告诉你,让他们进入看守所的监室里住几天,不定他们就会主动交代了?!倍约嗍疑钣懈写サ乃杖穹浅H沸诺牡?。

    不过,停顿了一下,他又补充道:“当然,我非常确定,陈局长的手下精英们能够在规定的时间内找到我们想要的答案?!?br />
    苏锐很清楚,蘅元康等人绝对不会干净,如果他们吐口,拔出萝卜带出泥,对薛家不吝于一个非常严重的打击

    陈俊宇苦笑:“那我就去打个电话,让他们速度快一?!?br />
    苏锐了头,嘴角勾起一丝弧度,颇为直白的提示道:“陈局长,已经撕破脸到了这种程度,对他们稍微用手段,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br />
    ps:奔波了一整天,实在太累了,所以一更。

    还有一个时就是新年了,现在特别感慨。感谢大家一直陪着我,是你们给了我无比美好的015,是你们让我有理由有信心对未来怀有更大的期待。祝大家新年快乐,心想事成,我们一起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