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a3004;

    “等等等等等等”

    苏锐看到苏雨辰又开始召唤苏鹏了,差点没给整崩溃,连忙伸手拦住了她

    要是苏鹏这愣头青上前对着蘅建设来上一拳,这老爷子还不得当即一命呜呼啊

    不管人家人品和口碑到底怎么样,你也不能这样干啊,你把人家苏鹏当成召唤神兽还是召唤宝宝了

    苏鹏看到苏锐出言阻止,也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又退了回去。頂點小說,

    苏雨辰一看苏锐出声,立刻绽放笑容看向他:“小叔,人家不是嫌这老头子太聒噪了嘛?!?br />
    这小丫头,翻脸的速度真的比翻书还快,刚刚还阴云密布的,一转眼就已经是阳光明媚了。

    苏锐无奈苦笑:“他再聒噪你也不能打啊,要是苏鹏真的动手了,这事情可就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了?!?br />
    陈俊宇就算把蘅家的高层亲戚一网打尽都没有任何的关系,但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动这个老头子,好歹也是当过军长的人物,虽然退下来很多年了,但关系还在,可不能轻易摆布。

    不过,苏锐和苏雨辰之间的对话,完全把蘅建设给无视了,这脾气火爆性格阴狠的老爷子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对待,警察上门抓人,已经让他的老脸彻底无处搁了更何况,此时一个小丫头还要让人来打他

    越想越气的蘅建设实在忍不住了,竟然举起拐杖,往苏雨辰的脑袋上狠狠抽去

    老爷子虽然已经八十多了,但是这一下可不能小觑,如果苏雨辰被这拐杖抽中的话,恐怕晕过去都是轻的。

    于是乎,苏雨辰再次本能的闭眼尖叫起来

    面对危险,似乎她只能选择这种反应

    拐杖并没有抽下来,在距离苏雨辰头顶只有十公分的位置停住了。

    拐杖的另外一端,被苏锐紧紧的握在手里

    苏雨辰等了好几秒,发现拐杖并没有像预想之中那样抽在自己的头上,才心有余悸的睁开眼睛。

    她发现苏锐正抓着拐杖,不禁有些后怕的说道,“小叔,幸亏你在,否则我肯定就危险了”

    事实上,就算苏锐不在,有苏鹏在身边,苏雨辰也不会挨这一下。

    就在刚才,苏锐清楚的看到,苏鹏的动作只是比自己慢了一步而已,这个年轻男人的身手用深不可测来形容真是一点都不为过。

    苏锐并没有回答苏雨辰的话,而是冷冷的看着蘅建设,嘴角露出了嘲讽的神色。

    “堂堂蘅家的掌门人,怎么现在也要对一个女孩子动手了这样是不是太有损您的身份了”

    苏锐说着,顺手一扯

    在苏锐这一扯之下,蘅建设根本握不住拐杖,不仅拐杖被夺走了,整个人也被带的一个踉跄

    七老八十的身板儿,根本经受不住苏锐这样扯,要不是身后的保镖抱住的比较及时,恐怕这暴戾老爷子少说也得摔断个胳膊腿的

    剩下的几名保镖见状,挥动拳头朝苏锐打来。

    这一次终于不用苏锐出手了,苏鹏早就窜了出去,三下五除二就把这些人全部折了关节放倒在地

    那干脆利落的关节技,让苏锐看着都感觉到一阵惊艳

    “蘅老爷子,还不甘心呢”

    苏锐面带淡然微笑的看着蘅建设,不过话语之中却颇有嘲讽之意:“其实你蘅家走到这一步,并不算太意外,老爷子,你们从上到下都对这个国家的规则缺少敬畏之心,所以,还是接受现实吧?!?br />
    是的,苏锐一句话便道破了现实。

    蘅家人在做出这些事情的时候,就该想到后果。就如蘅老爷子当初下的命令一样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蘅家一定不能在这件事情上吃亏。

    那么,蘅家不吃亏,吃亏的也就只能是别人了,只是凭什么

    你不对这个世界敬畏,这个世界就会让你敬畏

    看着苏锐,看着满屋子的警察,蘅建设忽然感觉到一阵前所未有的无力

    蘅家,再也不是当初那个蘅家了再也不是可以在南阳军区叱咤风云的蘅家了

    这一群家族高层如果被抓进去,最后能够安然出来的,会有几人

    蘅建设深深清楚,如果真要调查起来,恐怕里面没有一个干净的

    可是,蘅家不能就这么完了啊这简直是断子绝孙

    “这件事情不能就这样结束了,这对蘅家不公平”蘅建设喘着粗气,一把年纪了还这样,看起来确实有些可怜。

    可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几乎是一个必然的道理。

    “老爷子,你或许会恨我,但是,我希望你在恨我的时候,能够冷静下来想一想,为什么这件事情会出现这种结果?!彼杖窈苋险娴乃档?。

    “我也想采取和平理智的方法来解决问题,我也想用语言不用暴力,但是,你看看你的那些后辈们,一个一个的,简直和疯狗没什么两样,为什么他们可以找人来对付我们,我们就不能打脸打回去这个世界上本身就没有永远都会占便宜的好事?!?br />
    停顿了一下,他又说道:“即便有这种机会,也不会留给蘅家?!?br />
    毫无疑问,这是平铺直叙却振聋发聩的一段话。

    蘅建设并不是无理取闹之人,他虽然一贯霸道,此时也处于气头之上,但苏锐的话无疑让他在这一刻思考了许多。

    只是,这火爆脾气实在是祸害,蘅建设越想苏锐的话越是觉得气愤,血冲脑门,竟然一翻白眼,直接晕倒在了保镖的怀里

    苏锐的眼中并没有一丁点的怜悯之色,看了看已经人到暮年的蘅建设,叹了口气,和薛如云对视了一眼,便走了出去。

    而苏雨辰这个电灯泡竟也完全没有离开的意思,一甩马尾辫,屁颠屁颠的跟在了后面。

    在他们的身后,还不断的传来叫骂声和怒斥声,可是无济于事,陈俊宇亲自带来的刑警大队可不是吃素的,任你官职再高,任你权势再大,皆是手铐一铐了事

    在这个过程之中,还不时有闪光灯亮起来

    原来,这是陈俊宇带来的记者如果要把蘅家高层被捕的信息见诸报端的话,恐怕这个家族就彻彻底底的翻不了身了

    “对于这件事情的处理结果,你觉得可以么”苏锐的眸光闪烁了一下,问道。

    事实上,就算蘅建设事后施压,能把蘅家的其他人解救出来,但是蘅琴是永远也别想出的来了,三番五次的指使他人暗害薛如云,这种行为必然会遭受重判

    “蘅琴这是罪有应得?!毖θ缭瓶醋潘杖竦难劬?,握住了他的手,语气非常郑重和认真:“苏锐,谢谢你?!?br />
    “如云姐姐,你就不谢谢我吗”苏雨辰这个自来熟撅着嘴说道。

    “当然也得谢谢我们又可爱又漂亮又善良的雨辰了,姐姐今天请你吃饭?!毖θ缭朴行┠绨墓瘟斯嗡沼瓿降谋亲?,她真是爱极了这个小姑娘。

    “那你呢,小叔,你怎么谢我”苏雨辰笑眯眯的问道。

    “你如云姐姐不是请你吃饭吗算我一份,权当表达我的谢意了?!彼杖窳成先乔崴傻男θ蒉壳俦蛔?,也就预示着薛如云的威胁又少了一个。

    “哼,真小气?!彼沼瓿骄镒抛?,很是不满:“小叔,你再这样,在下次家族会议上,我就不帮你说好话了”

    “家族会议”苏锐好像明白了什么:“随便,反正我也不是苏家的人?!?br />
    “我说你是你就是,你说了不算?!彼沼瓿铰ё∷杖竦母觳玻骸靶∈?,我们接下来要去砸薛家的大门吗我可早就等不及了,咱们现在就过去吧”

    砸完蘅家砸薛家苏锐哭笑不得的摸了摸鼻子,也真亏这小妮子能想的出来。

    “蘅琴和蘅家的一群高层亲戚都被抓了,这个消息会引起许多连锁反应,事实上我们并不需要这么着急,静观其变就好,至少,我们得给薛家一点时间让他们来消化一下这个消息吧”

    “我真想看看他们现在的表情?!彼沼瓿椒叻叩乃档溃骸八移鄹喝缭平憬?,就是欺负我小叔的女人,我就要让他们好看?!?br />
    这一下,倒是把薛如云闹了个大红脸,白皙的肌肤透着红晕,眼波如水,无比动人。

    省委书记李顺林正坐在办公桌前,聚精会神的看着文件,这个时候,朱铭扬敲敲门走进来,面带苦笑:“李书记,陈俊宇局长亲自带人去了蘅家,抓了三十四个人,现在已经全部带回局里隔离审查了?!?br />
    李顺林闻言,抬起头,无奈的叹了口气,既然他已经站好了队,那么对于陈俊宇的决定,只能给予支持,只是这闹的确实是有些大了啊。

    朱铭扬继续说道:“由于带回来的人太多,市局的刑警都不够用了,只能从下面几大区县分局里面抽调人手,陈局长这次可真是有魄力啊?!?br />
    “蘅家人啊蘅家人?!崩钏沉衷俅翁玖丝谄骸捌涫嫡饧虑橐膊荒芄殖驴∮?,我这么跟你说吧,如果这些蘅家人排成一排站着,全部枪毙,可能会有冤假错案;但是,如果隔一人枪毙一个,会有很多漏网之鱼?!?br />
    当省委书记的这些年,他已经看清了许多情势,只要无碍大局,他都隐而不发,但是,不发作并不代表不知道。能够当上省委书记,又怎么可能是菜鸟

    “李书记,您这句话太经典,不过我想,如果把这句话移植在薛家的身上,应该也是非常合适的?!敝烀锏捻湟猿鲆凰烤?,“或许,那些薛家的主事人还要更过分一些,全部枪毙,没有冤假错案,隔一人枪毙一个,全是漏网之鱼?!?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