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只是简单的一个字而已,就已经证明了蘅家所面临的局面是怎样的严峻。

    真的只是突然之间,局势就陡转之下,让蘅家的所有人都感觉到措手不及

    明明他们在南阳军界的地位极高,明明他们在南阳政坛的关系极广,为什么到了今天,这一切完完全全的都变了样子

    甚至,陈俊宇局长还亲自带队搜查

    他一声令下,警察们立刻就动起来了所有嫌疑人,一个不放过

    苏雨辰甩着马尾辫,走到了苏锐跟前,本来皱着的小眉头舒展开来:“小叔,都怪陈局长的车太慢了,否则我还能早到一会儿,怎么样,你和如云姐姐没有受伤吧”

    苏锐哭笑不得的揉了揉苏雨辰的脑袋:“你睁大眼睛看一看,我们两个像是有伤的样子吗倒是你,一来到这里就咋咋呼呼的,那么高调,不怕把这客厅里的草包们都吓破了胆子”

    苏锐说起话来可是毫不客气,明着在夸苏雨辰,实际上是在贬低蘅家人。

    此言一出,客厅里面的其他人面色变得更加难看了,但是面对这个暴力男,却没有一人敢反驳他。

    “其实,他们的胆子早就被你给吓破了,还轮不到我呢?!彼沼瓿铰趁髅牡男θ?。

    蘅远超认出了陈俊宇,不禁说道:“陈局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好歹也是县级市的副市长,比陈俊宇要低半级,可是没想到,在他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不仅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反而还被陈俊宇反呛了一口。

    “你问我怎么回事蘅副市长,有些事情能做,有些事情不能做,你自己清楚”陈俊宇冷着脸回道他还特地把“副市长”的“副”字咬的很重。

    蘅远超觉得自己面子上有些挂不?。骸拔也磺宄?br />
    “你不清楚,我也没有必要向你解释”陈俊宇针锋相对,他本来就不怎么喜欢这个靠着蘅家的关系才上位的家伙,今天能够出口气,这种机会又怎么可以放过

    “随随便便就闯进蘅家,你有没有出具搜查令你肯定没有手续吧谁给你的权力来办这些事情的”蘅远超似乎完全忘记了一旁的苏锐,倒也是来了脾气,指着地砖说道:“陈俊宇,我可以非常明确的告诉你,今天你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日后有你受的”

    官员完全没有官员的样子,彻底撕破脸了。

    对于两人的争执,苏锐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淡淡的笑了笑,既然陈俊宇已经带着警察赶到了现场,那么自然就没有了他出手的必要。

    倒是苏雨辰使劲的皱了皱眉头,看起来非常不快的说道:“我觉得你这个人好聒噪,最讨厌你这种家伙了?!?br />
    蘅远超一愣,他之前就注意到这个小姑娘很不简单,因此,听到对方这样讲,心底顿时升起了警惕之意。

    果然,苏雨辰没好气的说道:“苏鹏在哪里”

    “在?!彼张艨缜耙徊?。

    苏雨辰对着蘅远超努了努雪白的小下巴:“就是他,不用我说,你也应该知道该怎么办吧每次都得我喊你你才知道动手,迟钝不开窍,哼?!?br />
    苏锐在一旁看的简直要笑出声来,自从苏雨辰出现之后,蘅家大院就画风突变,简直变成了冷笑话专场。

    只见苏鹏闻言,二话不说,便走到了蘅远超的身前

    后者意识到了不妙,想要逃跑,可是,一记铁拳已经狠狠的砸

    本章未完,请翻页在了他的脸上

    得到了自家小姐的命令,苏鹏这一下可谓是没有任何的留手,蘅远超被打的嘴角飙血,侧飞出去

    不过,不知道是巧合,还是苏鹏有意而为之,蘅远超的飞行方向,正是蘅元康的所在位置

    堂兄弟狠狠的撞在了一起,倒在地上爬不起来,甚至蘅远超感觉到自己的下巴仿佛都要被刚才那一拳给砸的断掉了

    至于蘅琴,她已经被两个警察抓住了,咔嚓一声给戴上了手铐。

    此时这个女人已经安全没有了之前的贵妇模样,精致的发型彻底散乱,衣服上面还有一个脏兮兮的脚印,一只高跟鞋的鞋跟也在之前的踉跄倒地中被折断,看起来实在是狼狈不堪。

    “为什么抓我为什么抓我”蘅琴歇斯底里的大喊:“难道你们眼睛都瞎了吗有人来到我家打人,你们不抓,现在倒是来抓我了一群颠倒黑白的家伙”

    一边喊着,她还一边拼命挣扎,几乎都要跳起来了,两个警察只能硬生生的压住她的肩膀。

    陈俊宇背着双手走到蘅琴的面前,亮出了一张纸:“我们怀疑你涉嫌一桩谋杀案,这是拘捕令?!?br />
    蘅琴看着那一张拘捕令,双眼登时变得血红,神情更加疯狂了:“我没有杀人,是他们杀了我的人”

    这句话无疑是不打自招了。

    “正当防卫和主动杀人是两码事情,我们已经抓到了几个蘅家的人,个个都有案底,全部指认是你指使他们去杀人?!背驴∮钏档溃骸爸ぞ萑吩?,我也不想和你在这里多说什么,有什么话,去跟我们的刑警交代吧?!?br />
    蘅琴还在破口大骂,可是已经无济于事,李亚龙带去的那十个人里面,所有生还者已经全部被南阳警方一网打尽了。

    “带走?!背驴∮畎诹税谑?。

    两名警察押着蘅琴往外面走去,脸已经肿了一半的蘅远超见此,大喊道:“你们竟然敢这样做,你们竟然敢这样做”

    蘅元康倒也想喊,不过他胸口受创,一张嘴就连连咳嗽,完全发不出声音来

    蘅远超的喊声自然无法制止警察的行动,倒是苏雨辰皱了皱好看的眉毛:“苏鹏,你人在哪里才说过你不要那么迟钝,你听听,他又讲话了”

    从小被苏家收养的孤儿苏鹏已经化身为苏雨辰的贴身打手,苏雨辰的话音还未落,他的身影便出现在了蘅远超的身边,然后一脚重重的踢在了对方的下巴上

    咔嚓一声,下巴骨裂这声音清楚的传进了在场的每一个人耳中

    悲催的蘅远超完全无法承受这种打击,两眼一翻,干脆利落的晕了过去

    对于苏鹏当着警察的面就公然打人的行为,陈俊宇早就转过身去,当做没看见。

    这一次,陈大局长的动作力度可着实不小,不仅抓了蘅琴,连蘅家这些年间精心培养的精英打手也抓了十几个,由于这些人几乎个个都有案子在身,因此倒也算是抓的理直气壮,这几辆警车都塞不下了。

    本来还人声鼎沸的蘅家大院,这个时候已经满眼萧条。

    有些时候,一个家族的上升需要好几十年,但是坠落,只是在一瞬间。

    不过,此时的陈俊宇似乎还有些不太满意,他扫视了一下客厅之中所有的蘅家高层人物,淡淡的说了一句:“全部带走,协助调查?!?br />
    听了这句话,就连苏锐都不得不感慨,尼玛,老陈同志够狠啊。

    本章未完,请翻页毫无疑问,这些在场的人都有嫌疑,对于蘅琴找人杀薛如云的事情,这些人绝对知情,甚至在后方出谋划策也有可能,但是,这些蘅家的人要么是政府官员,要么是部队军官,就这么一股脑儿抓了,陈俊宇就不怕引起连锁地震

    当然,苏锐在感慨的同时,眼中还露出淡淡的佩服之意,他已经预见到,这位陈俊宇局长日后在政坛上一定可以走的很远。

    敢下命令把蘅家所有在场高层全部带走调查,无惧会引起这样的强烈反弹,既然敢下这样的命令,就足以说明此人绝对有着常人无法企及的魄力。

    警察上门搜查,就已经是在公然公开打蘅家的脸,如果再把这些蘅家高层全部带走调查那么蘅家人将彻底成为南阳人民茶余饭后的谈资与笑柄,再也没有脸面继续再这片土地上呆下去了。

    苏锐看着陈俊宇,点了点头:“陈局长,这次多谢了?!?br />
    陈俊宇倒是完全没有邀功的意思:“苏少,这是我职责以内的事情,发生了性质这么恶劣的事件,我难辞其咎,一定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嫌疑人?!?br />
    “你的这次帮忙,我记在心里了?!彼杖窈苋险娴乃档溃骸盎褂?,请叫我苏锐就好,我不是什么苏少?!?br />
    苏锐非常清楚,陈俊宇的到来,一是为了帮自己,二是为了防止自己错手杀人,毕竟这种事情在首都可是真实发生过的,如果气头上的苏锐打死了蘅琴,那么整个事件的性质将发生难以想象的转变。

    所以,当陈俊宇出现,发现蘅家并没有人死亡的时候,还是松了一口气。

    “好的,苏少?!背驴∮畈⒚挥腥魏胃目诘囊馑?,在他的眼中,苏锐能够获得苏雨辰的强力支持,无疑代表了苏家背后高层的意思,从这一点上面来说,苏锐的真正权势甚至比苏战煌苏法华等苏家核心子弟都要强大。

    不管他接受不接受这种权势,但这些权势都是真实存在的,让人无法忽视。

    能够赢得苏锐的友谊,陈俊宇哪怕把蘅家所有的仇恨都拉到自己的身上也在所不惜。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苍老的身影从客厅后面走出来,还呼啦啦的跟着好几个年轻力壮的保镖。

    “翻了天了吗我蘅家在南阳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谁敢拦”

    蘅建设一边吼着,一边用拐杖指着陈俊宇的鼻子:“你这个瘪三,敢来我家里抓人我马上让人崩了你”

    蘅建设一贯脾气火爆至极,甚至可以用暴戾来形容,他同样喜欢采用简单直接的暴力手段,因此口碑也并不怎么样。

    陈俊宇虽然已经早有准备,但是当看到这尊大菩萨出来的时候,心中还是难免慌乱了一下。

    可是,他紧张,并不代表别人也紧张。

    苏雨辰可不管蘅建设到底是何方神圣,看着这大吵大闹的老头,气愤的一跺脚:“苏鹏”

    ps:感谢金刚daddy的捧场支持感谢zjjxwewe、书友6222447、吃吃睡睡、天道之炮哥、漂泊的三木、书友19523620、优优28、黎绞龙、m966111、残夜孤烟、书友12374597、书友16511349、砍砍、书友18090865、遇到横、斯格尔太子、小豆room、用户76439793、无法抗拒妳妹、书友19798049、鲨鱼胖胖、书友19605548、qq870742643、onste的捧场月票支持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