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苏雨辰身后下车的,竟然是王天亮。

    看起来,陈俊宇可是很认真的采取了苏锐的意见,并没有对王天亮这位直接参与对苏锐抓捕行动的刑警大队长进行处理,反而把他带在了身边,这无疑表明了他的态度。

    当然,王天亮本人对于这个结果还是有些震惊的,他知道苏锐不简单,也知道苏锐被抓是冤枉的,但是他万万没想到,苏锐竟然能够如此迅速的从看守所里走出来要知道,他可是薛家通过重重关系才抓来的人

    不光是这件事情让王天亮震惊,更加震惊的是在之前的短短几个小时之内,整个南阳省城的警界已经发生了一场地震小说。

    分管全市刑侦的副局长被检察院带走谈话,到现在都还没回来,至于以后能不能回得来,还是个无解的答案。而看守所里面则是抓了四个民警,就是证据确凿直接抓捕,连手续都没办。

    按理说,政府部门办事情并不会这样,尤其是在审查官员的时候,更是慎之又慎。当时市局的副局长还在开会发言呢,检察院的人就走进来,当着整个警局领导班子成员的面,直接把他带走了这样的消息,可是想捂都捂不住的

    但是,按理说最应该被抓的王天亮,则是幸免于难。这一点让他也有点不太能理解。

    当然,后来陈俊宇在车上给了他答案:“执行任务可以,但是,最基本的是非观还是要有的,并不是领导交办每一项任务都是正确的,你要有自己的判断能力?!?br />
    这句话已经表达的非常清晰,那就是你王天亮是听了某个领导的命令去执行任务,这件事情不怪你,下次注意就是了。

    因此,此时王天亮大队长看向苏锐的表情就越发的复杂起来。

    他甚至也有那么一点点的庆幸,庆幸自己并没有按照那位被抓的副局长的话,给苏锐和薛如云多施加一点苦头。

    陈俊宇下车之后,看到门口的一排特种兵,眼睛里面还是涌出了前所未有的凝重之色。

    他知道,蘅家是军旅世家,在南阳军区的实力大的超出想象,但是,把这暴风特种部队的战士们拉过来守大门,是不是太过分了一点呢

    可是,既然有这特种部队守门,苏锐又是如何进去的

    不过下一秒,陈局长就释然了。

    但是释然过后,便是浓浓的震惊之色

    曾经掌握南阳军区某王牌主力营的蘅盛优此时正捂着胸口和脖子坐在地上,有气无力,一看就萎靡的要死,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昨天晚上被榨干了呢。

    至于另外一边,则是躺着一个头破血流的士兵,应该没有生命危险,但估计是已经晕过去了。

    很显然,这都是苏锐以暴制暴的结果

    看到这些景象,陈俊宇不禁联想起那些关于苏锐的传说连首都五大世家都想闯就闯的男人,又怎么会连小小的蘅家大门都进不去呢

    陈俊宇知道,如果没有苏锐的“打前站”,那么他这位市局一把手带着警察来到蘅家,真的连大门都进不去这些特种兵们就是最坚固的屏障

    这些战士们和他们警察又不是同一个系统的,自然不会把他们放进去难道说,警察还愿意和特种部队练练

    自然不会

    李友看到警察到来之后,叹了一口气,他本身就觉得今天的事情很狗血,被苏锐怒斥了几句之后,连半点呆在这里的心情都没有了,他是个纯粹的职业军人,一般都是严格执行命令,但是此时的他看向地上的长官蘅盛优,胃里面泛起一股难以压制的恶心之感。

    陈俊宇看了他一眼,知道这个少校估计是暴风特种部队的负责人,于是略带犹疑说道:“这位同志”

    “没什么,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br />
    李友的脸庞仍旧火辣辣的,没好气的对着手下的战士们喊了一嗓子:“都给我回去”

    说着,他竟率先回到了猛士越野车上,轰隆隆的发动了车子

    其余的战士见状,把被苏锐砸伤倒地的那名士兵抬起来,也分别坐上了车,竟然全部都开走了

    “混蛋,别走,你们要去哪里等到我回去,一定要关你们的禁闭”

    蘅盛优见到这个场面,差点没被气炸了肺,歇斯底里的吼道,声音已然沙哑了许多。

    也不知道他是被气的,还是之前被苏锐掐住脖子的时候憋伤了肺部,在喊完这一嗓子之后,望着远去的几辆猛士越野车,竟然感觉到一股腥甜的味道涌上了喉咙

    “哇”

    他顿时控制不住的一张口,喷出了一大口血

    陈俊宇见状,叹了一口气,并没有多说什么。

    曾几何时,这个蘅盛优在南阳省城也算是名声在外的少爷,可是,这样的少爷遇到了苏锐这种极品嚣张狂少,立刻就相形见绌,二者完全就不是一个档次的,干干脆脆的被打回了原型

    苏雨辰甩着马尾辫,非常鄙夷的看了看躺在地上的蘅盛优,很是嘲讽的说道:“别以为穿上军装你就是个军人了,自己究竟几斤几两,还是好好的掂量掂量吧。一个南方的小家族,也敢在我家小叔的面前蹦跶,真是不知死活?!?br />
    “当然,我也非常好心的劝你一句,我小叔现在就在这里,你可以多向他学着一点,多难得的机会呀?!彼档秸舛?,苏雨辰停顿了一下:“可是,我并不能够保证,过了今天之后,你还有没有资格继续穿着这一身军装?!?br />
    被一个小姑娘这样鄙视,蘅盛优实在是气不过,刚想说什么,一口鲜血便涌了上来,喷的满地都是。

    “快别吐血了,恶心不恶心呀”苏雨辰一脸的嫌弃神情:“拜托你可不要因为失血过多而晕过去哦,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接下来的事情很精彩,你最好要一直保持清醒,把戏看完?!?br />
    蘅盛优真的想要很没风度的把这位漂亮小妞狠狠的揍一顿,正处于气头上的他是这么想的,也就这么干了。

    虽然之前被苏锐掐住脖子,让他耗尽了全身的力气,但是这几分钟已经缓过来了不少,别管吐多少血,难道还收拾不了一个二十岁的小丫头片子

    “你真是找死”

    蘅盛优吐了一口带血的吐沫,撑着站起身子,一拳就打向了苏雨辰的面门

    如果是苏锐面对这一拳,他可能连眼皮都不会眨一下,如果是苏炽烟站在这里,或许脸上只会露出不屑的冷笑,自有保镖会替她出手,但是,现在是苏雨辰不管她怎么古灵精怪,不管她的智商究竟有多么高,但是她终究只有二十出头,在这个年纪,面对任何的事情,都有着可以慌乱的资本。

    小姑娘终于失去了镇静,连躲闪都忘了,她本能的闭上眼睛,发出了一声分贝极高的尖叫:“苏鹏你在哪里快来呀”

    苏鹏一直呆在她的身边,这个标枪一样的男人,无论走到哪里,竟然都是如此的耀眼。

    当蘅盛优的拳头眼看着就要打在苏雨辰的俊俏小脸蛋上的时候,一记极为狠辣的鞭腿从侧面狠狠抽来,毫不花哨的抽在了蘅盛优的肋部

    作为主角的蘅盛优简直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一道闪电劈中,整个人被横着抽飞了出去,在空中翻滚了好几米,重重的撞在了走廊上的一排木制花架上

    稀里哗啦

    那一花架上面全部摆满了或大或小的盆景,被蘅盛优这么一撞,整个花架都散了架,那些花盆自然也纷纷落地,摔成了碎片

    也许普通人不会知道,这花架上面的任何一个小盆景,其真正的价格都在十万开外

    最贵的那一盆甚至可以达到七位数的天价

    蘅盛优不仅撞散了花架,还直接把那一盆最昂贵的盆景给压断了

    苏鹏踢完这一脚,似乎还不解气,冷着脸一哼,再度飞出

    可怜的蘅盛优已经被之前的那一记鞭腿抽碎了好几根肋骨,此时苏鹏竟不依不饶的把他拎起来,腰部一拧,双臂一振,把对方狠狠的扔向了水池之上的假山

    天知道苏鹏这看似精瘦的躯干之内隐藏着多大的力量,这一扔之下,蘅盛优狠狠的撞在了假山最上面的一块石头上面那撞击声和惨叫声都让人心颤

    也不知道是砌假山用的混凝土不够坚固,还是苏鹏使出的力气实在是太大太大,那一块足有一人多高的石头竟然被撞得从假山上面脱落,和蘅盛优一起,滚落在了水池里激起一片巨大的水花上百条锦鲤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在水池里乱窜

    经过这一下撞击,估计蘅盛优的肋骨和胸骨已经断的差不多了

    本来还前途无限光明的特种部队负责人,竟然落到了这样的下场,不得不让人唏嘘

    其他知道蘅家底细的警察,皆是觉得眼前的场景有些让人心惊肉跳的,而陈俊宇则是觉得自己今天真是开了眼界,能够看到华夏第一世家的子弟们出来踩人,简直是太值了。和他们相比,南阳蘅家的蘅盛优之流,简直和土包子差不多了

    遥??醋乓丫帐侄⒌乃张?,苏锐眯了眯眼睛,他似乎隐隐的感觉到,这个专职司机兼职打手的年轻男人,在未来能够带给他很多的惊喜和期待。

    不过,苏雨辰这小丫头似乎有些不太高兴了,不知道她是觉得自己之前的尖叫太丢人太丢面子,还是觉得苏鹏的出手有点慢了,很不满意的撅着嘴说道:“苏鹏,你下次能不能动作麻利一点点本小姐都被吓到了好不好”

    苏鹏点了点头,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酷酷样子,浑身的锐利与锋芒气息更加的浓郁了。

    而陈俊宇环视了一下当场,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吐出了简单的一个字。

    “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