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ntentup;

    思︿路︿客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

    此时的蘅家,还处于暴风雨前的平静之中。

    蘅元康简单的安排了一下之后,便说道:“我得回部队了,现在快到年末了,实在是太忙,至于薛坦志那边,我会给他打个电huà?!?br />
    蘅琴坐在位子,默不作声的点了点头。

    “我和你妈当初都是瞎了眼,把你嫁给薛家,害得你受了这么多的委屈”这个时候,一个苍老却愤怒的声音传来。

    众人听了这个声音,全部站起身来,蘅元康则面露意外之色:“爸,您怎么来了?!?br />
    来者正是蘅家老爷子,蘅建设。

    他看起来得有八十岁了,虽然拄着拐杖,但是走起路来仍jiu挺稳健。蘅建设曾经是南阳军区某集团军的军长,在南阳的关xi网极其深广,如今上了年纪,已经很少会出来抛头露面了,甚至连家族的一些重要决策都不会参与。

    不过,看到女儿这么受欺负,蘅建设老爷子也是忍不住了。

    “我不管你们之前是怎么商量的,我只有一个原则,就是在这件事情上,蘅家一定不能吃亏”

    老爷子说着,用拐杖重重的顿了一下地面

    简单的一句话,就定下了主基调

    他从来都不是个肯吃亏的主,曾经在当团长的时候和别的团长吵架,带着几十个兵去围了人家的团部,差点没发生大规模干仗,影响极为恶劣。

    如果不是这火爆脾气,或许蘅建设日后还能更进一步,也不会只是止步于一军之长了。

    定下了主基调后,老爷子看了一眼蘅琴,目光之中愤怒的情绪少了一些:“这件事情无论你怎么做,我都不会怪你,薛坦志那个东西要是敢再惹你,我非得上门去,打断那个家伙的腿”

    “爸”

    蘅琴的眼睛红肿,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亚龙那个小子,也算是死得其所?!鞭拷ㄉ璨⒚挥斜硐殖龆岳钛橇硭烙腥魏蔚纳烁?,又瓮声瓮气的说道:“那个野种如果还敢找上门来,你们就给我把他给我扔出南阳怎么对付她,我都不介yi”

    怎么对付都不介yi

    毫无yi问,这句话包含了许多深层次的意思

    “爸,您放心吧,我们不会看着小琴再受委屈的?!鞭吭档捻渚庖簧?,说道。

    虽然没有了李亚龙,但是蘅家还是有很多能干脏活累活的人

    他们可以欺负别人,但是别人一定不能欺负他们,这个道理非常简单

    “那就好,我也是快入土的人了,不想再看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鞭拷ㄉ杷蛋?,摆了摆手,拄着拐杖就离开了客厅。

    就在这个时候,蘅家门外轰隆隆的驶来了几辆极其拉风的军用猛士越野车。

    这种霸气的车子实在是太吸引眼球,刚刚停下,立刻从上miàn跳下来二十几个手握钢枪全副武装的战士,看他们的臂章,竟是南阳军区某特种部队的番号

    蘅盛优就站在门口,负手而立,淡淡说道:“集合”

    一排特种部队战士在蘅家的大门口整齐列队。

    也幸亏蘅家的大院子比较偏远,否则特种部队在这里亮相,不知道得惊动多少人来围观。

    “这就是你们接下来的任务?;ず谜馄?,随时应对敌人袭击”蘅盛优一本正经的说道。

    公权私用这种事情,对于他而言,早就轻车熟路了。

    当然,那些战士们也没有提出任何的异议,服从命令就是他们的天职。

    在蘅盛优看来,这并不算是小题大做,因为李亚龙等五个精英手下已经死了,警方已经准备上门来调查蘅家,这就透露出很多不同寻常的信息来。

    如果没有这些彪悍的特种部队战士守在门口,蘅盛优就不敢保证能不能拦得住那些警察。既然这些战士们来了,就不存在这种问题了,到时候警察若是敢没有眼色的上门调查,战士们直接一亮钢枪,看看这些地方警察敢不敢和南阳军区特种大队叫板

    在硬碰硬方面,他蘅盛优还从来都没怕过谁

    “李友,出列”蘅盛优喊道。

    “是”一名身高臂长的男人站了出来,肩章之上扛着两杠一星,军衔少校

    “我蘅家的人你应该都认识,除了平时住在这间院子里的人之外,其余人等一律不准入内,哪怕是警察来了也不行能不能做到”

    那名叫李友的军人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保证完成任务”

    “好,现在立刻行动不要让我失望”看蘅盛优这气势,真是把公权私用弄的无比熟稔。

    不过,这些战士的队形还没来得及展开,一辆轿车就已经从远处飞驰而来

    蘅盛优老远就听到了发动机的轰鸣声面色登时一变

    来者不善

    这台轿车一个迅猛的飘移,轮胎在地面上冒出了青烟然hou精准无比的停在了蘅家大院的门口

    车门打开,苏锐站了出来。

    他在看过蘅家的资料之后,对于门口能站着一排战士的情况早有预料,但是嘴角还是掠过了嘲讽的神色来:“呦呵,到底是军界世家,还能把南阳军区暴风特种部队拉来看门?!?br />
    在这些战士的臂章上miàn,清清楚楚的写着“暴风”二字

    蘅盛优阴沉着脸:“你是谁”

    “我来找蘅琴?!彼杖竦ψ潘档?。

    听到这个答案,蘅盛优立刻就警惕起来

    他知道,李亚龙和手下的几人才死没多久,难道说,这个男人就是元凶

    接下来的情况,验证了蘅盛优的想法。

    因为,主驾驶的门打开了,薛如云从里面走了出来

    “原来是你?!钡鞭渴⒂趴吹窖θ缭频氖焙?,身体已经骤然紧绷起来

    李亚龙去杀她不成反被杀,这个女人现在竟然找上门来了

    也就是说,姐姐蘅琴接下来极有可能处于极大的危险之中

    薛如云嫣然一笑:“我们认识”

    这笑容实在是太美太惊艳,就连那些满脸严肃的战士们也是觉得眼前一亮。

    就连蘅盛优此时的心里也闪过了一种想法,那就是薛如云是他见过的最有味道的女人。

    “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蘅盛优冷冷说道,他想到对方有可能会上门,但是没想到会来的那么早

    得亏提前把特种部队调来,否则蘅盛优还真的没把握能拦下对方

    “我已经说过一遍了,我找蘅琴?!彼杖窭湫ψ潘档?,他看向蘅盛优的眼神之中充满了嘲讽之意。

    那眼神之中的意思非常清晰明白我已经说过一遍了,你丫的耳朵聋啊

    “蘅琴不在这里?!鞭渴⒂诺捻馍了噶艘幌?,努力压制住心中的怒火,说道:“如果你要找她,可以去薛家?!?br />
    “我不相信?!彼杖竦牧成先詊iu挂着那一副让蘅盛优看了之后就气的不打一处来的淡笑。

    “你不相信,那就滚”蘅盛优真是快要被气炸了肺。

    “我要进看一看,才能确定你说的是不是正确的?!彼杖袼坪踝远雎粤宿渴⒂呕坝锢锩娴牟痪从么?。

    “你没有资格,再说一遍,蘅琴不在这里如果你是找她的,那么就可以滚了”蘅盛优怒骂一句。

    他面前的这些战士就如同铜墙铁壁一般,牢牢的挡在前面

    “三个小时之前,蘅琴进了这个院门,再也没有出来过?!彼杖裥γ忻械乃档溃骸罢饪墒歉浇募嗫囟寂纳阆吕吹??!?br />
    “监控的东西你也能看到”蘅盛优一愣,顿时想起了之前警察说已经对李亚龙等人立案并通缉的消息

    难道说,薛如云这个野种竟然傍上了警务系统中的高层人物连南阳警方都能为其所用

    蘅盛优似乎觉得有点难以置信。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话中已经承认了蘅琴就在蘅家大院内部

    “我数到三,给我滚,否则我就不客气了”蘅盛优冷冷的说道:“一”

    “你不会是要让这些战士把我扔出去吧”苏锐还是那副笑眯眯的表情,没有半点紧张之意:“真的还让人挺害怕的呢”

    薛如云的脸上也没有多少紧张之色,和苏锐在一起,她的心中总是充满了安全感。

    “二”蘅盛优又喊道。

    “三”这一声是苏锐说的:“我看你喊的太慢了,就帮你喊了,磨磨蹭蹭可不太好?!?br />
    “李友”蘅盛优真是感觉到自己的肺都要被气炸了,一声怒吼

    那个身高臂长的军官立刻站了出来

    “把他给我扔出去滚的越远越好”蘅盛优下了命令。

    苏锐本想按照自己的计划多说几句,不过当他看清楚那个少校军衔的特种军人之后,还是改àn了主意,不禁笑了笑:“兄弟,多年不见,你的伤养好了”

    听到这话,李友一句话都不回,再迈一步,浑身的气势已经开始缓缓涨起来了。

    “难道你们暴风特种部队的耳朵都不怎么灵光吗”苏锐摇了摇头:“那一次全军大比武,你被我折断了胳膊,现在养好了又敢在我面前嘚瑟了”

    听了苏锐的话,李友的眼睛里面露出疑惑之色,因为他真的在几大军区的大比武中被人折断了胳膊

    这已经是好多年前的事情了,对方怎么会知道

    定睛看了看苏锐,已经成为暴风特种部队副大队长的李友眼中涌出了无法掩饰的慌乱和震惊:“竟然是你”

    ps:感谢坐怀兄弟的万赏

    感谢斯格尔太子、qw3236233、心恋红尘、书友15795822、风中之云296、sevenpolo、鳄鱼的鳄鱼、书友6222447、金刚daddy、残夜孤烟、jason0927、吃吃睡睡、huaibuhuai、书友18090865、天道之炮哥、水神54、lovenoname、金刚daddy、岳达达爱、湛蓝天空0501、规则研究者、紅龜仔、书友6222447、书友19663592的月票支持

    下一更估计在十二点左右,我先去冲杯咖啡,加油。

    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