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高德志发现自己已经陷入了围攻之中。

    这三个浑身充满锋锐气息的年轻男人,虽然单个实力绝对不是他的对手,但是一旦联起手来,所形成的战斗力则是呈几何级数在增长

    高德志也想不到,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够调教出这样的徒弟他们每个人的实力都在自己的爱徒高伴虎之上

    在交手的时候,这位所谓的南方武学宗师也在骇然着,他隐隐的感觉到,能够一次性派出三个青年才俊,对方的势力绝对不容小觑。

    就在他稍微有点走神的时小说候,苏鹏的一记鞭腿已经十分狠辣的抽了过来

    高德志丝毫不退,以攻为守,拳头重重的砸向了苏鹏的右脚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高德志的身后也挨了一下,这是苏鹏的师兄所为,虽然不至于造成重伤,但也是震的他气血翻涌

    紧接着,苏鹏的脚和高德志的拳头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后者翻转着倒飞出去,而高德志也很不好受,整条胳膊都被震的麻掉了

    与此同时,苏鹏的师兄弟也同时从两个不同的方向欺身上来,同样是狠辣的鞭腿

    高德志能够挡住一边,但是绝对不可能同时守住两个方向

    这苏鹏和他的两个师兄弟配合多年,彼此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下一步要做什么,一旦组团战斗,简直是默契无间

    这边苏鹏挨了高德志一拳,才刚刚着地,就已经调转方向,再度杀向战圈一拳直冲高德志的面门

    面对三个人从三个方向的夹击,高德志不能硬接,只能往后退了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身后忽然响起了破风声

    一道人影高速飚射而来,这四面夹击,让高德志躲无可躲

    他已经判断出后方袭来的人到底是谁,可是判断对了又怎样,苏锐的双脚已经狠狠的踹在了高德志的后心处

    高德志受此重击,吐了一口鲜血,身体被踹的朝前扑去。

    可是,前方还有三个人在守株待兔呢

    他人还没飞到地方,三条鞭腿就已经劈头盖脸的砸下来了

    四打一,真的就是量变产生质变了。

    无论是苏锐,还是苏鹏,一对一的话,绝对没人是高德志的对手,即便苏锐有机会取胜,也是惨胜,因为高德志的实力并不在爱新觉罗明灭之下。

    可是,蚂蚁多了还能咬死人呢,更何况是四个高手联合

    高德志只有两条胳膊两条腿,不可能同时封得住所有角度,虽然苏锐是第一次和苏鹏三人并肩作战,但是他悟性极高,寻觅机会的能力也超强,很快就把高德志给打的连连吐血了

    可怜了这位大高手了,从出道到现在,从来没有打过这么憋屈的架,挡得住这边却漏了那边,连防守都防不住,更谈何进攻

    当他要孤注一掷对付其中一人的时候,身上各处空门大开,然后随之而来的打击也更加猛烈

    没有十分钟的工夫,高德志就已经趴在地上吐血了。

    苏鹏冷着一张脸,右拳直冲高德志的后脑勺而去

    而后者此时显然已经没有防备能力了要是被这一拳击中,恐怕脑浆都会在颅骨内爆开了

    “别打了?!?br />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苏锐伸出手拦住了苏鹏。

    后者看了苏锐一眼,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收手立在一边。既然苏家的小叔不让杀,那么他只能执行命令。

    不过,他的心里却掀起了惊涛骇浪。

    苏鹏自己清楚,刚才那一拳他用了多大的力量,可是,苏锐竟然就这么轻描淡写的给化解了,看他的样子,根本就没有被这一拳给震到

    当然,苏锐并不知道苏鹏的真正想法,他蹲下身子,对高德志说道:“你今天就不该来,一把年纪了,弄个晚节不保,图什么”

    “早些年欠薛家的人情,今天帮他们做件事情,理所应当?!彼底?,高德志又吐了一大口鲜血。

    他现在浑身多处受伤,已经很难依靠自己的力量再站起来了。一代宗师在四个后辈的围攻之下变成了这个样子,不得不让人唏嘘感慨。

    苏锐摇了摇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你为什么不杀我”高德志问道,他无论如何都没想到,苏锐竟然会拦下苏鹏的攻击。

    “杀了你又如何你也不过是给人当枪使罢了,好不容易混到现在,武功那么高,就这么死了怪可惜的?!彼杖裉玖丝谄?,站起身来:“雨辰,打电话叫救护车?!?br />
    苏雨辰并没有反对,眼睛亮晶晶的,扬了扬手机:“这就叫?!?br />
    等她打完电话之后,立刻蹦蹦跳跳的跑过来:“小叔,知不知道,你都酷毙了好吗”

    “哪里酷毙了”苏锐苦笑。

    “心灵美”苏雨辰满脸崇拜的神情:“你刚刚拦住苏鹏的那一下,实在是太酷炫了人性的光辉,这是人性的光辉好吗”

    苏锐的脸上掠过两道黑线他只是不想看到一代宗师就这么死掉,和人性光辉有个屁的关系。

    “我要不是你侄女,肯定狂追你了我要把你今天的所作所为全部告诉家里人,让他们也能羡慕羡慕我只有我有这个眼?!?br />
    苏雨辰显然很兴奋,对着苏锐表达了一番仰慕之情后,又来到了苏鹏身边,拍了拍后者的坚硬胸膛,老气横秋的说道:“苏鹏,你也跟着小叔多学着点,他就是你的榜样?!?br />
    苏鹏仍旧面无表情,冷声说道:“是,小姐?!?br />
    苏锐摇头笑了笑,他也是拿古灵精怪的苏雨辰没有太多的办法。

    “把你的车给我用用,我这辆车不能开了?!彼杖袼档?。

    他所驾驶的车子已经烂的不成样子,高德志的飞镖把前挡玻璃打的粉碎,稍后的两拳又把引擎盖给砸成了废铁,估计发动机都受到了影响,因此已然是不能开了。

    听了苏锐的话,苏雨辰直接对苏鹏勾了勾手,喊道:“车钥匙?!?br />
    这霸气的小妞。

    苏鹏把钥匙放在了她的手上,后者转向苏锐,立刻绽放出笑脸:“小叔,钥匙给你哦?!?br />
    尼玛,完全是两种语气两种态度,弄的苏锐浑身都是鸡皮疙瘩。

    当苏锐和薛如云坐进车里的时候,苏雨辰还喊道:“小叔,你先去,我随后就到还有,如云姐姐,你也不用太担心,等小叔离开南阳,我罩你”

    这边是小叔,那边是如云姐姐,也不怕喊乱了辈分。

    此时的苏雨辰真的有种混世小太妹的气质。

    薛如云苦笑着答应了。

    这一次苏锐却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由薛如云驾车,因为他还要翻看一下苏雨辰给他准备的资料。

    临阵磨枪不快也光,更何况是那位看似顽皮实则鬼精的女孩子专门找苏家的智囊团做出来的东西。

    这苏雨辰来到南阳之后,看似都在胡闹,但是每一件事都漂漂亮亮的完成,这一点甚至超出苏锐的想象。

    本来他还指望苏无限安排这个小姑娘过来千万不要给自己添乱,现在看来,倒是苏锐要去抱苏雨辰的大腿了。

    苏锐翻看着这份材料,越看越有一种震撼的感觉。

    “这个东西没有一两个月的实地调研,再加上十天半个月的总结提炼,绝对弄不出来?!彼杖穹醋耪庖豁澄募?,每个蘅家主要家庭成员的职业、性格、年龄、学历等等事无巨细全部标明清楚,甚至还有具体的事例来对其性格进行判断和佐证,实在是让人惊心。

    苏锐相信,哪怕那所谓的智囊团人手再多,想要拿出这种东西来,也得花费极大的精力才行??峙滤占艺庵悄彝潘鸭楸ǚ治銮楸ǖ哪芰?,并不一定在比埃尔霍夫的情报组织之下

    可见,苏雨辰这个小丫头或许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厉害的多,她已经提前安排了这么多事情。

    不过,在翻到最后一页的时候,苏锐便摇头一笑,推翻了自己之前的想法。

    在最后一页的背面,写着一行钢笔字,这字体铁钩银划,力透纸背,极具风骨。

    这一行字的内容是源江市一品茶楼的早茶不错,有时间的话可以去尝尝。

    简单却莫名其妙的一行字,没有署名。

    但是,苏锐一眼就认出来,这是苏无限的字

    原来,这份对于蘅家的专业分析并不是苏雨辰安排的,而是出自苏无限之手

    这个其智若妖的男人实在太可怕,竟然早就料到了苏锐在此次南阳之行中会拿蘅家开刀提前准备了这么详尽的材料送给他

    而且,通过苏雨辰之手,给的不早不晚,恰到好处

    如果说苏锐在临行之前收到这么一份东西,恐怕都懒得看一眼,而在去蘅家的路上把这份材料递到他的手上,这时机把握的,真是要让人拍案叫绝了。

    苏锐相信,这绝对不是他想多了,也绝对不是个巧合,那个远在首都的男人早就看透了一切,也算到了一切。

    只是,苏锐也不是木头人,苏无限接二连三的在关键时刻帮助他,让他以后怎么忍心再拒绝这位“大哥”

    仔仔细细的看着那一行钢笔字,苏锐真的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源江市是南阳省城最偏位置的一个县级市,苏无限写了个茶楼的名字给我,他在搞什么”

    ps:第三更送上,月底了,大家看一看手里有没有保底有的拜托砸过来吧,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