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ntentup;

    思︿路︿客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

    由于蘅家住在省城另外一侧的郊区,因此这条道路上车辆也并不算太多,一老一少就这样隔着四五米,站在路中央对峙着,这场面颇有些怪异。

    薛如云坐在副驾上,眼眸之中满是担心。

    她没有见过这个老人,但是却本能的感觉到对方的气质有些熟悉。

    “年轻人,你这性格真是很狂妄?!崩先说拿纪方艚糁遄?,表情之上满是严肃:“你可知道,凡是狂妄的,都不能活的太长久,仗着这点小身手,你还没有狂妄的资本?!?br />
    “麻痹的?!倍杂谕蝗幻俺隼凑飧隼贤?,苏锐很不爽,你拦路就拦路好了,为什么要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我特么说的是实话,如果你不说你是谁,那我只有换一条路走了?!?br />
    苏锐说道,转身便要回到车上。

    “我的徒弟名为高伴虎?!崩先怂档?。

    苏锐闻言,停下了脚步,冷冷一笑:“高伴虎的师父打了小的,来了老的,真是有点意思?!?br />
    “只是,不知道老人家怎么称呼”

    “老夫高德志?!崩先怂底?,往前走了一步。

    “我现在没心情和你打,咱们两个能不能改天再约战”苏锐说道。

    “不可以,我没有改期的习惯,既然来了,就要打?!备叩轮纠淅渌档?,同时再度向前。

    “那我要是不答应呢”

    苏锐瞬间觉得非常不爽,凭什么你来了就要打,我特么还有急事要办好不好

    不答应也得答应,这是强买强卖吗

    “你和高伴虎,都是薛家的狗,是不是”苏锐冷冷一笑,嘲讽模式大开:“看你的样子,在南方肯定是成名已久,犯得着到这种年纪,还在给薛家当鹰犬吗”

    “我做事,不需要你来评论,今天,你就给我留下来吧”

    听到这个年轻人居然敢骂自己是狗,高德志的脸上涌出了怒意,他的身体已经猛然上前,朝着苏锐扑去

    “老不死的?!?br />
    苏锐冷冷一哼,右手骤然抬起,一把枪已然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虽然对于这种武林高手而言,在近身搏斗中用枪只会起到拖累自己的作用,因为往wǎng子弹还没出膛,对方就已经击中你的要害了。

    但是此时高德志距离苏锐之间还有几米的距离,虽然不远,但是足够苏锐完成射击动作了

    砰砰砰

    连续三发子弹射出,组成了一个三角形,把高德志的上半身全部笼罩在内

    几乎是在苏锐拔枪的一瞬间,高德志就已经意识到了不妙,侧身朝一旁扑了过去

    可是,即便他躲的非常及时,但是苏锐的子弹也是如影随形,几乎是擦着他的衣服飞过

    落地之后,高德志的身体一个迅速翻滚,右手一甩,三枚飞镖也旋转着飞出直奔苏锐咽喉而去

    “阴险的老混蛋?!?br />
    苏锐骂了一句,一个后空翻,堪堪躲过了这三记飞镖

    不过这飞镖的力道却是足够猛,掠过苏锐之后,去势不减,叮叮咚咚的全部射在了后方车子的前挡玻璃上miàn

    坚硬的前挡玻璃瞬间布满了裂纹,然hou轰然碎裂

    幸亏薛如云之前见势不妙提前下了车,否则的话,这一下可是要被伤的不轻

    苏锐的身体才刚刚落地,就见到高德志的拳头已经再度轰了过来

    身为高伴虎的师父,他自然走的是至刚至猛的彪悍路子,进攻速度快的超出想xiàng

    苏锐眼看着就要中招,一声低喝,从山本极战口中掏出来的轻身功法骤然发动到了极限,身体猛烈旋转,险而又险的躲过了高德志的双拳

    砰

    高德志的拳头擦着苏锐的衣角,重重的轰在了汽车的引擎盖上

    两个清晰的拳印出现,这钢板直接就凹了下去

    “怪不得能把伴虎打成重伤,的的确确有两下子?!卑岩娓窃冶湫沃?,高德志并没有立即进攻。

    事实上,他的心里十分震hàn,苏锐的躲避功夫比他想xiàng中还要高出不少。

    苏锐眯了眯眼睛,他知道,这又是一个强劲的对shou,面对这样的敌人,远远跟着的白蛇和兔妖已经起不到多少帮忙的作用了。

    因此,苏锐并没有多说什么,胳膊一震,一把四棱军刺已经出现在了手中

    既然要战,那便战吧一路走到现在,他可一直都是踩着敌人的尸体过来的

    没有谁能够阻拦

    “寒虎刀在不在你的身上”高德志忽然问道。

    “不管在不在,你已经拿不到这把刀了,我要把这把刀当成礼物送给别人?!彼杖袼底?,已经跨前一步,身上的气势骤然升腾而起。

    当听到“别人”两个字的时候,高德志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神情微微一变。

    “你是说”

    “没错,我说的就是地炮?!彼杖衩辛嗣醒劬Γ骸暗比?,你们两个之间的恩怨我不管,我管的是眼前的事情?!?br />
    说完,他手中的四棱军刺已经爆射而出直奔高德志的面门而去

    面对苏锐的蓄力一击,高德志不敢怠慢,他猛然hou退一步,想要躲开,却发现后方有一辆车朝这里高速奔袭而来

    高德志本能的感觉到不对,想要反冲向苏锐,可是那车子来势汹汹,速度极快,眨眼就来到了跟前

    一个剧烈的飘移甩尾,这车子拦在了苏锐和高德志的之间

    副驾驶座位的车门打开,一个甩着马尾辫的女孩走了出来。

    苏锐万万没想到苏雨辰竟然会在这个时候这种场合出现,不禁喊道:“雨辰,快离开这里,这老家伙很危险”

    苏雨辰混不介yi,一仰脸,给苏锐露出了一个如阳光一般明媚的笑容。

    “小叔,正是因为这里危险我才来的,不然我怎么帮到你啊”苏雨辰说道。

    “帮我”苏锐的脸上掠过了两道黑线,他以为苏雨辰不知危险程度,还想劝阻,却听到高德志已是沉声说道:“小丫头,快起来,一会儿误伤了你?!?br />
    他在南阳民间的威望颇高,倒也干不出来那种能擒了苏雨辰做人质的行为。

    苏雨辰露出了嘲讽的笑容,毫不客气的回道:“我的耳朵没出问题吧你在对我小叔不利,居然还要让我起来你脑子进水了吗”

    听了苏雨辰丝毫没有尊老爱幼意思的话,高德志差点被气炸了肺。他确实不想对一个花季的少女动手,但是,如果这姑娘会影响到自己的终极目标,那么高老人家可是不会有丝毫的客气的。

    “雨辰,别闹?!彼杖褚参弈蔚乃档?。

    “小叔,放心吧,我又不是小女孩了?!彼沼瓿剿底?,拍了拍车门:“苏鹏,你还在车里呆着干什么快点出来呀”

    驾驶室的车门打开,一个看起来二十五六岁的年轻男人走了出来。

    苏锐的眼睛也眯了起来,因为这个叫苏鹏的男人浑身上下都充满了一种锋锐的气息

    他站在这儿,就像是一杆标枪

    苏雨辰气的跺脚:“你一个人不够,你那两个师兄弟呢”

    话音未落,后排车门也已经打开,两个和苏鹏气质一样的年轻男人也走了出来,三人看似很随意的站着,但是却隐隐形成了掎角之势。

    苏锐无法想xiàng,究jing是什么人,能够调教出这种弟子,身上的锋锐气息实在是太过浓烈,让他们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刀和剑

    “苏鹏,你们负责替小叔拦住这个老头子?!?br />
    苏雨辰说罢,甩着马尾辫走到了苏锐跟前,撅着嘴说道:“小叔,我说我是来?;つ愕?,你还不相信?!?br />
    苏锐苦笑着:“你这三个保镖看起来很厉害啊?!?br />
    “那是当然,我还从来没见他们失败过呢?!彼沼瓿剿档溃骸靶∈?,你快忙你的吧,我把这个老头子搞定之后就去找你?!?br />
    在苏雨辰的口中,高德志这位在南阳民间威望颇高的武学宗师真的是变成了一个完全不足为惧的人。

    “小丫头,你会为你的狂妄付出代价”

    被这样蔑视,高德志一声吼,他可不愿yi这么放苏锐离开,身形顿时腾空而起,直接朝苏锐奔袭而来

    苏雨辰的小手背在身后,丝毫不乱:“苏鹏,还愣着干什么,动手呀?!?br />
    三道锋锐的身影齐刷刷的爆射而出,逼着高德志硬生生的止住了前冲的身形四个人立时战成一团

    苏锐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苏鹏几人的出手,发现他们不仅能和高德志僵持住,甚至有占据上风的迹象,心中微微有些感慨,苏家的确是不容小觑,连一个看起来毫不起眼的司机都有可能是卧虎藏龙之辈。

    “小叔,我知道你要去找蘅琴,你把这个带上,应该会有一些帮助?!彼底?,苏雨辰把一个文件夹递给苏锐。

    这个小丫头看起来有点骄傲和嚣张,但是心思那叫一个玲珑剔透,把苏锐的动向都摸的一清二楚,对极了他的心思,可见,苏无xiàn安排这个侄女过来,绝对不是无的放矢

    那边战斗的还正激烈,这边一男一女却聊的轻松惬意,苏锐问道:“这是什么”

    “这是所有蘅家主要成员的资料,我已经让人形成了专门的分析报告,并且得出了结论,你可以在路上花几分钟的时间翻看一下?!彼沼瓿剿档?。

    “已经形成了结论”苏锐并没有翻开文件夹,而是问道:“那你的结论是什么”

    “我的结论是四个字?!彼沼瓿缴斐隽怂母种?,明媚的笑容再一次绽放:“不足为惧?!?br />
    “我喜欢这个结论?!?br />
    苏锐笑着拍了拍苏雨辰的肩膀,然hou并没有上车,而是走向了苏鹏与高德志几人交战的位置。

    “小叔,这里我替你拦着就行了,你快点去蘅家呀?!彼沼瓿讲唤獾暮暗?。

    “不着急?!彼杖癜诹税谑郑骸澳训糜幸远嗥凵俚幕鷋ui,手痒?!?br />
    说着,他的身形已经爆射而出

    ps:今天三更,补一下月票欠章,第三章预计在十一点。

    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