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妹,怎么回事”火爆脾气的蘅元康问道。明眼人都看出来了,蘅琴的脸色很是不对,甚至越来越白,嘴唇已经没有了血色

    蘅琴的嘴唇哆嗦着,眼中满是难以置信,不断喃喃重复着:“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二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蘅盛优问道。

    他相对年轻一些,是军区某特种大队出身,而后直接担任军区王牌主力营的营长,现在已经是军区特种部队的主要负责人之一,年轻气盛,崇尚武力,前途远大,但这是优点,也是缺点。nb小说sp;过于崇尚武力的人,总会相对少了一些动用头脑的机会,因此这蘅盛优是个武将,但离帅才还差得远。

    当然,他最大的缺点还不在这里。

    他先把自己看成了一个蘅家人,然后才把自己当成军人。

    “李亚龙失手了?!鞭壳俚谋砬楹陀镅远枷缘糜行┘枘?。

    “什么亚龙失手了怎么可能呢他的实力可不在我之下”蘅盛优很震惊

    “他没制住对方”蘅元康似乎也没料到这个结果。

    蘅琴不说话了。

    事实上,对于李亚龙去杀人一事,他们都心照不宣,这些年来,李亚龙为蘅家干了不少见不得人的“脏活”。

    那个薛如云母女折磨了蘅琴这么多年,每个蘅家人都看在眼里,每个人都想要替蘅琴出口气。在他们看来,让薛如云变成死人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反正家族当年在崛起的初期,对于这种事情也算是轻车熟路,他们并不觉得这种做法有什么过分的。

    有薛家和蘅家的联手,那么消弭这件事情的影响也不算太难,死人就是死人,终究会化作一缕清风飘散。

    不过,蘅元康说的还是比较隐晦,他说的是李亚龙没“制住”对方,而不是说的没“杀死”对方,反正大家都明白是什么意思。

    但是,对于李亚龙失手这一点,他们还是觉得很是有些难以接受

    这些年来,蘅家精心培养家族力量,李亚龙和他那十个人所组成的团队就是代表人物??墒?,这十个人都失败了这怎么可能

    沉默了好一会儿,蘅元康才说道:“以有心算无心,亚龙还会失败,说明对方的武力真的不容小觑?!?br />
    不过,接下来蘅琴的话才更加引起了众人的震惊。

    “李亚龙死了?!鞭壳俚纳舸乓凰考枘眩骸八闵纤?,一共死了五个?!?br />
    “什么”

    此时,客厅里的所有人都震惊到了极点

    李亚龙居然死了十个精英战力竟然折损一半

    脾气火爆的蘅盛优差点没被气疯掉:“居然敢在南阳的地界上杀人他们难道不怕我们蘅家的报复吗对方到底是什么人还有没有王法了”

    这些年来,蘅家不知道砸了多少钱财来提升这些人的战斗力,结果今天一下子就损失了五个人,让他们怎么可能不肉疼

    在蘅家看来,敢在南阳的地界上杀他们的人,简直是嫌自己活得太长了

    众人七嘴八舌的骂开了,只有一个男人问道:“李亚龙是怎么死的”

    他是蘅琴的堂弟,名为蘅远超,不到四十岁的年纪,已经是某个县级市的副市长了。

    这一群军官和政府工作人员共同呆在一个客厅里,讨论的却是自家人被杀的消息,这种感觉确实是极为的怪异。

    当然,蘅家从派出李亚龙开始,就没打算要走合法解决问题的路子。

    “狙击枪?!鞭壳儆衅蘖Φ乃档?。

    “死于狙击枪这怎么可能”蘅盛优第一个站起来

    其他人都不吭声了,他们都在消化这个让人震惊的消息

    敢动用狙击枪来狙杀蘅家的人,这里面所蕴含的信息量简直是大到恐怖了

    如果对方是普通人的话,又怎么会有狙击手出现要知道,连蘅家都没有狙击枪这种枪支哪怕在华夏地下军事市场之中也是极少流通哪怕有钱都不一定能够买得到

    培养一个优秀的狙击手,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如果真的有必要,不如花钱从境外雇佣狙击手来到华夏执行任务,至于花大本钱去培养,简直是脑子进水了。

    难道说,对方为了对付蘅琴,专门请来了狙击手

    甚至,现在就已经有狙击枪远远的瞄准着蘅家宅子

    想到这一点,在场的人都紧张了起来

    “这件事情必须要有个说法?!鞭吭冻媛赌刂骸拔依戳凳〕蔷?,性质太过恶劣,一定要让他们严肃处理?!?br />
    蘅家虽然没有警界中人,但是在这方面的关系还是比较深厚的,在他们看来,以合法的手段来抓住涉案狙击手,应该不是什么太难的问题??墒?,当蘅远超打了一个电话出去之后,他的脸色也变白了许多

    “远超,那边怎么说”

    “已经立案了,而且已经发出了全国通缉令?!鞭吭冻衅蘖Φ乃档?。

    “好这是好事啊”蘅盛优并没有注意到蘅远超的表情变化,重重的一拍大腿,“没想到南阳警方这次行动那么迅速真是够给咱们蘅家面子的呵呵,看来警队里面也不乏明白人,知道关键时刻该站在哪一边”

    此时,客厅里的绝大多数人都松了一口气,唯独蘅远超。

    听了蘅盛优的话,蘅远超的脸色更加的白了。

    他的声音有些艰难和生涩:“确实是立案了,也确实是发通缉令了,但却是针对的蘅家?!?br />
    “针对蘅家”

    “什么意思”

    “警方说,李亚龙和那些手下全部都有案底,警方花费了很长时间才追上他们,李亚龙率人拒捕,双方发生了激烈的枪战,最后警方出动了狙击手才解决战斗,但即便是这样,也还是有几个警察受了伤?!?br />
    “这他妈的简直是在扯淡”蘅盛优气的大骂道,他可万万没想到,这件事情警方竟然会给出这样的答案

    “或许也是真实的?!鞭吭冻聊撕靡换岫潘档溃骸拔椅实恼馊耸俏业囊桓鎏缑?,认识了十几年,他完全没有必要骗我的?!?br />
    “亚龙他们确实有案底?!鞭考依隙吭邓档溃骸暗钦饧虑榫轿裁椿嵴饷纯斓慕槿胛一故遣幌嘈拧?br />
    “不相信也没办法了,木已成舟?!鞭吭冻惩巧ィ骸拔夷蔷煨值苌踔粮嫠呶?,说他们已经准备来蘅家取证调查了?!?br />
    上门调查蘅家

    这无疑就是在打脸

    蘅家的人又怎么能忍得了这种屈辱

    “对方明明知道他们是蘅家的人,还会这样做,说明了什么”蘅元康最先冷静了下来,虽然他的脾气足够火爆,但是并不像蘅盛优所有时候都是处于莽夫状态。

    众人都从他这句话中感到了不安。

    蘅家在南阳军政两界的地位很高,但是从今天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来看,貌似这种大趋势已经要发生了转变。南阳警方的态度让他们感觉到琢磨不定,管中窥豹,以小见大,难道说,这是上层某个大人物的意思

    “那个野种那个野种怎么可以这样”连李亚龙都死了,蘅琴终于是忍不了了,开始尖声叫起来

    “姐,你别担心,也许就是误会也说不定呢?!背缟形淞Φ霓渴⒂爬恋梅颜庑┠宰?,“姐,你现在就安安稳稳的呆在咱们家,我会调人来?;つ??!?br />
    至于蘅盛优所说的调人,自然就是从军区的特种部队中抽调人手来帮忙了,这种公权私用的事情对于他而言,也算是轻车熟路了。

    “盛优说的没错,我也赞成?!崩隙吭邓档溃骸把μ怪灸潜?,我会亲自去交涉,让他把事情解决,妹妹,你这几天就安心休养,什么也不去想,好好的歇几天,事情就结束了,胜男和紫晶也能出院了?!?br />
    蘅琴在抓着头发,满脸的恨意。

    “我一定要让薛如云那个野种去死,她不死,我就没法解除心头之患”蘅琴的语气颇有些狰狞的意味。

    李亚龙的死,已经让这个女人彻彻底底的失态了

    蘅盛优的眉毛扬了扬:“姐,你以为那个野种还能活多久我就是拼着这身军装不穿,也不可能让她继续活着”

    蘅元康瞪了一眼口无遮拦的弟弟:“盛优,有些话你放在心里就行了,不需要说出来,注意影响”

    “切,能有个屁的影响?!鞭渴⒂抛肀阕吡顺鋈?。

    “二哥,我们的当务之急是要密切关注薛如云的动向,既然李亚龙已经死了,那么我们就得重新派人盯上去,时刻掌握主动权?!?br />
    “这件事情我来安排?!鞭吭邓档?,除了李亚龙之外,蘅家还是有一些精英好手,就算他们死光了,大不了再从部队中抽调人过来就是。

    蘅远超像是想到了什么,忽然说道:“二哥,你说那个野种会不会直接找到蘅家来”

    “如果要来,那可就正合我意了?!?br />
    这个时候的苏锐虽然正在朝蘅家而来的路上,但却已经把车子停了下来,因为在他们的前方路中央,出现了一个人。

    这是一个老人,看起来六十多岁,头发已然全白,但是看起来却腰背笔挺,极为强壮,明显不同于一般同年岁的人。

    苏锐见此,开门下车:“老人家,为什么要在这里拦着路”

    只不过打量了几眼,他就能够判断出来,这位老者来者不善,是敌非友。

    “我的徒弟被你打成了重伤,我来自然是要领教一下小友的厉害?!崩先丝诹?,嗓音洪亮,显得中气十足。

    苏锐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不好意思,我打伤的人实在太多了,实在想不起来您是哪一位?!?br />
    这句话其实是实话,但是落在对面老人的耳中,无疑就是很严重的挑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