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苏锐看来,扳倒薛家将是一个长期斗争,那么庞大的产业,那么深厚的关系网,想要在一朝一夕之间完成反攻,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

    因此,他才会在薛家内部埋下姚斌亮这颗棋子,为的就是长期谋划,逐渐分割薛家的产业。

    可是,薛家的人明显要比苏锐更没有耐心,他们竟是接二连三的选择最简单也最直接的办法,想要拿走苏锐和薛如云的性命

    可是,薛家人却不知道,他们越是这样做,就越是对苏锐的胃口

    他并不喜欢长期斗争,而喜欢一蹴而就

    “我们现在过去,会不会太仓促”薛如云坐在副驾驶上,目光之中有着一丝担忧之色。

    毕竟蘅琴一直都是住在薛家内部,难道说苏锐现在要强闯薛家

    虽然这样闯过去,或许并没有人能够拦得住他,但如果就这样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弄死蘅琴的话,会不会影响不太好到时候南阳政府的面子上也过不去啊。

    要知道,苏锐当年强闯五大世家、前一段时间又强杀蒋毅刚,让他自己也遭受了很多危险呢。

    而且,薛家主宅肯定布置重重,这样进去实在是太贸然了。

    薛如云能理解苏锐的想法,她知道,如果对方不在乎自己,就完全没有必要如此生气。

    她不希望看到唯一喜欢的男人为了自己而身入险境,更不希望这件事会成为别人攻讦他的理由。

    “这并不是什么问题?!彼杖衲芄焕斫庋θ缭频男那椋骸拔颐靼啄愕囊馑?,但是在这件事情上,如果我们越隐忍,对方就会越猖狂?!?br />
    薛如云默然,她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

    “我现在还在南阳,他们就可以如此的肆无忌惮,如果不把他们打痛了,打怕了,那么等我走后,他们只能变本加厉的对待你?!彼杖衩辛嗣醒劬Γ骸拔讼蠡?,我只有选择这样做?!?br />
    “停一下车?!毖θ缭频捻蛹涿致艘徊闼?,忽然说道。

    “就不停?!彼杖竦淖旖乔唐鹆艘凰炕《?,说道。

    “你都不知道我让你停车是为了做什么,你就拒绝我了”薛如云转过脸来。

    “我还能不知道你想什么,无非就是不想让我去冒险?!彼杖衩辛嗣醒劬Γ骸暗呛鼙?,这次我不能听你的?!?br />
    “你猜错了?!?br />
    薛如云说罢,竟侧过身子,搂住苏锐的脖子,另一只手把他的脸转过来,嘴唇直接就吻了上去

    “唔我去,开车呢大姐唔”苏锐真是被这个动作给惊到了,他的嘴巴被对方柔软的唇舌堵住,说起话来都有些囫囵不清

    可是,薛如云愣是没有任何松口的意思,那舌头还在努力撬开着苏锐的牙关

    苏锐都快被吻的喘不过气来了,只能凭借着眼角的余光把车子靠边停下。

    “你看,你还是停车了?!毖θ缭埔菜煽俗?,口中的气息喷吐在苏锐的脸上,很温热,透着淡淡的馨香。

    “你这个妖精,到底要干什么”苏锐恶狠狠的问道,一巴掌轻车熟路的打在了对方的丰美臀部上。

    “没什么,就是忽然想要亲亲你,这就是我停车的理由?!毖θ缭颇抗庵腥岵贼?,说着,便再度吻向了苏锐。

    这个男人一直在为她付出,她却没什么可以回报给对方。

    这个吻缠绵许久,直到两人气喘吁吁。

    苏锐松开对方,说道:“你是不是想用这种方法来阻止我”

    “然而并没有?!毖θ缭品袢?。

    “但是我可以把你上了之后再去找薛家报仇?!彼杖袼档?。

    听到“上了之后”几个字,薛如云的眼眸间闪过了一丝火热:“在这里上吗”

    一句话就把苏锐撩拨的心头火起。

    这可是在城市主干道的旁边,就算苏锐的胆子再大脸皮再厚,也不可能在这里公然做那种事情。要是真干了,他明天就能成为全国的网络红人。

    就在这个时候,薛如云的手机响了起来,一看是个陌生号码。

    “薛如云同志,我是陈俊宇,今天我们有在看守所见过?!钡缁澳嵌丝偶降乃档?。

    “陈局长你找我有什么事吗”薛如云有些诧异,对方这个时候打电话给自己做什么

    毕竟对方是政府的人,不知道和薛家有没有什么牵扯,因此薛如云还是多留了一个心眼。

    “请问苏少在你旁边吗”陈俊宇问道,他的声音似乎有一些不平静。

    薛如云看了苏锐一眼,后者已经听到电话那端说些什么,于是直接把手机拿过来:“陈局长,我是苏锐?!?br />
    “苏少,是这样的,我刚才接到报告,说在北边郊区发现了几具尸体”陈俊宇欲言又止。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是我干的?!?br />
    苏锐干脆利落的承认了。

    陈俊宇即便知道是谁做的,但是对方这么直接的就认账,没有丝毫打马虎眼,这让他非常的惊讶,同时对于这个苏家私生子的人品也更加钦佩。

    “这件事情我知道该”

    陈俊宇还没说完,便被苏锐打断了话头:“陈局长,我顺路过来,见到了几个持枪暴徒想要对我行不轨,于是我就出手了,如果这件事情会给你造成什么麻烦,那么我要说一句抱歉?!?br />
    “我已经简单的调查过了,这些人全部都有案底,这次能够把他们一网打尽,也是标志着我们的工作取得了突破?!蓖6倭艘幌?,陈俊宇又说道:“请苏少放心就是?!?br />
    陈大局长是个聪明人,简单的几句话就把苏锐给摘干净了,他是从基层实干上来的,早就看某些家族某些人不太顺眼,虽然这样做有些不合规矩,但是既然是苏锐干的,那么陈俊宇替他背锅也是心甘情愿。

    “陈局长,谢谢你?!辈还芏苑秸庖煌ǖ缁坝忻挥型痘∏苫蛘叱没径拥某煞?,但是苏锐都发自内心的表示感谢。从第一次见到这个陈俊宇的时候,苏锐就本能的感觉到他日后可以走到很高的位置。

    苏锐的这一声道谢,让陈俊宇的心跳陡然加快了一些,他本能的感觉到,自己有些受不起苏锐的一声谢尽管对方比起自己要年轻许多。

    事实上,苏锐并没有挑明,他有所谓的“立即执法权”,这还是绝密作训处专门为其保留下来的,虽然这种权利堪称蛮不讲理,但是关键时刻还是能起到很大作用的。

    挂了这个电话之后,苏锐并没有立即开车,而是拨了一个号码。

    钟学枫正坐在国安的办公室里面听着手下汇报,看到苏锐的电话,立刻接通:“你就算不打给我,我也要打给你,你是要把南阳的天给捅破啊”

    “捅破天又能怎么样”苏锐浑不在意的笑了笑:“别人要杀我,我还能咽下这口气”

    “我知道你咽不下,但是我还是得提醒你,南阳不比首都,你要是那里惹到什么关键人物,你在首都里的那些关系可是鞭长莫及?!?br />
    “别扯这些有的没的,你现在告诉我,蘅琴的确切位置?!辈坏榷苑酱鸹?,苏锐立刻接着说道:“你不要想着打马虎眼,你之前说过,我在南阳的所有行动,你们国安全力配合?!?br />
    “我说的全力配合指的是对付山本恭子,而不是对付薛家”钟学枫叹了口气。

    听到对方叹气,苏锐反而笑了起来,因为他深深知道钟学枫的习惯,这一声叹气,就代表着他的妥协:“我又不是去逞匹夫之勇,就算你告诉我信息,我也不可能光明正大的去把人家给砍了,你说对不对”

    “她不在薛家,而是回了娘家,我的人一直在盯着她?!敝友Х慊故前艳壳俚南⒏嫠吡怂杖?。

    “蘅家好,我知道了?!?br />
    苏锐说完,正要挂电话,那边的钟学枫又提醒道:“蘅家的关系也很强,尤其是在南阳军区?!?br />
    “那有怎样?!彼杖窕觳唤橐獾乃档溃骸八鞘紫仁蔷?,其次才是蘅家的人?!?br />
    “那好吧?!敝友Х阄弈蔚乃档溃骸稗考业牡刂肥墙鸱锫?88号,你自己多保重?!?br />
    苏锐要去打人,他这个老战友岂有不帮忙的道理哪怕违纪也得帮

    “够朋友?!彼底?,苏锐的车子已然调转了方向,朝着蘅家所在的方向疾驰而去

    一处古色古香的宅院之中。

    “小妹,薛坦志敢让你受气,我现在就带人找那个混蛋算账”一个穿着笔挺军装的大校说道。

    他看起来四十几岁,脸庞微黑,身材精悍,即便到了这个年纪,也没有任何长出啤酒肚的迹象,一看就是职业军人。

    这位是蘅元康,蘅琴的二哥,现任南阳军区某师师长,传说过两年便有望晋升为少将。

    “就是,二姐,咱们不能再忍气吞声下去了”说这话的是一个上校,他是蘅琴的亲弟弟蘅盛优,“听说有人把紫晶和胜男全部打成了重伤,谁吃了雄心豹子胆了,敢打我的外甥女我都想让军区的那些特种大队直接去把他们给干了”

    蘅盛优说起话来充满了匪气。

    客厅里还有十几号人,全部都是蘅家的核心人物,今天蘅琴回来,他们也都纷纷回家议事,不过现在看来,蘅家的男人脾气和火气可都不小。

    “我的事情你们别操心了,我就是想回家住几天静静心?!鞭壳偎档溃骸拔乙丫美钛橇グ炝?,相信他不会失手的?!?br />
    “亚龙办事,我还是比较放心的?!碧苏饣?,蘅元康的释放出一丝精芒:“谁敢得罪蘅家,就要让他付出血的代价”

    “估计亚龙的消息也快传来了?!?br />
    蘅琴说着,电话便响了起来。

    ps:感谢迈果汁兄弟的万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