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滚烫的鲜血洒了满脸,李亚龙本能的发出了一声惨叫

    因为他发现,自己持枪的右手居然没有了

    苏锐并没有中枪,中枪的却是他自己

    是的,那一发子弹就这样凭空飞来,然后准而又准的击中了他的手腕处

    那强大的压力和剧烈的疼痛冲击着他的脑海,让李亚龙差点昏厥

    从自己出枪到被击中,不过短短的零点几秒而已,难道说,那个埋伏在暗处的狙击手能够对此进行如此准确的预判

    仅仅预判对还是不行的,他必须要做到提前判断自己的出手位置,而且提前开枪

    世界上居然有这种水平的狙击手,这怎么可能

    看着自己裤子上被溅了几滴鲜血,苏锐皱了皱眉头,冷淡的说道:“还不都放下枪”

    话音一落,剩下的五个人立刻把手枪丢在了地上毫不犹豫,争先恐后

    他们虽然经受过特殊训练,但什么时候见识过这种情况,几乎都要被吓破了胆子生怕自己动作慢了,就成为下一个中枪者

    距离此处三百米的位置,两个身影正趴在一处废弃的厂房顶上,透过狙击枪瞄准镜观察着敌情。頂点小说,x.

    “白蛇,水平不错啊。你的枪法在太阳神殿也能排进前十名了?!蓖醚档?,她正端着一把和她的气质完全不搭的巴雷特反器材狙击枪,刚才在别人胸口上开了一个血洞,就是她的杰作。

    “才排前十吗太阳神殿的神枪手这么多”被称为白蛇的男人摇了摇头:“我并不是很喜欢白蛇这个名字?!?br />
    原来,此人就是被苏锐收服的黑暗佣兵团狙击手白蛇

    “你不喜欢也没用,大人亲自给你取的,谁叫我们已经有了一个黑蛇呢总得讲究个先来后到吧”兔妖虽然嘴上在打趣,但是整个人并没有丝毫的放松,眼神始终盯着瞄准镜,手指也从来没有离开过扳机一分。

    “你们爱叫什么就叫什么吧?!卑咨咚档?,既然是阿波罗亲自给命名的,因此他也只能接受了这个非常娘炮的外号。

    “其实,你刚才的那一枪非常惊艳?!蓖醚纳衾锩娲狭诵┬砭磁逯猓骸八淙晃宜的愕那狗ㄔ谔羯竦钅芄幻闱颗沤笆?,但若单纯指刚才那一枪的话,你位列第二并没有任何问题?!?br />
    刚才的那一枪看似简单,但已经把一个狙击手的本能、嗅觉、预判、天赋、心理素质和基本功发挥到了极致,这一点兔妖就自问做不到。

    “第一是谁”白蛇顺口接道。

    “还能是谁”兔妖看着狙击枪瞄准镜:“远在天边,近在眼前?!?br />
    看着狙击枪瞄准镜中那个淡然自若的身影,白蛇深深的吸了口气,并没有多说什么。

    他知道,自己不仅在枪法上比不过这个男人,在其他的所有方面,更是没有一样能够超越对方的。

    “这次你干的不错,回去之后也能够成为候补神卫了?!蓖醚ψ潘档溃骸爸辽俸臀移狡鹌阶??!?br />
    “候补神卫”白蛇那充满了刚硬线条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我从来没奢望过成为十二神卫之一,能成为候补神卫就已经很不错了?!?br />
    “没出息的家伙?!蓖醚擦似沧?。

    “还不交代吗”苏锐看着跪在地上、疼的几乎要晕厥的李亚龙,眼眸之中露出冰冷的神色来:“你对你的主子能那么忠心耿耿”

    “杀了我,我也不会说的”李亚龙忍着疼,咬着牙。

    “你的确可以不说,但是他们会不会说”苏锐指了指仅剩的几名李亚龙的手下。

    这些人连枪都缴了,自然是想要活命,如果苏锐问什么,肯定有问必答

    李亚龙的脸色一变,吼道:“我这些年来待你们不薄,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们都给我想好了”

    “你还挺硬气的?!?br />
    说罢,苏锐走到了李亚龙对面,眼神微微眯着:“可是,我很不喜欢你这种硬气的家伙,越是硬气,死的就越快?!?br />
    可是,此时的苏锐并没有注意到,薛如云已经走下了车,她很认真的盯着李亚龙,眼神之中透露出一股复杂的情绪来。

    “真是冤家路窄?!毖θ缭频谋闯菀ё抛齑?,往事开始在眼前一幕幕的浮现,由于用力过猛,嘴唇甚至已经被咬的渗出鲜血,而她却浑然不觉

    苏锐转过脸来,语气之中带着些许诧异:“哦看来你们认识”

    “何止是认识?!毖θ缭扑浪蓝⒆爬钛橇骸耙丫チ硕眉改?,但我仍然可以认得出来你?!?br />
    那个时候的李亚龙还是个不到二十岁的小伙子,如今却已经四十五六岁了,两鬓染霜,皱纹越来越深,可是,他的眼神却从来没有变化过。

    一开始见到李亚龙的时候,薛如云只是觉得眼熟而已,但是当她看清对方的眼神、听清对方的声音之后,往事便开始在她的眼前一幕幕的浮现了

    近三十年前,就是李亚龙带着人,满城追杀薛如云母女

    李亚龙的嘴角露出一丝嘲讽却惨然的笑意:“三十年前让你跑了,那是我这些年来最大的耻辱,你既然走了,还回来干什么”

    苏锐在一旁眯着眼睛,隐约的听出了一些端倪,目光之中的精芒也是越来越浓烈。

    “我回来复仇?!毖θ缭频难劬ξ⑽⒎⒑?,努力压抑着情绪间的波动,说道:“多年以前你差点把我和母亲砍死,可那时候的你却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你会有今天吧”

    “你这个野种,你真以为你能赢得了薛家你不回来也就罢了,既然回来了,你就死定了你这种狐狸精生出来的野种,也有资格跟琴姐叫板”李亚龙眼神阴狠的盯着薛如云

    他口中的“琴姐”,自然就是蘅琴了

    他暗恋蘅琴那么多年,从对方未嫁人开始,一直暗恋到了现在,中途从来不曾改变过,当然,他也知道,这是一种不可能有结果的感情,因此,李亚龙从来不曾表明心迹,只是为了她默默的付出一切。

    这些年来,蘅琴一直因为薛如云母女而郁闷痛苦,李亚龙又怎么忍心看到自己心爱的女人变成这个样子

    苏锐听了“野种”两个字,眼眸之中寒芒大盛,他刚想动手打人,却发现薛如云已经狠狠的一巴掌抽在了李亚龙的脸上

    “你给我闭嘴”薛如云说罢,又是一巴掌

    她这两下可是用了全力,甚至把李亚龙的嘴角都打出了血

    李亚龙舔了舔嘴角的鲜血,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就这么点力气吗跟蚊子挠痒痒有什么区别你有种继续打你个野种”

    他在故意刺激薛如云

    只要这个女人死掉,那么蘅琴的所有威胁所有烦恼都自动解除了,李亚龙虽然失去了一只手,但是却不会轻易投降极少有人知道,他的腰间常年佩戴着一把匕首

    他要让薛如云失态,等她再度接近自己的时候,一刀子捅穿她的身体

    “来啊再来打我啊来,给我挠痒痒”李亚龙面目狰狞的吼道,面色已经从额头红到了脖子根

    薛如云还想动手,这次却被苏锐拦住了。

    “如你所愿,这次我来代替她,给你挠挠痒痒吧?!?br />
    说罢,苏锐站在了李亚龙的身前。

    后者见状不妙,一直藏在腰间的左手一抹,一道寒芒顿时出现

    可是,他的匕首还没来得及出手,左手就感觉到了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让他控制不住的发出了惨嚎

    原来,在他出刀的一刹那,苏锐已经闪电般的出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在这种铁钳一般的力量之下,李亚龙根本攥不住匕首的把柄,本能的就松开了

    而苏锐反手握住这把匕首,在李亚龙的手心处随意一划拉动作迅如闪电

    这也只是看似随意的一划,但是却整个的切开了对方的虎口

    这匕首确实足够锋利,沿着虎口,一直割到了李亚龙的大拇指与食指的指骨连接处

    李亚龙的手比较大,这一下把他连皮带肉切开了五六厘米,让他疼的差点昏死了过去

    “现在你还觉得是挠痒痒吗”

    苏锐根本就没有任何怜悯之心,二十几年前薛如云母女差点死在了这个家伙的手上,如今竟然还敢主动追杀,苏锐又怎么可能放得过他

    当然不是挠痒痒,别说十指连心,单单是这种野蛮粗暴的切割方式,让李亚龙疼的浑身都没力气了

    他现在无比的后悔,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匕首打磨的如此锋利

    可惜,他不知道的是,钝刀子割肉,那才叫疼。

    “你的主子,是薛坦志的原配,是么”苏锐问道。

    “知道你还问”李亚龙眼前发黑,阵阵疼痛冲刷着他的神经。

    “是她派你来的”苏锐又补充了一句。

    “是我自己来的和琴姐没有任何的关系你还有什么要问的,统统问出来好了”李亚龙歇斯底里的吼道,从薛如云认出自己开始,他就知道事情瞒不住了

    “我没兴趣再问了?!?br />
    说罢,苏锐反手扣住李亚龙那鲜血淋漓的左手,匕首自上而下,狠狠的扎进了对方的肘关节

    锋利的刀尖轻易的刺破皮肤,切开肌腱,割断了大臂骨和小臂骨之间的连接软骨,然后从胳膊肘的另外一端穿透了出来

    李亚龙再度惨嚎,他已经是痛的目眦尽裂了

    看着这惨象,周围的那五个提前缴枪的人都感觉到头皮阵阵发麻

    “提前去阎王殿等着你主子吧?!?br />
    苏锐冷冷说罢,右脚重重的踹在了李亚龙的胸口

    这一脚苏锐可是发出了全力,把对方狠狠的踹飞了十几米

    当李亚龙的身体还在半空倒飞的时候,三百米外,有火花在某个狙击枪的枪口间一闪而没

    一发子弹瞬间跨越了几百米的距离,精准无比的穿透了李亚龙的胸膛在上面开出了一朵大大的血花

    苏锐根本没兴趣看这一枪的结局到底是什么,他甚至没有等李亚龙的身体落地,就已经转身拉起了薛如云的手

    “上车,去找蘅琴算账?!?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