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李亚龙的一声令下,两辆轿车同时加速,眼看着就要把苏锐的车子给夹在中间了

    “准备开枪。,”

    李亚龙沉声说道。

    他之前并不是没有开枪的机会,但是由于车子一直处于高速行驶的过程中,很难一击即中,李亚龙并不想在市区闹出太大的乱子来,因此才一直等到现在。

    这里已经是郊区了,车辆越来越少,宽广笔直的路上几乎没有什么行人,两侧都是停产停建的厂房。

    看到对方已然逼上来,苏锐并没有丝毫的慌乱,而是冷冷说道:“主动送上门来,真是嫌自己活的太长了?!?br />
    他的话音未落,旁边帕萨特的车窗已然降了下来,一把枪伸了出来

    苏锐见此,几乎是毫不犹豫,一打方向盘,手刹骤然拉起,车子一个剧烈的旋转

    薛如云情不自禁的发出了一声惊呼,如果不是她事先系好了安全带,拉紧了扶手,恐怕这一下都会被甩出去

    苏锐的车屁股狠狠的撞到了帕萨特的车身,不,确切的说,是撞到了那个枪手的所在位置

    对方的车门瘪下去了一大块,侧面的安全气囊也猛的弹了出来

    那一名枪手还没来得及收回胳膊,就已经被震的七荤八素,安全气囊的弹劲又猛,竟是把他给撞的眼前一黑,差点晕了过去

    “真是废物”

    李亚龙低声咒骂了一句,他似乎也没想到苏锐对车子的操控竟然达到这种程度这种反应和操作几乎妙到毫巅

    而另外一台车子显然也受到了波及,苏锐的车子在旋转之中,车头也毫不留情的撞到了对方的驾驶室

    驾驶室的侧气囊再度弹开,把驾驶员整个撞的失去了平衡,倒向了副驾驶

    要不怎么说德国造的东西质量就是过得硬呢连安全气囊都那么劲爆这哪里是?;と顺俗叱祷雒皇苌?,反而都要被安全气囊给弹伤了

    随着驾驶者受到冲击,这台车也失去了控制,狠狠的撞向了路牙石

    苏锐车子还在旋转着,不过他已经变成了单手掌握方向盘,车窗早在对方逼上来的时候就降下来了

    而他的另外一只手已经握着枪,伸出了窗外

    在车子的极速旋转间,开枪的时机也只有零点几秒,在这期间,要抗住旋转所带来的眩晕,要抵消离心力和惯性,还要保持手不抖车不翻。

    看起来只是很简单的一个动作,却几乎需要高超到极点的枪法和车技

    苏锐握枪的手臂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颤抖,与这千钧一发之际,打出了第一发子弹。

    一声枪响,响彻天际

    子弹极其精准的打碎了那轿车的驾驶舱玻璃,也打破了质量极好的安全气囊,然后钻进了驾驶员的脑袋

    那名驾驶员刚想坐正身体操控轿车,却感觉到自己的脑袋像是被一个棍子狠狠的砸中一般,而后脑壳内部像是开了锅一样,那沸腾的感觉仅仅是一瞬间而已,就让他彻底的没了意识

    “不好”

    李亚龙终于意识到,自己遇到的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对手。

    对方能够击败高伴虎,并没有引起他的重视,因为李亚龙知道,己方十人一旦持枪作战,真正的战斗力绝对要在高伴虎之上。

    他有想到苏锐的身手可能很强悍,但是却没想到对方的车技和枪法比他的身手要更加强悍

    刚才那一枪看似普通,但是却把一名顶尖枪手的素质与水准展现的淋漓尽致

    而此时,苏锐的车子已经猛然停了下来轮胎在地面上留下了几道黑色的痕迹,发出了尖锐刺耳的声响

    “在车里等我?!彼杖衽牧伺难θ缭频氖?,然后解开安全带下车。

    几乎是在左脚刚刚着地的一瞬间,他手中的枪口就已经抬了起来,甚至都没有正眼看过去,只是余光一瞟,就往某个方向开了一枪

    之前撞上路牙石的那辆轿车旁,一个男人正钻出副驾驶的位子,头部才刚刚冒出车身的高度,那一发子弹就已经准而又准的飞过来,然后钻进了他的天灵盖

    这家伙连对手都没看清楚长什么样子,就已经一头栽倒在地

    不过,在开完这一枪之后,苏锐倒没有继续,而是停下来了。

    他就这样拎着手枪,靠在车身上,显得很悠闲。

    李亚龙见此情景,也打开车门,带领所有手下走出了车子。

    “死了两个,还剩八个?!?br />
    苏锐嘲讽的说道,看着李亚龙,眼中满是戏谑:“你这个当头儿的,估计回去就要被撤职了?!?br />
    李亚龙同样提着手枪,表情之中带着阴冷的味道:“你以为你还能和我说几句话”

    他的心情本来就不怎么样,现在更渣了精心培养的手下,就这么一枪未开的情况下,折损了两个

    “你是谁派来的”苏锐冷笑着。

    “面对这么多枪口,还能谈笑风生,我真不知道你这种自信从哪里来?!崩钛橇档溃骸昂鼙?,你永远不会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br />
    七个枪口已经对准了苏锐,只要李亚龙一声令下,苏锐的身体就会被打成漏斗。

    苏锐摊了摊手:“你说的没错,我马上就要被你打死了,可是在我死之前,难道连这个问题的答案也不能知道吗”

    “我没有出卖主子的习惯,所以,你还是收起所有的疑问,安安心心的去找阎王爷报到去吧?!崩钛橇挠沂只夯禾?,只要一放下,手下人就会开枪

    他和苏锐之间隔着好几米的距离,对方的手还自然垂下,握枪的动作也显得非常随意和松弛。李亚龙相信,苏锐出枪的速度一定没有己方扣动扳机的速度快

    可是,苏锐却没有任何的动作,脸上的冷笑却更加浓郁。

    “他为什么不害怕也不躲避”在这一刻,李亚龙脑海里闪过了这样的疑问。

    不过,也只是犹疑了一下而已,面对这种绝好的猎杀机会,他完全没有理由放弃。

    随后,枪响了。

    枪响是枪响,可是却不是他李亚龙的手下打出来的子弹

    而且这枪声好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而苏锐也还是好端端的站在那里,眼睛里面流露出戏谑的味道

    两道流星一般的子弹已经争先恐后的飞来,其中一发子弹钻进了李亚龙身边之人的胸口,在他的心脏部位打开了一个碗口大的血洞

    “反器材狙击枪”

    几乎在看到伤口的一刹那,对枪械极为熟悉的李亚龙就已经失声叫道

    而此时,另外一发子弹也来到了现场

    这子弹钻进了另外一名手下的眉心伤口位居双眉正中间,没有丝毫的偏差显示出了对方精湛到极点的枪法

    不过,这第二发子弹显然不是来自于反器材狙击枪,否则就会把他的脑袋整个打爆了

    两把狙击枪,两个狙击手而且,这两人的枪法极为的精湛

    包括李亚龙在内,所有人都愣住了,此时的场面寂静的可怕。

    砰砰

    接连两声闷响,两个中枪者便摔倒在地,地上很快便出现了两滩鲜血

    无边的恐慌开始在这些人的心中蔓延,没有人知道自己会不会成为下一个中枪者

    这死掉的两个人都是站在距离李亚龙只有一米的地方,很显然这其中警告的意味非常浓重

    李亚龙相信,只要他敢轻举妄动,那么那两把狙击枪一定不会放过自己

    看着站在对面的男人,李亚龙简直有种见鬼的感觉

    他大摇大摆的追上来,本以为对方根本没有还手的能力,谁能想到这个男人竟然早就布置好了陷阱,留下两个狙击手,专门在这里等着他们

    看这情形,根本不是李亚龙把苏锐追到这里,而是苏锐刻意把对方引导到这里的

    已经死了四个手下,此时此刻,李亚龙真的很想狠狠的抽自己几巴掌

    “现在,我们是不是能谈一谈了”苏锐的手指插在扳机处,很是悠闲的转着枪。

    李亚龙浑身紧绷,一言不发。

    他也算是受过特殊训练的人,此时此刻虽然震惊,但却没有多少的慌乱,这家伙还在计算着自己和苏锐之间的距离,还在想着究竟是自己的出枪速度快,还是狙击枪子弹到达自己身前的速度更快。

    如果自己开枪打死对面的男人,然后就地躲避,狙击枪还能否打中自己

    究竟要不要搏一把

    李亚龙阴沉着脸,有些举棋不定,但是他的手无疑已经把枪柄握的更紧了,指节都发白了

    苏锐还在转着枪,似乎根本没有把李亚龙的心理活动放在眼中,冷笑着问道:“说说吧,到底是谁派你来的”

    李亚龙还是不说话。

    苏锐抬起手,指着站在斜对面的一个人:“如果你还不说话,你这个手下马上就要死?!?br />
    此言一出,那人吓的直打哆嗦,两条腿都快支撑不住身体了

    他倒是想跑,可是根本不敢挪动步子,生怕自己有点小动作,立刻就被狙击枪开了瓢

    “我能看得出来,你们都是受过特殊训练的,恐怕手上也沾了不少血,但是,我得送你一句话?!彼杖竦档溃骸俺T诤颖咦?,哪有不湿鞋,出来混,总是要还的?!?br />
    “你给我去死”

    李亚龙一声吼,瞅准机会,陡然举枪

    可是,下一秒,鲜血就已经在他的眼前炸开了

    ps:大家圣诞节快乐

    如您已到此章节,.999wx.,手机同步请访问sj.999wx.,清爽。999w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