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显然,这一棍子并不可能打到兔妖的脸上,因为对方的身手要比这名管教高的太多了

    “气急败坏了吗”

    兔妖冷笑一声,反手就是一巴掌,把这管教当场抽翻在地

    后者捂着脸,被打的晕头转向,眼前发黑

    “身为管教,竟然敢当场施暴,我看你真是活的不耐烦了?!?br />
    兔妖说罢,毫不留情,一脚重重的踢在了管教的身上br小说

    这身体少说也得一百四五十斤重,被这么一踢之下,竟是在地上横着滚出了好几米,直到撞在了监室门上才停下来

    面对兔妖,她根本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自作孽,不可活?!蓖醚缜耙徊剑骸拔冶纠椿瓜攵嗳媚惚嫩Q几天,没想到你那么迫不及待的就跳出来了,既然如此,那我就准备让你好好的享受一下了”

    说着,兔妖单手揪起管教的领子,一拳重重的砸在她的肚子上

    不,确切的说,是砸在了她的胃部

    管教的身体重重的倒摔出门,胃部剧烈抽搐,翻江倒海一般

    她再也忍不住,一张嘴,把中午吃过的东西全部都吐了出来

    “真恶心?!?br />
    兔妖捏着鼻子转过身去,把门重重关上。

    女管教吐的稀里哗啦,她强行支撑着身体抬起头,却发现面前已经站了好几个人

    李顺林阴沉着脸,看向了陈俊宇。

    后者的脸色也难看到了极点,简单的说了四个字:“带走,彻查”

    立刻有两名警察上前,架起了女管教将其立刻拖走了

    陈俊宇本能的意识到,如果就着这条线深挖下去,那么说不定能牵扯出警界的许多大鱼来到时候,对整个省城的所有警察,都不吝于一场大地震

    监室的门被打开,苏锐已经率先出现在了门口。

    “如云,你没事吧?!彼杖裎柿搜θ缭埔痪?,然后对兔妖点了点头。

    “我没事?!?br />
    薛如云看着站在门口的那个年轻身影,眼眶已然被泪水充满

    这两天对于她而言,无异于极度惊魂体验了窒息,体验了惊恐,体验了将死,体验了什么叫生命之危在这个男人没出现的时候,她选择了坚强,可是,此时的薛如云再也忍不住了

    眼泪汹涌而出,她跌跌撞撞的朝着苏锐扑过去,几乎不能控制身体的平衡了

    就在她即将要跌倒的时候,一只有力的大手拉住了她,而后一把将其拉进了自己的怀中

    抱着这个男人,薛如云就像是抱着整个世界一般

    这几天来的所有恐慌,所有惊吓,在这一刻,全部都随着眼泪而发泄出来了

    看着此景,李顺林并没有上前打扰。

    “苏锐,你能来,真好?!毖θ缭瞥槠思赶?,然后把眼泪在苏锐的胸前衣襟上擦了擦。

    面对看守所这种环境,即便心智再坚强的人来到这里也有可能会崩溃,更何况薛如云还要在压抑的环境之中面对如此之大的风险。

    “我来了,就没事了?!?br />
    苏锐揽住薛如云的腰,不过在下一秒,他的眼神已经变得无比阴冷

    这种阴冷是有如实质的,让这个监室的温度都仿佛下降了好几度

    “你脖子上面的掐痕,是怎么回事”苏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语气之中带着茫茫寒意

    薛如云被这寒意震撼到了,下意识的瞥了一眼躺在大通铺上的强壮女。

    苏锐是行家里手,通过这掐痕的青紫程度,就能够判断对方花了多大的力气,掐了多久

    正因为如此,他现在已经处于了暴怒的边缘了

    努力压抑着愤怒的心情,苏锐对兔妖说了一句:“这件事情,你去办吧?!?br />
    简单的一句话,就已经等同于最终宣判了

    兔妖点了点头,单手扯住了还在昏迷不醒的强壮女,直接就拖了出去

    没有一个管教阻拦,因为没人敢拦

    在苏锐那身冰冷气场的强烈影响之下,就连李顺林都有些呼吸不畅了

    苏雨辰冷笑了一声:“薛家,这次做的是不是有点太过了”

    这是个不需要答案的问题,薛如云脖子上的掐痕就是最明显的证据

    “挖下去,凡是参与这件事情的人,一个都不放过?!彼杖窨醋牌?,眼中杀意弥漫

    朱铭扬和陈俊宇终于近距离的感受到了这种气场,两人这才知道,苏锐到底是凭借什么才能把首都五大世家硬生生的打穿

    李顺林说道:“苏锐,如果你能信得过老哥我,那么这件事情就交给我来办?!?br />
    这位省委书记真的担心苏锐一怒之下杀上薛家,到那个时候,谁都不好办了

    “需要多久”苏锐扬了扬眉毛。

    “要根据调查的进度来看,我暂时”

    李顺林还没说完,就已经被苏锐打断:“我等不了那么久?!?br />
    “苏锐,你千万不要冲动薛家的势力庞大的超出你的想象”朱铭扬也劝道:“你这样做,南阳不仅会乱掉,你也会处于危险之中”

    “南阳乱掉,也是薛家的原因,这一点怪不得我?!?br />
    说着,苏锐已经准备迈步朝外面走去了。省委书记的面子他都可以不给,更何况是苏系的朱铭扬

    “苏锐,你再考虑一下你要是冲动,对所有人都没有好处”

    苏锐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指了指薛如云脖子上的青紫掐痕,问道:“这叫什么”

    “这”朱铭扬没搞清楚苏锐问这个问题的目的,一时间没回答上来。

    “这叫杀人未遂?!?br />
    苏锐说罢,拉着薛如云,大步离开

    “怎么办”看着苏锐离开,陈俊宇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平心而论,他很欣赏苏锐这个人,可是,欣赏并不能代表着赞成,他是省城警界的最高长官,他要为自己的工作负责无论怎样,他都不赞成以暴制暴

    李顺林转向苏雨辰:“雨辰,你看看能不能帮李伯伯劝住苏锐”

    苏雨辰一甩马尾辫:“我为什么要劝无论小叔他做什么决定,我都会帮他的”

    说罢,她竟也走了出去这个傲娇的小姑娘

    “李书记,要不要我给首都家里打个电话,问问他们的意思?!敝烀锟醋爬钏沉置纪方羲难?,不禁也叹了一口气。

    “不用了,难道苏家的那些人还不知道雨辰的性格既然把她安排到了南阳,就一定考虑到了种种可能的后果?!崩钏沉炙档溃骸拔一厝デ鬃源蚋龅缁?,和薛家的高层见个面?!?br />
    说到“薛家”两个字,李顺林明显很是有些不高兴:“他们在这个地方盘踞的太久了,猖狂到无法无天了,是该好好的敲打一下了?!?br />
    按照李顺林的习惯,他很少会如此清晰的表明自己的态度和立场,但是,今天他也被薛家给彻底的激怒了,对方颇有一种不把他放在眼里的感觉

    一个小小的看守所,就能乱成这个样子,那么放眼南阳警界和南阳的其他行业,薛家又把手伸的有多长

    简直细思极恐

    停顿了一下,李顺林说道:“俊宇同志,现在别人我信不过,你亲自带队彻查,就从这间看守所开始,所有涉案人员,一律严办,发现多少,查处多少”

    李顺林简单的一句话,就掀起了南阳警界的地震

    当然,这种行为也昭示着两派的大碰撞真正开始了

    或许这不会像火星撞地球那样猛烈,但是撞击之下的暗流将会更加汹涌

    “铭扬,你跟我回省委,起草一份报告,记住,除了你之外,任何人不能看到这份报告,我要尽快带着这份报告去首都?!崩钏沉值难壑腥悄?br />
    “除了脖子之外,其他地方有没有伤势”苏锐冷声问道。

    上车到现在,已经过去那么久了,他的语调还没缓和过来,跟冰冻没什么两样。

    苏锐很护短,蛮不讲理的护短,谁要是伤到了他在乎的人,那就是触到了他的逆鳞

    因此,当苏锐看到薛如云脖子上的掐痕之时,感觉到脑子都快要炸开了,头皮发麻

    “已经没有其他的伤势了,你的同伴来的非常及时?!毖θ缭频氖种敢恢钡苍诓弊由?,她不想让苏锐的视线看到这里。

    “还是来晚了一些,不然就不会让你受到这样的伤害了?!彼杖竦拿济≡谝黄?,眼神之中仍旧是一片冰冷。

    “你能答应我一件事情吗”薛如云犹豫了一下,才问道。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所以我不答应?!彼杖窀纱嗬涞木芫?,他猜也能猜得出来,薛如云无非是要说一些让他不要着急动手的话,她在担心他的安危。

    薛如云苦笑了一下:“但是我还是要说,现在动手的话,时间有点早?!?br />
    “可是对方差点就杀了你?!毕胱拍切┢?,苏锐就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呼吸节奏,或许,只要再用这种力道多掐半分钟,薛如云就已经没命了这种结果是他万万不能接受的

    他故意进入看守所钓鱼,但是却把薛如云陷入了险境

    “我不是没死吗”薛如云勉强的笑了笑,纤手放在了苏锐的腿上,道:“这件事情你就不用太过担心,薛家既然能够这样做,说明他们已经彻底乱了阵脚,所露出的破绽也会越来越多,我们的机会很大的?!?br />
    “可是,你可以隐忍,对方却早就等不及了?!?br />
    苏锐摇了摇头,看了一眼后视镜。

    两辆轿车毫无顾忌的跟在后面,已经持续了十几分钟

    ps:今天就到这儿,平安夜,祝大家永远平安喜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