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锐正靠在监室的墙壁上,深深的吸了一口烟,然后屏息几秒钟,才将那口烟长长吐出。

    他平日里很少抽烟喝酒,这种方式来解愁是没有什么用的,越解越愁。

    只是这两天苏锐总是会想起在卡门监狱里发生的那些往事,然后才抽一支烟解解闷。

    那个时候的他有些愣头青,很勇敢,无所畏惧,权谋很少但信奉拳头,现在的他少了些直来直去,多了很多瞻前顾后和挖坑布陷阱,在这方面,苏锐已经越来越像军师了,虽然没有对方的神来之笔,但一些小权谋小计策玩的倒是越来越顺手。

    “环境造就人啊?!彼杖褡猿暗男α诵?。

    都说如果奥巴马要是来到华夏当官员,不出两个月一定会被整到死,用这句话来形容华夏官场的勾心斗角或许有些夸张,但距离真实情况绝对相距不远。

    因此,在这里,武力值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方式,权谋才更加重要。否则,直接把十二神卫调来,把薛家火力覆盖一遍就了事了。

    “喂,你有没有发现,老大他抽烟的样子特别帅?!?br />
    “特忧郁,特深沉,他绝对是个有故事的男人?!?br />
    “话说你还有没有烟,再去孝敬老大?!?br />
    “我可以再让人送点进来,难得遇到这么好的老大啊,不欺负人不侮辱人,你看咱们监室现在多和谐?!?br />
    这些对话自然逃不过苏锐的耳朵,不过他也没有发表什么意见,虽然身在监室,但这两天却过的十分惬意,在以绝对的武力值成为了监室无可争议的老大之后,他困了就睡,饿了就吃,平日里躺在大通铺上发发呆,真的是难得的悠闲时光。

    说实话,真正来到这里的,至少有一半都是人渣,不过苏锐倒也没嫌弃谁,谁要不合他的意,一脚踹过去,保管老老实实服服帖帖的。

    “进来这两天,有多少鱼儿能跳出来”

    苏锐随手一弹,烟头便精准无比的飞进了垃圾桶里,就这一手简单的工夫,已经把监室里的其他人给惊到不行,然后又是一阵拍马屁的掌声。

    这个时候的苏锐忽然无比的怀念西方黑暗世界。

    “谁在鼓掌从现在开始,一个都不许出声?!彼杖裢芬裁换?,淡淡的说了一句。

    整个监室顿时噤若寒蝉。

    这个时候,不知道谁没绷住,竟然放了一个屁,监室里的人顿时哄堂大笑。

    苏锐摇了摇头,也笑了,并没有追究这个屁的来源。

    “等你们出去之后,好好做人,不要再进来第二次了?!彼杖竦档?。

    监室再一次安静了下来。

    “老大,你要走了吗”一个家伙迟疑的问道。

    “嗯?!彼杖窈鋈幻涣硕嗌偎祷暗男酥?。

    就在这个时候,监室门忽然打开,两名管教陪同着一名身穿三级警监制服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

    三级警监

    除了苏锐之外,这里的人都没近距离见过这么高的官少说也得是市局局长吧

    这么大的官来做什么

    除了苏锐,所有人都露出狐疑之色。

    来者正是陈俊宇,他还是决定赶在省委书记来到这里之前,抢先在苏锐这里打个前站,不然这位爷要是在李书记面前说了什么坏话,自己可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苏先生,很抱歉,是我们的工作失误,才让你受委屈了?!背驴∮钏底?,便上前握住了苏锐的手。

    监室里的其他人再次石化,尼玛,这是什么节奏难道说老大是被误抓进来的

    不过,就算是工作失误,也不至于是这种警界高官亲自来道歉吧

    看着这名眼中带着诚惶诚恐神情的高官,苏锐笑了笑:“没关系,我知道这件事情不怪你?!?br />
    听了苏锐这话,陈俊宇顿时有种遇到了知音的感觉,但是他倒也算是个有担当的汉子:“感谢苏先生理解,但是无论如何,这件事情我都有责任,回去之后,我一定严办这次涉案人员?!?br />
    “不用?!彼杖窈苁俏匏降陌诹税谑郑骸岸际巧聿挥杉?,神仙打架,凡人遭殃罢了?!?br />
    陈俊宇简直难以置信,要知道,如果眼前的这个年轻男人真的是那种身份的话,那可是整个华夏红色背景最深厚的人,哪怕尾巴翘到天上去都不会有任何人责怪他,可是,他居然如此的平易近人,似乎根本就没什么脾气

    这还是那个传说中把一半首都翻了个底朝天的超级猛男吗

    理解万岁啊

    “还有,”苏锐又说道,“那个叫王天亮的刑警大队长你也不用处罚他,那兄弟人不错,你只要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调查清楚就好了?!?br />
    朱铭扬就在陈俊宇身后看着这一切,目光之中流露出很明显的钦佩。

    不说别的,就凭苏锐这一点,他就做不到,这个年轻人的心胸他完全比不了。

    这种人不成大事,何人可成

    陈俊宇本来还想着跟苏锐打点一下,等李书记来了之后让他不要说警方太多坏话,现在看来,已经完全没有这个必要了。

    如果是其他人被这样报复性的扣押,恐怕不得和警方打官司打到天荒地老,不闹的全国皆知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到那个时候,自己也免不了处分,整个南阳警方都会狗血淋头。甚至,凭借对方的恐怖关系,把南阳警界上下撸个遍也不是不可能

    越是这样想,陈俊宇就越是感激。

    苏锐这倒也不是什么收买人心的做法,他用不着刻意这么做,但是这种大度的举动,无疑很容易就会换回别人的友谊。

    “苏先生,请和我们离开这里吧?!背驴』档?。

    他本以为按照苏锐之前的态度,肯定不会多说什么就离开这儿,可是,苏锐接下来的话却出乎了他的预料。

    “不,我暂时不走?!彼杖窬谷痪芫?br />
    朱铭扬的表情也是一滞,他并没有想到苏锐会拒绝

    如果现在拒绝,之前为什么又摆出这种不追究的态度

    不过,也只是简单的一愣,心思玲珑剔透的朱铭扬便明白了其中关窍

    苏锐在等人

    是的,他不追究陈俊华,不代表不追究别人

    陈俊华比朱铭扬稍慢了一步,但也想通了这一点,于是说道:“省委李顺林书记正在来的路上,估计会在十分钟之内赶到?!?br />
    苏锐微微一笑:“那就等他来吧?!?br />
    底气十足,毫无忐忑

    可是监室里的其他人可就没有苏锐那么淡定了

    南阳的人谁不知道省委书记是谁谁不知道李顺林这个名字到底代表着怎样的意思

    从三级警监的嘴里说出来的话,自然不可能作假

    本来已经石化的他们,现在彻底变成了一堆碎石块

    他们的老大到底是谁

    “没关系,你们也不用太过担心,那是李顺林的该承担的东西?!彼杖竦恍Γ骸笆翟诓恍械幕?,你们就回避好了?!?br />
    “我们又怎么可能回避呢”朱铭扬这个时候也插嘴了,脸上带着苦笑。

    苏雨辰要喊苏锐一声小叔,如果严格按照辈分来说,朱铭扬自然也要这样,可是他年龄比苏锐大十来岁,这声“小叔”无论如何也喊不出口。

    苏锐看了他一眼,意味深长的说道:“如果这次的事情能够在一年之内顺利解决,那么你在南阳将会迈进一大步,以后的工作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处处掣肘?!?br />
    苏锐口中要解决的“事情”,指的自然就是“解决薛家”了

    听了苏锐的话,朱铭扬再次浑身巨震

    他居然认识自己

    而且对自己的事情如此了解

    如果不是对自己进行过深入研究,如果不是把南阳的局势分析的十分透彻,绝对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的

    而他所说的“迈进一大步”,又是指的什么

    任何一个牛逼人物之所以牛逼,一定在人们看不到的地方付出了艰苦卓绝的努力

    此时此刻,朱铭扬的心中满是钦佩,当然还有不小的期待

    他期待在一年之后自己究竟能迈进到哪一步

    “事实上,我该喊你一声小叔?!敝烀镎庖簧暗氖钦嫘氖狄?,虽然他认为自己在官场上和为人处事方面的智慧还算不错,但是和苏锐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别这样,我对这个称呼完全没有任何兴趣?!彼杖竦档溃骸叭绻也幌胍?,强加给我任何东西也不行,自己打下来的,才叫江山?!?br />
    自己打下来的,才叫江山

    “您让我想起了八个字?!敝烀锊恢痪跫渚陀蒙狭司从?。

    面对这个比自己要小十来岁的男人,朱铭扬是真心实意的佩服,他并不觉得在这里用上敬语会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

    “哪八个字”苏锐饶有兴趣的问道。

    “野蛮生长,悍然崛起?!痹谒党稣獍烁鲎值氖焙?,朱铭扬的眼中明显的闪过一线狂热。

    是的,狂热这两个字能够出现在他这种年龄的人身上,实在是不太多见了。

    这八个字,几乎可以算是对苏锐最准确最贴切的概括了在所有人的眼中,他就是这样

    他像是一粒种子扎根在贫瘠的土壤上,以一种野蛮却坚韧的姿态,向着天空不断拔节,直到被所有人都看见

    陈俊宇的目光在朱铭扬和苏锐的身上来回逡巡着,带着一丝骇然之意。

    刚才两人的对话,让他见识到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

    若干年后,当陈俊宇成为某部级单位一把手的时候,仍旧会时常想起这一天,想起这些对他人生影响深远的对话。

    “这八个字有点过誉了?!?br />
    苏锐笑了笑:“如果再加上四个字,那就完美了?!?br />
    “哪四个字”朱铭扬不禁问道。

    “专打傻逼?!?br />
    之前通知了大家,凡是参加书评大赛并通过审核了,除了纵横的纪念品之外,最强狂兵的前十名我们另外发奖品,奖品是一直很受大家欢迎的最强狂兵定制保温杯请小武哥、炮哥、金刚y、中华神剑、书友15438958、ffl迁予、枫叶染红了它这几位小伙伴尽快联系小睦姑姑,把你们的地址给她,她会给你们寄奖品,收到后一定到群里秀一下